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全职·喻黄ONLY...教练我想要手速和脑速…
全部喻黄文列表(持续更新):
http://kamisakana.lofter.com/post/27fc7b_7f80b0e
【一切内容禁止转载】
·部分有年龄限制!
文章分类见↓戳标题可见全文→

[喻黄]BLUE DAYS (7)小家伙

07 小家伙


·原作向短篇集(?)


(7)小家伙 

 

“少天前辈!去不去打乒乓球?”

黄少天伸筷子从对面喻文州的盘子里夹起最后一颗栗子,边嚼边回:

“今天不陪你玩了,我要回去休息。”

卢瀚文显得有点失望,不甘心地说:

“就玩一下,一下就好!听说你打得可差了!”

“什么?!”黄少天拍下筷子,“谁说的!”

“郑轩前辈他们!”

黄少天默默地转头看着坐在斜后方的郑轩、徐景熙等人。

“没有!没人说你打得差!就说你打得不怎么好而已。”李远立刻解释。

“你真敢说啊!好像你打得就很好一样。”

李远挠挠脸,“反正……不太容易输给你吧。”

“好,等着我收拾你小子!”

看这边拉得差不多了,卢瀚文转头问喻文州。

“队长不来玩吗?”

喻文州摇摇头。

“不了,我去休息室睡一会儿。”

说完站起身,把手里的水杯放回黄少天面前,又嘱咐一句:

“别闹得太凶了,训练前稍休息一下。”

众人一起拖着长音回答:“知道了~~”

“我就打一局啊!”黄少天对众人说着,眼神却往喻文州那边看。

喻文州笑着对众人挥了一下手,转身走了。

卢瀚文好奇地问:“少天前辈找队长有事吗?”

“啊?啊?”黄少天的意识还没从餐厅大门的方向回来,慌了一下神,“没有啊,什么事也没有!……对了,小家伙,你不用叫我前辈,多生疏啊,你们说是不是?”

“……”蓝雨众人正在偷偷互相打眼色,暗自感慨卢瀚文的观察力很强大,结果还是卢瀚文接话了。

矮个子的少年眨眨眼睛,声音清脆:“不叫前辈?直接叫少天吗?”

“咳咳咳咳!!”郑轩呛了一口汤,趴在桌子上猛咳起来。

旁边的徐景熙一边帮他拍后背,一边说道:

“我们一般都叫他黄少,你也可以这么叫。”

“哦……黄少……”卢瀚文想了想,突然说道:“好像队长是直接叫‘少天’的吧?为什么?”

“这个……”徐景熙也卡住了。

“队长他不管叫谁都直接叫两个字的知道吗因为这样很有效率很亲切的啊倒是你这小子……”黄少天用两手抓住他的脑袋乱搓,“胆子很肥嘛!我发现你缺少身为一个新人的自觉!我决定了,你就继续管大家叫前辈吧!哦,李远可以直接叫名字!”

“啊啊啊……!前辈快放开我!”

“走走,打球去!让你见识一下前辈的威严!”

 

这是新人卢瀚文正式加入蓝雨战队的第七天。8月23日。

为了迎接即将到来的第九赛季,蓝雨与其它俱乐部一样,提前开始进行赛前热身。

年仅14岁的卢瀚文性格活泼开朗,又很懂事,刚来没两天就与所有队员打成一片。没有人对这个年纪轻轻、荣耀游戏经历不长的少年产生嫉妒心理,也没人排挤他,反而是都把他当成亲弟弟般照顾,就连几乎没机会上场比赛的二线队员也是一样。蓝雨的队内氛围和卢瀚文的个性魅力可能都是原因之一。

卢瀚文尤其跟黄少天、郑轩、徐景熙、李远几人最熟。特别是黄少天,因为两人都是剑客角色,他经常缠着黄少天问这问那、找他切磋。黄少天也非常喜欢这个机灵的小鬼。还曾发出过这种感慨:“哎呀~这小家伙真厉害,也就比我想当年差那么一点点吧!”被听到的队友揶揄“我爸也曾这么对我说过。”“我爸也是!”

