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全职·喻黄ONLY...教练我想要手速和脑速…
全部喻黄文列表(持续更新):
http://kamisakana.lofter.com/post/27fc7b_7f80b0e
【一切内容禁止转载】
·部分有年龄限制!
文章分类见↓戳标题可见全文→

[喻黄]过去进行时 16

16


#新年快乐!!这是贺文!(咦

#祝万事顺利!年年有鱼!(没错字!!


======

16


黄少天承认,他很想见喻文州。

9号整整折腾了一天,因为第二天还要上学,喻文州连晚饭都没吃就直接走了。接下来两天半他都要去学校,12号喻文州虽然已经放假,但学校临时有事,还是没能来俱乐部,13号又参加班级活动,跟同学到周边景点“一日游”。

四天,再加上9号根本没有单独相处的时间,这样算起来,黄少天已经有五天没有见到喻文州了。

五天。已经过了五天。

他们发短信,在网上聊天,语音,视频。

但是这些都不能算是“见到”。

细微的神情变化,眼睛里的光彩,微笑时的吐息。碰触,以及被碰触到时的感受。

“见”不到这些,怎么能算数。

黄少天有好几次都想跑去学校找他,但最后都没有实施。

那个世界对他来说有点“陌生”,喻文州在其中似乎也变得有些陌生。跟同学亲密交谈的喻文州似乎离他有点距离,黄少天不喜欢这种感觉。

他又想起矿工曾经说他“缠着”喻文州。

想想也是,翻看短信记录,喻文州主动发消息来时都是在说事情,而自己发的一大半都是没有营养的话题。会话记录里,喻文州有时隔几个短信才会回复一次,但是他每条都会看——应该会看吧?

也许有时不看?他不是也觉得黄少天说话……有点多吗?

“……”黄少天郁闷。

那就不发了吧,反正也没什么事,反正明天喻文州就来了。

想到这里,他干脆把手机丢到房间,跑出去玩,但后来去厕所,路过房间的时候,又忍不住看看有没有新消息。


没有。

倒是老妈发来了一条。

黄少天想了想,还是把手机揣到了身上。

短信直到晚上临睡前才来。

喻文州:少天?晚安。

黄少天一骨碌坐起来,嗒嗒嗒嗒地按回复。

边按边觉得自己好像有点蠢。


喻文州在第二天下午来到了俱乐部,拖着个旅行箱,情看起来云淡风轻,与平时没什么区别。

“喻文州!”邓老师一看到喻文州便出声招呼他,“中午吃饭了吗?”

喻文州有礼貌地回答:“邓老师好,中午已经吃了。”

“几点?”

“11点半左右。”

邓老师看了看挂在墙上的钟,“那还可以,来,我给你‘补课’。”


邓老师告诉喻文州一些细节上的注意事项、生活时间安排等等,然后教他做了一套操,说是以后每天都要做两次。教做操的时候,邓老师发现黄少天在一旁闲转,干脆把他揪过来一起做。

“啊?我已经会了,不用学了……”

