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全职·喻黄ONLY...教练我想要手速和脑速…
全部喻黄文列表(持续更新):
http://kamisakana.lofter.com/post/27fc7b_7f80b0e
【一切内容禁止转载】
·部分有年龄限制!
文章分类见↓戳标题可见全文→

[喻黄]过去进行时 11

(11)


黄少天突然觉得喻文州离他很远。

这是一种奇妙的感觉,因为仔细想想,他们的关系本来也没多近。

车窗外面,同龄的男生在一起打打闹闹,黄少天发现自己从来没跟喻文州这样闹过。

当然,喻文州并不是很容易闹起来的性格,但一些朋友之间比较常见的动作——比如勾肩搭背,两人之间也从没发生过。

聊天也是同样,他们经常闲聊,但聊的都是《荣耀》。回想起来,他们好像很少说起《荣耀》以外的话题。

如果没有《荣耀》,他们也许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如果没有《荣耀》,他根本不会遇到喻文州,如果没有了《荣耀》,他与喻文州将没有一丁点交集。

我肯定不是文州最好的朋友。

黄少天想。

比起他,喻文州肯定跟班里的同学更熟悉,更亲近。但是喻文州却把秘密告诉了他。

黄少天低头看手机。

没有新信息。


回到家,黄少天发觉自己连一张帐号卡都没拿。

怎么搞的。

他本来想拿“满月飞镜”和一个魔剑的小号回来的,结果却忘记了。

黄少天看着读卡器发了一会儿呆。

不知道喻文州今天会不会上线……

他打开电脑,本来是想搜搜比赛视频分析,手放在键盘上时,却改变了主意,输入了“同性恋”三个字。


网上的信息纷繁复杂,黄少天挑了几个网站点进去看,被自拍照吓得关了网页。

这些男的怎么回事,为什么要半裸着摆出奇怪的动作?而且没一个能看的。

黄少天想了想,重新搜索,这次他找到了一个科普型网站,介绍的是相关的知识和一些新闻,他看了很久。接着又在“○度知道”之类的地方随意乱搜关键词,发现很多人明明什么都不知道却在胡乱回答。

果然还是应该保密。黄少天想,我没说错话。

但是……

他总是想起道别时喻文州的表情。

一想到这个表情,黄少天就觉得有些不好受,好像自己犯了什么错误,可是他又不知道到底错在什么地方。

突然,开门声和母亲的声音接连传来。

——“少天你在家吗?怎么不接电话?”

手机!“潜入”学校时设成了静音,之后忘记调回来了!

黄少天跳起来四处找手机,在床上发现了它。上面显示着四个未接来电和两个短信。

“少天?你在家吗?”

“在在!!”黄少天一边喊着,一边解锁手机。


“当然。”


黄少天把这两个字看了半天,看到上面的时间是好几个小时前,赶紧回复。


“我调静音了才看到。今天我回家了,居然忘拿帐号卡了!今天不能上线了。”

喻文州很快回复了,“嗯,我今天也不进游戏了。后天见^_^”

“后天见!^__^”

黄少天也学着他发了个表情,觉得放心了很多。

除了心里多了一个小小的秘密以外,这个世界上什么都没有变。真是太好了。


然而,黄少天很快发现自己错了。


喻文州看起来跟以前没有任何区别,他微笑着跟大家打招呼,微笑着听黄少天说话。他有节奏地按键盘,打字时还是喜欢^_^。分析视频和战术时,喻文州总能看出跟别人不一样的观点,而且总是非常有道理。团队战时,他们经常在同一组,当他们在一组时,胜利总是属于他们。

但不知为什么,“远”这个感觉,在黄少天心里挥之不去。

他自己也觉得非常奇怪,到底“远”在哪里?


“郑轩,你觉不觉得最近文州他……”黄少天压低声音,“他好像不太理我了?”

“嗯?”郑轩早上吃得少,正忙着把盖浇饭往嘴里塞,好不容易咽进去后,说:“你们吵架了?”

“没有,”黄少天想了想,“……你不觉得?”

郑轩仔细想了想,他真没觉得。

“他怎么不理你了?不跟你说话啊?”

黄少天眨了一下眼睛,没答出来。

“就是,”他又想了想,总算想到了一个例子。不论是QQ还是短信,最近喻文州很少主动发来了。不过他还是会回复黄少天发的消息。

“可能是因为没什么事吧?”郑轩说,“昨天他还给我发短信了。”

“啊?发的什么?说什么了?”黄少天立刻急了。

“就……就是……让我看一个百花缭乱的视频……”郑轩被他吓了一跳,“网上有人做的一个剪辑,角度挺不错的……”

“……”黄少天又想了想:“你不觉得他最近,来训练的次数变少了吗?”

