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全职·喻黄ONLY...教练我想要手速和脑速…
全部喻黄文列表(持续更新):
http://kamisakana.lofter.com/post/27fc7b_7f80b0e
【一切内容禁止转载】
·部分有年龄限制!
文章分类见↓戳标题可见全文→

[喻黄]过去进行时 15

15

#祝我生日快乐!!(够)XDDD


------------


15


还没等黄少天打招呼,风帆先一步跑过去,一把搂住了喻文州的肩,小声在他耳朵说了几句什么,喻文州笑着回答了几句什么,风帆拍拍他,跑走了。

“说什么呢?”

黄少天走了过去,小声问他,喻文州打量着他的表情。

“他想追我的同学。问我她有没有说什么。”

“同学?他什么时候认识的,……以前打副本的时候?”

黄少天隐约想了起来,风帆闲着无聊时似乎跟他一起找过喻文州公会里的人下副本。

“对。”

“哪个啊?不会是那个元素法师吧!”

喻文州笑,告诉他是哪个人。

“哦……”黄少天看着喻文州的肩,有点心不在焉。

接着,他看到喻文州身后的人,赶紧站直了打招呼。

“叔叔好,阿姨好!”

喻文州的父母走了过来。

“你是黄少天吗?你好。”喻文州的母亲微笑着。

“阿姨好!”黄少天赶紧鞠躬,然后忍不住看看旁边的喻文州。

果然好像啊!!动起来更像了!

喻文州对他使了个眼色,他回过头,看到老妈和彭博边说话边往这边走。

“哦,你们是喻文州的家长吗!我是训练营的主管彭博。”

彭博跟喻文州的父亲握手。

“好像有点仓促?”喻文州的母亲微笑着说。

彭博噎了一下,“呃,其实一直都有准备,只不过提前了一些。大家里面请,我们到楼上说。”

另一边,喻文州很有礼貌地跟黄少天的母亲打招呼。黄少天的母亲笑得脸上就差开出花来了。

“你看看人家!多跟人家学学!站都没站像。”

“哎呀!”黄少天被老妈捶了一下后背,刚想抱怨,看到喻文州母亲在看他,赶紧又挺了挺胸。

“对嘛,你平时也要这样,你看你本来就不高还不站直点。”

黄少天皱皱鼻子,表示现在不跟她一般见识。


蓝雨俱乐部要从“蓝雨活动中心”的后门进入,刷卡乘电梯直达4楼,进入俱乐部的接待厅,进入其他楼层需要换乘电梯。

彭博走在最前面,向几个家长介绍楼里的设施以及战队和训练营的情况,喻文州和黄少天隔着众人几步,走在最后,小声说着话。

喻文州的母亲本来偶尔回头看一下,黄少天赶紧板起表情,等她转回头了,黄少天又观察了一会儿,这才小心翼翼地说:

“我觉得你老妈好像有特异功能,能看到后面发生了什么!”

刚说完,喻文州母亲又回头,很不经意似的看了一眼。

“!”黄少天吓了一大跳,又不敢说话了。

他好像真的被吓到了,过了好一段时间都没再说话。他不说,喻文州也不说,故意想看看他这次能忍多久。

没过多久,彭博带领的“蓝雨战队半日游观光团”参观完了整个“景点”。

“我们聊聊天吧,讨论一下俱乐部发展以及合约的事,没兴趣旁听的小孩可以先走了,说到合约时再叫你回来。”

这话明显是说给黄少天听的,黄少天后半路一句话也没说,显得有些拘谨,连彭博都觉得不舒服了。

黄少天看了一眼喻文州,喻文州说:“我想听听,可以吗?”