“会了更好啊,给喻文州做示范吧!两人一起学得快啊!”邓老师呵呵笑着,硬把他揪了过来。

邓老师的职位是“生活老师”,负责管理选手、准选手的作息、生活、健康、心理等问题。正式工作没几天,他已经得到了一个亲切的外号——“邓妈”。

“邓妈”在晚饭前才把两个小孩放走,才走几步又叫了回来,带着两人一起去吃饭。

俱乐部内部餐厅新请的大厨手艺一流,每天的菜式都非常丰富诱人。

邓老师一般不会干涉选手的饮食内容,但每天吃饭时他都会观察一下大家都拿了什么菜,偶尔提醒一下营养搭配。

对于故意剩饭或偏食明显的,他会给予提示或警告。他不是性格很强硬的类型,但却总有办法说服别人按他说的做。

——否则他就一直追着说。明说、暗示、兜圈子说……反正要一直说到对方服从为止。

看到“邓妈”带着喻文州和黄少天一桌吃饭,其他队员都默默在心里表示同情。


黄少天被塞了一肚子蔬菜,心情更加不爽。

饭后,大家在餐厅里闲聊了一阵,各自散去。喻文州平淡地说了声“我回房间收拾东西”后,也走掉了。

……还是没有任何“特别”的话。

黄少天在楼上楼下溜达了两圈,走到宿舍那层时,看到喻文州房间的门还是关着的,手机没有短信提示。

他觉得心里很不是滋味,也很不甘心,他这么想念喻文州,喻文州为什么好像根本没怎么想他。

他掏钥匙开门,钥匙声“哗啦”一响,身后的门开了。

“少天。”喻文州的声音。

黄少天反射性地想走过去,但却站着没动。

“有事啊?”声音里有点意见。

“想分析一下决赛视频,要一起看吗?”喻文州还是老样子。

黄少天想想,没想出拒绝的理由。

“……也行。”

喻文州把他让了进来,反手关门。。

黄少天打量着房间,桌子和小书架上堆着一些书和卷子,没看到行李箱,可能是放进衣柜里面了。

“文州,你把——”

喻文州从身后抱住了他。

黄少天的心里一阵轰鸣,他挣扎了一下。

“别动,让我抱一下。”

声音轻柔地在耳边响起,黄少天只能妥协,他把手放在绕在腰间的手上,由着他抱着。

喻文州轻轻笑了,黄少天侧过头看他。

“笑什么。”

喻文州也偏过头。

“一直很想这样。”

说着,手臂收得更紧,脸也离得更近了。

黄少天有点不好意思,笑着躲他,躲得不认真,很快又靠到了一起。

目光相对时,心照不宣地“碰”了一下。

这次“碰”的时间比上次长了很多,分开时两人都在笑,好像觉得对方的呼吸很有趣。

第二次“相碰”时,黄少天突然感觉有个又湿又热的东西贴到了嘴唇上。

他吓了一跳,身体往后缩。

喻文州用探寻的目光看着他。

舌头,原来是舌头。黄少天明白过来了。

喻文州目光柔和,“不喜欢就算了。”

黄少天拿开喻文州的手,在他表情变化之前,从正面靠了过去。

“我只是吓了一跳而已,谁让你搞偷袭的,而且那个姿势别扭死了。”

“那……”喻文州征求他的意见。

“再试一次。”黄少天深呼吸了一次,像是在做心理准备,“来吧!”


轻碰、靠合、比喻文州的外在体温高出很多的,热得发烫的舌头。

气息和温度是如此接近,心跳得太快,让人直发慌。

喻文州突然离开了一点,用接近吐息的低声说:

“放松,张开一点。”

黄少天有点迷糊,什么意思?

喻文州用舌头舔进他的嘴唇之间,黄少天恍然大悟。

哦!是要张嘴吗?

他试着放松下颚,喻文州的舌头和味道立刻闯了进来。

“……!”

黄少天用仅存的理智控制着、压制着身体,让它不要逃开。但心脏早已脱离控制,正激烈地撞击着胸腔,试图尽早摆脱束缚。

喻文州慢慢把舌头退了出去,在热度完全离开的瞬间,黄少天居然觉得有点不舍。

他皱了一下眉,“咬到我了。”

“啊……?”黄少天凑过去看,“真的吗?疼不疼?给我看看。”

“没事。”喻文州说,“舔一下就好了。”

“不行那样不能杀菌,但是舌头上怎么办……”说到这,黄少天停了下来。因为喻文州又凑了过来。

——原来是让我舔?!

极近的距离下,黄少天怒视着喻文州。

喻文州笑,“真的咬到了,不过不疼。”

“……你这家伙,我总觉得你预谋好久了!”黄少天往后缩。

“冤枉啊……”喻文州轻叹。

黄少天表示不相信。

喻文州想了一下,“不算预谋吧……?”