郑轩有点莫名奇妙,“不是说是因为课太紧了吗?”

他记得喻文州从4月份期中考试结束后就不是每天都来俱乐部了,似乎是学校在赶进度,准备提前把高三的课程学完。现在是6月,应该快期末考试了,肯定更忙了吧。

他把自己的想法说完,黄少天又不说话了,一个劲儿地把菜往嘴里夹。

果然还是有什么矛盾?郑轩想。

在他印象中,喻文州和黄少天的关系一直不错。而且喻文州的脾气又很好,郑轩想象不出他们会因为什么吵架。

为了参加最后一场射击比赛,进行相关训练外加回老家,郑轩离开了差不多一个月。在这期间发生了什么?

从老家回来还不到一周,郑轩确实觉得发生了一点变化,但跟喻文州无关,他是觉得黄少天说话比以前少了一些。

不过这件事……好像也不是那么坏……?

黄少天沉默着把饭盒筷子都收拾好,突然说。

“那个视频,我也想看。”

郑轩愣了一下,接着明白过来了。他打开电脑,找到了那个视频地址,发给黄少天。

黄少天一言不发地看着视频。

郑轩在心里深深叹了一口气。

黄少天不说话是很好,可是这个低沉的气氛能不能解决一下啊!


枪林弹雨:黄少最近好像心情不好?

隔了一会儿,喻文州回答。

负羽边州:因为蓝雨最近的比赛吧。

常规赛只剩最后一轮,只要不爆冷,蓝雨应该能保住季后赛的名额,但最近的比赛成绩的确无法用“不错”来形容。

枪林弹雨:你们没吵架吧?

负羽边州:没有啊。

负羽边州:你觉得我们吵架了?

枪林弹雨:不是……

负羽边州:没关系,过一段时间就好了^_^


***


窗外雷声震耳欲聋。黄少天心里烦燥不已。

怎么每件事情都这么烦?

也不知抽了什么风,最近他老妈总给他打电话,以前最多一个月来一次俱乐部,光这一周就来了两次,还特意跑去宿舍。

有一天,蔡铎这边刚说:“今天老板带个大赞助商过来看看,大家表现好点。”那边黄少天的母亲就走进来了。

大家憋着一股劲儿装模作样全浪费掉,之后几天黄少天的外号变成了“黄少爷”,“富二代”。

“你干什么啊?别总来了。”黄少天一脸不耐烦。他确实不希望老妈总来找他,显得他还像是个没长大的小孩似的。

母亲毫不在意:“关心你呗~!反正离得又不太远。当散步了嘛。”

黄少天简直服了,“拜托你换一种休闲方式好吗?我们这是正规的俱乐部不是美发沙龙!”

说归说,母亲亲手做的美食当然还是要照单全收。

季后赛前,俱乐部非常少见地放了一周的长假,黄少天挨不过老妈三番五次打电话,同意回家住。


整整一周一直在下雨。

不是连续不断的如细雾般的小雨就是倾盆雷雨,空气始终闷热潮湿,黄少天觉得透不过气,简直想飞上高空把云层打个窟窿出来。

除了有一天被老妈老爸抓出去逛街加聚餐以外,他一直闷在家里打游戏,打得没意思了就刷《荣耀》论坛。

论坛的技术区里全是各种常规赛分析贴和季后赛预测贴,很多人都在说蓝雨这次肯定第一轮就出局,有人说蓝雨该换队长了,魏琛水平下滑得惨不忍睹。

黄少天很气愤,披着马甲号冲上去跟他们理论,“你行你上啊?要不你们全家人一起上?”“这都没比呢怎么就喊嘉世再夺冠军了?你是穿越来的?”

刷屏刷了没多久,黄少天被管理员禁言了。

其实他心里也很清楚蓝雨这个赛季的成绩不算好,魏琛的状态的确很差。但是,那又怎么样?就算魏琛状态再差,还是联盟第一术士啊。就算这次真不行了,不是还有下次吗?

刷屏跟人对喷,只是替最近的烦闷找了一个发泄口而已。

看到“您被禁止发言”的提示,黄少天停下了敲键盘的手。

他来回看着各种分析贴,想知道喻文州看到这些贴子会说什么。

——“队长输给二班的那个手残了!连续三次!”

——“我靠,真的假的?那个手特别慢的?”

