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全职·喻黄ONLY...教练我想要手速和脑速…
全部喻黄文列表(持续更新):
http://kamisakana.lofter.com/post/27fc7b_7f80b0e
【一切内容禁止转载】
·部分有年龄限制!
文章分类见↓戳标题可见全文→

[喻黄]过去进行时 18.19,END

18.19(END)


本宣+全部的目录~<<<<

======

18

 

○太太牛肉面。

一家全国连锁面店。

喻文州和黄少天两人站在店门口。

“确定?”

“确定!”黄少天先一步走进店里。

在帮我省钱吗?喻文州笑笑,也跟着走了进去。

 

***

 

前一天晚上。黄少天接到了喻文州打来的电话。

“明天下午出来约会吧。12点在环线和4号线的换乘处见。”

“嗯?嗯?”突然来这么一句,黄少天有点反应不过来,他一边在心里记着地址,一边回应,

“你的课呢?想逃掉?”

喻文州说得轻松,“对呀,你也请假吧。”

黄少天为什么要拒绝,现在本来就是夏休期,主要是战队在进行磨合,不太管他们这些年龄不够的小孩。

不过,“约会”?“约会”都要做什么啊?

黄少天在脑子里反复过了几次这个词,发现只能想到之前七夕活动时做的一道选择题。

【A:阿宅型。一起在屋里打《荣耀》。

B:传统型。吃饭逛街看电影。】

“A!!”黄少天说,“B吧。A不是每天都会做吗?”喻文州说,“你觉得那些都是约会?”又说:“别人都走这个套路,我们也试试吧。”

黄少天选了B……

“……是不是要看电影?”黄少天抗议,“你想看电影?”

电影时间那么长,不会很浪费时间吗?

明天可是他17岁的生日啊,比起看电影,还不如……

黄少天不知道“还不如”什么。

电话那边沉默了一阵。

“直接吃饭也可以,晚上见吧。”

“不行不行,还是中午!!中午12点!”

还没等大脑反应,嘴巴抢先回答了。

少见一秒都觉得太多,整整没了一个下午怎么行。

 

***

 

“回家换了,因为是约会啊。”

喻文州说。

他穿着淡粉色短袖衬衫和米色长裤,看起来很清爽。这套衣服黄少天以前没见过,不由得多看了几次。

喻文州也在看他。

“哎哎别看了,地铁上注意点影响。”黄少天用手肘戳他,“哪站下?吃什么?”

“你定。”喻文州抬头看了看路线图,“还有三站。”

 

对于黄少天来说,这本应是一个非常简单的问题,但现在他发了愁。

吃什么呢……

出了地铁不远,他看到了这家面馆,立刻决定下来。

就是它了!

 

黄少天点了碗牛肉面,喻文州点了海鲜面。

吃了两三口,黄少天的眉毛开始往一起拧。喻文州暗笑。

黄少天看看喻文州的碗,伸手捞了一筷子吸进嘴里。

又拧眉。

“我说了,你不会喜欢的。”

“你喜欢吗?我感觉你什么都吃。”

“一般吧。”喻文州对吃没他那么讲究,但以他的感觉来说,这家面店做得算不上“好吃”。

“还行,还行吧。”黄少天说,低头又吃了几口,“就是太舍得放盐了。”

喻文州立刻起身买了一大杯可乐回来。

“看来你确实穷!就买一杯?”

喻文州笑,“想跟你一起喝啊。”

“好吧。”黄少天不计较真伪,毫不客气的一口气喝进去半杯,喝完把杯子往前一推。喻文州喝了一口,又放回中间。

吃完面,黄少天倚在椅背上休息。

“你们以后再去吃这个的时候让他们少放点盐吧,或者在汤里放点开水之类的。吃太咸了对身体不好啊!一般咸还好说,这家店简直像跟盐有什么深仇大恨一样,要不让他们换一种调料欺负?”

喻文州立刻听出了重点:“你们?”

“是啊。”黄少天理所当然地说:“你不是说中午有时候会吃这个吗?”

喻文州有点惊讶。

七中附近开着这家连锁店的一家分店,喻文州以前好像跟黄少天说过“偶尔会跟同学吃面”之类,他只有一个模糊的印象,连是什么时候说过的都想不起来了。

原来黄少天不止是为了帮他省钱,还想试吃一下他曾吃过的东西。

“少天。”

“干嘛?”

喻文州看着他,“我想抱你一下。”

“去去,别乱说。”黄少天紧张地看看周围。

 

喻文州还是“得逞”了,走出面店,他从后面轻轻抱了一下黄少天的肩。

“好热。”黄少天笑着推他,“下一步是看电影吧?电影院在哪来着?”

