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全职·喻黄ONLY...教练我想要手速和脑速…
全部喻黄文列表(持续更新):
http://kamisakana.lofter.com/post/27fc7b_7f80b0e
【一切内容禁止转载】
·部分有年龄限制!
文章分类见↓戳标题可见全文→

[喻黄]过去进行时 07

07

#唔今天先来更一发这个慢热文!

#从帐号卡的外观能看出是什么卡吗?就算看不出职业,至少会有个编码吧!(…)

#未来会修文+有自创技能名词

==================


07

 

“战法的女号呢?”喻文州问。

“盒子里没有?”大玮说着,打了个大哈欠。

“没有,是不是有谁拿走了?”喻文州又看了眼手中的盒子。

盒子是放在主管的桌子里的,里面放着一些平时不太使用的马甲号,有时用来刷副本打准备,有时用来供学员练习。

喻文州经常借一两张回家研究技能。按规定,借用这些帐号卡时都要跟主管登记一下,不过反正也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基本没人遵守这项规定,有的干脆被人拿去当正式的小号了。喻文州开始还会在抽屉的登记簿上签下名字,后来借的次数多了也跟着无视了。

“哪张?……是不是黄少拿走了啊?”

一个外号叫矿工的学员说着,也打了个大哈欠。

“黄少?他拿这东西干嘛啊?他要披马甲?”

“谁知道,我看他早上翻了一下抽屉。你去问他?”

喻文州想了一下,“没事,我先走了。”

他背起单肩包,跟屋里的几个人打了个招呼。

“哎,小喻!情人节活动组团做啊?”矿工叫住他。

周一是2月14号,喻文州正好开学。

跟其他网游一样,《荣耀》的情人节相关活动自然是以爱情为主题的双人任务为主。但其实这个任务并没有特别限定性别,《荣耀》官方做过统计,发现玩家大部分都是单身宅男,如果只限定男号和女搭配才能领取,一定会直接导致更多的人妖号出现,而且还会有人吵着给同性一点活路,官方不懂之类。官方自然是希望有更多人参与活动,对于领取活动的到底是真情侣、朋友间闹着玩、或是公会刷物品并不关心。结果到这种活动时世界频道里刷的都是“烧烧烧烧”“秀死快秀死快”“YOOOOOO”之类。

“不了,我说好了跟同学一起……”

还没等喻文州说完,这群人已经开始起哄了。

“我靠被小喻甩了……”

“小喻居然脱团了!这让当哥的怎么办!”

“介绍漂亮妹子就原谅你!”

喻文州突然想起来,说:“对了,我明天不能来,跟蔡经理请假了……”

话没说完,学员们又开始起哄。

“约会吗约会吗?”

“给看看照片呗!这么小气?”

喻文州只笑不答,在哄笑声中走了出去,走了几步又停了下来。

 

一班的左手边是战队的训练室,黄少天刚才跑去跟战队的人玩PK。

黄少天扬起头,开心地大笑着。

其他人的表情有惊讶,有不甘,有悔恨,但悔恨又中透着高兴。这一局肯定赢得非常漂亮。

黄少天在大笑的时候,总有一种嚣张的感觉,就好像整个世界都是他的。

喻文州忍不住多看了几秒,黄少天突然回过头来。喻文州吓了一跳,他差点忘记了黄少天有多敏锐。

他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微笑着打了个招呼。

 

周一当天并没有课,只是发发新书,交待一下杂七杂八的事情,倒是给小情侣们提供了见面的机会。

下午,喻文州抱着书包里装不下的新书和习题集从教学楼里走出来时,毫不意外地看到了很多走得很近的男女学生。

看着他们,喻文州突然空出一只手,从书包里拿出设成静音的手机。上面有两条新消息提示:

 

第一条:

少天:你怎么不来了,学校有事啊?

第二条:

少天:他们说你脱团跟女朋友去玩了?是吗?我怎么都不知道?你这样背叛组织不太好吧?

 

喻文州笑,用单手艰难地回复:

“不是,学校发书,现在回家。怎么又把手机带到训练室了?”

