目前全职·喻黄ONLY...教练我想要手速和脑速…
全部喻黄文列表(持续更新):
http://kamisakana.lofter.com/post/27fc7b_7f80b0e
【一切内容禁止转载】
·部分有年龄限制!
文章分类见↓戳标题可见全文→

[FF零式|J8]前夜

##继续旧文重发……去年4月30写的!比上篇进展了近两年!【】

#曾收在本子《六亿分之一·炎之月》中


=========

前夜


作者:纸鱼

·原作:FF零式  

·含各种各样脑补设定•飞空艇到底结构是怎样我不懂啦Q^Q。

·COMM到底长啥样我都不知道OTZ,所以其相关仍然都是乱扯的!(。)【*后来官小说里说是2CM的白球……】

·CP:J8 (全年龄)


 

 

 

 

 

 

“永远再见不到怎么办?”

刚想要切断通信时,听到了这样一句。

像是查觉到自己心中的动摇一样,COMM另一边又继续说着:

“死掉的话,怎么办呢……”

……

放在左耳上,准备关掉COMM的手,放了下来。

 

***

 

现在是824年岚之月16日,朱雀兵分两路迎击敌人,一路行往杰迪卡海峡,与苍龙军交锋,另一路则前往皇国边境的大桥东岸,尽量阻止皇国军涌入境内。按照预定计划,明日……不,最快在今夜,战斗就将开始。

为了同时进行双线全面作战,朱雀倾尽了全部战力,连刚进入魔导院的训练生都派上了战场。身为重要的战斗力,零组被分成两个小队,投入到两场战斗的最前线。

考虑到皇国军有可能会使用水晶干扰器,Rem被派去与Deuce、Jack、King、Sice和Seven等人一起支援苍龙战线,其它人则加入皇国军的作战。

在结束日常锻炼后,Eight走到了飞空艇的甲板上。天色已经完全黑了,除了几个负责监视和警戒的军人外,其他人都在艇内休息,所以甲板上空空荡荡的。

大风呼啸着,形状各异的云在薄暗的月色下快速向后方滑去,折射出明暗不同的深蓝。

对于Eight来说,这是十分少见的情景,不过,他现在并没有时间安心欣赏。

虽然预定中并没有空中作战,但战场形势瞬息万变,就算为了万分之一的可能性,Eight觉得也有必要再仔细查看一下飞空艇的各部分结构。

他与甲板上的军官打了招呼,询问了一些有关飞空艇的疑问,然后又在军官的指导下查看了甲板上装配的魔法连射炮。

这种魔法武器因为已经在武器内部制作了稳定的魔法阵,因此,操作者不需咏唱复杂的魔法,只要具有一定的魔力就可以使用。

Eight不喜欢使用武器,也很少使用魔法,但若真的发生空战,他也不可能会袖手旁观。

接着,他走向了飞空艇甲板的后侧,在他观察着巨大的支撑柱,想着“若在甲板上发生争斗,这里将是一个重要的防守之处”的时候,佩戴在左耳上的COMM响了起来。

“Eight~~”

——里面传来了毫无紧张感的声音。

Eight紧绷的神经略微放松下来。

“Jack啊,什么事?”

战争时期COMM响起时,通常都会与“战斗”“死亡”“任务”“目标”“失败”等词汇相关联,不管是通话对象是谁,都应该提高警惕才对,但听到Jack的声音时,还是不自觉地有点放松了下来,与说话内容无关,Jack的特殊轻松语调总是会造成这种效果。

“嗯~?没事啊~就是有点想Eight嘛~”

“……没事的话我就挂掉了。”

“呜……不要啊!”

“我等一下就睡了,你也早点休息,为了明天的战斗把身体调节到最佳状态吧。”

Eight把手伸向佩戴COMM的左耳,准备切断通话之时,传来了那句话。

 

***

 

——“永远再见不到怎么办?”