这条商业街离黄少天家比较远,而且定位也比较高端,所以他没怎么来过。

喻文州看看表,“还有时间,先逛逛吧。”

 

***

 

说是“逛”,就是“逛”。

漫无目地闲逛,欣赏橱窗。

这天是周三,这条商业街离住宅区和学区都有一定距离,街上的人不多,商场里也比较空,只是偶尔有看起来像是大学生情侣的男女经过。

情侣们有的抱着腰,有的挽着手,有的十指相扣,看起来都十分亲密。衬得黄少天和喻文州两个像是互不相识的路人。

喻文州悄悄翻了一下手掌的朝向。

黄少天看到了,但不领情,像是另有心事。他的目光在喻文州身上又扫了一下,突然做出了某种决定。他的眼神继续看着前方,扫视到周围的橱窗的时候,像是带了某种目的。

又走过了几家店,黄少天的脚步慢了下来。

橱窗里挂着当季新品,各种样式的男式衬衫、T恤。

“这件怎么样?”

黄少天指了其中一件浅蓝色的短袖衬衫。蓝色很薄、很清透。

喻文州看了看,“嗯,不错。”

黄少天偏头,看到货架上摆着很多颜色。

“哪个颜色好?”

“都挺好。”喻文州想象他穿上的样子。

黄少天呲牙,“我说正经的。”

他挑眉看了一眼无法做决定的喻文州,拉着他走了进去,直接问店员要了浅蓝色的那件,指指喻文州,

“他穿。”

喻文州张大了一下眼睛,随即笑了。

“快去换快去换。”

黄少天推他进更衣室,自己也拿了同样一件。

 

这个喻文州,平时都穿深色的,今天怎么突然穿得这么浅。

看着更衣室里的镜子,黄少天在心里抱怨了一下。

他今天穿的是深色T恤和格子六分裤,上衣换成浅色后很不搭。

算了。

黄少天把衣服换了回去,推开更衣室的门。

喻文州就站在门外,还穿着新换的衣服,他看到黄少天和他手里的衣服,立刻明白了。

“不穿了?我还想看呢。”

看到喻文州的眼神,黄少天移开了视线,脸颊有点发热。

“不了。”

喻文州转头对旁边的店员说:“这两件穿走,帮忙把标签剪一下。”

“哎哎哎!”黄少天急了。

喻文州微笑,“去换衣服吧。”

 

扣子才扣两个,有人敲更衣室的门。

黄少天打开一道缝,喻文州塞了一个东西。

接过来一看,是条六分的牛仔裤。

 

“……”

黄少天换好了衣服,打开门,喻文州还站在门口。

喻文州上下打量了一下。

“怎么样?”黄少天小声问。

“很好。”喻文州小声回答,“我喜欢。”

“……”黄少天红着脸看了一下站在不远处的导购员。

喻文州回头对导购员说:

“裤子也穿走,麻烦剪一下标签?”

“好的,请先来结一下账。”

喻文州刚要跟走,黄少天拉住了他。

“你又有钱了?”

“没有啊。”

“那你怎么结账?”

喻文州亮出了一张信用卡,“透支零花钱。”

黄少天把他的手拍下去,拿出自己的钱包。

“这么有钱啊?”喻文州探头看。

黄少天把钱包合上,“现在我是大款懂吗?你得抱我的大腿!”

 

喻文州一只手拿着装衣服的口袋,另一只手伸出去拉住黄少天的手。
黄少天挣扎了一下,没成功。

他用眼神抗议,现在还在店里呢,有人在看我们,刚才结账的时候那人就在笑一定是知道了。

喻文州轻轻笑笑,“情侣衫都穿了,还在乎这些?”

“……”

唉唉唉……我这是晕了什么头啊……

黄少天只好摆出一脸不在乎的表情,抬头看着前方。

走了一会儿,喻文州拉了拉他的手指,他抬头看。

喻文州的眼睛里写满了笑意,“这样有点像约会了。”

 

***

 

两人就这样拉着手走出了商场,走向电影院。

走着走着,路过了一家电器行,一楼卖电脑和周边产品,黄少天被广告海报吸引了视线。

——“20XX年 FX-4566 ICE 夏季限量版”。

海报上还写着个大号的“仅供预定购买,截止时间……”的字样,被粗记号笔划掉,旁边重新手写着大字:“少量现货!欲购从速!!”

黄少天一下子兴奋起来了,高兴地说:“我们去看看吧!!”

 

“20XX年 FX-4566 ICE 夏季限量版”

这是著名的键盘厂商FX试水制作的一款限量版键盘。手感和功能跟同型号的普通款没有很大区别,只是键帽材质略有不同,外加样子好看一点。

至少黄少天感觉很好看。

它的整体以蓝色为主,部分半透明,部分处理成全透明的。键帽使用了特殊材质,兼具视觉效果和耐用性。

 

游戏宅们对这些外设的新产品信息是非常关注的,3月初,这款键盘的预售广告刚出来就在一班和战队成员间引起了轰动。

“咱们团购这个呗!”马上有人建议。

魏琛头也不抬:“换个颜色就贵这么多啊,团购打六折吗?”

“一折也不打。”

“哦,打了也不买!键盘够用!”