回复立刻闪现。

少天:别告诉老方和老蔡啊!!!不然我也要揭发你!!!晚上去三区。用大号,别用那些马甲,我打了个装备给你。上线时叫我啊,我要先上了也叫你。最好在六七点左右吧!

 

黄少天给他的装备是一件术士的斗篷,橙装,以深蓝色为主体,宽大帽子下面的搭扣是中国结的样式,整体有点中西合璧的感觉。

它的属性其实比负羽边州现在身上穿的这件差了一点,但喻文州还是立刻换了上去。

“怎么样怎么样?这件衣服的造型有点奇怪,但属性还是很不错吧?大车还想跟我抢,被我给要下来了!”

车迅是一班的学员,术士和召唤师练的都不错。

“还有还有,你看这个!”

黄少天操作满月飞镜抽出一把光剑。

光剑通体雪白,但仔细看上去又会发现剑身泛着金色的光芒。

“帅吧!嘿嘿嘿嘿!”

满月飞镜挥舞起手中的光剑,金色随着角色的动作在树林中闪耀。

“银武?”

“没——错!”黄少天似乎很开心,“银武是拉风啊!怪不得大家都想要银武!”

俱乐部的银武当然主要是给战队准备的,喻文州也知道夜雨声烦的银武已经开始打造了。不管怎么说,黄少天的小号能拿到银武,只能说明一件事——

“失败品啊?”

“……”黄少天倒吸了一口气,“……对啊,本来是想给夜雨声烦的,但是打附加属性的时候失败了,现在还不如橙武呢,只有样子能看。”

“确实挺好看的。”

“是吧是吧?不过金色是不是不够酷啊?”

话是这么说,黄少天似乎真的很喜欢这件武器,在树林中对着空气做出各种华丽的招式。

“我也有东西给你。”

喻文州从背包中拿出一件装备,点击“赠送”,从好友栏中选出“满月飞镜”。

这是一件剑士职业可以装备的短披风,正面是银白色,里子是深红色。

黄少天换上装备一看,“这个属性真不错?居然带吸血和增加暴击,加得还不少!”

他又在角色界面看了半天,“这跟你刚才那件是一个系列的吧?看着长得挺像的。你那件不加吸血和暴击吗?打什么怪能掉落啊?”

“不是打的,是我做的。”

“做的?”黄少天惊讶,又立刻反应过来,“生活技能?你还练了生活技能?那个可麻烦了,你还真有耐心做?又麻烦又没意思!”

喻文州被他的语气逗笑了,“我觉得挺有意思的,特别是选择材料制作装备的思路跟制作银武稍微有一点相似……”

“你还会做银武啊?”黄少天似乎吓了一跳。

“不会。”喻文州笑,“尝试过,失败了。不过挺有意思的,以后有时间想再多尝试一下。”

突然没有回应了,喻文州等了一会儿,问,“少天?”

又隔了一会儿,黄少天突然又说话了:

“他们让车迅以后主要练术士。你觉得这是什么意思?”

“我觉得……”喻文州知道这件事情,也想过这件事背后暗示着什么,黄少天多半也知道吧。但喻文州的回答是:

“看来……我的竞争对手又多了一个。”

 

***

 

大年初八的测试过后,蓝雨的训练营发生了很多变化。

最直观的来说,二班减去了近一半人,原本人就少的一班也走了两人。

方世镜不再当一班的主管,跟战队一起参加训练,蔡铎和彭博两人轮流管两个训练营。还听到风声说俱乐部已经又找到了新的训练营教练和技术人员,夏天会过来,届时战队也会发生人员变化。

蓝雨训练营学员私下里也会讨论这个话题。

13号晚上,黄少天冲完澡回房间时,看到房间里的大玮、矿工、风帆凑在一起聊天。

手残。

还没进到房间时黄少天就听到了这个词。

“我艹经理太狠了,老三都哭了。”大玮说,“还说要走呢。”

“到底怎么回事啊,蔡经理到底说什么了?”风帆昨天回家了,没听说这事。

“还能是什么,说他成绩不如喻文州呗?”矿工说。

“啊?老三成绩没有小喻好?这不可能吧!”