 

***

完全不像Jack风格的一句话,令Eight觉得有些奇怪。

难道是因为大战当前而感到紧张吗?

“别想那些无聊的事,快休息吧。”——Eight准备这样安慰,结果Jack紧接着又说:

 “……乱讲的!!嘿嘿嘿。”

真是的,这家伙。

Eight叹了口气,说:

“你啊,没有必要的事情不要占用通话线路。”

使用魔法工艺制作的COMM虽然在使用时无需借助魔法力量,但总体通话线路有限,军方专用线路当然可以百分之一百确保,普通的线路有时就会遇到拥堵现象,需要等待其他人空出通话线路后才能使用。

在特殊时期,私人间的线路有时也会被军方所占用。说到底,COMM并未普及化,只有候补生和部分军人能够使用,就算强行占用也不会产生太大问题。

“有什么关系啊~!反正私人线路都是在谈情说爱嘛!我们也来谈情说爱吧!”

“啊?别说蠢话了。哪有人会在这种时期做那种事?”

“就是有啊!我有看到告白和求婚的呢!所以我就想……我也要跟Eight通话!嘿嘿嘿~”

Eight叹了一口气,说:

“我不懂这里边有什么因果关系。”

“好无情哦!这不是很明显吗?我也要跟Eight表白!”

Eight觉得头痛了起来。

“开玩笑也要适可而止。”

“嗯~……”

感觉Jack正在闹别扭地撅嘴。

“Eight,你不爱我了吗?”

“哈?!”

放着不管的话,Jack的蠢话似乎会不断升级,Eight准备采取行动。

“啊!你是不是又想挂断了?”

“……的确如此。”

Jack继续说着:

“那……我喜欢你吗?”

哪有人问别人这种事的?

Eight沉默着,Jack自顾自地说了下去。

“我喜欢你吗?你喜欢我吗?……我实在不知道呢。别人的感情我不知道,别人也不会知道我的感情,所以感情到底存在吗?”

“……?”

“既然这样,喜欢或不喜欢有什么关系呢?恨或不恨,爱或不爱,有什么意义吗?”

“不过啊……”Jack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我觉得,正因为不懂所以才能活下去,正因为不懂所以才能前进呢~”

 “……你头撞到什么地方了吗?”

“啊!果然还是好过分!人家好不容易想出的这么有哲理的话!”

Eight又叹了一口气。

“哪里有哲理了?你到底想说什么?”

“所以~嘛!我想说的是……!”

Jack努力表达。

“——我好寂寞啊!!Eight都不想我!!!”

根本完全是在耍赖了。

“你今天很奇怪啊?”

“呜……才没有呢!只不过有些话只能跟Eight说嘛!”

“……为什么。”

“因为Eight很坚强嘛!而且……不会骂我。”

“骂倒是会骂的,如果你说了蠢话。”

其实现在就很想骂了。

Jack伤心地大叫:

“哎——?”

Eight靠着支撑柱坐了下去,抬头向前望,两个巨大的螺旋桨极快地转动,一刻不停地推动着飞空艇向战场前进。

他看着天边被螺旋桨不断绞碎的云影,想着刚才Jack说的话。

人类无法理解彼此的感情吗?

这家伙明明是笨蛋,还非要想这些复杂的事。

COMM里无法看到脸,所以也不知道在说这些话时的Jack是什么表情,Eight的心中渐渐产生了一种无法说清的感情。

Eight回想了起来,很久以前,Jack也说过类似的话,那时他的表情……

 

***

 

COMM的另一边,Jack也同样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道:

“Eight,……我有一个严肃的请求,是我一生的请求。”

Jack突然使用了很严肃的语气,Eight也不由得严肃起来。

“你说吧,我在听。”

“Eight,好想抱你。”

“……”

心中的那团无法说清的感情立刻转变成了无奈。

“你啊,还以为你在说什么。我都说了开玩笑要适可而……”

还没等说完,COMM另一边的Jack就轻声笑了起来。

“笑什么?”