“可以啊,欢迎。”彭博又看看黄少天,发现黄少天还是没说话。


餐厅位于五楼,主体是敞开式的,旁边有两个包间,可能是为了加强私密性,包间的门没有朝向大厅,而是朝向一个隔开的走廊,可以从餐厅的另一个门直接进入。

一行人走进其中一间,围坐在长方形桌子边。也不知是巧合还是有意为之,黄少天刚好坐在喻文州母亲旁边。不过两人中间空着一个座位,而且她也没有什么特别的表现。

服务员端着茶水和点心走了进来,黄少天拿起茶杯,但烫得又放了回去。

喻文州的母亲首先问起合约的事,彭博拿出合约样本,发给每个家长,喻文州的母亲把自己手里的那份推给黄少天。

“谢谢阿姨……”黄少天小声说。

喻文州母亲笑笑,没说什么。

合约其实并不复杂,简单说来就有两点“不能泄露战队以及俱乐部的机密”“年满18时优先考虑签约蓝雨”,但细则有很多。喻文州的父母看得很慢,偶尔还提几个问题。

黄少天沉默地听着,也不伸手碰茶杯和点心。

“怎么了?”喻文州用眼神问他。

黄少天看了看他,不回答。

这是怎么了?喻文州暗自笑笑,克制住想搂住他的冲动。

合约经“审核”没有问题,两个小孩和监护人都签好了字,至此,正事总算是办完了。彭博深深喘了一口气,把凉掉的茶一饮而尽。

正事结束后便进入了大人的茶话会时间,话题五花八门,刚问完彭博的年龄和经历,又说起有没有装修污染的问题。

“添点茶吧?”彭博端着茶壶站了起来,喻文州也站了起来,

“我去叫吧,正好我想再去房间看看。”


黄少天也跟他一起走了出去。走出包间,黄少天的表情明显放松了一点。

“不高兴了?”

“不是……”黄少天好像有点难以启齿,又犹豫了一下。

“以前矿工他们说过你有点可怕,有的时候。”

“我?!”喻文州相当意外,这个突然的话题和话题的内容都令他意外。

“嗯。”看他惊讶,黄少天终于笑了,“说是不知道你在想什么。那段时间他们有点排斥你,觉得你把朋友挤走了,整天说你的坏话。”

“……”喻文州知道有过这么一段,那时他跟一班的人相处的不太融洽。

“你没帮我说话?”

“我啊,”黄少天一挑眉,“我懒得理他们。”

想了想,又补充,“那时候我也挺烦你的。”

“哎呀。”喻文州笑。

“不过,我一直也没觉得你哪里可怕,今天看到你妈,”黄少天皱皱眉,“我好像有点明白了。”

喻文州忍不住笑,“我妈脾气挺好的啊。她又没怎样。”

“一点说服力都没有,你们是一个系列的!”

“那你怎么不怕我?”

“你只遗传了一半!有什么可怕的。”

喻文州故意逗他,“她之前就说想见你了。”

黄少天夸张地发抖,“不说这个了不说这个了,你饿不饿?现在到中午了吧!听说新食堂超好吃,我早上都没太吃东西。刚才看着点心口水都要流下来了, 我还不敢动……”

“这么可怕?”

“我还想留个好点的印象呗……唉,别笑了!真想有点什么能吓吓你……我妈太没战斗力了……别笑啊,我一定得找到!”


两个人在过道里晃了半天,这才想起屋里人的茶。好在他们似乎谈得很火热,也把这件事忘到脑后了。

正好到了餐厅营业时间,喻文州去叫服务员,回来时,黄少天已经把饭菜摆满了小桌子,人则凑到临桌的矿工那里看平板电脑。

“喻文州!快来看看我们的杰作!”矿工伸手招呼。

喻文州走过去看。

是魔法树,就是昨天他跟黄少天种的那种。远远看去,无数株魔法树摆成了一个心形,十分壮观。

“这是在一区公会旁边种的,你说老魏看到这个是不是得感动哭?这是我的主意啊,这个功劳千万别跟我抢。”矿工甩甩头发,可惜他是板寸头。

风帆点头,“反正肯定是得哭,倒不一定是因为什么。”

“你们这是,刷了多少次啊?”黄少天也惊呆了,因为那个任务的确很麻烦。

桌子另一头的车迅顶着明显的黑眼圈,呵呵一笑。

“我们6号半夜没睡,等12点刷新任务。就是想看看到底是什么鬼任务,结果,呵呵,居然七个环节!七个!七七四十九他怎么不整四十九个环节!而且那个任务内容,我了个大草!当时我就决定了。”

他一脸悲怆,“要死怎么能自己死,好基友一辈子!”

