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全职·喻黄ONLY...教练我想要手速和脑速…
全部喻黄文列表(持续更新):
http://kamisakana.lofter.com/post/27fc7b_7f80b0e
【一切内容禁止转载】
·部分有年龄限制!
文章分类见↓戳标题可见全文→

[喻黄]过去进行时 12

12

#我以为我不卡了,但..确实是错觉【蹲在墙角

#细节以后来修!BUG错字欢迎指出<<<一直是这样!

==========

(12)


因为复习和考试,喻文州已经有一个多星期没有去过俱乐部了。不过俱乐部那边最近主要忙着搬家以及进行内部的一些调整,学员们也都基本都在放假。

魏琛离队以后,黄少天整整消沉了一天,晚上上线时也不怎么说话,喻文州跟着他在游戏里满世界乱走。

第二天时,黄少天就又开始恢复“话唠本色”,还是满世界乱走,但这次走的时候却不停地说这说那。喻文州知道他这是在自我调节情绪,于是也不多说什么,继续陪他乱逛闲扯。

只要跟黄少天保持着联系,根本不用担心会错过新闻。

比如:“战队又请来一个姓廖的经理,负责管理俱乐部经营的,感觉比老蔡还烦人!”

比如:“新俱乐部在X区的晓川体育馆旁边,宿舍也在里面,听说地方比较富余,所以一班的学员可以跟战队队员一个待遇,两人一间。具体什么情况还没说呢,宿舍要等周末才搬。”

“他们说我太能说了,所以应该住单间!”黄少天怒道。


“住单间哪能行啊!到时候你闲得无聊成天冲着墙讲讲讲,墙不得烦死了?”坐在另一边的矿工说道。

黄少天立刻扭头回道:“你才是孤单寂寞没人理,只能挖矿玩,哪天把新俱部大楼挖出洞来!……”

蓝雨训练营一班的宿舍位于一栋居民楼中,是一间比较大的二居室住宅,每间屋子放两组双层床,其中一间比较大的放了电视和沙发,饭厅里也挂着一个电视,放着一个长沙发,比较大的客厅里沿墙摆了一圈电脑,有的是学员自己的,有的是俱乐部淘汰下来供他们休闲俱乐用的。

最近没有训练,留在宿舍的学员里,除了在看电视的郑轩和风帆外,黄少天,矿工和练术士的车迅在厅里玩电脑。

矿工开着《荣耀》在挖矿,他不管玩什么游戏练的生活技能一定跟挖矿有关,所以才叫“矿工”,以前他在公会N开游戏,帮蓝溪阁挖了很多矿,现在俱乐部成立了专门的公会部门,不需要他们像以前那样花太多时间进行这些重复劳动了,但是矿工在闲的时候,居然还在挖矿。一边听着歌,一边悠闲地挖着矿似乎是他的休闲方式。

他跟黄少天认识得早,对于如何打断他相当有心得,立刻扭转话题:

“哎呀,可怜的喻文州,人善被人欺啊,就这么被话唠缠上了。”

“谁缠他了?我又没欺负他,而且我也不是一直在说啊?……”

“话说,他现在应该是期末吧,哪天考试啊?”

这次是坐在离黄少天隔一个座位的车迅问的,他跟喻文州练的都是术士,理应是竞争关系,但他们的关系却又不错。

“对啊,现在该考试了吧,你这样拉他闲聊,不会影响他的成绩吗?”矿工也说。

“……”

稍微一想就知道,喻文州现在应该是最忙的时候,但黄少天每天问他能不能上线时,他都说“可以^_^”。

喻文州最近每天晚上都会上线半个小时或一个小时,两人不是去打副本就是在竞技场里PK。

“这样可以帮你保持状态,省得你每天光顾着学习,手感都没了。”黄少天说。

喻文州当时是怎么回答的?

好像是笑了,说“是啊。”

……其实他只是抽时间来陪自己的?

看着显示器里负羽边州面无表情的脸,黄少天突然觉得有点后悔。

……我说得太多了。

他其实也知道自己总是“说得太多了”,可是情绪一上来总刹不住闸。喻文州虽然基本不会打断他,但会不会也跟别人一样,都觉得不耐烦?

“少天?”

