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全职·喻黄ONLY...教练我想要手速和脑速…
全部喻黄文列表(持续更新):
http://kamisakana.lofter.com/post/27fc7b_7f80b0e
【一切内容禁止转载】
·部分有年龄限制!
文章分类见↓戳标题可见全文→

[喻黄]BLUE DAYS (5)不可尽信

05


-禁转-


·时间在某次全明星的晚上…

=======


·不可尽信

 

黄少天抱着枕头趴在床尾等喻文州回来,刚才他是冲床头方向趴着的,喻文州被叫了出去以后,黄少天一边找舒服的姿势一边玩平板,不知不觉间身体就转了一百八十度,这个位置也比较容易看到房门。

喻文州回来得稍晚了一点,黄少天立刻问道:“宋晓怎样了?”

“没事,有点闹肚子。吃了景熙带的药了,现在正看电视呢。”

“真不愧是咱队的治疗啊!”黄少天大加赞赏,“他随身带的东西可多了,笔本剪子指甲刀晕车药胃药创可贴暖宝充电宝还有手电筒!……还有什么来着?我感觉往他身边一站都能加血!”

喻文州笑道:“还不是因为你们总找他要?我也带了一些,不过比他多的大概只有‘丝木’了。”

这话不假,忘了从什么时候开始,队友们发现徐景熙总带着零零碎碎的小东西,出门忘拿了什么总问他借。徐景熙本来就是细心的人,考虑的也比较多,结果后来他的随身包变得越来越大。

不过,“丝木”是什么?黄少天还着琢磨呢,喻文州又回到了原位置,坐到床头开始看手里拿的东西。

房间是标准的二人间,但两人似乎完全没有使用另一张床的打算,上面只堆着些杂物。

丝木……SIMU……思……

黄少天一边念叨着这个词,一边划动着平板东看西看。喻文州用空出来的左手轻轻捏着黄少天的小腿肚子,捏得他连心里都痒痒的。

突然间,黄少天的脑内输入法终于选对了词,不是“丝木”,是“○沐”(*润滑剂牌子)……

……这个大闷骚……

黄少天脸上一热,用另一只脚轻轻踢喻文州的手。结果这么一踢,喻文州居然直接把手拿回去了。黄少天等了几秒发现没动静,扭头一看,发现喻文州正专心地看手上的东西,似乎刚才只是顺手摸一摸,并没有其它意思。

“什么东西那么好看?有我好看吗!”黄少天颇为不满。

喻文州翻了一页,“情书。”

“什么?!”

黄少天三两下爬了回来,一脸诧异,“宋晓给你的?”

“不是……”

“等等,你别说,让我猜猜。”

黄少天说着往喻文州怀里钻,像大型犬一样用鼻子在喻文州身上嗅来嗅去。接着抬起头,得意地说:“王经理吧?”

刚才喻文州在回房间时正好遇上蓝雨宣传部的王海王经理,两人多说了几句,王海还拿文件给他看,这才耽误了时间。不过当时并没人吸烟或用香水,怎么能闻得出来?难道他真的天赋过人?……

喻文州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他把刚才翻过去的那页又翻了回来,果然,那页的背面有王海的签名和几行注解。

黄少天的小聪明得逞了一半,显得非常得意,他“嘿嘿”笑着挤到喻文州身边,跟他一起看那些资料,但没看上两行就觉得无聊了。

“从信息覆盖面和普及度上虽然不如电视广告,幕墙广告的优势……啧啧,老王这什么文笔。情书写得真没水平!还没我用左手写的好!”

喻文州笑着看他:“你写过吗?”

黄少天想想,“……短信也算吧?”然后又想想,“你也没给我写过啊。”

“你想看?”

本来黄少天只是想表示“又不是只有我一个人没写”结果听喻文州这么一说反而产生兴趣了,故意说道:

“想看!”

“好,等我有空给你写。”

“真的啊?真的?说好啊?不许反悔!……不对,还是别写了要是被人看到了那多不好……不不,还是写吧!呃……”

黄少天纠结起来了,又觉得有点想看又觉得会很肉麻,喻文州微笑着看资料,也不回应,看来是铁了心要把这几页文字看完。黄少天只好伸手把平板捞过来,略为不满地继续划动着触屏。

屏幕上新闻一条条地跳过,“细数电子竞技产业繁荣带来的负面效应”、“每天三分钟缓解手部压力”、“暗黑破○神4新资料篇下月上市”、“花样游泳可以自己练习吗?”、“汪○为什么跟○○鹏离婚?”……他都没什么兴趣,大概瞥一眼就过去了,他心里光想着喻文州什么时候才能看完材料,手指几乎是无意识地戳戳戳戳,不知什么时候屏幕上的内容已经从从电子竞技跳到了其他体育项目,又跳转到了流行影视,然后跳到了情感生活类——

当某条新闻的标题出现在黄少天的视野里,他突然认真了起来。点开仔细看了看,越看脸色越不对。

喻文州发现黄少天的变化,偏过头想看平板里写着什么。黄少天却扭过身体不给他看,他正奇怪呢,黄少天却又转了回来,凑到他眼前,表情复杂。

“嗯?”