“然后我们就号召所有能抓得到的公会成员,一直刷到昨天晚上,总算刷出了一个完美的心型。”矿工补充。

“那你们刷到了多少东西啊?”黄少天问。

车迅手一挥,“不,你不懂,事到如今材料已经完全不重要了!完成以后,我火速截图投稿去论坛,现在已经高亮加精华了!!刚才有做报纸杂志的留言,还有网媒的,都说想来转载,哈哈哈,已经成为一区的著名景点了!!”

黄少天赞叹:

“……太贱了你们,不愧是跟魏老大混过的!”

车迅和矿工非常开心,“谢谢夸奖!”


吃完午饭,两人往楼上的宿舍走,没乘电梯,沿着楼梯溜达。家长们的茶话会不知要到什么结束,黄少天跑去偷看了一下,看到服务员端空盘子出来端茶进去,还从门缝里还看到了方世镜和蔡铎,好像谈得很火热。

他立刻放弃了进去看看的念头,拉着喻文州往楼上走。

“哎,你说,魏老大能看到他们种的那个心型吗?”

黄少天吃得心满意足,眼睛半眯着,走路时漫不经心,好像随时都会睡着。

“应该可以吧。”

“种下的树能保留多久啊?”

“好像是两个月。”

“嗯……那我们种的,不对,你跟老方种的也能保留两个月了?”

喻文州笑,“是啊。”

“我得到一区看看。截图留念。”

“合影?”

“合呗~”

聊着聊着,已经走到了宿舍所在的八楼。喻文州和黄少天的房间在正对面,离走廊最深处的厕所和浴室比较近。

“什么都没有啊!”走进喻文州的房间,黄少天说了一句理所当然的感想。

喻文州只拿来了一个小包,刚才来“参观”时随手丢到床上。

除此之外,只有俱乐部配备的床、桌椅、柜子……,电脑是俱乐部分配的一体机,随意放在桌子上,还没插线。

“这是新的!”黄少天有了新发现,他主动帮喻文州把线接上,按下了开机键,“啧啧,孔老板这是中了双色球了吧!以前怎么看不出他这么大方?配置挺高的啊!键盘鼠标也不错……”

喻文州没事做,坐在脚凳上看他摆弄。

“你就拿那些东西来啊?”黄少天转头问他。

“嗯,因为明晚还回去。”

黄少天的脸上立刻出现疑问。

“因为后天还要上课,我还没正式放假呢。”

黄少天眨眨眼睛,“对哦……”

总觉得他好像有话想说,喻文州想了想:“你的东西都收拾好了?”

“没。现在不想收拾,晚上再说吧。”好像还是很困,他的表情有点懒散。

这么一来,就没事做了。

黄少天也没真想摆弄电脑,手指在键盘上轻轻摸着,像在想事情。

过了几秒,他踢了踢地面,让转椅移动到与喻文州并排的位置。

接着,把手绕到他的肩上。

“?”

还没等喻文州做出什么反应,他又把手收回去了。

“你讨不讨厌这样?”问得有点小心翼翼。

“不讨厌。”喻文州说完,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了,他伸手把黄少天搂过来。在很近的距离看着他,重复了一次:

“不讨厌。”

“……”黄少天没回避他的目光。 

喻文州轻轻靠过去。嘴唇轻碰。

只是,极其简单的轻轻碰触。气息瞬间接近,瞬间远离。连一丁点热度都没有留下。

黄少天心里一跳,硬装平静。

“没什么特别的感觉啊。”

喻文州还看着他,脸上像是有点发红,“我也是。”

“假的啊!肯定是假的!”黄少天揭穿他。

“再来一次?”

喻文州提议,黄少天默许。

再一次轻碰。又一次。

“接吻也……没什么特别的嘛。”

黄少天还在嘴硬,不过,这倒不完全是假话。比起“接吻”本身,喻文州的靠近更令他有感觉。

喻文州有点奇怪地看他。

“这不是接吻啊。”

“那、是什么?”

喻文州笑,“碰一碰而已。”

“……”黄少天明白过来,“你是说电影里那种?”