“嘿嘿,没有,就觉得真像Eight能说出的话呢……”

“……你啊……”

“嘿嘿,刚才Eight刚才是不是想到什么了?快告诉我~!”

Eight觉得脸上有点臊热,Jack当然知道Eight刚才想的“抱”的含义是什么,只是故意问的。

“虽然我也很想实行那种‘抱’,……呜,不要生气嘛!但我刚才说的,就是……嗯……普通的拥抱。”

“……这是你一生的请求吗?”

“嗯,是不是有点浪费的感觉?”

“不会,随便你。不过……要怎么做?”

不管是怎样的“拥抱”,都需要两个人才能完成。现在Eight的眼前只有夜晚的飞空艇、翻卷而过云和越来越寒冷的空气。

在这样的情况下,是不可能完成“拥抱”的动作的。

Jack又说出了Eight意料之外的话。

“想象一下嘛。”

“?”

“COMM真狡猾啊~”

不知道他在说什么。COMM另一边,一如往常的轻松语调里掺杂了些许寂寞。

“你不觉得吗?明明听得到,却看不到,也摸不到,真是狡猾啊!所以我决定……还是要拥抱一下!”

“到底是什么意思?”

仍然是摸不着头脑。

“‘想象’一下。Eight平时不是有做‘假想练习’吗?就那样想象我嘛!”

……

原来如此。Eight平时的确会进行“假想练习”,假想出一些敌人的形象,想象他们会进行怎样的进攻,然后再由之练习如何应对。

这是母亲教给他的,是十分有效的训练方法。

用这种方式想象一下Jack吗……

Eight从没试过想象过同伴,他闭上眼睛,集中精力。很快,个子高大,总笑着的金发少年形象浮现了出来。

“……想象出来了吗?”

“嗯。”

“太好了!那么就来拥抱吧!跟想象中的我!”

拥抱……

到底要怎样做呢?Eight完全没想过要将“假想练习”时的想象力用在这种地方,一时有些迷茫。COMM另一边的Jack催促他:

“好了吗?我在这里也抱住了Eight了。”

为什么要用这种奇妙的说法啊……

“Eight,不许耍赖哦!”

“……好了。”

Jack十分开心:

“太好了!”

“……这样就可以了吗?”

“啊……!等一下!告诉我Eight的头靠在我的哪里?”

“什么?”

“不是说有在想象‘拥抱’吗?告诉我是怎样的动作!”

“……”

“告诉我嘛~~”

答应Jack在先,所以Eight也只好说了。

“……就,就是平时站着的时候……的位置。”

实在不知道要怎样形容,只好举了个例子。

“啊~我知道了!那么,手又放在哪里呢?”

不要一一问那么清楚吧?拥抱的话还能放在哪里?但是Jack的声音听起来十分开心,Eight想了想,还是照实说了。

“……腰附近。”

“我知道了,完全了解了。我也要这样抱住Eight!”

“……”

“啊……Eight刚洗澡吗?头发真好闻……”

“……”

“Eight的头发软软的,好像有点长了?嘿嘿,我要偷捏屁股……”

“不要说那些奇怪的话!”

“脸红了吗?红了吗?”

“为何会啊!”

“嘿嘿嘿……”

Eight摸了一下脸颊,的确是有点热了。

真是的,我到底在干什么啊?!

“现在可以了吧?”

Jack急了:

“啊!不行不行,我一生的请求呢!至少再保持一会儿这样的姿势嘛。”

“那不许乱动。”

“是是~”

“也不许乱说话。”

“是是~”

“回答‘是’的时候,一次就够了。”

“嗯啊,是~是~”

到底有没有在认真听啊?

不过,Jack真的安静了下来。因为风声太大,集中精力也听不到他的呼吸声,Eight突然觉得Jack已经关掉了COMM,或是将COMM取了下来。

“Jack?”