“……”黄少天犹豫了一下,改成了打字。

满月飞镜:今天还是不聊了,你还要复习考试吧?

负羽边州:没关系,明天上午还有一科就考完了。

黄少天心里一沉,高中考试应该是两三天,他们天天都“见面”,但黄少天却不知道他已经开始考试了。

我到底在干什么啊。他暗骂自己。

负羽边州:真的没事,考前又没有作业,只是把要点看一下而已,花不了多少时间。

黄少天抿抿嘴。

满月飞镜:可是有作业的时候我也找你进游戏了。

停顿了一会儿,喻文州使用了语音:

“少天?怎么了?有人说了什么?”

黄少天觉得心慌意乱。

满月飞镜:他们说我

满月飞镜:说我看你脾气好,所以来欺负你。

喻文州低声笑了起来。声音透过灵敏的耳机,像是笑在黄少天耳边。

黄少天觉得心里像有一只不安分的小兔子在跑来跑去。

“我需要保持手感啊。”

又说:“我想拒绝的时候还是会明说的。别担心。”

满月飞镜:……嗯,没时间的时候一定要说啊。

“嗯,一定。”

满月飞镜:那,今天还是先下了吧。考试加油!

“嗯。晚安。”


喻文州下线了,黄少天无意识地看着对话框里自己刚才说过的话。

“哎对,这样好,打字好啊,打字比较容易无视。”矿工不知什么时候凑过来了。

黄少天迅速用手去捂对话框,瞪了他一眼。

“矮油,还不让看啊?可惜我已经看到了啊哈哈哈!”

黄少天气得直想踹他。奋力玩音乐游戏的车迅头也不回地嘲笑矿工:“你无不无聊。”

“无聊!”矿工很坦白。

他转身往厕所的方向走,走了几步,转了回来:“对了,你们看群了吗?老蔡发的消息。”

黄少天和车迅都摇头。

“七月七号情侣活动,这回送的是装饰品,有机率出稀有材料。让咱们有时间就多刷几次,没时间就少刷几次。尽力而为。原话啊。”矿工一脸悲怆。

“七夕?怎么这么早啊?阳历的?”车迅则是“受够了”的表情,“不会等阴历七月七再来一次吧!今年整个‘基情燃烧的岁月’啊!”

年初的情人节任务规定了与同一个人在一段时间内不能重复接受任务,这群宅男一边骂着官方节操死光光一边用各种小号换着组合刷,因为任务台词比较肉麻,让他们觉得受到了心情和肉体的双重折磨。

“你说《荣耀》官方要整活动就整活动,一年要整几个情侣活动?他们以为会有多少真情侣有空玩游戏?有多少真妹子在玩游戏?”

“唉,算了,为了材料再献一次身吧!咱们就这命了!”

“战队和一班里,除了副队以外都是单身吧?”

“是啊,上次没抓到,这次一定要抓着副队陪我们一起刷!!……不对,我怎么记得喻文州也有妹子的?”

“……靠!你不说我还忘了!上次情人节的时候被他逃掉了!真不是好兄弟!”矿工也想起来了。

两人一起看黄少天,黄少天刚才在《荣耀》主页看活动介绍,听到“喻文州”三字,转回了头。

他很纳闷,什么妹子?

“你看没看过喻文州女朋友照片,给我们描述一下呗?”

黄少天吓了一跳:“他没有女朋友啊!?”

两人相互看看,“他没跟你提过?情人节那次他说跟女朋友做任务来着。”

2月14?黄少天努力回想那天发生了什么……

“……不会是黄了吧,就你那样整天缠着喻文州,人家哪有陪妹子的时间,不黄也得黄!”

“我什么时候缠着他了。”黄少天的脸色阴沉下来。

“艹,你那还不叫缠?哪有人天天白天见了晚上还要见?要不是知道他是替我们承受了话唠的伟人,还真以为你们有什么‘基情’呢!”

“……”黄少天的脸色阴沉不定,一句话也没说出来。


一边冲着热水澡,黄少天一边回想着刚才的对话。

心里塞着一大团摸不到边缘的混沌。

喻文州说了,他想拒绝的时候会说出来的。所以没关系。

但是,喻文州也说了,他有一个喜欢的人。

喻文州说,除了父母以外,他只告诉了黄少天。所以,他还没告诉喜欢的人。

暗恋。

那个人什么也不知道,但是喻文州喜欢他。

到底是谁?

