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全职·喻黄ONLY...教练我想要手速和脑速…
全部喻黄文列表(持续更新):
http://kamisakana.lofter.com/post/27fc7b_7f80b0e
【一切内容禁止转载】
·部分有年龄限制!
文章分类见↓戳标题可见全文→

[喻黄]过去进行时 10

(10)


#副标题:喻文州的两个梦


#战斗和场次以后会再来修BUG,也可以留言告诉我!(错字也可以…!(OTZ

#(微草有明确提过是第几赛季加入的吗?)

#未来会修…!QAQ

--------------------


(10)


喻文州有一个梦。荣耀之梦。


那时他刚上高中,还没有适应崭新的环境和突然加快的授课节奏,多少有点着急。可能是为了让他放松,某天,父亲神神秘秘地递出了两张门票:

“走啊,看比赛去。”


第一届《荣耀》联赛   蓝雨战队(主场)VS  微草战队(客场)


喻文州从小就喜欢游戏,父亲总爱跟他一起玩。很多时候,比起“父子”,两人的关系更像是年纪相差比较大的“朋友”。喻文州有时刚回到家,迎接他的就是一句“儿子!快帮我打,我过不去了!”喻文州的母亲则总会笑眯眯地把锅铲或抹布塞到他手里,说:“孩子他爸,今天轮到你了。”

《荣耀》面市以后,父亲第一时间买来了帐号卡和读卡器,爷俩兴奋地等待游戏安装成功,然后悲伤地发现电脑配置太低,卡到天理难容。

爷俩一起换电脑这种大事当然要跟老婆大人商量,喻文州的母亲很爽快地说:

“可以啊,我那台笔记本也该换了,钱应该够用吧!”

“我们家女神同意了!”

喻文州的父亲高兴地传达完喜讯,这才回过味来。

“现在再去哭穷是不是太晚了?”

儿子笑着点头,神情颇有点母亲的风范。


“文州,我可以转职了!你说我选什么职业?”

“这么快?”

喻文州有些惊讶,因为他记得父亲前些天还说工作挺忙要加班,到底是用什么时间玩的游戏?

喻文州自己的号才十级,因为同时在玩的另一个策略型游戏刚刚出了新版本。《荣耀》虽然也很有趣,但他还是比较喜欢策略性比较强的。

另外还有一个原因,他的母亲大人因为担心他太“宅”,塞给他一张游泳卡。

他想了想,父亲喜欢近战、比较刺激一点的。但是操作却不是很在行,恐怕不适合拳师这种完全的贴身型职业。

“剑士系的怎么样?”


父亲最后选了剑客,但喻文州自己却迟迟没能决定,以至于搁置了一段时间,后来听说有种特殊玩法叫“散人”,不用转职,可以使用所有职业的初级技能。

“这个有趣。”喻文州想道,也试着玩起了“散人”。很快,越来越多的人注意到了散人的优势,纷纷加入散人大军。散人的武器和技能虽有劣势,但在多个散人同时战斗时,变化多端的技能显得更为重要,论坛上经常能看到类似“散人是亲儿子”,“写作散人读作BUG”,“求削弱散人不然怒删游戏”等言论,可是官方却迟迟没有动静,之后某一天,玩家发现散人居然排到了竞技场积分榜的第一位,这点起了部分玩家的怒火。

“灭了散人!”——最初似乎是由某个公会率先发起的,后来有被散人虐过的土豪和喜欢凑热闹的群众加入。他们有的组团围攻散人,有的用游戏内的货币、装备来换取虐散人,还有人干脆祭出了现金报酬——当然,这是《荣耀》官方不允许的,满世界喊“XXXRMB求灭散人”“组团虐散人一次XXXRMB”的ID很快被官方肃清,但却一直没能根除。

身为散人的喻文州只能去一些相对和平的区域,但还是被多次卷入混战,不过也意外地从混战中锻炼了操作。

这种混乱的现象随着《荣耀》二周年时新章、新区的开放以及部分技能的调整而渐渐平息,个人竞技场积分的第一位变成了战斗法师,而此时,喻文州也升上了初三。


再次集中玩起《荣耀》是在中考过后,喻文州和朋友们互相交换帐号卡,把二十四个职业都玩了一圈,也尝试过一些PVP战斗,因为在团队战里的控场技能,喻文州喜欢上了“术士”这个职业。

差不多在同一时间,《荣耀》官方正式放出官方消息,称“已成立《荣耀》联盟,第一届比赛将从9月中旬开始”,G市将有一支战队参战,名为蓝雨,队长的角色是“术士·索克萨尔”。


父亲表示:“咱俩出去玩,不带你妈。”

喻文州笑,因为其实是母亲跟大学时代的几个闺蜜一起去“女性之旅”,把爷俩给“抛下”了。

两人随便吃了点快餐,来到了比赛场馆。

场馆只能容纳几百人,装潢也显得有些老旧,坐进去没多久,灯光暗下,激情澎湃的主题曲响起。

正中间的大屏幕上播放着《荣耀》的宣传片,角色技能介绍影片,“联赛”的介绍,以及“蓝雨战队”的介绍。当播放到“蓝雨战队”的队员和角色介绍时,观众席的正中央爆发出了掌声和欢呼声。

“我去,蓝溪阁用不用这么夸张?这是组团来领掌的吧!”