“嗯~?”

“没事。”

“嘿嘿。”

之后就又陷入了沉默。

 

***

 

过了多久呢?五分钟?十分钟?

“喂,睡了吗?”

“没有哦~我还在抱着Eight呢。”

……还在说那个啊。

因为Jack使用那种奇怪的说法,让Eight也觉得怪怪的。

“Eight,你现在在哪里呢?”

刚想回答“飞空艇”,就意识到他并没有在问这个。

“应该快要伊斯卡了。你们呢?”

“我看看……”声音断了一阵子,似乎真的是站起来去看了。

“嗯……外面很黑,看不到下面,只能看到很多云……还能看到有龙在飞……”

“龙?!已经开战了吗?”

“嗯~?不是的,不知是野生的龙,还是受苍龙人控制的龙。总之,龙似乎越来越多了呢。会控制怪物真狡猾啊!军人们也都超级紧张呢……!”

等一下,这么说的话……?

“Jack,你现在甲板上?”

“嗯,是啊~”

“你不会是接受了什么侦察或警戒的任务,然后在翘班吧?”

“哎……?我怎么会做那种事。再说,要是有那种任务,应该交给King吧!”

说得也是,远程攻击的King的视力应该要好过Jack才对。

“我是出来散步的,现在在甲板后面呢,因为这里没有人,可以好好跟Eight聊天啊~”

……原来是在同样的地方吗。

“Eight,Eight~你说,我们现在离得多远呢?有1000千米左右吗?”

Eight思考了一下,“应该不止吧,直线距离肯定超过2000千米了吧,也许已经快到3000千米了吧。”

“3000千米……30万米?”

“3百万米。”

“那是多远啊?嗯……我是1米82所以说……呃,算不出来……”

“废话。那叫什么奇怪的计算方法。”

“离Eight好远啊……”

“是啊。”

“第一次离Eight这么远呢……”

“嗯。”

的确如此,自从他们被“母亲”带到“外局”收养后,不论是起居、学习或训练,零组的人都在一起,就算曾经分别参与任务,也从来没有离得这么远过。

等到明天,两人的距离可能就会超过朱雀国两端的最远距离了。

“……现在也在慢慢变远吧……?”

“……应该是吧。”

“……”

Jack突然不说话了。

“你……”

Eight突然有种奇怪的感觉,他犹豫了一下,但还是决定说出来。

“难道你哭了吗?”

“……”

COMM的另一边是短暂的沉默,然后,仍然是一如既往的欢快声音。

“当然没有啊。Eight为什么觉得我哭了呢?”

“感觉。”

“哈哈哈,虽然觉得好寂寞,但我不会为这种事哭啦!不过……”Jack似乎吸了吸鼻子,“总感觉跟Eight一起时就会完全放松下来呢。”

 

***

 

Eight曾见过Jack的眼泪。

 

***

 

Eight被带“母亲”带到那个叫做“外局”的建筑物里时,那里已经有了几个跟自己差不多大的孩子。

他们有的总低头哭泣,有的从来不跟其他孩子走在一起……其中也有一个孩子在Eight刚进入“外局”时,就开心地跟他打招呼。

“你是Eight吗?我是Jack哦!一起玩吗?”

他的脸上总是挂着笑容,说话一直用那种轻松的语调,经常还做出蠢事逗得大家哈哈大笑。

可能是因为生日离得很近,进入“外局”的日子也离得很近,所以Jack总会来找Eight玩。两人很快就亲近了起来,不过,因为性格实在差得太远,Eight经常不知道Jack在想些什么。

他们在“母亲”的指导下学习着知识和战斗方法,因为“母亲”告诉他们,他们必须要这么做,他们必须成为朱雀最强的AGITO候补生。

在超过一半的成员年龄变成了两位数,所有人刚刚掌握了基本的战斗方式后,“母亲”说要让他们进行实战训练,去面对真正的“怪物”。

大家都多少感到有些害怕,因怪物失去家人的人更是害怕得发抖。

不过,“母亲”说了,“没关系,你们不会有事的,你们是不会死在战场上的,你们只会‘暂时无法战斗’,我之后会来救你们的。”