新队员的加入给队伍带来了全新的活力,然而黄少天却对一件事感觉有些不满。那就是——与喻文州的相处时间越来越少了。

事实上,在卢瀚文入队后,黄少天完全没找到与队长独处的时间。不是他被卢瀚文拉去指导,就是喻文州在忙着为卢瀚文制定训练计划。今天中午,本来说好了午休时稍微亲热一下的,结果黄少天又被拖去打乒乓球,一时收不住闸,打到差十五分钟训练了大家才各自散去。黄少天一溜烟往训练室旁边的小休息室里跑,走到门口又犹豫了,担心把喻文州吵醒。

他小心翼翼地推开门,发现喻文州坐在沙发上发呆,身上搭着空调被。

“等我呢?”

黄少天赶紧过去,凑近了观察喻文州的神情。

喻文州把视线转到他脸上,笑道:“苦等了一中午啊。”

黄少天看到他的脸色有点发红,眼睛湿润,目光有些散漫,知道他肯定是刚睡醒,安心了一些。

“别熬夜熬太凶了!”

他伸手抱住喻文州,混合着淡淡汗味的喻文州的气味传来,很好闻。喻文州在他脸上亲了一下,把他拉开。

“去训练室吧。”

“还有时间啊!”黄少天不想松手,看了看墙上的时钟,离两点只有不到十分钟了。

“唉……小家伙非要跟我学发球,结果拖得时间太长了。”

喻文州笑道:“没关系啊,少天如果来了我就睡不了这么久了。”停顿一下,又说:“可能睡不了了。”

黄少天脸一红,他不是没有那个意思,但他知道喻文州最近睡眠不足,需要补觉,所以今天中午真的只是想陪喻文州睡觉的。就算什么也不做,也很想两人独处。

“就五分钟。”

喻文州默许了,张开手臂迎接恋人的拥抱。

墙上的时钟一秒一秒地向前推移,不知为什么竟如此匆忙。黄少天闭上眼睛,不想去意识时间。

这时——

“咦?没人?少天前辈不是先到了吗?”“小卢别跑!”“好困啊……!”……

脚步声与说话声同时传来。

“啊啊啊……”

黄少天低声抱怨,又用力深深吸了一下喻文州的气味,这才松开手。

“训练室!”

他咬牙切齿地往外走。

喻文州苦笑。

 

--------------

PS

·感觉黄少是那种很难拒绝别人请求的人XDDDD

·哥哥哪能是那么好当的!

·又,又写了嗅嗅嗅(┌^o)<

 

 (下)

------------------------------------

 

“宋晓,打起精神。瀚文在你右后面,少天在4453,1244。5,8。”

喻文州边操作术士边说道。

宋晓打了个哈欠,回道:“了解。”

现在语音调成了训练模式,在这种模式中,语音不像《荣耀》游戏里那样“拟真”,而是像普通语音通话一样,不受游戏内的环境、距离的影响。

卢瀚文无比惊讶:“队长!你怎么去帮他们了?”

黄少天大笑:“小子,这是训练啊!”

目前的训练主要是练习卢瀚文和黄少天两人的配合节奏,这两人加上队长喻文州三人一组,除去三个在进行其它训练的队员外,其它六人一组。喻文州会向六人组透露目前三人的位置和意图,六人组则要努力在最快时间内杀掉三人组。

“也就是说,这是要造成敌众我寡,敌明……不对敌暗我明,任何地方都有可能出现你想象不到的攻击,但我们的攻击意图对方总是知道的。赛场上会有各种无法预想的状况出现,你还小没见过那么多神棍要知道场上总有些特别贱的……”

“哦……”卢瀚文半懂不懂地点点头,打断了滔滔不绝的话唠技能,又问,“但为什么是他们打败我们?我们也可以把他们打败吧?”

此话一出,蓝雨众哗然。

“小家伙,别太嚣张!”

“老郑老郑,这小子跟你性格好像完全相反啊,你们有没有一种异性相吸的感觉?”

“异性你妹啊,别放水赶紧打,打完了休息……”

说话间又是各种技能轰炸,因为语音一直被占用,喻文州采用打字的方式传达完指令,几个操作下去把李远的几个精灵全困住了。

“集中精神。”喻文州说。

“遵命……”八音符失去了保护,被流云打出了连击,还好被守护天使救下来了。

“瀚文,往后退一下,注意少天的位置,多意识一下队友。”

徐景熙给李远加着血,“队长今天好像状态不错?”