喻文州看着他的眼睛,“试试?”

黄少天费了点力气才把视线移开,“……别,别试了,好像挺恶心的。”

喻文州轻声说,“稍微试试,不喜欢就算了。”

“……你喜欢那种?”

“不知道,没试过。”

“……那,”黄少天的声音有点含混不清,“……‘碰’呢?”

“嗯?”喻文州凑近。

又亲了他一下。

“你说这个?”

“……”黄少天斜眼看他。

喻文州做思考状。

“你是不是准备说小时候跟爸妈亲过啊!!!”

喻文州笑,“被你看穿了。”


***


喻文州的父亲从两个小孩——特别是黄少天的神情发觉到自己来的时间不太对,他清清嗓子,正想说什么,黄少天已经看到了。

他的房间门开着,老妈正在往外拿东西。

“别乱放我的东西,会找不到!”

刚抱怨了一句,就看到了喻文州的妈妈,顿时哑了声。

“这孩子特别懒!要是不管他第二天来还会是这样!”

“谁说的,我晚上就准备收拾……”

他的脑门被戳了。

“为什么不现在就收拾?有说话的工夫早就收拾好了!人家喻文州肯定早就收拾好了吧?”

“他又没什么东西……”

黄少天揉揉脑门,用余光看了看。

喻文州母亲笑,“对,只拿明天的衣服了。准备等正式放假了再多带东西过来。”

她拿起手里的东西,“这是你的吗?”

是一个深蓝色的小奖杯,下面刻着“20XX年 ○星超薄显示器杯G市《荣耀》单人·少年组·冠军”的字样。

旁边还有好几个类似的奖杯,都是黄少天去年、前年参加各种《荣耀》比赛时得的,有个人赛也有团体赛。黄少天本来想拿回家,但蔡铎坚持让他摆在宿舍明显的地方。

“听说你很厉害啊,文州是吊车尾吧,你要多帮帮他。”

“不是,文州很厉害,经理都说他战略眼光最好了,分析视频的时候他都……”说到这里,黄少天意识到其实这种客套话只要回答“好”或者“互相帮助”之类就可以了。

“他,他都……反正很厉害。”他低下头。

喻文州母亲笑,“那就好。”


临走时,几位家长已经迅速熟悉起来,特别是两个妈妈,感觉像是认识了很多年,还说接下来要一起去逛街。

喻文州父亲的地位立刻沦为钱包,显得有些落寞,他郑重地对黄少天说:“下次提前告诉我你爸来不来。”

过后,黄少天对喻文州说:

“你老妈是做什么工作的啊?我觉得如果她是推销保健品的,我妈肯定已经买了十几箱了,过了保质期都用不完!还得让我爸开车拉回家!……”


***


第六轮,喻文州是杀手。第一晚,杀掉了黄少天。

第八轮,喻文州是平民,投票给黄少天,黄少天以一票的优势被投死。

第九轮,喻文州是警察,有理有据地指认平民黄少天。

……

“啊……!!”黄少天吼,“你干什么啊总来杀我!!我当杀手的时候都没杀你!!”