既然“母亲”这样说了,大家虽然多少还有点疑虑,但是只能相信。

因为他们只能选择相信。

 

***

 

然而……

在只能被称为“孩子”的年纪,以刚刚学会的战斗方式,面对真正的“敌人”的时候,大家还是一个接一个的倒了下去。

Eight凭借着天生的敏捷勉强躲闪着来自不知名的怪物的攻击,在同伴发出惨叫时,他甚至没有能力回头去看一眼。

不知什么时候,四周的同伴都倒了下去,地上血流成河。

——“死”。

Eight的脑海中只能浮现出这个词汇,说要一起成为最强的候补生的同伴们,就这么简简单单地死去了。

但很奇怪,Eight的记忆还在,他知道所有倒下的人的名字,也知道他们都做过什么。这么说来,大家都没有“死”?

“母亲会来救我们吗……”

“啪沙”“啪沙”

拍打翅膀的声音,又有不知名的新敌人从树林里飞了出来。

几只蓝色半透明的软体怪物,也不知从哪里钻了出来。

——是被血液的气味吸引来的。

现在Eight还能勉强躲闪,大约再过不久,自己也会跟其它同伴躺在一起吧。

“……Eight……”

有人在后面叫他,除了自己以外,还有谁还“醒着”呢?

Eight在躲闪攻击的间隙回过头,是Jack。

他全身是伤,只能勉强站立。

“Eight……你到我身后,我要进行攻击了。”

“攻击?”

Eight实在想不出以Jack现在的状态,还能进行怎样的“攻击”,但Eight还是看准时机,迅速跑了过去。

就在在刚刚跑到Jack的身后时,Jack将太刀插进了自己的腹部。

“!?”

刀子立刻又被拔出,鲜血喷涌,Jack将带血的长刀向前方用力一挥——

软体怪、飞行的怪物……所有的怪物们都发出了悲鸣,很快就都安静了下去,化为一具具尸体。

 “成,功了,呢……嘿嘿……”

Jack仍然使用着平时的轻松语气,但同时也因体力不支而单腿跪在地上。他边说边咳嗽了起来,咳出来的也都是鲜血。

Eight赶紧上前,对着他最严重的腹部伤口咏唱起治愈魔法,但伤口实在太过严重,以Eight的魔法水平,没有办法令其完全愈合。

“没事啦,虽然有点痛。”

从Jack的表情的扭曲程度来看,应该不止是“有点”而已。

“母亲应该很快就会来了,我们再等她一会儿吧。”

Eight说着,仍然尽力施放着所剩不多的魔力,手掌前方发出的淡蓝色光芒包覆在令人不忍直视的伤口上。

“刚才那招,是怎么回事?”

“嗯~?是不是很帅气啊!”

“……不是说那个,我是说,是怎么做到的?”

“嗯……”Jack似乎对于Eight没有称赞他有点不开心,露出了别扭的表情。

“妈妈拿给我看的技法书上写着:过去的……某个伟大的剑士,能用类似的技术。似乎是说经过特殊锻炼和魔法学习的人的血液也有什么特别的力量……什么的……”

某个?什么的……?

“我记不起来了嘛……”Jack又笑了,“我也没想到真的能成功了……咳咳,早知道应该早点使用,就……不会……。”

“这种战斗方式太危险了,不要再用了,会死的。”

“就算不用……也会死啊……”

“你自己死掉了话不就没有意义了吗?”