是什么样的人?

黄少天之前也想过几次。但是,他对这个人一无所知,只知道喻文州喜欢他。

喻文州为什么不跟那个人说呢?

因为……黄少天?

因为他老“缠着”喻文州,所以喻文州没时间去说……?

可是喻文州说了他想拒绝的时候会拒绝的。

……

思绪没有缘头,没有终点,不停地来来回回,混沌里探出一圈钝刺,在胸腔里划来划去。

直到第二天早上被母亲的电话吵醒。


黄少天的母亲行动力超群,昨天在电话里说想请假来帮儿子收拾东西,今天一早就跑来了。

“不都说了吗,别这么早来,他们还没起床呢。”黄少天皱眉头。

“十点算早吗?再说我怎么觉得只有你没起来呢?”

黄少天看看床铺,刚才矿工还在睡,听黄少天说老妈来了,他从床上爬起来,直接晃到另一个寝室继续睡去了。

“来,动作快点!”黄少天的母亲动作麻利地把还没睡醒的儿子推进浴室,等黄少天冲了个澡出来,看到老妈已经把他大部分东西都塞到箱子里了,正在擦凉席。

等到黄少天把老妈带来的食物吃下肚,她已经把一切都收拾妥当了,说:

“我回公司去了啊,晚上想吃什么?”

“……你不是请假了吗?”

“没有啊,上午没事我偷跑出来的!”母亲说着,有点得意,“年假多么宝贵,哪能轻易浪费!”

“呃,好吧。”

“晚上吃什么?要不出去吃?”

黄少天想了想,什么也没想出来。

“随便吧。”

“……”母亲打量着儿子的表情,“想什么呢?”

黄少天不耐烦:“没什么。”

“少天,你不觉得我们缺少点沟通吗?”

“不觉得。我觉得最近沟通得实在有点太多了。”

“哎呀。”

母亲轻轻叹了口气,又看了看他,好像也并不是很在意。挥挥手:“我先走了,晚上见!”

老妈终于走了,黄少天无奈地看着箱子。

……今天要穿的衣服也被装起来了……


这人到底来干什么的啊?

黄少天换上衣服,把箱子重新装好。

不是都说了大部分东西拿回家了,所以不用过来帮忙的吗。

矿工迷迷糊糊地晃了回来,看到黄少天的东西都装好了,不由竖起拇指:“不愧是你老妈,风一样的女子。真是太好了,晚上你回家住是吧?”

“嗯,对。”黄少天心不在焉地回答。


黄少天的键盘和鼠标也被老妈打包装起来了,他无所事事,不是很想回家,但又无处可去。

回家的地铁需要换乘,黄少天从换乘站下来,脑子一热,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向另一条地铁的换乘口走去。

通往喻文州学校的方向。他的家应该离学校不太远。

喻文州应该考完了吧?……不知道他下午有什么安排。

在家里?跟同学在一起?或者在学校?

车厢里的情侣旁若无人地搂搂抱抱。

黄少天始终不明白“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喻文州会想跟“那个人”做这样的事情吗……?

他从没见过喻文州跟谁有过“亲密”的接触,包括他自己在内,不过,他所认识的,只有训练营里的喻文州而已。

喻文州的同学,以及更多的人都比黄少天更早地认识喻文州,他们更早地与喻文州结识并熟悉,比黄少天更了解他。

喻文州喜欢的“那个人”,应该也在他们之中。

“那个人”到底是谁?

总之,肯定不是黄少天。

……

黄少天的脑海里突然跳出来了一个从未有过的想法。


难道我……喜欢喻文州?


这个奇怪的想法破土而出,黄少天愣愣地看着黑暗的窗外。

心跳逐渐变快,心里那团没有形状的浓雾渐渐散开。

这就是……“喜欢”?

他还是不明白“喜欢”到底是什么意思,也不知道“喜欢”之后又该怎么办。但是他觉得……他可能真的喜欢喻文州。

因为这么一来,那些莫名奇妙的开心和期待,无缘无故的沮丧和不安似乎都得到了解释。

地铁车门打开了,正是距离喻文州学校和家最近的那一站,黄少天走出车门,在站台上看着地铁来来回回了几趟,拿出手机,看着以前喻文州发来的短信。



***


少天:你现在在哪?在做什么?