第十轮,黄少天是警察,验出喻文州是杀手。白天指认喻文州是杀手,喻文州反跳称自己其实是警察,逃过一劫。次轮,黄少天被投死。

“不玩了!!!”黄少天怒。

众人狂笑。

杀人游戏。认真玩起来可以有很多战术,可是现在,没人管什么战术配合逻辑心理,全在乱玩,只图开心。

参与者包括战队成员、一班剩余的三个学员以及部分与工作人员。

为了让新来的工作人员快速融入到这个“大家庭”里,在介绍完夏休期的时间安排、注意事项,让每个人都做了自我介绍后,立刻进入到游戏环节。

开始是简易的桌游,后来在邓老师的提议下开始玩“杀人”。

一杀就是一下午,都没玩过瘾,拼桌吃完晚饭接着杀。

“集火新队长!”“烧了那个现充!”“杀掉主管!”“干掉话唠!”……

最初大家玩得还算认真,玩着玩着就开始乱来了,管他合理不合理,这么好的报仇时机怎么能放过。

以血偿血。被杀的在下一轮一定奋起反杀,整个游戏变得乱七八糟,反而催生了奇妙的友情,原本看得很内向的工作人员,很快就开始跟大家一起讨论怎么“报仇”了。

新的一轮,喻文州和黄少天都是杀手,杀掉几个人后,杀手和警察各有伤亡,有人开始怀疑他们。

又到了“夜晚”。喻文州、黄少天睁开眼睛。

“杀手请杀人。”“法官”彭博在最外圈慢慢走着。

喻文州指了指黄少天。

“……?!”黄少天瞪眼睛,指指自己。

喻文州点头。

“!?”黄少天继续瞪眼睛,指指喻文州。

“……杀手,请决定目标。”彭博继续走,假装不关注任何一个人。

喻文州慢慢摇头。

“……%¥#)*&@!”

白天到了,黄少天死亡。

本轮结束,最终杀手组胜利。


喻文州把瓶装水递过去。

“……”黄少天接了过来。

“最后不是赢了吗?”

黄少天瞥他一眼:“你现在是敌人!别跟我讲话!我正在思考怎么杀回去呢!”


时间有点晚了,大家也都玩累了,各自散去,只有战队成员以及明天即将正式公开签约的几个准战队成员留在活动室里,再次确认明天的活动安排以及发言内容。

往浴室走时,黄少天似乎点闷闷不乐,喻文州打开离门比较近的隔间门,黄少天没有走进隔壁那间,中间空了一间,拉开门。

喻文州靠过去。

“还在生气?”

离太近了,黄少天推了推他,看看后面,没人。

“我有那么小气吗?快去洗!”

不是生气,那就是有话想说。喻文州没动,等着他说话。

黄少天知道瞒不住了。

“你觉得,等我们进战队时,也会弄一个这种仪式吗?这次是还有文化中心的开幕仪式,以后不会再搞这么大了吧?”

“不会啊。”喻文州说,“以后战队成绩会更好,就能争取更多的赞助,场面肯定会更大。”

他说得这么平静,好像在述说一个事实。

“等我们进了战队,蓝雨将变得更强。到时候,不管魏队长看不看电竞的新闻,不管他在哪里,都一定会知道。”

黄少天突然觉得,这肯定就是事实了。

但是,他还有一件事想说。

方世镜,车迅。再加上喻文州,练术士的有三个人。

“我们……会一起进战队吧?”

黄少天想让喻文州知道,他并不是不相信他,但是他没找到更恰当的问法。

喻文州的脸上浮现出有点苦涩的笑容,他伸出手,十根手指动了动。

“对不起,我是手残,一直很担心吧。”

黄少天抓住他的手指,“说什么呢,别乱说话!”

“我还有更乱来的想法,一直没敢告诉你。”

喻文州转过头,看着黄少天。

“我觉得,场上不需要两个术士,更不需要三个。”他的声音仍旧平静,就像在述说普通得不能更普通的事实。

“另外,”他继续说。

“我觉得,如果我不当队长,对战队的贡献将非常有限。”

——胆大包天!

简直就是,胆大包天!

喻文州在说,他要当蓝雨队长,他要王牌角色索克萨尔!

训练营里人人皆知的“手残”,说会让战队变得更强!

黄少天愣了一下,紧接着大笑起来。

担心这种人,简直就是浪费时间!

“我早就看出来了,你这家伙,特别敢说。”

“还好吧。”喻文州轻轻笑了笑。


冲完澡,两人都换上了刚发下来的睡衣,米黄色的睡衣胸口绣着蓝雨的LOGO。

发衣服的时候黄少天坚持要L号,穿在身上有点过于松垮。

“我肯定会长高的!”他坚定地说,“比你还高!”

“你爸多高?”

“……遗传不是绝对的知道吗!你看我现在吃得多就预示着我肯定会长得很高的。风帆老爸才1米65结果他还不是很高?所以我肯定也可以!”

这个结论也太牵强了吧,喻文州笑着看他。黄少天的身上带着未干透的水气和浴液的淡香,全身都有点发红。

“那就太高了,现在挺好的。”

“我警告你,别咒我!我已经决定长到一米九了!”