求队长没用,改求主管。——其实该求的是蔡经理,但是蔡经理平时有点严肃,跟他说话没办法这么随便。

“彭博彭博,咱们应该买它啊!你看它是蓝色的嘛!跟我们蓝雨多么搭配!要不然跟老板问问看能不能请到这家公司当赞助商?”

“世界著名大厂FX给咱们赞助?”彭博冷笑,“你们知道有多少有名的电竞队找他家当赞助都从来没同意过?人家出新产品就在官网上发发,偶尔贴贴海报而已,都没找过活人做广告!更不需要一整个战队的活人!”

“有理。”众人一致点头,各玩各的去了。

谁也没真觉得蓝雨能烧钱给他们买这种东西。本来嘛,键盘就是一种消耗品。外壳再好看能有什么用?不然自己买个颜色差不多的键帽换换得了。

只有黄少天很恋恋不舍,隔了好一阵子,偶尔在网上看到广告时还会看上一阵。

 

现在看到有现货,黄少天当然很想进去看看。喻文州同意了,离电影上映还有些时间。

今天顾客不多,店员正闲着无聊,同意让黄少天参观一下。

“FX-4566ICE”装在一个金属手提箱里,打开后有防震层,键盘、附赠的彩色键帽以及小工具都各自装在不同的精致盒子里。

“哇啊啊……!!”

黄少天的眼睛都移不开了。

他用手戳戳按键,店员不乐意了中,伸手挡他:“说了只能‘看看’的啊!”

“……就按一下,就一下!……半下?”黄少天用可怜巴巴的眼神看着店员,店员毫无反应。

喻文州看着他笑。

央求半天未果,喻文州拍拍黄少天的背:“走吧,快开始了。”

店员似乎误会了什么,对喻文州说:“快把你弟带走吧……好吵……”

弟弟?

黄少天乐了,回过头,拉着喻文州的手臂,说:“哥~给我买~~”

这声音与其说是央求不如说是撒娇,喻文州险些当场答应了他。

他克制了一下情绪,问:“喜欢吗?”

“嗯!!”黄少天两眼发亮。

“喜欢就送你。”

“真的~?”黄少天显然不太相信。

“嗯。”喻文州平静地说。

黄少天嘻嘻笑了,往后倒着走。

“我……不喜欢。”

“嗯?”喻文州跟上去,用手拉他,“不喜欢?”

“嗯。”黄少天转了一圈,喻文州顺势把手搭到他的腰上。

“真不喜欢?”喻文州又问。

黄少天做了一番短暂的心理斗争,说:“你看它也没什么特别的啊,是吧?我看网上REPO说那个特殊材质根本摸不出来手感有什么不同,样子吧,说实在的还不如黄黑那款好看!……”

喻文州静静地听着。

去查过REPO了啊……

 

***

 

走进电影院,人流变得比较集中,两人心照不宣地松开手。

喻文州提前在网上订好了票,找到一个没人的机器输密码出票。黄少天没怎么来过电影院,好奇地看着他操作。

喻文州把打印出的票交给他,黄少天立刻注意到了关键词。

“4号厅,括号情侣厅……?什么意思?”

“里面全是类似双人沙发的座位,两边有挡着的。”

黄少天想象了一下,“……你来过?”

“网上查的。”喻文州看着他,“我跟谁来?”

黄少天眨一下眼睛,抿抿嘴唇,没有完全隐藏起笑容,“……特意选的这里啊?”

“嗯。”喻文州说,“是不是很像‘约会’?”

“我怎么知道……”黄少天低头看票面上的时间,“时间快到了!4号厅在哪?噢,”他看到了旁边的平面图,“快走!”

说着,拉起喻文州的手沿着大厅的扶梯往2楼走。

情侣厅在最里面,已经有急性子的人开始排队等着检票了。

喻文州本想等到最后再进去,但黄少天拉着他也排到队伍里。

在这短短的一路上,有不少人注意到了他们,现在又在这么明显的地方排队,受到的关注更多。

有人的目光里带着过多的好奇甚至是反感,还有人在悄悄指指点点。

黄少天肯定感觉到了,但是什么也没说,还跟刚才一样玩着喻文州的手指。

 

黄少天的手闲不下来,拉手的时候也不例外,总要稍微动一动,有时捏捏手指肚,有时摸着指关节,有时在手心划字玩。

现在他就是在划字,用无名指一下一下地划着。划完了,抬头看看喻文州。

喻文州笑,轻声说:“剑定天下。”

划的不是汉字,而是黄少天使用的快捷键。

黄少天的脸上飞上了一层神采,他贴近喻文州,压低声音。

“你听说方世镜要拍广告了吗?好像有一个他单人的,还有战队所有人的。”

“嗯。”黄少天说过。给国内一家电脑商代言,说是还会在电视上露面。

“你说你说,等你当上队长的时候,是不是也要拍广告?”

