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全职·喻黄ONLY...教练我想要手速和脑速…
全部喻黄文列表(持续更新):
http://kamisakana.lofter.com/post/27fc7b_7f80b0e
【一切内容禁止转载】
·部分有年龄限制!
文章分类见↓戳标题可见全文→

[喻黄]过去进行时 13

13


#上篇收到了系列最高热(?)QAQ超开心!谢谢!


-----------

(13)


“那,那你说的……”

“对,就是你。”

“……”

黄少天有点没反应过来,过了两秒,他想明白了喻文州所说的话,脸渐渐红了起来,嘟囔了一句。

“你说什么呢。”

喻文州没回答,站起来往屋外走,黄少天有点慌了,也跟了过去。


喻文州站在客厅里喝水,喉结一动一动。

他的眼珠一转,看到了黄少天,嘴唇湿湿的。

“要吗?”

“……”黄少天接过他递过来的水,随便喝了两口。

两人坐到沙发上。喻文州笑了起来。

“笑什么……”

黄少天皱了皱眉,脸颊略微发红。

“你是什么时候,觉得,”喻文州看着黄少天手里的杯子,“……‘可能’,‘有点’,喜欢我的?”

黄少天犹豫了一下,“……刚才。”

“然后就来找我了?”喻文州又笑。

黄少天不自在地转着杯子,“不是,来的路上想到的……”

“哦……”喻文州点点头,身体往后靠到沙发背上。

黄少天又转了一会儿杯子,吞吞吐吐地问:

“刚才说的……是真的?”

“嗯,我再说一次?”

“不用了。”

“我真的很喜欢你……”

“不用了!”

杯子强烈地晃动了一下,水洒出来了一点。黄少天满脸通红,瞪着喻文州。

喻文州的脸也有些红,眼睛里流露出的神色让黄少天觉得很陌生,黄少天猛地转回头,喝了一口水。

“少天,不开心吗?”

“……”黄少天低头嘟囔了一句什么。

“我很开心。”喻文州深深吸了一口气,又轻轻吐出,“今天半夜可能会笑醒,明天可能也会笑醒吧……后天,”他想了起来,“后天要搬宿舍吧?我们一间?”

“……还是别住一间了,太奇怪了。”

“什么地方奇怪?”

“你!!”

黄少天狠狠地说,又喝了一口水。

“哪里奇怪?”

“哪里都奇怪!不说这个了!”

喻文州的脸上还带着笑意,也不深究,“好吧,还喝水吗?”

黄少天这才发现自己怎么又在喝水,本来不渴的,现在杯子已经空了。

“不了……”他把杯子放回茶几。

喻文州站起身,“我去给矿工打个电话。”

“干什么?”

“宿舍的事,问问什么情况,应该可以调吧。”

“……”黄少天挠挠头,“……别打了。”

“不打了?”

“不打了。”黄少天不看他。

“那……”喻文州提议,“打游戏?”


这简直是黄少天的救命稻草,他从刚才起心里一直静不下来,喻文州的声音,说话的内容,不会回头也能感觉到的,喻文州的目光。

他想快一点脱离这种窘迫的状态,所以当看到了稻草,一把抓住了。

喻文州负责摆弄主机和电视,黄少天负责挑游戏。

“哪个好玩?”

“那几个我都没玩过……这个你可能会喜欢吧。”

《水浒PAMAMA7》

“那就它吧。”黄少天并不在乎具体玩什么。喻文州终于把注意力从他身上移开了,他觉得轻松了很多。

喻文州选了公孙胜,黄少天选了林冲,然后随便选了一关。

“这个操作很容易。”

黄少天年看着电视里的角色,挨个儿键按了一下,确实很容易。

“我好像以前在同学家玩过类似的,可能是4或5吧,这个游戏以前的版本,或者是类似的游戏。也许是3?那还是我四五年级的时候,后来就开始玩网游了。”

“里面有一关的BOSS长的特别像我爸的一个上司,那一关他打了至少有一百次。”

黄少天笑了,“哪一关哪一关?”