坐在喻文州旁边的男生对朋友说。

“正常啊,会长成战队队长了,蓝溪阁里好几个高手都成职业的了吧。”

“夜雨声烦也被挖进去了?”

“不知道,这阵子没听说他的动静了,不过他年纪不够吧?”

“有病啊联赛,为毛非要十八岁?”

听起来,这位语气相当不满的男生年纪也不到十八。

他们说的事情喻文州多少都听说过,“夜雨声烦”这个名字也听到、看到过很多次,有时是榜单,有时是“世界”频道里的连篇刷屏,还有什么“20人围杀夜雨声烦失败”视频。

选手区离观众席的距离不算很大,选手们刚入场,还没戴耳机,能清楚地听到观众台上的声音。

有个人挥手向观众致意,摄像师赶紧把镜头转了过去,——队长“魏琛”的身影立刻出现在大屏幕上,身后不远后还有一个稚气未脱的少年。

少年发现自己被误拍,非但没退出去,反而夸张地挥手抢镜,接着很快被一个戴眼镜的选手拎走。

观众席上爆发出笑声。

“还有这么小的啊?看着比你还小。”

“可能还不是正式队员吧。”

喻文州说着,想到了“夜雨声烦”。


比赛开始。

擂台赛时,队长魏琛操作着术士“索克萨尔”猥琐地翻滚、走位、躲藏、放冷招……战斗的过程可以说是相当“不光彩”,只有当最后“荣耀”二字伴随着煽动性的音乐出现时,索克萨尔才昂首挺胸迎风站立,摆出几个非常潇洒的动作。

“哦~~~”场内传来了一阵轻微的嘘声,但转而就被来自“蓝溪阁公会”的掌声盖过,不过听起来却没有开场时那么火爆了。

“好贱啊。”喻文州听到有人做出了中肯的评论。

蓝雨最终守擂失败,在随后的团队战里也陷入苦战。

他们几次试图干掉微草的治疗却都被阻拦,反而是蓝雨的治疗快被打爆。

“蓝雨快输了啊!”喻文州的父亲说。

蓝雨在溃逃——至少从微草的视角中只能这样理解,“上帝”视角、“公共频道”里发出的消息也都给人同样的感觉,但同时,蓝雨的战队频道里,却出现了有点不一样的信息。

【索克萨尔:死得漂亮一点!】

喻文州立刻意识到了,这是圈套。


这是一个圈套,蓝雨看似在毫无章法地边逃边营救治疗,其实却是要牺牲治疗,以血换血。

最终的胜利属于蓝雨。

“荣耀”二字轰然出现,张扬而果决。欢呼声和掌声几乎要将场馆淹没。

“猥琐的胜利啊!”有人叹道。

“不对。”喻文州在心里纠正,“这是战术的胜利。”

看着充斥着整个会场大小数个屏幕之上的“荣耀”二字,喻文州的内心的激荡久久不能平复。


《荣耀》联盟发展迅速、比赛场馆、现场音效、电视转播的水平日益提高。

然而,在之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里,看到“荣耀”二字,喻文州首先想到的一定是那个令人热血沸腾的夜晚。


***


当晚在比赛结束后,魏琛走上中间的高台,大手一挥,直接做起广告:

“蓝雨训练营十月开班,大家都来玩吧!具体要求和地址看官网!”


十月三日,蓝雨训练营的招生活动正式开始,看着眼前的一大群臭小子,俱乐部的人发了愁——屋里装不下这么多人啊!

“看吧,哥的广告做得多英俊,你说联盟为什么不找我当代言人?”魏琛摸着下巴上的胡茬,一脸不解。

副队长邢部拧着眉头敷衍道:“因为你太英俊怕洗涤花季少女的审美……现在怎么办?”

魏琛想都没想:“去网吧!”


蓝雨包下了附近一家网吧。报名者们按照指示从“联盟”官网下载了几个用于基础训练的小软件,魏琛只说了一句话:“开始练吧!”然后就打开了空闲的电脑刷起了副本。

众人就这么稀里糊涂地练了一上午,魏琛从副本里出来,说:“我去吃饭了,你们随意!下午再接着练!”

“下午练什么?”马上有人问,这都练了一上午敲键盘按鼠标了,帐号卡都还没拿出来呢。

魏琛理所当然地说:“当然继续练这个了啊?”