喻文州在他手心里划了一个“束缚术”。八字没一撇的事,黄少天却相信一定能成真。

“要拍广告的是你啊,你是王牌。”喻文州改过初始快捷键,不知黄少天知不知道。

黄少天的指尖迅速划了几个字母,逃开了。

“我们会不会一起拍广告啊?”三段斩。

“有可能吧。”

“那我们就不能这样出来了吧!”黄少天问得认真,手上也没停。银光落刃。仙人指路。

“谁知道呢,”喻文州笑,他被连击了,“我输了。”

“哪输了,这才打掉多点血,我得趁你逃掉之前多打点下来。”

喻文州抓紧他的手:

“逃不掉了。”

人群开始向前移动。

 

沙发座很舒服,两人坐上去还有富余的空间。

距正式开播还有约十分钟,没别的事做,黄少天又跟喻文州玩起“手心PK”。

重新开局,仍然是黄少天领先。

“认真点认真点!你是在让我吗?”

“没有地形,我绕不开。”

“也对,你说吧,想要什么地形。”

“那先来一座山吧,在……”喻文州用中指轻轻在他手掌最中央反复画圈,“这里。”

黄少天被他弄得好痒,“我在哪?”

“你在这边,我在这边。”喻文州分别点了两边。

“你耍赖!刚才我都近身了!!……靠,谁啊。”黄少天感觉手机在振动。是个不认识的手机号。

他随手设成静音。

“继续!刚才玩到哪了?对了,山绝对不行,你哪怕弄条河也行啊……”

喻文州凑上去亲他的脸。细细碎碎地亲了好几次。

“还想耍赖?”黄少天奋力躲他。

四周突然变得一片漆黑,音乐声轰然炸响,两人吓了一跳,他们抱着彼此,用只有对方能听到的低声笑了起来。

 

***

 

在电影院里,总是比较容易动情。

身处漆黑无边的世界里,眼前所见的只有巨大的银幕,耳边所听到的只有虚拟的台词。

于是只能信以为真。

 

如若动了情,就会展开一段从未经历过的旅程,仿佛自己正是剧中人。

 

这是一部外国大片。大制作,大场面,由俊男美女演绎着一段传奇。

爱与恨,信任与背叛,赎罪与拯救……

仿佛要将人生的一切都压缩到150分钟里。

 

女主角泪水满面,她颤抖着,手中的枪也在颤抖,但是最终还是扣下了扳机。一枪爆头。

闭上眼睛,她回想起幸福的时光。

甜美的亲吻,动人的情话。那时她说过无数次:“我爱你。”

她发现她到现在也爱着这个人。

无法挽回,但是她并不后悔,对着渐渐换去温度的爱人,她说:“我曾经爱过你。”

 

“爱”是什么?

看着剧中人,黄少天想到了这个问题。

大家都在说“爱”,可是到底什么是“爱”?

有人说着“我爱你”,却同时爱上了另一个人。有人确实很爱某人,却仍然选择了背叛。
有人为爱付出一切,有人为爱只身奔赴战场,有人仍然在“爱”,却选择了永别。

所谓的“爱”,到底是什么?

电影里的情感太过炽热跌宕,反而没有真实感。

“爱情”肯定是一种强大的情感,是与“喜欢”不太一样的情感。

……“喜欢”又是什么?

黄少天听着喻文州的心跳声,觉得自己一无所知。

 

银幕上,另一个角色为了救爱人而身陷险境。但是他没有放弃,因为爱人时刻都可能会受苦。他不想看到爱人受到一丁点伤害,不想看到爱人痛苦的眼神,因此他拼尽一切,只为能快点到爱人身边。

黄少天心想。

……如果喻文州有危险了,他也一定会去救。

不管有多困难,一定一定,一定要把他救出来。

正在胡思乱想着,黄少天突然感觉喻文州拉着自己的手用力握了一下。

不知道是不是也在想同样的事。

 

演职员表在柔和的音乐伴奏下滚动着,影院里亮起了几盏小灯,似乎在预告现实的回归。

陆陆续续有人离场,黄少天还不想走。

放映厅里空调开得太低,两人一直靠在一起,温度刚好。

约会的行程似乎都结束了,他在心里数着,电影看过了,街逛过了,饭吃过了……

饭……

中午吃得不太舒服,黄少天现在有点饿了,他无意识地伸手摸喻文州的肚子。

喻文州抓住他的手,用另一只手摸他的胃。

“饿了?”

“嗯……嘿嘿。”黄少天觉得很痒,“你现在不回去吧?我们去吃饭好不好?我请客!”

喻文州思索了一下,“可以去我想去的地方吗?”

黄少天眼睛一亮,他一直不知道喻文州到底喜欢吃什么,“可以呀?是什么菜?”

“那家店……我没去过,但是很有兴趣,不过,你可能不会喜欢。”

嗯?喻文州喜欢吃但我不喜欢的东西?黄少天思考着,基本每次去餐厅都是黄少天负责点菜,还没遇到过这种情况。

要说起他不爱吃的菜——

难道是……

鱼腥草?!

看到黄少天苦着一张脸,喻文州笑了起来。

黄少天有点畏缩,“要不,改天再去?”