收到短信的时候,喻文州正在跟同学一起下副本。


少天:你家在哪里?我可以去找你吗?


嗯?喻文州觉得有点奇怪,他把具体的地址打了上去。“地铁站C口,快到时叫我,我去接你。”


少天:不用,我已经出地铁了。


?!

喻文州差不多是从椅子上跳了起来。他在屋里转来转去,把看起来比较乱的东西收好。他把拖鞋拿出来摆好,正在想要不要拖一下地时,门铃声响了。

黄少天站在门外,脸热得有点发红,他来得突然,却在进门之前迟疑起来:“我突然跑来,没关系吧。”那架式似乎喻文州说“有关系”他转身就要走。

喻文州笑,“没关系,快进来。”

虽然两人每天差不多都会在网上“见面”,实际见到的感觉又很不一样。一段时间不见,黄少天似乎没什么变化,又好像整个人都不一样了。

“又无聊了?”

“……嗯……”黄少天躲闪着他的视线,走进了房间。

他很好奇地打量着喻文州家,看到客厅里有好几个游戏机时惊讶地叫起来。

“居然有这么多!你这个土豪!!”

“因为我爸也玩,我妈偶尔用里面的瑜伽软件。”

“你家真好啊!我只有电脑。”黄少天边说着,边伸着脖子打量着摆放得整整齐齐的游戏碟和主机,“啊!我看过这款的广告!听说很有趣,还能联机?”

“要不要玩?”

黄少天看起来有点心动,“让我想想玩哪个。”

看到茶几上的杯子和点心盒子,喻文州这才想起来,“喝点水吧。要不要吃?”

黄少天也不客气,“嗯,我先洗个手。”


喻文州把他带到厕所,在后面等他,黄少天抱怨:“我妈以前特别罗嗦,说从外面进家门必须洗手,因为以前流行过什么传染病,我觉得如果什么也没碰就无所谓吧,但是她坚持一定要洗,害我像幼儿园小孩似的,不过——”

他抬起头,喻文州正从镜子里看他,两人都愣了一下。

黄少天头一低,转身往回走,问:“你的房间是哪个?”


进入喻文州的房间,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一个订在墙上的大书架。

“这么多书!”这是黄少天的第一句感慨。

“全是跟游戏有关的啊?”这是第二句。

喻文州有点不好意思地笑了。

当然,书架上并不全是跟游戏有关的,但与游戏有关的书、杂志以及盒装游戏放在最明显、最好拿的位置。

黄少天拿出一个游戏看了看,又放了回去,真情实感地说:

“文州,你家实在太好了,我完全不想走了,收留我吧!”

喻文州回答:“可以啊,书房借你睡吧,那里还有我爸的电脑。”

说着,他不自主地想象起黄少天在他家里玩游戏的样子,笑了起来。

喻文州觉得,这个梦好像还不是很奢侈吧,好像是可以实现的。

黄少天没回答,他继续打量着喻文州的房间,很快发现了电脑,以及正在进行的《荣耀》游戏。

“三角形叫你带着刷副本呢!”

喻文州这才想起来刚才的副本刚打到一半,这个副本有点难度,也比较长,没有喻文州带队,目前队里的这几个人肯定是过不去的,他们现在似乎都以为喻文州掉线了,正在研究要不要放弃,还有人打电话给喻文州。

“等一下,我跟他们说一声。”

黄少天好像不是很在意,指指书架,“你带他们打完吧,我先看看那个。”


喻文州坐回电脑前,黄少天走向书架。

同学都开着语音,喻文州只好也把耳机戴上,把右边错开了一点,这样比较方便听到黄少天的声音。

可是黄少天之后一直很安静。

喻文州回头,看到黄少天坐在书架边的地板上,捧着一本很大的书看得很投入。

还以为他在看什么,仔细一看,发现那是高中数学第一本教材。

他伸手把麦克关上。

“好看吗?”