“有意义啊~可以保护大家嘛。”

“……”

“刚才……Eight也快要撑不下去了吧……所以,还是有意义的嘛。嘿嘿。”

Jack这时已经坐在了地上,Eight也同样跪在地上,尽力为他疗伤。

看着有些遗憾地说着“早点用就好了……这招还挺帅嘛,应该让更多人看到啊”的Jack,Eight不知说什么才好。

这个平时总是在开心地笑着的少年的脸上,已经失去了血色,身上、脸上、头发上,都沾满着血水和泥土,但是他的眼睛还是那么清澈。

清澈、透明的天蓝色……

“Eight眼睛的颜色很漂亮啊!”

Eight吓了一大跳,原来对方也在看自己的眼睛,不过他立刻又发现这是理所当然的。在看着对方的时候,对方也会以同样的方式看着自己。

“好漂亮的红色啊,就像宝石一样。”

“很……普通的吧。”

Jack笑着,身体突然倒了下去,Eight赶紧用身体支撑住他。

“Eight,好温暖啊……”

“是吗。是你的身体太冷了。”

Eight说着,伸手抱住了他。的确,温度正缓慢、但确实地从Jack的身体里流失。

“我会这样死去吗?”

“……”

“这样死去的话,Eight也会忘记我吧。”

“……”

“那样的话,Eight会不会突然发现抱着一个陌生人呢?会吓一跳吧~‘啊~!这是谁啊,好脏啊……’什么的?”

轻松的语气听起来反而让人心酸,Eight抱紧了他。

“不会的。不会忘记的。”

这是谎话。

还是会忘记的。死掉的人会从记忆里消失不见,这是无法控制的事实。

现在虽然没有失去同伴们的记忆,但也许,不知什么时候,他们就会从自己的记忆中消失的一干二净。

“母亲”是一位很温柔,很了不起的人,但是,她真的能救回他们吗?

或者,他就都将死在这个黑暗的荒野上,而母亲也将他们的存在完全忘记?

“不要笑了。”

“嗯?……什么?”

“很痛苦吧?不用勉强笑出来了,这里没有人会在意的。”

Jack的头靠在Eight的肩上,所以他看不到Jack的表情。

“不是啦,跟其他人没有关系。”

“那是在装帅吗?”

“是啊……不对,不是啦!”

Jack似乎很不满。

“笑着的话,就会……有好事发生呢!”

“比如呢?”

Eight实在想不出在这种情况下还会有什么好事发生。

“我想想哦……对了,如果我就这样死掉,Eight能至少记得我的‘笑’吗?”

“……”

这是无解的问题。

“放心啦,那个时候,我也会保持着笑容的。这样的话,就算Eight完全不记得我,看到这样的我以后,也会觉得……”

“……”

“啊!‘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过,这个人似乎很幸福呢’~这样子总比看到一具‘做出可怕表情’的尸体,要安心得多吧~?”

这家伙到底是积极呢,还是消极呢,真是搞不清楚。

说起来,还是第一次跟Jack说这么长时间的话。

“你啊……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Jack没有回答他,他用力挣扎着,坐了起来,疲惫至极的脸上仍然带着笑意。

“Eight……我也有事情要问你。”

“什么?”

“为什么你不使用武器,而使用格斗呢?”

“……因为战斗是我们的命运……”

Eight说。

“因为死是我们的命运吗?”

Eight愣了一下,因为总是笑嘻嘻的做着蠢事的Jack这时突然露出了从未有过的严肃表情,但转眼间,他又变回以往的表情,清澈的眼睛中笼罩着一层阴影。

Eight摇了摇头,说:

“不,死并不是我们的命运——战斗是我们的命运。”Eight看着横七竖八地倒在地上的“零组”同伴们,说:

“所以我选择使用自己的手进行战斗。被打时很痛,打人时也同样很痛,我想要记住这种痛苦。……我害怕失去对死亡的感觉。”