“少来!”黄少天拉过他的头,“咬到哪了?我给你‘舔’!”


难得黄少天这么主动,喻文州怎么可能放过,他配合着向前倾,黄少天的嘴唇立刻贴了上来。

“……”

在这一刻,喻文州忽然觉得一切都不太真实,好像自己还在梦中。

既然如此,那就继续梦下去吧。

他收了收手臂,让黄少天的身体更靠向自己。

黄少天的身体非常轻微地颤抖着,他笨拙地伸着舌头轻碰喻文州的嘴唇,试着伸到他的嘴里。

——这个梦,我要让它变成永恒。

喻文州吸吮住他的舌尖。

“唔……”黄少天发出了一声短促的鼻音,好像有点不舒服。可是他的手却更用力地按住喻文州的后背。

黄少天说他有“预谋”,其实真的说不上,如果喻文州真有的“预谋”,一定会更有余裕,不会因为对方一点细小的反应就觉得心脏快炸裂。

又吮吻了片刻,喻文州的舌头绕过黄少天的,进到他的嘴里。

他觉得黄少天很笨拙,笨拙得很可爱。但其实他自己又何尝不是?

他只是曾经听说这样亲吻可能会很舒服,完全不知道具体要怎样做,只能凭感觉试着寻找让黄少天有感觉的位置。

突然间,激烈的颤抖。

看来就是这里。

喻文州再次用舌尖轻划过黄少天口腔的上方。

“……!!”

黄少天猛地一颤,全身都软了下来,几乎是半挂在喻文州身上。

喻文州两腿也发软,他向后倚靠在门上。

两人保持着这个姿势大口喘气,调整着呼吸。

喻文州用手轻轻抚摸着黄少天的背,抚摸着靠在自己肩头的,黄少天的头发。

很快他们就发现,呼吸倒是很快就调整好了,心中的悸动却完全无法平复——反而变得更剧烈了。

“……”

黄少天低垂着头,满脸通红,他努力站稳,推开喻文州。

“少天?”

他弓着背,头垂得更低,伸手摸门上的锁,“……我,我回去。”

喻文州伸手帮他,手碰到一起时,黄少天的身体又轻微颤抖了一下。

喻文州没再拦他,看着他艰难地走回房间。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传来了敲门声。

喻文州起身开门,黄少天站在门外,他冲了个澡,头发还有点湿漉漉的。

没等喻文州开口,黄少天就说起来了:

“现在还早我想你应该还不会睡吧,如果你要睡就算了,我刚才想起来你说要看比赛的还没看……”

他低着头一口气说完,手拉着上衣下摆。

“快进来,刚播完战队宣传片。”

“……为什么看那个,跳过去不就好了。”黄少天嘀咕一声,走进房间。

“坐这里。”喻文州指了指转椅,自己则坐到脚凳上。

黄少天没坐下,他反复看了看两个椅子,转身走了。

再回来时,手里搬着一个脚凳。他把椅子拉开,把脚凳放在喻文州身边,坐了下来。

宿舍配给的脚凳样式简单,上盖外层比较柔软,可以拿下来往里面装东西。

“这个坐起来挺不错的。你觉得怎么样?要不……你可以坐椅子……”

喻文州把手搭在他的腰上,“不用。”

他点击鼠标,视频继续播放。黄少天看着他,没说话。

“?”他转头看。

“没事。”黄少天不再看他,脸有点发红。


分析完视频,已经快到熄灯时间了。

道别后,黄少天走了两步,又转了回来。

“你转过去一下。”

“?”