“等打完这关告诉你。”

这是一款割草游戏,操作无脑,效果爽快。

长得像某上司的角色还是个搞笑角色,把他打倒之后,播放了一段有趣的剧情动画,黄少天哈哈大笑起来。

“这个游戏还挺有意思的,我换个人。”

这一次,黄少天花了点时间查看武器和技能效果。最终选了关胜,喻文州选了吴用。

“你那个看着一点也不厉害。”

“看名字应该还行吧。”

“看名字更不厉害好吗!”

喻文州笑,点击“进入关卡”。

黄少天看着他的侧脸,喻文州看着电视。

在激烈的音乐和快节奏的战鼓声的伴奏下,游戏技能的光影闪烁着。

喻文州说,他喜欢黄少天。

他喜欢的“那个人”,是“黄少天”。

……

“我去学校找你的时候,你从那个时候起就……”黄少天努力表现得并不在乎这件事,但说到最后几个字的时候,声音又被他吞进去了。

抡着重锤的高大敌人笔直冲着关胜跑来,黄少天拉了一下摇杆闪避。喻文州说:

——“不是。”

重锤砸倒了关胜,这是一个连招,一锤接着一锤,关胜趴在地上爬不起来。

“在那天之前,我喜欢你很久了。”

“……”黄少天抿嘴,他不懂为什么喻文州说这话能说得这么轻松,简直就像故意逗他玩一样。

“那能有多久。”

“嗯……”喻文州拖了个长音,“前年九月第一轮比赛的时候,你被摄像机拍到了,副队把你拖了出去。”

黄少天忍不住回头看他。

“你去看那场了?”

“嗯。”喻文州微笑,似乎在回忆当时的情景。

前年九月,前年九月!?

那时候黄少天刚从海边回来,又黑又瘦又矮。

“那个怎么能算!”

“后来训练营招生的时候我也看到你了……”

“不算不算!我又不认识你!”

黄少天抗议,喻文州记得的事情,他却不记得了,这不是输了吗?

“不算?”喻文州征求他的意见。

“当然不能算了,都没怎么说过话,连‘认识’都算不上。”

“但我对你是,”喻文州看起来还是很平静,“‘一见钟情’啊。”

“不算!”黄少天脸又红了,他的关胜直挺挺地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反正我不知道,就是不算!”

“那……从什么时候开始‘算’?”

“……”

“……今天?”

喻文州又盯着他看了!黄少天简直受不了。

“就今天吧,就今天好了。我们换个游戏,你挑一个,这个太没意思了总是重复那几个动作。”

喻文州还不放过他。

“从今天开始‘算’……什么?”

黄少天怒了。

“什么也不算!快挑游戏!”

他把几盒游戏推到喻文州旁边,喻文州眨了眨眼睛,黄少天拒绝看他。

喻文州换了一个游戏,这是一个休闲类的小游戏。

黄少天低头看说明书,看着看着,突然说:

“……是我先说的啊。”又说,“以前的都不算,谁让你不说的。”

喻文州没问“说了什么”“‘算’什么”,什么反应也没有。

黄少天悄悄看了他一眼,发现他正捂着嘴,不出声地笑着。

“笑什么?……是我先说的吧?!”

喻文州好不容易才停下来,换成了柔和的微笑。

“是你先说的,我输了。”

黄少天似乎对这个答案比较满意,没再继续抗议。


蓝色的球向前滚动,另一只黄色的球弹来弹去,横冲直撞,撞到障碍物时分裂出很多黄色的小球。

这些球都画着可爱的眼睛和嘴,黄色的小球发现自己“掉”出来了,非常着急地往大球的方向跑,有几个被石头挡住回不来,急得滚来滚去。

“哈哈哈!”黄少天操作黄球去撞蓝色的球,撞到了正中间,蓝色的大球做出一个“哭泣”的表情,分裂成好几个大小均等的蓝球,黄球一离开,它们赶紧又凑到一起,重新组合成大球。

“这个好玩!”