喻文州笑了,轻轻看了坐在左侧的黄少天一眼,“因为中午充了电啊。”

“啧,”黄少天显得相当不满,“充那么点够用吗?”

“应急嘛。”喻文州还是笑。

“黄少倒是好像没什么精神。”

“因为中午五连败吧!”李远马上接话,“啊啊啊啊——!”

蓝色的剑光从角落里蹿出,把八音符打了个措手不及。

“你已经死了。”黄少天说着操纵角色后跳加翻滚,躲过了子弹和手雷。

“队……长……黄少是什么时候跑去那边的?”李远看着自己灰掉的头像,一脸疑惑。在黄少天和卢瀚文有大动作时喻文州应该都会告诉他们才对。

“因为你们好像很需要压力,所以我就给你们一点。”

喻文州干脆停下了手中的操作,往椅背上一靠:

“我不参与了,五对二,现在开始计时。”说完,他启动了计时工具,这也是训练用的软件。所有人的显示器的右上角现在都出现了一个计时框,而且是倒计时,设定了五分钟。

看着时间以微秒为单位飞速地向后退去,六人组——现在只剩五人了,脸色一变,全部绷紧了精神。

喻文州把椅子往左拖到两个剑客的中间,看着两人的操作。

“队长,五分钟结束后会发生什么?”

流云的血还剩不40%,不过总算是找到合作的节奏,显得顺手了一些。

喻文州卖关子,不回答。

此时两人的腿靠在一起,黄少天有节奏地晃了两下腿,轻轻地碰到了喻文州。

喻文州回头,看到黄少天的眼神,立刻知道他是在说“我也想知道”。

他转身拉开黄少天左边的耳麦,几乎是咬着他的耳朵说:

 

“另一个五分钟。”

 

战斗并没有在五分钟内结束,计时刚跳到零,黄少天立刻又开启了一个五分钟的倒计时。因为会显示出发起倒计时的角色名,有人惊叫“黄少你……”但看到坐在旁边的队长就立刻没声了。

他们已经明显了队长的意思,队长并不是非要他们在五分钟内做到什么,而是让他们意识到自己在五分钟内都做了什么。

黄少天和卢瀚文采取边跑边打外加奇袭的战术成功打败了对方的三人,流云倒下时,夜雨声烦还有32%的血。

喻文州拍拍黄少天的肩,示意他可以停下了,然后拿下他的耳机戴到自己头上。

“每个人都总结一下自己刚才的表现吧。”

 

类似这样的训练又进行了两次,之后将开始进行有针对性的个人训练。

“刚才谁说黄少没精神的?我看他简直像打了鸡血……”宋晓趴到键盘上,刚才那一回合他被双剑客打得很惨,之后在总结中又被队长直接指出缺点,现在HP和MP全都快没了。

“好像是我?”徐景熙也有点不确定了,“……我感觉他是又没精神又打鸡血。”

“这算什么形容。”宋晓看他站起来了,赶紧叫住,“给我加血!”

“哦,好。”

徐景熙很快就回来了,在他面前放下一瓶Peps○可乐,上面印着郑轩,无咖啡因型。

这是蓝雨代言的产品之一,公司会送一些给俱乐部。印着蓝雨队徽的是普通口味,黄少天的是柠檬味,喻文州的是无糖型的。

“就剩这种了。”

“……谢谢……”

 

***

 

“我有一个问题。”

吃晚饭的时候,卢瀚文突然说道。刚说出这几个字,他发现同桌吃饭的郑轩、李远等人的表情都发生了一丁点变化。

嗯?

虽然心怀疑惑,卢瀚文还是把问题问了出来,问的时候还刻意压低了声音。

“少天前辈是不是找队长有什么事啊?”