喻文州正准备去洗漱,他把要换的衣服放到一边,配合地转了过去。

黄少天的气息从背后接近,抱住了他的后背。

因为身高不够,黄少天没办法把头放到喻文州的肩上,只能用鼻子蹭着他的肩膀。

“嗯……”黄少天用鼻音哼哼,刚才感觉喻文州抱着好像很舒服,他也想试一试。

果然很舒服。还能清楚地听到喻文州的心跳声。

跳得也很快嘛……。

他听了一会儿心跳,不由自主地说:“文州,我好想你。”

“我也很想你啊,少天。”

“那你。”黄少天自己把话掐住了,他觉得自己干嘛这么小气。他不提,喻文州反而说了。

“昨天怎么了?”

黄少天立刻招了,“我想看看你什么时候会主动发短信过来。”

喻文州笑,“我还以为你出门忘拿手机了。”

“谁让你不发短信过来。”

“我发了啊?”他想了想,“下次早点。”

“……”

“嗯?”喻文州抚摸黄少天的手指。

黄少天的声音听起来有点模糊。

“我是不是……挺烦人的……?”

“不会啊?”

“……你不觉得?”

“从来没觉得。谁说什么了?刘壮?”

黄少天花了好几秒才想明白刘壮是谁,他差点忘了这是“矿工”的本名。

“不是他……”

“那是谁?”

黄少天不答话,喻文州拿起他的手,亲了一下。

“是我自己!!”像在赌气的声音。

他用力抽手,喻文州想抓住,没成功。黄少天一路逃回了房间,差点在走廊上撞到方世镜。

喻文州关上房门,笑了一会儿。

怎么办呢,先履行一下诺言吧。


喻文州:晚安少天^_^

回复:“说好了不烦的啊,你可别后悔!”

喻文州:永远不后悔[心]

居然发了个爱心的表情!黄少天简直无语,不回了!

没过多久。

回复:“[心]”


***


七八两月是联盟战队的夏休期,有的战队都会给选手放长达两个月的长假,但是本赛季的蓝雨没有这么多时间。

有太多的工作要做,新队员的磨合,更多的银武需求,新训练营学员中可能出现的好苗子……,蓝雨俱乐部的每一个部门都十分忙碌。

新上任的队长方世镜当然没时间放假,但普通队员有不到三周的假期,从8月1日起提前集合训练。有些选手已经自觉地提前回来加练,有的则根本没回家,比如风帆——虽然他留在G市是想追女生。

“为什么下雨也要跑啊……”邢部边跑边抱怨,他早上看到下雨挺高兴,以为终于可以不跑了,结果邓老师却把他们带到室内体育馆。

风帆加快了两步跑到他旁边,“副队,问你个事儿呗。”

“你追到妹子了吗?”

“我想问的就是这个!”风帆赶紧说,“我想约她出去,她总不同意怎么办?嫂子当时怎答应你的?”

邢部一脸得意,“你嫂子倒追的我!哥是人生赢家!”

立刻激起群嘲:“哎哟我”、“你就吹吧”、“天上好多牛啊!”还有人开始掏手机,“嫂子来电话说让你回家跪主板!”

风帆看到另一边的喻文州。

“军师!你是不是也曾现充过?你……该不会也是被倒追的吧?”

“军师”是队员们给喻文州起的新外号。黄少天、喻文州、郑轩三个“一班”成员在假期以及新赛季都会跟战队一起进行训练,平时还承担一部分陪练、地图分析等工作,因为他们很有可能在第四赛季出道,这样的训练也可以当作提前磨合。

刚嘲讽过副队长的某个队员马上回头,“军师被倒追我绝对信!”

喻文州笑,“买她喜欢吃的东西到楼下等……怎么样?”

“不成啊!”风帆悲伤,“她说她在减肥!”

喻文州不动声色地看了黄少天一眼,“我就会这个。”

有人提议,“带她逛街,给她买衣服?”

“她说要减了肥再买……”

众宅男齐叹:“经验值不足,只能帮你到这了。”

黄少天用肩膀撞喻文州,两人对视,一起笑了出来。


-TBC-


--------


  

#写着KISS跨年……(掩面)


评论 ( 15 )
热度 ( 92 )

© 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