战争夺去了Eight的双亲,躲在角落里的Eight亲眼看到了皇国兵们边开心地笑着,拿着无情的钢铁武器攻击已经面目全非的村民尸体。

那并非是因为憎恨,因为必要——并非有什么理由。他们只是单纯地享受“屠杀”本身。对于那些人来说,他人的死亡只不过是一场可有可无的娱乐。

Eight不想变成那样的人,在被“母亲”收养,得知自己的未来必须要面对残酷的战争的时候,Eight首先想到了这件事。

他想要变强,为了死去的亲人,为了同伴,为了“母亲”,除了变强,不做他想。

但是,与之同时,他也决定将“痛苦”铭刻于心,就算会忘记杀死的敌人,他也想用身体记住“痛苦”的感受。

“当然了,大家应该都各自有所觉悟,这只是我自己的方式而已。”

Jack果断且决绝的战斗方式,恐怕也是他个人的“觉悟”的形式吧。

……甚至会毫不留情地使用武器伤害自己……

不过,为了救助同伴,为了整体的最终胜利,那恐怕也是一种方法吧。

——听到Eight的回答后,Jack露出了放心的笑容。

“原来是这样吗?太好啦……我还一直在想为什么Eight要用这种危险的战斗方式呢……Eight果然很坚强呢,我安心啦。”

他闭上了眼睛,似乎体力已经到达极限了。

Eight抱住了这个直到最后一刻还在担心别人的少年。

的确如他自己所说,在最后的时候,他还是露出了笑脸。

从刚才Jack坐直时,Eight就注意到了他的眼角有泪痕。

他之前从来没有见到Jack哭过。孤独的环境、无法选择的人生、艰苦的训练、无法处理好的人际关系……都没有使他落泪。

但是,人类是不可能是没有痛苦的。

痛苦是永远不可能消失的。

有的,只有忍受而已。

……他们能做的,只有忍受。

现在Jack流出的眼泪,是因为身体的伤痛,还是别的什么呢?

淡淡的笑容定格在金发少年的脸上,Eight低下了头,眼泪无法控制地滚落下来。

 

***

 

“你啊,在说话的时候,根本什么都没想吧?”

“嗯~?”

“感情当然是存在的,正是感情决定了行动中的意义吧。有没有感情怎么可能是一样的呢?”

“嗯?……啊……那件事啊。”

“难道你觉得我们为了保护朱雀而战,与单纯以战争为乐的人是一样的吗?你攻击别人和用刀伤害自己时,感情是一样的吗?”

“……嗯……不一样。”

Eight无奈地说:

“如果没有感情,不就没有痛苦了?如果没有痛苦……”

Eight想了一下,继续说:

“——那你为什么要用COMM联系我呢?”

“……Eight,我要抱住你~”

COMM另一边,与Eight隔了几百万米的另一边,Jack发出了像撒娇一样的声音。

听到这样的声音,Eight不由得想用力推开他,但事实上,Jack根本不在眼前。

“……的确,完全了解别人的心情恐怕是不可能的吧,但比较熟悉的人的想法,大概还是知道的。”

“真的吗?Eight知道我在想什么吗?”

“大概知道吧,你也是一样吧?”

“哈哈,是啊。”

他们并不是那么简单的关系。不是朋友或是恋人这样单纯的关系。

他们背负着同样的东西,需要面对同样的未来,需要做同样的决断。

Jack的语调突然一转:

“其实,Eight知道吗?我现在好想脱掉衣服跟Eight ‘坦诚相见’呢!”

又开始不正经了。

“笨蛋,太晚了,别想些无聊的事,快去休息吧。”

不知不觉间,已经说了很长时间,夜已经很深了。

Eight站了起来,思考着该说什么来道别。

“打起精神来,不要死啊。”

但是,回应他的——却是爆炸声。

“……呜哇……!”

接着,是Jack的叫声。

Eight下意识地大叫道:

“Jack!”

COMM的另一边,远处,隐约传来了爆破声。

“……?!”