下午的训练结束之后,喻文州又给他们布置了一些“作业”,让他们看一些比赛录像找找状态,因为“现在反应和节奏都找回来了,但心理和意识上还在放假”,这么做是让他们在心理上找找比赛的感觉,毕竟第九赛季很快就要开始了。

要求他们回去看的视频放在“共享”里,看完还要写“观后感”,倒不用多,最少一两句话都可以,内容上可以审视自己的缺点、讲讲队伍配合上的问题、或提出一些战术上的建议。

卢瀚文是第一次接到这样的“作业”,他不知道共享在哪里,听到还要写小作文整个脸都皱起来了。

卢瀚文在蓝雨训练营里待了一年左右,最初是暑假时参加,训练营的老师很快就发现了他的天赋并告诉了喻文州,经过一番考查后,喻文州联系了卢瀚文的父母,告诉他们准备对卢瀚文进行重点培养,而这时候的卢瀚文在网游里的账号却是连神之领域都没进去,可以说是《荣耀》界新人中的新人。

按照相识的时间上算起来,卢瀚文认识喻文州的时间要比黄少天要长不少,但论熟悉程度上,还是跟黄少天更熟。喻队长总给人一种虽然非常平易近人,但又不太好接近的感觉,而后来偶尔出现的王牌黄少天则一见到他就跟他闹成一团,不到十分钟就熟悉起来了。

因此,听到令人头痛的“作业”二字后,卢瀚文第一个想要求助的人就是黄少天,但还没等他说什么,郑轩拍了拍他,说:

“小卢,我告诉你怎么写作业吧。”

“可是……”卢瀚文有点怀疑地看着他。

“得了吧你,你会玩剑客吗?”黄少天抢先说道,一手搭着卢瀚文的肩,“小家伙,今天我就把作业的窍门传授你,以后妈妈再也不用担心你不会写作业了!”

“好!!”卢瀚文很开心。

“对了,你暑假作业写了吗?”

“我想想……好像没有暑假作业?”

“最后怎么是个问号?小子你说实话啊,小心我打电话告诉你爸!”

众人大笑,卢瀚文却注意到这时黄少天与喻文州对视了一下。

他不明白这个眼神的含义,好像有什么话想说,却又没说出来。

 

到餐厅吃晚饭时,他终于把这个疑问问了出来。

“他们会不会在吵架?”

那个眼神中午似乎也有过一次,天性直率的他还不明白除了生气闹别扭以外还会在什么情况下才不把话直接说明白。

但……好像又不像……

“不是啊,不如说是正相反吧?”李远边嚼着虾仁边说。

“正相反?”

“嗯,反正都是大人的事,小孩还是别管了。”

“大人的事?”

“大人的事就是跟小孩没关系……哎哟我去!”李远差点栽了一脸油泡虾仁,“谁踢我的!”

郑轩对他用力使了一个眼色。

“你眼睛怎么了?”李远居然还没明白。

徐景熙赶紧辅助,“小卢啊,虾不够吃可以吃李远哥哥的,他今天不需要补脑了。”

李远终于回过神来,急道:“等等?!治疗大大你不要放弃我!”

哦……

卢瀚文低头专心吃虾,总感觉好像没得到回答。

“大人的事小孩别管”——妈妈跟他也这么说过,那时他发现关系一直很好的父母似乎在闹别扭。

又过了一会儿,卢瀚文又想到了一个问题。

“我还有一个问题……”

众人又是一惊,暗想这小孩还真是小孩啊!怎么这么多问题!十万个为什么吗!

“为什么队长和少天前辈要单独坐啊?”

这是卢瀚文的另一个发现,他发现蓝雨的其他选手经常换座位,比如今晚是徐景熙、郑轩、李远和他四人坐在一起,宋晓和其他两人坐在另一桌,似乎在讨论着模型还是铁路,还有几人坐在另一桌。而中午的时候就不是这么坐着的了。但他加入战队的这些天里,喻文州和黄少天总是单独坐一桌,明明还空着很多空间呢。

“呃这个,其实我们有时也会一起吃的……老郑你的嘴又怎么了?”

李远今天的状态似乎确实不佳,他又没能成功地接受到来自郑轩的“你别说话”信号。

“咳咳。”郑轩看到卢瀚文在看他,赶紧不自然地掩饰一下,然后严肃地说:

“小卢,你仔细看看,其实那周围有一个结界,看到没有?”