“……嗯?”黄少天好不容易反应过来喻文州是在跟他说话:“不好看。”

怎么了?喻文州想,今天的黄少天感觉有点奇怪。

“心情不好?”

“没有。”

又没有声音了,隔了一会儿,喻文州听到了黄少天压抑的笑声。

回头一看,黄少天在看他以前的作文本,可能是小学或初中时的。这都是从哪翻出来的!

“少天……”喻文州很无奈,也很不好意思,“别看了。”

“不要!我觉得挺好看的哈哈哈哈哈!我要拍下来留念!”他说着,还真的摸出了手机对着拍了起来。

喻文州这边抽不开手,只好随他去了。

又过了一会儿,笑声没了。

“文州,你知道7号《荣耀》有活动吗?能出稀有材料的。老蔡让我们刷呢。”

“嗯?我听说能出好看的首饰?还能出稀有材料?”

喻文州又回头看了一眼,黄少天抱起一本挺厚的书,说得很随意。

“有次数限制吗?任务困难度怎么样?”

“我看了一下,挺简单的吧。你要跟同学一起做吗?”

“很简单啊,那让他们自己玩吧,我听训练营的安排。”

“那个活动是,那个,那种主题的,”黄少天欲言又止,“你不想找他,一起吗?”

“他?谁?”

“就是那个,你说你喜欢的那个人。”

喻文州的心里“咯噔”一下,同时笑了出来。

“怎么啦,”黄少天嘟囔,有点不满,“觉得很幼稚?”

“不是。”喻文州摇头,“是因为,他应该……不喜欢我吧。”

黄少天马上问:“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

喻文州苦笑,在心里补充一句:

可是我现在又产生错觉了,这可怎么办……


***


黄少天觉得心里像有个石头车轮在来回碾动着,让他特别难受。

他特别想问关于“那个人”的事情,但同时又有同样强烈的心情,让他特别不想知道关于“那个人”的事情。

问了又能怎么样。

可是,还是很想问。

“那,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他啊……很好的人。”

很好的人……好奇怪的说法。

“什么地方好啊?脾气?”

“脾气啊,”喻文州想了一会儿:“挺好的吧。”

“那……其他地方也,特好的?”

“嗯,对。”

“……”

黄少天突然觉得特别沮丧,觉得自己真没意思,干脆回去算了。

手机震动,矿工发来的短信。

矿工刘:彭博问我们怎么分宿舍了,你跟喻文州一间行吧?10秒内不回复就当默认了啊。

黄少天:等下等下。

“文州,那个。”

黄少天抬起头,瞄了瞄显示器,刚好看到BOSS轰然倒地。

喻文州长出一口气,在键盘上快速敲了一句话,然后拿下耳机,转过身看黄少天。

黄少天顿时语结,低头看手机。

“训练营有事?”

喻文州走了过来,坐在床边,低头看他。黄少天沉默着把手机递给他。

喻文州看着短信,短短一句话看了好几次。

黄少天突然想,也许那个人是训练营的吧,所以喻文州才不想告诉他,所以现在才会犹豫。

“没事,应该可以等到去了再调,反正我们都,无所谓。”

他想努力说得轻松一点,可是心里面的石头车轮实在太沉重了,压得他透不过气。

喻文州把手机递还给黄少天,手指碰到了他。

黄少天心一横。

“文州,我觉得我可能,有点,……喜欢你。”

下定决心的时候还挺有勇气的,实际说出来的时候声音却越来越小。

黄少天低下头,完全不敢看喻文州。

喻文州伸手把他紧紧抱着的一本游戏攻略书慢慢抽了出来,放到一边。

黄少天偷偷抬眼。

喻文州正在看他,黄少天吓了一跳,赶紧把视线移开。

“可能啊……”他听到喻文州轻轻叹了一口气。

“那可怎么办,”他说,“我是真的很喜欢你啊。”


-TBC-



==============

#这里跟最初预想时完全不一样了,连发生的时间都不一样……

如果有机会把最初的想法再写一次吧/_\


#话说之前忘记说,枪林弹雨<这是我故意写的,因为另一篇(LOG-BLUE)里设定郑轩成为职业选手后换了战队练的号…【其实是没什么意义的私设而已/_\】【与正文无关

评论 ( 18 )
热度 ( 97 )

© 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