喻文州摆出为难的神情,“我一直……很想跟你一起去。”

这么想去啊?而且还是想跟他一起……                                                                                                                                              

黄少天心软了,不就是鱼腥草吗!谁怕谁!

……又不能光吃那一种吧……

不能吧……

 

走出电影院,热气立刻笼罩过来。

黄少天打了个哆嗦,活动了几下。

“饿死了饿死了!刚才还没觉得!一活动好饿!你想去的那家店在哪?要不我们就近吃吧!”

他试图再挣扎一下。

喻文州伸手一指,“在那栋楼里。”

顺着他指向的方向,黄少天看到了可以算是这片商业区地标之一的大厦——K.S.国际商贸中心,走路应该用不上五分钟。

“……文州,你是不是早预谋好了。”

喻文州轻轻摸着他的手腕,

“不能算吧?”

没等黄少天说什么,他又说:

“我只是定了位子而已。”

“……”黄少天斜眼瞄他,“你就这么喜欢吃鱼腥草啊?”

“?”这回轮到喻文州不懂了。

“算了算了,唉我就是宽宏大量温暖人心。”黄少天叹气,摸出手机,“你订的几点?……靠,怎么这么多电话!”

黄少天翻了一下来电记录,风帆、矿工、大玮都给他打过电话。

“干嘛呀,排队给我唱生日歌吗?”

边嘀咕着边给大玮打了过去。

“什么事?”

“黄少!!!我刚才去拿包裹!!帮你拿来了!!你小子不地道!买这么个大件不跟组织汇报一下!!!!”

大玮的声音特别激动,仔细听听,他身后好像还有其他人的说话声,似乎是矿工或者风帆。

“啊?什么东西?”

黄少天完全不懂。那边还在兴奋:

“外包装我已经帮你拆了啊,别生气,送货那人非说要拆开检查看看有没有撞到,但是箱子我们还没打开呢……等会儿别动!还没说完呢!……啊没事!风帆坐不住了。你看这样好吧,我们先帮你打开验验货,一旦有什么问题呢,是吧?送货那人应该还没走远还能叫回来,要不等明天你回来了他早走了……”

“我去,你话怎么这么多?”黄少天还在纳闷,“快说重点,到底是什么东西?”

“你自己买的忘记了??就FX的那个蓝键盘啊!!你哭着喊着想要好久的那个,你还是下手啦?”

“谁……哭着喊着了……”黄少天的心脏猛烈地敲响了,FX?蓝色的?箱子?
——“FX-4566ICE”?!

“寄……错了吧,我没买啊……??”

“啥??什么意思?”大玮又看了看,“是你的没错,这里面有个发货单,订货人写的是你的名字。”

他又听到旁边人说了什么,“哎对,今天你生日吧?是不是你爸妈……”

爸妈?老妈听说他想买那个键盘时,立刻表示看来补助太多了才会这么奢侈,这样好了从下个月起上交一半……

——“喜欢就送你。”

黄少天猛地抬起头,看着喻文州。

喻文州眨了眨眼睛。

“……不许打开。”

“别这么小气好不,打开看看又不会少一块……”

“不许打开!”黄少天发现自己声音太大了,赶紧压低,“不许打开不然我这辈子跟你们没完!分组训练时等着被虐吧……!”

喻文州凑到他另一只耳边,轻轻说:

“没关系,里面没放别的东西。”

黄少天像没听到,继续对电话那头威胁,直到听到那边连声保证“绝对不打开”后,才挂掉电话。

“生日快乐,少天。”喻文州说。

黄少天抬起头,看着喻文州,表情很难以置信,好像还没反应过来。

“……我要第一个打开。”

他低声说,也不知道是在解释,还是在自言自语。

“……什么时候买的?”

喻文州笑了笑,“走吧。”

 

两人慢慢走向K.S.大厦。

黄少天还在想,不是刚刚才去看键盘的吗?是去厕所时打的电话?他怎么知道卖键盘那人的电话?海报上写着吗?他是什么时候付的款?找人代付了?

思绪转来转去,找不到答案。

“少天。”喻文州说,“如果你的真不喜欢,或者不喜欢它的手感,可以转手卖掉,或者把键帽拆下来。”

“谁说我不喜欢的?”

说完,黄少天又犹豫了。

要知道,这可是好大一笔钱呢!按现在的补助来算,整整两个月的……!黄少天的父母不额外给他零花钱,所以他怎么也存不下来这么多。喻文州说是额外还有零花钱,但应该多不到哪去。

买了这个,他肯定穷死了。

“FX-4566ICE”的单价本来就很贵,每人能购买的数还有限制,因此,在预约截止的那天,网上就立刻有人炒到了两倍的高价,刚才看到的那家加价500已经算是便宜的,黄少天曾经看到过几次加价200、300的,全部都是瞬间秒杀。

他咬咬嘴唇,

“要不,卖掉吧?应该挺容易卖的。我就……我就隔着包装看看,就行了。”

喻文州笑了,目光非常柔软。

“可以啊,你可以随便处理。”

黄少天低下头,“那,不卖。”

“……”他又想了想,抬起眼睛,小声说,“永远都不卖。”

“喜欢吗?”