卢瀚文回头看。

“不知道。”

“那是个透明的结界,名叫‘统治阶级结界’,只有队长和副队才能进得去,我们这些普通队员是进不去的。”

卢瀚文点点头,“郑轩前辈把我当成小孩了!”

你就是小孩!!!其余三人在心里大吼。

卢瀚文长了个娃娃脸,个子矮外加没变声,怎么看都比同龄人还小上一圈,相比这些二十来岁的人来说,不管怎么看都是小孩。

徐景熙顺着刚才郑轩的“设定”说道:

“他们会讨论一些队内事务什么的,咱们普通队员就不参与了。”

哦……吃饭时说那些确实挺没意思的。

卢瀚文接受了这个说法。

——他所不知道的是,当蓝雨众队员发现这小子眼神很好的以后,每次吃饭都尽量让他背对队长和黄少天……

 

“我还有个问题——”

在李远已经吃完,郑轩还差两口的情况下,“问题”再次出现了。

如果在平时,他们是很愿意解答后辈的问题的,但今天这小家伙的提问方向总是很危险。

几人这次的配合十分默契,打断!

“小卢,多吃点菠菜,要不长不高。”徐景熙指着他盘子里剩下的几根菠菜。

“可是我看少天前辈那天也没吃菠菜!都被队长吃了!”

“所以他才没有队长高啊。”
“差了小半个头呢。”

“没错,要想长得像队长那么高必须吃菠菜。”

几人正在轮流教育卢瀚文,又一个声音出现了。

“说得太对了!要想长得像队长那么高大威猛英俊潇洒玉树临风就一定要多吃蔬菜知道吗!”

——不用想都知道是谁走过来了。

——而且形容词好像多出来很多啊!菠菜有这么神奇吗!

“队长……威猛吗?”

“啊?你敢怀疑前辈的话?!你等着啊等我告诉队长收拾你。”

“前辈你就会这招!”

“什么?!”

看到两人吵吵闹闹离开的身影,桌边的三人默默想道:

——心好累再也不想管了……

 

***

 

半睡半醒是一种令人眷恋的感觉,身体像陷入了现实与梦境的夹缝,一切都显得那么不真实。黄少天看着黑暗中模糊的轮廓,轻声笑了,正要伸手去搂——

“啪!”

一只手臂抡到他的脸上。

黄少天弹坐起来,惊恐地盯着床上。

这下他完全醒了。

 

***

 

“吓吓吓吓死我了队长!!……我差点就犯罪了啊!!”

黄少天非常想给喻文州发短信,但又怕他没关机。

现在怎么办啊……队长好像已经睡了……

黄少天无奈地看着床上睡成奇怪姿势的卢瀚文,脑海中突然闪过了前些天苏沐澄在群里说过的狗血连续剧……

 

今天晚饭过后,黄少天去卢瀚文的房间指导,结果却发现房间里的空调发出了奇怪的响声。两人只好转移到黄少天的房间去“写作业”,看视频、写感想、争论外加实际演练……结束时将近12点,卢瀚文困得连路都走不动了。

“唉,你干脆就睡这里吧。”

这话刚出口,卢瀚文就跌到床上睡了过去。

黄少天想把他拖起来洗澡刷牙,看他睡得那么香又有点于心不忍,只好由他去了。

对于自己该去哪睡,黄少天连想都没想,他关好电脑和灯,走到隔壁喻文州的房门外。

在卢瀚文来之前,他们基本都会一起睡。

他试着轻轻拧了一下门把手,发现门锁住了。

已经睡了?

也对,都12点了……

虽然他也有钥匙,但想到喻文州这几天都在熬夜,便不想去打扰。

黄少天又回到房间,冲完澡后躺到床的另一边,并在心里再次感慨幸好宿舍里配的是1米5的单人床。

 

然后他就被卢瀚文的手抽醒了,而且是两次。

第一次被打到的时候他没什么大感觉,而第二次则是让他彻底清醒了。

幸好醒了!!!

幸好醒了!!!

幸好醒了幸好醒了幸好醒了幸好醒了幸好醒了!!!

虽然就算当时被没抽第二下,真离近了也会发现,但那也太像狗血剧的情节了!黄少天的脑海里已经开始播放那部狗血电视剧的片头曲!