他把换下来的衣服塞进洗衣机。喻文州把衣服放进另一个洗衣机里,低头研究按哪个键。

黄少天以为他不会,走过来帮他按,喻文州趁机抓住他的手。

“文、州……”

喻文州静静地看着他,他的瞳色比较深,接近完全的漆黑,一般情况下,他的目光非常平和,而现在程度则更深,接近一种柔软的触感。

柔软的深渊。

目光轻轻拂过黄少天的脖颈、脸颊、眼睛……停在嘴唇上。

意图太过明显,黄少天觉得深渊近在眼前,时刻都可能跌落。

他不由自主地抬起下巴。

“不对。”喻文州突然直起身,“地点不对。”

“……?”黄少天还有点茫然。

“选的是B,应该是在房间里才对。”


***


地点本来就不对!

不是选了什么的问题,而是根本就不该在洗衣房那种人来人往的地方做那种事吧!

……虽然当时确实没人……

黄少天用手背摸脸颊,烫的吓人。

也可能是手太凉了,他摸着自己的手,想起喻文州的手,他身上的温度总是比自己低一点。

是不是被传染了?黄少天胡思乱想。

结果他们并没有完成“B选项”,黄少天气呼呼地回到房间,喻文州说“晚安”,他也没有回答。

很快就到了熄灯时间,黄少天躺了半天,睡不着,在床上翻来滚去。

喻文州……

这家伙怎么回事。

平时不是挺冷静的吗。

“……”

黄少天总觉得刚才说“晚安”时喻文州的表情有点寂寞。

他拿起手机。又放下。

……反正也没什么大不了的,答应他就好了……

他刚才的确有点火气,不过,那其实是……

其实是觉得有点丢脸,好像不知不觉就掉到喻文州的圈套里似的。

他又想了一会儿,还是拿起了手机。

输入:“睡了吗?”

绿灯闪。

“没有。”

……干什么回这么快,也不给他点准备时间。

黄少天左思右想半天,按出两个字。

“晚安。”

绿灯闪。

“晚安^^”


***


黄少天、喻文州、郑轩三人不能参与开幕仪式,帮着刚退役的胖曲拍照。

胖曲人称胖哥,“人如其姓”,长得特别胖,没走两步就汗流浃背了。三个没到年龄的男孩帮他拿着三角架,相机,车载冷藏箱,一起来到他事前考查好的绝佳观景地点。

从这里能清楚地看到“蓝雨文化中心”门前人潮涌动。

活动已经开始了,剪彩,老板致辞,队长致辞,战队成员上台与粉丝见面,新战队成员代表致辞,新赛季展望……

第二届《荣耀》联赛于7月4日结束,蓝雨成绩不佳,队长稳退。

想都不用想各大小媒体会怎样报道此事,正因为如此,所以才要进攻。蓝雨俱乐部将预定好的活动整体提前,而且要加大力度,逼迫《电竞周报》临时替换内容,逼迫记者拼命写新报道,冲淡蓝雨颓败的流言。

告诉他们,蓝雨没有退缩,蓝雨正在前进,而且锐不可当!

“瞅瞅这架式。”胖曲抓起挂在脖子上的毛巾擦汗,打开冷藏箱,一人分了一瓶饮料。

“老魏这个傻蛋,让他后悔去吧。”一仰脖,饮料已经喝空了。又一抓,塑料瓶被捏得走了形。

“来来来,你们几个小子站好,给你们来一张。”

黄少天,喻文州、郑轩,三人站成一排。

“站紧点站紧点,你们再热能有我热吗?三个加一起都没我胖。哎,好,就这样啊,一起喊:老魏是——傻——蛋!”

咔嚓。

胖曲看了看照片。

“不成啊,黄少你眼睛都笑没了,重来一次。直接喊傻蛋啊。一二。傻——蛋——!”

咔嚓。

这次照得非常成功。


-TBC-


====




#想写大神们玩杀人游戏!!!!

#等我填完坑……再说【…

#集火叶修!!!(喂)XDDDDDD


评论 ( 27 )
热度 ( 75 )

© 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