——“让了吧,肯定是让了。”

——“第一次肯定让了,后面两次怎么解释?连让三次?没这种道理吧?”

——“怎么赢的啊?有没有人录像?”

——“听说是录了,还没传共享呢。”

……

——“嗯,是我。”

……


手机仍旧没有新信息提示。

喻文州说他最近不带手机去学校了,每天只有晚上能回短信。

闷热的夏天,时间显得格外漫长。现在离假期结束,离夜晚,都还很遥远。


***


过一段时间就好了。


这句话是喻文州对自己说的。

他尽量克制与黄少天目光接触,尽量减少无意义的对话和笑容,看视频或吃饭的时候,有意坐得远一些。

是不是太明显了?

看到郑轩发的消息,喻文州叹了一口气。黄少天可能是觉得突然被朋友疏远了吧。

可是,那要怎么做才行呢?

要怎么做才能从梦中醒来呢?


6月17日,季后赛前的最后一天,喻文州登陆了游戏,习惯性地看了一眼好友列表,黄少天不在。

他把状态改成隐身,从公会所在的山谷中走出来。

其实并没有非要做的事,只是因为有几天没上线了,感觉有点生疏而已。

要不要组个野队随便下个副本?

刚想到这里,突然看到一个熟悉的名字。走进仔细看了一下名字,果然没错,是俱乐部的一个魔剑小号。

“?”

喻文州打了一个问号,心跳却不自主地变快了几分。

没有回应。

可能是其他人借去用了,也可能是借工会那边拿着去刷装备了,并不认识负羽边州这个号,出现在这里只是偶然而已。

“……少天?”

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

没有回应。

负羽边州抬起了手,黑暗的箭矢径直朝魔剑飞了过去,每一箭都射中了。

魔剑的身体摇晃了几下,眼看着要倒,突然一拧身又直起身来。

“干什么干什么!!!”魔剑大叫着,“你不要趁人吃个榴莲就来趁人之危!!要不是我反应快早被你打死了,几天不见你学坏了啊!”

只是黑暗光箭而已啊。喻文州笑。

“喜欢吃榴莲?”

“喜欢!不过我什么水果都喜欢,今天我还吃了芒果,我妈还买樱桃回来了……”魔剑说着说着坐到地上,拿出一碗面开始吃。

“你吃不吃榴莲啊?”

“吃啊。”

“是吧!好吃吧!可惜因为住宿舍所以平时都吃不了,而且现在正是榴莲最好吃的季节,我听说……”

魔剑吃完了面,坐在地上发呆,刚才被打掉的血条已经补满了。


黄少天就着“水果”这个话题天南海北说了半天。

喻文州静静地听着,过了一会儿,他似乎说得满意,停了下来。

再开口时,黄少天说:

“文州,其实……我查了有关那个……的事情。”

魔剑四下看了看,再次确认了没有人,然后继续说道。

“……我觉得其实,你不需要在意什么。因为……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啊,是吧?”

原来黄少天是这么理解他最近的行为的。

喻文州笑了,他觉得自己真是太蠢了。

“对。”他叹了口气,“对不起。”

“道什么歉啊!!”黄少天急了,魔剑跳了起来。“你又没错,道什么歉!”

“好吧,那……说点别的?”

黄少天一定特别喜欢这个提议,他开心地说“好啊!”

喻文州仿佛看到了他明亮的表情。

然后,苦笑着,对自己说:

喻文州啊喻文州,快点醒来吧。


***


6月19日,《荣耀》联盟第二赛季季后赛,第一场,嘉世(主场)VS蓝雨(客场)

嘉世大比分胜出。


夜雨声烦:你觉得叶秋有什么弱点?

负羽边州:目前没看出来。

夜雨声烦:你觉得他不可战胜?

负羽边州:当然不是。

负羽边州:其实他还是有弱点的,但不在他身上。

夜雨声烦:什么意思?