“嗯!”黄少天点头,看着喻文州的眼睛,仿佛能看到最深的深处,他说:

“喜欢。”

 

喻文州有些后悔起来——

刚才在电影院里应该多亲几下的。

目光实在太过露骨,黄少天觉得世界上所有人都看得出来。

等到终于走进电梯,趁其他人都在盯着电梯楼层,黄少天迅速拉住喻文州的脖子。

踮脚。落脚。

 

——鼻子。

“碰”到的,是鼻子。

 

喻文州摸着鼻子笑个不停。

黄少天耳朵通红,但表情一本正经,假装他是故意的。

 

***

 

“呃……这个地方……感觉好高级……”

黄少天看着如星空般微微闪烁的地板和四周的装潢,来往的客人大多是穿衣打扮很时尚的青年男女,要不就是看起来很有品位的中年人。

他非常不确定地拉了拉喻文州,“我怎么感觉这里不是我们来的地方……?”

喻文州平静地说:“5点钟方向。”

黄少天转头看自己的右后方——

那里坐着几个像是大学生的年轻人,都穿着休闲状,他稍微有点安心了。

“没关系,我问过了,不限制衣着和年龄的。只是不能点酒精饮料,反正我们也不喝酒。”

喔,那就好。

价格肯定低不了,黄少天心想,今天带的钱应该够吧……

喻文州看出了他的心事,说:

“没关系,我付过了。”

“什么?!”黄少天惊讶,“你哪来的钱?”

想了想,又觉得不对,“你还说没有预谋?嗯?”

喻文州笑。

 

领位员把他们带到了位于餐厅内部跃层的半包间,落地窗外,华灯初上,一片绚烂。

喻文州坐到桌子的一边。

“景色真不错!”

黄少天说着,坐到喻文州旁边。

这是双人桌,两边放着比较宽的沙发椅,两人硬要坐也坐得下,只是会像现在这样贴在一起。

“不挤吗?”

“这边景色好啊,你看外面,车是顺着往前开的吧?我那边是倒着的,多不好。”

不知道是哪来的理论。

喻文州笑,他怎么可能说出类似“我过去坐?”之类不解风情的话。

结果把服务员吓了一跳。

年轻的服务员进来给他们送水,看到两人的坐法明显一愣。

因为这是一个半包间,一个大屏风挡着侧边,黄少天没注意到有人来,也吓了一跳。

“可以上菜了。”喻文州微微一笑。

服务员点点头,临走前还看看对面的椅子,像是在怀疑椅子出了什么问题。

等她走后,黄少天说:

“你看,在这种时候就是要显得理所当然,光明正大,这样别人就不会觉得有什么问题了。”

喻文州十分赞同,只是提出了一个小小的建议:

“脸别红就更好了。”

“……”

 

第一道“菜”端了上来。

确切地说,服务员端着一个形状古怪的绿盒子走了过来。

黄少天看了看喻文州,喻文州摇摇头。

服务员按下了“盒子”的正中央,突然,盒子像开花一样向四方散开,同时,一股白烟从盒子里猛烈地涌出。

“!?”

服务员像是新招进来的,业务还不太熟练,她有点羞涩地说了句菜名,拿起盖子转身走了。

烟雾完全消散后,可以看到盘底有几个叶片形状的容器,每一片都盛装着比鹌鹑蛋大一圈的圆球,有红色、黄色、粉色……像是开放在莲叶上的奇妙花朵。

“糯米糍……?”

黄少天提出了一个猜测,又看了看喻文州,喻文州还是摇摇头。

“不是你点的吗?”

喻文州摇头,“没有具体的菜单,只是说了大概会有什么内容。”

“被骗了都不知道!”

“确实。”他笑。

“唉!”黄少天一脸“怒其不争”,他率先拿过一片“叶子”,凑近了观察。光滑的粉色圆球随着他的动作在容器里轻微滚动。

他左右打量着这个像是糯米团的物体,终于下定决心,含到嘴里。

起初的确像糯米的口感,但是柔韧的外皮只有薄薄一层,牙齿一刮,立即破裂消融,化为椰子的味道,蜜桃果汁涌出,牙齿顺势下落,又咬到一片同样的薄膜,里面像是冰过的牛奶,但比牛奶更浓厚。

“!?!?!”

这是……饮料?!

黄少天瞪着眼睛,惊讶地抓住喻文州,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脸上就差直接写上“?!”了。

他又拿起了一片,这次是柠檬和……他吃不出来。但是酸酸甜甜的,可以回味很久。

喻文州一直紧张地观察着黄少天的表情,看到了惊喜的表情,终于放下了心。

“你来试试?”