“……哎呀呀,这么快就来了吗?真是的,没办法啦~”

Jack悠闲的声音传了过来,Eight下意识地又松了一口气。

“开战了吗?”

“嗯,好像是呢!有几条龙突然向这边发动了攻击,所以刚才飞空艇晃动了一下,我就摔倒了,哈哈哈。”

“……集中精神应战吧。”

“……”

Jack似乎说了什么,但只能听到“沙沙”的声音。

也许是苍龙路西在进行电波干扰吧。

Jack的声音断断续续地传了过来。

“……Eight,不要在……我看不到的地方死掉啊。”

“你也是。”

“因为那样……”

“什么?”

又是沙沙的声音干扰着通话。

“……。”

他又说了一句什么,似乎跟刚才说的不同,但仍然听不到。

Eight调节着COMM,仔细倾听,仍然只能听到噪音。

 “你说什么?!”

这回听到的,则是轻微的笑声。

不对,之前他的确是说了什么。

到底说了什么呢?

焦燥感烧灼着Eight的心,有什么带刺的东西在纠结成形。

——“死掉的话,怎么办呢……”

Eight翻身跳到上了船尾,然而眼前只有无尽的云层和其它的飞空艇,完全看不到龙的影子。

“冷静下来。”

Eight对自己说,失去了“冷静”,Eight将无法在在枪林弹雨中施展拳法,无法在残酷的战争中生存下来。

几百万米之外的事情,就算着急也无法改变。而且那些家伙是不会这么轻易地死去的,现在已经不是几年前了,他们已经不是无力的小孩子了。

而且“母亲”也会救我们的。

“努力虽好,不要太勉强啊。”母亲一定会这样温柔地笑着,帮助大家都苏醒过来。

但是,就算知道这些事实,还是无法让Eight冷静下来。

如果从飞空艇上摔了下去,如果身体因爆炸破碎,“母亲”也会无能为力的。

眼前浮现出第一次实战训练时“死”在自己怀中的Jack的笑容。

——“死掉的话,怎么办呢……”

Eight强迫自己盘腿坐下,深深地呼气,再慢慢地吐出。重复做了多次之后,心情渐渐地平静了下来。

“真是的,我的锻炼还不足够啊。”Eight为自己的无力和轻易丧失冷静而恼火。

COMM里“沙沙声”也终于减小了。

“呼~~~他们好像暂时撤退啦?讨厌的苍龙人,干嘛跟白虎的人学习搞什么干扰器!人家正说到很关键的部分呢!”

“……Jack?”

永远不变的轻松语气从COMM里传来,Eight这时才发现,自己其实一直被Jack所救。

“关键的部分?”

“是啊~我刚才说的是,如果我们会战死的话,那就一起死吧。在现在这种分开的状况下死去,好讨厌呢。”

“好啊。”

Eight深吸了一口气:“——你以为我会这么说吗?”

“我们的命运是战斗,并不是战死。你给我活着回来。”Eight停顿了一下,明确地重复道:

“一起活下去。一起活下去,再见面吧。”

“……”

Jack轻轻地笑了。

“是啊,再见吧。就算为了再见到Eight……”

COMM那边,又传来了轻微的爆炸声,还有许多人的说话声。

看起来,战斗又要开始了。

“嗯~?好像又开始了呢,那么我去啦!……谢谢。晚安。”

“……快去吧。”

“嗯~嘿嘿。”

Jack深吸了一口气,似乎是在振作精神,然后切断了COMM的通话。

冷静下来啊,Eight对自己说。要像相信自己一样相信Jack——相信他们所有人。

零组的征程才刚刚开始,战争还没有结束,还没有成为真正的Agito。

不会在这里就结束的。

活下去吧。

Eight攥紧了拳头,抬起了头。

月色暗淡了下去,连周围的云影都变得若隐若现。

没问题的。Eight告诉自己,现在正是最黑暗的时候,清晨很快就会来临了。




评论
热度 ( 5 )

© 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