黄少天很开心,虽然这一关的正确玩法是“两球合作”一起越过陷阱、战胜邪恶、最终到达终点领取礼物。

游戏是有时间限制的,黄少天在路上花了太多时间,已经没办法通关了,电视里传出了倒计时的提示音乐。

另一个声音突兀地传来。钥匙声!

接着——

“文州,同学来玩啦?”

黄少天惊得一下子跳了起来,盘腿坐了太长时间,两只脚麻得发疼,根本站不稳。

喻文州连忙站起来,从后面扶住他。

这个动作跟“拥抱”没有什么区别,喻文州自己也吓了一跳。

“手,手机……”黄少天艰难地说,“不用扶我。”

“我去拿,你坐一下吧。”喻文州还是把他扶到了沙发上。


喻文州的父亲回到家,看到了没见过的鞋。

“文州,同学来玩啦?”

没有回应,站在门口看不到客厅,隐约能听到电视游戏的声音,玩游戏入迷了?

父亲想着,先去厨房喝了点水,走进客厅时,看到一个没见过的男孩坐在沙发上打电话,喻文州在收拾游戏机。

两个人的脸都有点红。

“黄少天。”喻文州轻声说。

父亲愣了一下,点点头。

黄少天压低声音打电话:“……嗯嗯,我马上回去,大概半个多小时吧,要不你们先去?……”

他挂掉电话,站起来跟喻文州的父亲打招呼:

“叔叔好,我要回去了,对不起没注意时间,我妈打了好多电话给我,结果我一直玩游戏没听到手机铃声。”

父亲笑着说,“没事,我们正要出去吃饭呢,要不……一起去?”

“不用了,我妈还以为我失踪了,我得去给她看看我还挺好的!你们也要出去吃吗?我家也要出去吃,可是老妈又忘记预约了,现在去肯定没空位……”

黄少天发现自己又说得太多了,“……我先走了。叔叔再见。”

“我送你。”喻文州说。

“不用了,我知道路。”

“我送你。”喻文州看他的眼睛。


电梯怎么等也不上来,黄少天看着卡在楼下某一层的数字,有点焦急。

“文州,你说我是不是……说话说得太多了?”

“嗯,是有点。”

黄少天心里有点不舒服,虽然他知道自己的这个毛病,但还是希望喻文州会说“没关系^_^”,而不是像矿工他们说的——只是在忍受他而已。

“不过,”喻文州说,“世界上又没有完美的人,总得多少有点缺点吧。”

这话说的……

黄少天瞥他一眼,“那我其它地方都很完美了?”

“是啊。”喻文州摸摸鼻子,“而且我觉得你这个缺点也……挺可爱的。”

哎哟我去。

黄少天感觉两眼一黑。

“喻文州我发现你特别特别肉麻,实话告诉我你谈过几次恋爱了?已经欺骗了多少人了?”

喻文州一脸无辜:“这是第一次……”

“滚蛋!第一次应该是像我这样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的!”

还是一脸无辜:“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啊……”

“唔……”黄少天没语言了,“那,怎么办?”

喻文州想了想,“要不……拉一下手?”

“你是小学生吗?”黄少天极其鄙视!

不过,还是把手伸了出去。

喻文州拉住了他的手。

喻文州的体温比他低一点,居然因为这种事就心跳加速,黄少天觉得自己真是没用。

电梯停了,里面没有人。

喻文州重新拉住黄少天企图松开的手,走进了电梯。

眼看着要到1楼了。

“你想拉到什么时候?”

“……到车站?”

“少来少来!”黄少天甩开他。

电梯门恰好开了,外面站着好几个等电梯的人。

两人对视了一眼,一起笑了起来,都不知道自己在笑什么。


喻文州家所在的小区楼号标得有点“奇葩”,第一次来的人经常找不到路。

提起这个,黄少天挑挑眉,很不以为意地说:“这有什么难的,不是有地图吗?你们学校我都攻略了,这种难度算什么?”