负羽边州:在其他人身上,团队战并不只有他一个人啊。


周四,第五场,蓝雨(主场)VS 嘉世(客场)

嘉世再次大比分胜出。

蓝雨成为第一个离开季后赛的队伍。


蓝雨在这一赛季显示出明显的颓势,除了不理智的死忠粉外,几乎没有人认为它能战胜如日中天的嘉世。

蓝雨俱乐部的人也都觉得八进四的可能性比较渺茫,但在情感上,都希望比赛会有令人震惊的大逆转出现。

可惜他们最终并没有看到。

第二场比赛,明明是蓝雨主场,却只能用“惨败”来形容。

整场比赛完全被嘉世压制,彻头彻尾没有翻盘的希望。

黄少天两手握拳,目不转睛地看着电视,直到最后一刻,一句话也没说。


战队成绩不够理想,没有任何人觉得好受,但又不能总沉浸在过去的比分里。

周六的训练正式开始前,彭博来到三楼训练室,说要讲几句话。

“夏休期很快就要开始了,训练内容和休息时间将会做出一些调整,下月初会招收一批新学员……”

“说好的搬家呢?”有人插嘴。

彭博要说的正是这个。

“对,我们月底,也就是过几天,就准备搬到新楼,宿舍也要搬一下……”

“传说中大老板给咱们盖的大楼?”

“我们也得帮忙吗?”

“当然不用。你们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就行了。保护好你们的手指。”彭博发现自己还是管不住这些人,“新楼还没盖完呢,还是租的房子。”

“矿工,你的小黄漫要收拾好啊~”

“一边儿去,哥就不是实体派的,全存在硬盘里……”

虽然知道他们可能是故意活跃气氛,彭博也只能让他们先安静一下了,因为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还没说。他提高了一点音量。

“下一赛季,俱乐部会有一些人员的变化,战队也是同样,比如我以后会继续管理训练营,战队那边就不再续约了,另外,”

彭博深吸一口气。

“从第三赛季起,蓝雨队长是方世镜,将使用索克萨尔,其他——”

“魏老大呢?”

“魏队他……离开蓝雨了。”彭博无法直视黄少天的目光,他的心里也非常不好受。

但他只能再一次,确切地说道:

“他离开《荣耀》职业圈了。”


魏琛婉拒了俱乐部其它职位的邀请,拒绝了其他战队的邀请,周六早上坐火车离开了。

他走得实在太过突然,虽然学员们也私下议论过下一赛季的队长恐怕要换人,但谁都没想到魏琛居然彻底离开了蓝雨。

黄少天冲动地站了起来,然后重重地坐了回去。


当天没有训练内容,黄少天一个人走到了外面。


周五下午,魏琛曾经到训练营走了一圈,对每个人都说了一两句话,还状似轻松地拍了拍黄少天的肩膀。

那能算是道别吗?

黄少天实在很想问。

魏老大,你怎么能就这么抛下你的蓝雨了?

QQ留言,短信都不回,打电话过去,居然是:此号码不存在。

明明是闷热至极的夏日,黄少天却觉得冰冷彻骨。

在他的印象里,虽然蓝雨有个老板,甚至还有个更大的“大老板”,但是蓝雨还是属于魏琛的。魏琛这个名字跟蓝雨二字,跟《荣耀》本身一样,是坚不可催,永远不会动摇的。


没想到居然会如此轻易破碎,名为“荣耀”的联系,居然如此脆弱。


黄少天回头,看到喻文州走了过来。两人肩并肩往前走。

“魏老大……为什么走啊。”

与其询问,更像是自言自语。

“可能有其他,我们不知道的理由吧。”喻文州说。

隔了一会,喻文州又说:

“还会再见到的,在《荣耀》里。”

还会再相见的,只要他还心怀“荣耀”。

黄少天看着喻文州。

“你这么肯定?”

喻文州看着他,“如果见不到,那就说明他……只不过是这种程度的人而已了。”

黄少天冷冷地看着他,喻文州记得这个眼神。这是他们“第一次相遇”时的,充满敌意的眼神。

“哈,”最终,黄少天笑了一声,“你还真敢说。”

喻文州的表情平静如水。

“对,我敢。”

黄少天低下头,继续往前走。

就这样走到了附近的小区里面,在楼群间绕来绕去。也不知过了多久,黄少天突然说:

“肯定还能再见到的。”

也不知是说给喻文州听的,还是说给自己听的。

喻文州说:“到那个时候,我们会成为更厉害的选手。”

黄少天看着他:

“还有你吗?”

喻文州回答:“当然。”


-TBC-


================


#关于魏琛的离开……其实我觉得多少有点年轻意气在里面,毕竟他当时还很年轻……(虽然现在也没老…),因为后来也没跟战队有什么联系吧……,因为后来复出时大家都很惊讶。

不过事实上他一直没有放弃过“荣耀”,最后再次踏上了战场。


#季后赛中间间隔几天?好像说是两周决胜负,一天一场,主客场之间间隔几天呢=口=?原文有提过吗?以,以后等我查查原文和篮球什么的再来小修一下……(


评论 ( 15 )
热度 ( 64 )

© 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