喻文州看了一眼容器,还有四个小球,每个颜色不同。

“你来吧。”

“试试嘛,我……尝一下就好了。”

喻文州听懂了他的意思,拿过一片叶子,让“圆球”滚到嘴里。

“……?!”

他也张大了眼睛。

黄少天满意地看着他惊讶的表情,正想“尝一下”,喻文州的眼珠突然往旁边转了一下。

他立刻明白过来,挺直腰板,摆出一脸“理所当然,光明正大”。

 

第二道菜是半透明的金色树叶。

服务员说:“‘一叶知秋’,请慢用。”

“叶秋!没想到在这里遇见你……哎这能吃吗?”黄少天拉住服务员。

这位服务员的业务确实很生涩,她开始背稿:

“是的,这是本店的创意料理之一,本店完全不使用人工添加剂,所有的颜色都是从食物里提取的,在提取的过程中……”

黄少天哪有心情听,他拿叉子戳其中的一片叶子,“我想知道到底是怎么做出来的,不像模子做的,还挺硬……?”

服务员继续背:“厨房部分开放,位置在本店1楼的北面,您可以到楼下参观制作过程,那里没有油烟,更像是一个实验室,您可以看到烧杯、试管以及各种机器,但是不可以拍照和录像,谢谢合作。”

服务员转身走了,黄少天注意到了一个关键词。

 

实验室?

 

他对这个词有印象。

因为他曾经说过类似“做个菜像做实验似的烦不烦?”“花那么大力气就做出来这么个东西?”之类的话。

时间大约是6月初,网上流传着一个名为“极客钟爱的料理法”的短视频,一班学员集体围观,除了没在场的喻文州。

那时喻文州隔几天才会来一次俱乐部,来了以后也不太跟黄少天说话。黄少天故意找话题:“你看到群里发的极客做菜的视频了吗?像做实验似的,好好的东西被他们那么一弄让人没胃口了。”

“还好吧。”

喻文州垂着眼睛,淡淡笑了一下,好像对这个话题没有任何兴趣。

黄少天把憋了一肚子的话硬是咽回肚子里。

 

***

 

一班学员之所以对这个视频产生如此大的兴趣,与之前大家一起看过的一部外国电影有关。

大概在5月底,午休时间,几个学员围成一圈用电脑看电影。

里面这样的一个镜头。

主角带女主角去一家奇妙的餐厅,上菜的时候有个盖子,打开后白雾滚滚,里面的点心外形非常有趣。

众人围在旁边,有人说这招泡妹子棒,有人说妹子胸真平不过长得挺可爱,有人吹他在米其林三星饭店里吃过一模一样的。只有黄少天目不转睛地盯着他们正在吃的东西,说“这个好像很好吃!那个烟是什么,是二氧化碳吗?……”

喻文州在窗前的长桌子上写卷子,像是没关注旁边放映的电影,但其实他一直忍不住去注意那边,觉得一直盯着食物看的黄少天特别有趣。

回家以后,他开始查这部电影,查这种做法是什么,查G市有哪一家能制作,查询在这之中哪一家评价最好……

查着查着,反而是他自己产生了兴趣。

什么时候去吃一次好了,喻文州心想,如果可能,跟“那个人”一起。

 

***

 

“不过,你可能不会喜欢。”

 

——当时那么无心的一句话,喻文州居然记到了现在。

看电影的时候,他肯定也在后面听着的吧。

真是太能装了,黄少天愣愣地看着喻文州,觉得眼框发热。

他在喻文州一向平和的目光中读出了明显的担心。

“文州,”黄少天尽量让声音平静,“FX的键盘,你是在官网定的吧。”

喻文州的目光摇曳了一下,“对。”

果然。

黄少天低下头,眼泪落下,滴到餐巾上。

“FX-4566ICE”的预约时间是从3月初开始,到5月底结束。

是在“开始”之前。

他觉得自己输了,而且可能永远都赢不回来。

太不公平了。

先喜欢上的人,真是太狡猾了。

 

“怎么了?”喻文州紧张地看着他。

他随即想到了什么,“……对不起。”

 

对不起,少天。

喻文州在心里再次道歉。

 

在他决定“放弃”的前后,钱正好攒够了。

他犹豫了很久,打开了很多次“FX”的官网,最终还是下了定单。

那时,他发现自己远没有想象中的理智。

还给自己找了个借口,说只是普通朋友

拖泥带水。简直太难看了。

 

黄少天用手背胡乱抹了几下眼睛,奇怪地看着他。“为什么道歉?”

这种感觉很难道说清楚,喻文州垂下眼睛,沉默。

黄少天又眨了几下眼睛,哭过的迹象完全消失了。

“你平时都送人这么贵的东西?”

“当然不。”他的目光里还是有些担心。

“这叫打肿脸充胖子知道吗?没钱就别送那么贵的东西!”

“……”喻文州无言以对。

喻文州的这种反应简直太少见了,黄少天忍不住玩了起来。

他明知故问,“你怎么想到要送给我?”。

“因为……想让你高兴。”

听着都有点委屈了。黄少天狠狠心,继续问。

“我要是不收怎么办?多贵啊!拿回家老妈肯定得打我!”