等喻文州去前台买完面包和火腿回到座位上时,毫不意外地发现周围少了几个人。

下午,魏琛似乎还想打副本,结果被队友抓了起来,他只好跟着几个队员来回走来走去,把开小差打游戏和素质实在太差的人揪了出来。

喻文州听见旁边有人说话。

“哎,你是跟他们一起的吧?你们平时就练这个?”

“呃,这个嘛,”清脆的少年音响起,“魏老大让我们练什么我们就练什么,不让我们练什么我们就不练什么。你们还在考试呢,严肃点严肃点,不要讲这么多废话!”

明明你说的更多啊。喻文州笑了。正是那个抢镜的少年。

看到喻文州,少年一皱眉,呵斥道:

“认真训练!”

“——黄少!你怎么上个厕所就没影了!快过来帮我顶住!”彭博扯嗓子吼。

少年笑道,“嘿嘿,没有我就是不行吧!”

喻文州看着他小跑过去,然后被狠狠按了一下头:

“给你个杆你就顺着往上爬啊?!”

“反正不爬白不爬嘛!”

“你还挺会说哈?”又是一按,但这次“黄少”躲过去了,还大叫:“别按我会长不高啊!”


第二天,报名训练营的青少年们又到那家网吧集合,这时人数已经少了一半,当听说今天的“训练内容”还跟昨天一样,而且在进入训练营后,“基本天天都这样”后,立刻又少了一半人。

到了下午,人数又减少了一半。

魏琛数了数留下的人数,非常满意:

“总算能塞进二楼了!”

这些人,成为了蓝雨训练营最早的学员。


跟大部分还在上学的学员一样,喻文州只有周六日才会去训练营,去了两次,喻文州发现一直没看到那个叫“黄少”的少年。

“他在三楼吧?”有人指指楼上。

喻文州这才知道原来三楼还有个“一班”,他走上三楼,在那个小训练室的角落里看到了他。

“黄少”正蜷缩在椅子上,两手捧着什么东西往嘴里塞,意识到有人在看他,他迅速把东西放下,装作什么都没发生,接着抬眼偷偷一看,发现不是来骂他的人,有点尴尬地拿起刚才吃到一半的面包继续啃,边啃边抱怨:

“他们都不是人啊!什么都不行,不可以打架不可以打篮球,不可以通宵,居然还不让在电脑边吃东西!会饿死……”

“黄少”一脸委屈,说着说着噎住了,跳起来找水,灌水进肚后,继续说:

“他们简直太不人道了!是吧,你也是这样想吧?”

喻文州其实觉得这些要求都挺合理的,但当看到“黄少”一脸寻求认同的样子,不由回答:

“是啊。”


喻文州在很长时间里一直以为“黄少”的名字就叫“黄少”,因为所有人都这么叫他,很多人也都这么认为,听说他的全名其实是叫“黄少天”后,大家都很惊讶。

“黄少天。”喻文州试着念出声,“黄少天”,“少天”。

这是一个不算少见的名字,但喻文州却觉得很好听。


喻文州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喜欢上黄少天的,但若要让他回忆“什么时候意识到的”,喻文州肯定会想起那一天。


那一天晴空万里,黄少天跑到二楼找人玩PK,屋里的人都站在后面围观,喻文州站在他的斜后方。

他看到黄少天极其专注、冷静地看着前方。

时机终于出现,他的眼睛里仿佛闪过了一道光。

夜雨声烦的身影急速扑出,剑光闪耀,剑剑皆为杀招。

与此同时,黄少天却在得意地大笑,嚣张地喷着毫无意义的垃圾话。完胜对手后还不满足,转身看着身后的众人,嘴角微扬:

“下一个是谁?”

在这一瞬间,喻文州的心跳如疾风骤雨,世界却从此变得更加明亮。


***


之后不久,喻文州在练习赛中“奇迹般地”战胜了魏琛。

黄少天找上了他。

“是你啊?打败魏老大的那个?”


喻文州完全无法冷静下来,结果便是三场惨败。

“我本来可以做得更好的。”喻文州反复对自己说。

黄少天嘲讽的神情如同利刃削割着他的心。他简直以为黄少天永远都会用这样的目光看着他了。

然而没有过多久,他就被“提拔”到了三楼。还接到了黄少天的短信。当坐到黄少天旁边时,喻文州差点以为这是一个梦。


这是喻文州的另一个梦。微小的,隐秘的,虚幻的梦。


其实,只不过是想太多了。

喻文州自己也知道。

可是还是忍不住会想太多。

而且想得越来越多。

在这个梦里,天总是蓝的,空气总是甜的,笑容总是那么不同。

键盘的敲击声是美妙的音乐。并排坐着就是约会。


每到下课时,喻文州总是习惯性地拿出手机看看。

“喻文州,又在等女朋友的短信啦?”同学戏弄他。

“没有。不是。”

“什么,会长大大你什么时候名草有主?哪个班的?……不会是训练营的吧!”