真不该被苏沐澄忽悠着去看什么剪辑……

黄少天感到深深的后悔。

老子清白了二十几年的前科差点就要交待在这里了!

这可不成……

黄少天从床头柜上摸到喻文州房间的钥匙,还是只能逃难了。只希望自己手脚够轻不会吵醒队长。

否则以卢瀚文这小子的睡相,黄少天估计自己明天早上脸绝对会肿成两倍……

 

***

 

轻手轻脚地推开喻文州的房门,黄少天被明亮的光线刺得睁不开眼睛。

“队长你怎么醒了?12点时我看你的门锁了。”

“12点?哦,我那时候在主楼的小会议室里,还没回来。”

“弄到这么晚?”

黄少天伸手挡住灯光,边半眯着眼睛从指缝往外看边摸索着向前走,喻文州赶紧去扶住他。

“队长~~”

黄少天拖着长音抱住了他。

喻文州刚冲过澡,身上还有点潮湿的气息。

黄少天刚从熟睡中醒来,全身都是温热的。

“队长,我刚才差点就犯罪了!!!”

黄少天把事情说了一遍,喻文州笑个不停。

“很严重的!差一点明天《○城晚报》的头版头条就是眼睛被打上黑条的我啦!”他停了一下,又说,“我真不是故意的啊!”

喻文州松了松手,在很近的距离看着他。

“真的?”

黄少天的眼睛还没完全习惯灯光,现在还半眯着的,睫毛因为灯光的刺激微微抖动。

两人的嘴唇轻轻碰到了一起,沐浴后的清香和带有浓浓眷恋感的暖热在瞬间交换,又立刻彼此融合。

喻文州最后轻吮了几下黄少天的上唇,呼吸中已经分不出是谁的温度。

就这样?

===============


河蟹【…………………………】


=================

黄少天皱着眉咂咂嘴,理所当然地说:

“因为我也要充电啊!”

“……”

两人相视而笑,在情热的余韵中相拥而眠。

 

***

 

第二天的早饭时的座位与前天晚上基本相同。几人边喝粥边东聊西聊,聊了没多久,卢瀚文突然神神秘秘地说道:

“我已经知道队长和少天前辈的秘密了!”

三人脸色一变,互相看了看。

徐景熙的脸色最难看:

“小卢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问少天前辈了!”

“他……回答你了……?”

“嗯!”

三人又互相看了看。

郑轩想到的是:“前两天在‘白度知道’问过的‘如何告诉朋友的弟弟朋友是GAY’总算能用得上了……”

徐景熙想的是:“是该蒙混过去呢还是该蒙混过去呢?为了小卢的成长果然还是该蒙混过去吧?”

李远想的是:“告诉他应该也没关系吧,心理医生赵大夫不是说性向是天生的不传染吗……”

“黄少是……怎么说的?”

徐景熙决定先刺探一下敌情。

卢瀚文咬了一口蒸饺。

“我问他:‘前辈跟队长关系好像很好?难道你们其实是——’”

……!

三个听众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只见卢瀚文噎了一下,喝了一口粥。

“‘——难道你们是亲兄弟吗!’”卢瀚文得意地笑了,“然后少天前辈就说,‘对,我们比亲兄弟还亲’……你们怎么了?!”

他发现三个听众同时摔到桌子上,差点与面前的皮蛋瘦肉粥亲密接触。

——泥玛吓死爹了……

李远第一个振作起来,他好心解释道:

“小卢啊,其实吧,兄弟之间并不会那样——哎哟!”

看来这货今天的智商还没上线啊!郑轩毫不留情地给他一个肘击。

“嗯?嗯?”

卢瀚文不解。

“没事没事。小卢,饺子够吃吗?不够就吃李远的!”

“治疗大大……!?”

徐景熙继续鄙视他:“我感觉你今天也不需要我了。”

“不!别放弃我!”

 

 





==========================


PS:总有一天小卢也会…慢慢发现什么的。

在那之后,“少天前辈”就变成“黄少”了【不对!】

 

……


 

 

 


评论 ( 8 )
热度 ( 115 )

© 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