喻文州笑,他喜欢黄少天这种得意洋洋的样子。

黄少天也在看着他。

“你笑的时候跟你老爸挺像的。”

“是吗?他们都说我长得像我妈。”

“哦?有没有照片啊,给我看看。”

喻文州拿出手机翻照片,黄少天也探头过去看。

“你老妈好年轻!而且确实很像你,不对,你很像她。”

“确实年轻,她才37岁。”喻文州说着退出图库。

“37?……等会儿——!”黄少天一把抓住他的手,“别以为划得快我就看不到了啊!”

他把手机抢了过去,往前翻看,很快就看到了。

是黄少天的照片,从侧面拍的,跟其他学员在说着什么,有点糊了。

“这是什么时候拍的……2月!?……”

黄少天沉默了,继续划动触屏。

“就这一张。”喻文州说,“抱歉。”

黄少天打量着他的表情,把手机塞给他。

“你敢不敢拍个正面的?居然还糊了!”

说着后退几步,一手叉腰,一手摆了个V字手势。

“别笑!到时候又糊了!”

喻文州按下拍照键,黄少天跑回去看。

“你的拍照水平怎么这么差!重来!”

就这么来来回回跑了好几次,喻文州总算拍出了令黄少天满意的照片。

黄少天拿出手机,理所当然地说:

“看什么?轮到我拍你了啊,快去摆动作!”

这次喻文州被挑剔太不会摆动作,在“黄老师”的耐心指导下,最后总算拍出了被评为“还凑合”的照片,用的是跟黄少天一样的叉腰和V字手势动作,不过,“负分差评”的几张黄少天也没删掉。


两人溜达着走向车站。东一句西一句地说着并不重要的话。

“你觉得明天会掉什么材料?官方还特意做了个网页呢,说是半夜十二点揭晓。”……

“白色的,不是,旁边那家,你去吃过吗?好吃吗?”……

不到十分钟的路,花了一倍多的时间才走完。

临近分别时,黄少天回想起刚才在喻文州家里的事情。

“你爸是不是知道我是谁啊?”

“嗯,”喻文州承认,“照片也给他看过。”

“被你卖了……!”黄少天有些夸张地说,其实刚才他看到“偷拍”时就有了这个猜想,因为之前打电话时,他看到喻文州对父亲说了一句什么,然后父亲的表情变了一下,似乎在说“哦我懂了”。

现在,他也有喻文州的照片了。

“那我……是不是也该,告诉我爸妈?”

喻文州严肃地看着他,“等你‘确定’以后再说吧。”

“确定?什么?”黄少天纳闷。

喻文州目视远方,“你现在不是,‘可能’‘有点’吗?可能‘是’也可能‘不是’啊。”

“我的天,”黄少天服了,“你要扣这个字眼扣多久!!!”

喻文州笑了出来。

“那就算‘确定’了?”

黄少天不理他,都马上到进站口了,这人还扯什么呢。

“我走了网上见!”

“嗯。”喻文州笑着挥手。

“还有手机!”

“嗯。”

黄少天开心地笑了,转身刷卡进站。然后,又回头,补上一句:

“上学也要拿!”

“嗯。”喻文州笑,“一定。”


-TBC-


==========


#对不起关胜……


#黄少你还记得你家人还在等你吃饭吗【

#喻爸表示他也很饿……

#没吃午饭(?)的黄少后来回忆起这一天最大的感想是:真特么的饿死我了!(x

#出现的两款游戏都是现有游戏的未来版(?


#话说原作总感觉发生的时间离现在并不很远呢(虽然有全息投影(?),直到看到张新杰大大的“电子战术板”时,感觉到:哇好高级好SF好未来【喂】!!!不愧是霸气的张副队大大!

#关于原作是发生在2031年这个…………只要官方没明确说我就不把它当官设……?因为中间还有段时间对不上嘛~~(打滚……)官方说了我就改时间!应该,不会有太大问题吧…【跪


#改,改天我再研究一下/__\


评论 ( 10 )
热度 ( 80 )

© 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