喻文州捏着手里的勺子,“我……想了很多种让你会收下的借口。”

“比如什么?”

“比如……”喻文州回想,“比如说我爸单位发了两个,多的一个给你。”

“……”

黄少天看着他。

——“噗嗤!”

他终于忍不住了,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笑得肩膀一抖一抖。

“是谁说你很聪明来着哈哈哈哈!!这么蠢的借口谁会信哈哈哈!”

喻文州笑得有点不好意思,他确实也觉得很蠢。

黄少天擦擦眼角,还在笑。

“我……我一想到,你这半年一直很穷就觉得……哈哈哈!”

“还好吧。”喻文州说,“我一直挺穷的,你知道我以前在二班时为什么只有下午才来训练营吗?因为没钱买午饭……”

“你怎么从那时候就这么穷哈哈哈!”黄少天要笑死,“爸妈不管你了?”

“全用来坐车了。以前俱乐部不是特别远吗?而且我妈会单独把钱打到学校的饭卡里,我想省午饭钱都省不了。”

“阿姨太坏啦!!”

“唉。”喻文州夸张地叹气,“那时我特别羡慕在训练营吃饭的人。”

“为什么?又没餐厅,我们都去旁边小饭馆吃。”

“对啊,所以可能会在吃饭时遇到你。”

“少来啊少来!”黄少天红着脸,尖锐地指出,“别想打同情牌!你是自作自受!”

“对。”喻文州笑,“我是自作自受。”

 

***

 

“爱”是什么?

黄少天果然还是完全不懂。

但是他觉得,他大概是被爱的。

大概正在爱着。

 

窗外,车流在光影的华彩中向前方奔驰。

眼前,陈列着形状精致美好的未知。

仿佛触手可及,仿佛知根知底,又仿佛尽在掌握。

但以吃下去后——

以为是苦的,尝起来可能是甜的。

觉得是酸的,吃下去也许是咸的。

看起来是硬的,没想到却是软的。

有的看起来不像是食物,有的味道确实难以接受,有的则意外美味。

其中的很多种,两人直到吃完了也猜不出来到底是用什么材料做成的。

只要问一下服务员应该就会知道答案,但是他们不想问,想自己尝试。两人一起尝试。

 

最后的甜点是一份爆米花。

……至少看起来是爆米花。

盛装在透明的容器里,上面撒着紫色的粉末。

喻文州和黄少天同时舀了一勺。

水果的酸涩、乳酪的香醇、发苦的坚硬颗粒,最后则是滑腻的……

哦,这是……

两人异口同声:

——“巧克力!”

相视一笑。

喻文州又舀起一勺,

“听说过吗?有人说爱情跟巧克力的味道是一样的。”

“哦?”黄少天来了兴趣,“那巧克力又是什么味道?”

“你觉得呢?”

“说不清楚,再尝尝!”

说着,他含进去一小块,看着喻文州。

喻文州笑着,也含了一小块,伸手搂住了他。

层层叠叠的奇妙味道在两个人的温度下融化、交换,最终汇聚成一种。

“怎么样?”喻文州问着,意犹未尽地舔着黄少天的嘴唇。

黄少天用力皱眉,笑着说:

“甜死了。”

 

------------------------------------------------------------- 

 

 

19

 

喻文州从柔软的睡梦中醒来,半梦半醒之间,感觉有人走进了房间。

那个人看了看喻文州,确认他还在睡,然后轻手轻脚地走到桌边。

熟悉的步伐、熟悉的气息,不用睁开眼睛也知道是谁。

问题是,他在做什么?

眼睛睁开一条小缝,想看看他的一举一动。

那个人的手脚总是很快,很快又折回床边,来检查喻文州是不是醒了。

喻文州赶紧闭紧眼睛,放松忍笑的嘴唇,假装自己还在睡。

那个人站着没动,忽然贴了过来。

但是什么也没发生,他又离开了。

又等了一会儿,听到对面的关门声后,喻文州坐了起来。

他走到桌边,看着“那个人”的杰作。

 

清晨的阳光铺满了桌面。

键盘上,有四个按键的键帽被替换成蓝色。

从上到下。

E,O,L,V。

喻文州用手指细细地抚摸着这几个字母。

心里想着的是,未来。

 

 

-END-

 

 =================

 正篇完结,感谢各位!


 

#非常感谢帮我看文的小静、开明、四四!栗子!CK!【<结果拖了好多人……】Q口Q!收获很多很好的建议,爱你们!!


#欢迎写下感想+提出意见和建议/_\!也可以用私信偷偷告诉我XDD


#再次(?)偷偷宣一下>《BLUE DAYS》 http://doujin.bgm.tv/subject/17887

比较怕麻烦,所以印调不开了直接预售好了!(喂)…】


……! 总之,谢谢各位!QwQ

评论 ( 41 )
热度 ( 186 )

© 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