“所以老三就火了呗,跟经理顶嘴,结果被骂了个劈头盖脸,”大玮摊手,“说他没长处。”

“那手残就有长处了?”

“说他意识好啊,操作精确,还有年龄小。”

“艹,这不是废话吗?年龄小怎么了?还能指望手速随年龄长啊?那我爷爷手速该破800了!”

……

手残。

黄少天想起喻文州放在键盘上的手,以及他似乎含有某有韵律的按键动作。

“手残也太难听了吧。”

矿工见他皱眉,揶揄道:

“怎么啦?听不得人说你小弟了?他手残是事实啊?训练营里的哪个拉出来不比他快?”

“滚。”

黄少天懒得跟他们扯,两下爬上床,拿出手机。

黄少天看到喻文州在线,点开了QQ消息框,但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

蓝雨训练营的宿舍规定10点半熄灯,但规定并不严格,基本上大家在熄灯后还会继续玩手机之类。黄少天是掐着时间爬上床的,熄灯后,屋里的三个人还在继续说着刚才的话题。

黄少天觉得他们真虚伪真没意思,平时在面上感觉大家关系都不错,背地里居然偷偷议论。他根本不想听他们在讨论什么,但房间就这么大,对话像被风吹着一样往黄少天的耳朵里钻。

 

夜雨声烦:在吗在吗?这么晚不睡干什么呢?

负羽边州:在看比赛视频。

夜雨声烦:哪一场啊,我也要看!

夜雨声烦:我得找找耳机,用手机看太小了看的很累,我也要去买个平板,不过是不是对眼睛不好啊?

负羽边州:第8轮,嘉世客场对霸图。

夜雨声烦:哈哈哈我看了那场!嘉世输了是吧!太解气了!当时观众都快发疯了!特别爽,哈哈哈!

负羽边州:嗯,对眼睛不好,熄灯后就别看了。

负羽边州:其实赢得很惊险,地形差点反被叶秋利用了,只是霸图打得太强势了,强硬换血做掉叶秋还是很值得的。

地形差点反被利用了?哪里?黄少天回忆了一次,没想起来。看电视直播时光顾着享受气氛了,他决定明天一定要再看一遍。

负羽边州:我继续看了^_^,晚安。

又看到了“^_^”,黄少天突然在想喻文州现在到底是什么表情。矿工他们议论的事情,黄少天忽然也很想知道答案。

夜雨声烦:你为什么一边上学一边训练?是觉得以后当不了职业选手还能考大学吗?

夜雨声烦:他们说你当职业选手肯定没戏,还说经理留你是脑子进水了。

隔了一会儿,喻文州回复了,内容很短。

负羽边州:你觉得呢?

啊?我?黄少天纳闷。

负羽边州:据我所知,经理应该没得什么疾病吧,他好像很健康。

夜雨声烦:喂喂喂喂!!

负羽边州:另外一个问题。不是,其实是主要是因为我不想输。

夜雨声烦:什么意思?

负羽边州:因为高中也是我努力考上的,总觉得在中间放弃就输了。

负羽边州:可能我有点固执吧,别人都说不行的事情,还是想多试一下。

负羽边州:因为不想输啊。^_^

^_^

黄少天觉得他这时肯定是在笑。是那种很淡的,带着一点无奈感觉的笑。

夜雨声烦:那你说你为什么你能留下,比你手速快的人却刷下去不少?

负羽边州:我想肯定是因为我有比他们强的地方。

负羽边州:如果只靠手速就能赢得荣耀,是不是太轻松了?

好家伙。黄少天笑。

夜雨声烦:你还挺狂的啊?