“真不是。”喻文州笑。

“还说不是,你最近总对着手机傻笑!”

“抢手机!”

喻文州凭借身高优势,总算是逃过了这一劫,心里却隐隐不安。

有这么明显吗?傻笑?他摸摸自己的脸,的确,一见到黄少天他就总忍不住笑意,也许真的很傻。


这是一个,有点愚蠢,却仍然很甜美的梦。


喻文州总忍不住觉得黄少天其实也是有那么一点喜欢他的,因为在这个梦里,“喜欢”拥有一种神秘的力量,一定能将两个人联系到一起。

然而有时,梦越甜美,反而越不安。


***


4月里的一天,喻文州终于下定决心,决定把这件事告诉家人。


“爸,你当时是怎么发现喜欢上我妈的?”

“怎么又想听想当年的罗曼史了?说吧,想听哪段?”

“……最开始那段?”

“最开始啊。”父亲目光放远,“我们当时是一个大学的,但不同系,有天……”

“不是,”喻文州低下头,“就是……我想知道,是怎么发现的……喜欢上了?”

父亲看着儿子的神情,立刻反应过来:“你喜欢上了哪个小姑娘了?”

“……不是。”喻文州绞着手,“不是小姑娘。”

“那是什么意思?”父亲神色一凛,脑中浮现出不好的猜想。

喻文州再次下定决心。

“……是男的。”

父亲愣了一下,脱口而出。

“老师?教练?你被欺负了?”

“不是,比我小一点……”

“……”

父亲心里的石头放下了一半。他看着自己的儿子。

儿子虽然玩心很重但成绩一直不错,高二时为了训练营的事第一次任性,但最终他两边处理得都不错。

他始终没因为去训练问家里多要过零花钱,领到补助后第一时间告诉了他们。

在他眼中,儿子一天天长大、成熟、开始拥有属于自己的世界,然而现在的他全身上下却充满了不安,仿佛变回了柔弱无力的孩童。

他明白,儿子会对他说,是因为信任他。

因此他张开双手,给了儿子一个久违的拥抱。

“文州,谢谢你告诉我。”

喻文州的眼圈红了。

父亲拍了拍他,两人重新坐下。

“是谁啊?同学?”

“训练营的。”

“……你不会是为了他才……”

“不是。”喻文州赶紧说道,“这是两件事。”

“嗯。”父亲点了点头,又想了一会儿。

“是个什么样的人啊?”

喻文州说出那个名字,心脏又漏跳一拍,他又低下头。

“是……是一个,我觉得是一个……很……可爱的人……”

满脸通红。

“而且也很……帅……”

他说不下去了。

父亲大为惊讶,夸张地说:“比我儿子还帅?”

“嗯。”

“比我儿子更优秀?”

喻文州肯定地回答:“嗯。”

“什么?!”父亲拍大腿,“这我可真想见见了,我还以为我儿子天下第一呢!”

两人一起笑了起来。

笑过以后,父亲的表情变得有点严肃,喻文州则比之前放松了很多。

“这件事,那小子还不知道吧?”

“对。”

“那如果,”父亲斟酌了一下用词,“如果他不喜欢你呢?”

喻文州早就想好了答案。


“放弃。”


放弃吧。

现在是放弃的时候了。

喻文州看着远去的公交车,鼻子一阵阵地发酸。

他很固执,还曾被批评固执得莫名奇妙。但是其实他早就知道,世界上有些事情,是无法改变的。

这些无法改变的事情,是真的,确实是无法改变的。


“我会帮你保密的。”黄少天说。


果然是一个很可爱的人。

整个世界第一可爱的人。


喻文州硬挤出笑容,告诉自己这并不是什么大事,只不过是早已预想过的结局。

结果却适得其反。

人生中第一次恋爱实在是太短暂,还没开始就结束了。

但是,这不是最好的结局吗?


他在楼后的长椅上独自坐了很久,直到走回教室,才发现自己一直紧捏着手机。

提示灯一闪一灭。


少天:下次什么时候来训练?

少天:我们还是朋友,对吧?


喻文州轻轻笑了,看吧,他们还是朋友,未来还将未肩战斗。

这个结局,实在是太好了。

他回复:

“后天,周六。”

“当然。”


--TBC----


#现在的电竞场馆MS就有能容纳千人的了,不过因为原作里说《荣耀》联盟初期比较艰苦,后来发展极快,所以第一届就先设定成这样了/_\


#《荣耀》初期竞技场排行榜的第一名,大约(?)是伞哥和叶修……


评论 ( 38 )
热度 ( 72 )

© 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