负羽边州:没有啊。^_^

 

黄少天并不讨厌固执的人,更不讨厌聪明人。

黄少天承认喻文州的确很聪明,经常能注意到别人注意不到的细节,看东西时很快很准,分析视频时经常有这种感觉。喻文州还经常在看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做一些奇怪的事情,比如说他居然把生活技能升到了顶级。

生活技能和银武有关系黄少天多少也知道一点,也听说很多玩家是为了研究银武而研究生活技能,但是这两者毕竟区别很大,其中大部分玩家都败下阵来。

黄少天过去也曾练习过一点生活技能,后来因为任务太繁琐无聊而放弃了。

要不要继续练一下呢?黄少天突然想。

喻文州是很聪明,不过,喻文州能做到的事情,黄少天觉得自己也能做到。

 

“看来……我的竞争对手又多了一个。”喻文州说。

黄少天其实想跟他说说别的,比如传闻中夏天要搬的地址,比如蔡经理的脾气,比如方世镜为什么不再管训练营了。

可是听到了这句话,黄少天又不想再去胡思乱想了。因为他也明白,那些事情不论再怎样变化,他们都无能为力,他们能做的,只有尽力做好自己的事情。

“情人节任务做了吗?”喻文州问,声音透过耳机传来,听起来与平时稍微有一点不同。

“做了啊!悲剧!”黄少天深深叹气,“老蔡非说大家都要做这个任务,结果所有人都拿着各种小号组队刷了好几次,简直要死!各种肉麻台词全出来了,冷得我都想穿羽绒服!你做了没有啊?”

喻文州低声笑,“嗯,跟同学一起。”

“跟三角形?人呢?”

喻文州又笑,喻文州跟高中和初中的一些同学,还有部分同学的同学组成了“等边三角形”公会,黄少天喜欢称呼这些人“几何题”或“三角形”。

“下了,还有一些在约会吧。”

“哈哈哈。”黄少天笑,“你们这种学霸公会也有这么多早恋的啊?”

“……”喻文州停了一下才说:“我们并不是学霸公会啊?”

哦?转移话题?

哼哼哼,看来这小子心里有鬼!

虽然喻文州平时也没有刻意隐瞒什么,但黄少天总觉得他有种神神秘秘的感觉,这一停顿,黄少天感觉自己敏锐地发现了他的心事,有点得意。他故意不说穿。

“不是学霸谁会起这么发神经的公会名?你们会长绝对是数学课代表吧!”

“其实我现在是会长,我不是课代表。”

“啊?你是会长?!”

“嗯……不过公会不是我建的,是那个歪一的表哥建的,还有个很动人的故事,你下次可以问问他。”

“靠!肯定是跟几何题之间的爱恨情仇!我才不想听!来来别不要傻站着了,随便打点怪吧!”

 

喻文州可能正跟谁谈恋爱,或者喜欢着谁。

一边打着怪,黄少天一边想着。

是谁?

他第一个想到是三角公会里的一个女元素法师,总跟喻文州走得很近,上次新年任务时喻文州打到礼物时好像也是第一个递给她了。

还想保密?等着看我戳穿你!

突然,一道紫色鬼影从天而降,落到黄少天眼前的一只猩猿怪身上。猩猿怪立刻发出了意义不明的哀嚎,高大的身体、粗壮的手臂迅速变得枯瘦,还长出了稀疏的羽毛。

满月飞镜下意识地挥动光剑,将虚弱的猩猿怪一击斩杀。

看着怪物的身体在紫色与金色的光影中消散后,黄少天转动视角,看着负羽边州。

刚才的是术士50级的法术“怨恨之恶”,使用术士的生命为代价,可以有一定机率诅咒并弱化眼前的敌人,在50级的年代曾被视为刷怪第一大招,但在PVP时效果会被减弱,升至55级后,这个技能被大幅度弱化,现在已经很少有人使用了。

“我怎么不记得你还加过这个技能?”

“刚换的,想试试效果。这不是有补助了吗?”

《荣耀》里除了正常转职、觉醒时可以重置技能点外,在其他情况下更换技能点都需要花钱,这笔钱对高中生来说不是可以随随便便拿得出来的,正好训练营发了补助,喻文州可以尝试一下职业选手很少加点的一些冷门技能。

“现在哪有人练变形?”变形术是“怨恨之恶”的通称。

“既然它还存在,肯定是能用在什么地方吧,试试。”

喻文州说着,负羽边州旁边出现了一个文字泡,“^_^”。

换技能……

黄少天心想。

不就是换换技能吗?谁不会?

 

-TBC-

 



评论 ( 4 )
热度 ( 59 )

© 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