黄少天一手搭着喻文州的肩,凑向他的嘴唇,意图非常明显。喻文州虽然略有疑惑,还是回应了他。

两人的嘴唇轻轻碰触,互相轻啄,来来回回几个回合后,黄少天突然睁开了眼睛,然后直起身体,说:

“果然,你又睁眼睛了!”

睁眼睛?喻文州看着黄少天略微充血的嘴唇,想把刚才的接吻继续下去。黄少天伸手抓起平板电脑,举到他眼前。

光看到标题喻文州就笑出来了:

 

标题:“接吻时睁眼睛的人为什么不可信”

内容概要如下:

调查显示大约三成男性接吻时会睁眼。闭着眼睛的男性会给恋人更多的无私关怀,精神上或物质上的帮助。睁眼的人比闭眼的更理性,投入更好,为自己想的更多……对一段亲密关系感到不安时,他会睁着双眼以预防假想敌。……它可能隐藏在男方的潜意识里,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另外,基于“对视压力”,从本能上说会令人感受的压力,给人不安的感觉……

网友评论1:我觉得只有不认真的时候才会睁眼睛~

网友评论2:吻技太差导致对方没感觉他才会睁眼睛吧!说明他注意力不集中!

网友评论3:当我特别不想跟我男友接吻时我会就睁眼睛,有次被他发现了还挺不高兴的……

 

黄少天在旁边打量着喻文州看这段文章时的表情,因为喻文州本人在接吻时就经常睁着眼睛。

不过喻文州却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他看东西很快,看完了还去点击下面的相关链接。

“看完了吗?……你别乱动!”黄少天挤过去戳了两下返回键,又跳回开始时的新闻页面,他斜眼看喻文州,“看完了有没有什么想法啊?”

喻文州笑:“嗯。有点。”

“什么想法?”

“嗯……”喻文州稍作思考,“以学术性文章来说,论据不充足。给出的几个例子没有一个有确切数据,很不严谨。”

黄少天一愣,扫了一眼,确实没有,眨了下眼睛,又觉得不对,喻文州没正面回答他啊!

“你信了?”

语气中略有调侃成分,不等黄少天回答,喻文州继续看着平板:

“你觉得我……给你的无私关怀太少了?”他淡淡地看了一眼黄少天,然后又将视线落回平板,“觉得我……给你精神和物语上的帮助比较少,为自己想的更多……”

“没有没有!”黄少天赶紧打断他。

“……是吗。”喻文州看着他笑。

黄少天的确很喜欢说话,但就是说不过喻文州。也不知为什么,一跟他说话脑子就不太灵活了。像刚才的那个问题,喻文州那种问法让他只能回答“没有!”但说了“没有”感觉简直就像在说“没有,我觉得你关怀的挺多的,为我想的更多”一样。看到之后那个有些意味深长的微笑,黄少天甚至觉得自己有点无理取闹。

“但是,就是……”大脑终于转起来了,“你看,有这么多人都在问这个问题,还有这么多人回答,说明大家都很关心这个问题。你看,还有这么人回复说同意……”

这时,黄少天又挤过来跟喻文州一起看平板了,但喻文州的注意力却都在黄少天身上。

“哈哈,你看这里还说这是从原始时代留下来的习惯呢!说睁眼睛是为了看周围有没有敌人袭击,现在还睁眼睛的是潜意识里觉得不安……”

“少天。对于我们之间的关系,”喻文州静静打断他,“我一点不安也没有。”

“……真没见过像你这么肉麻的。”黄少天皱眉看他。

“见到就麻烦了,如果以后出现了我一定得见见。”

“见了要做什么?”

“嗯……见见嘛。”喻文州笑。

“得了吧,”黄少天笑着推他,“能肉麻得这么平静的估计就只有你了好吗!”

他想起刚才自己很在意的一点了,问:

“你……是不是因为没感觉才……睁眼睛的?我……技术是不是太差了所以你没什么感觉?”

黄少天的神情很认真,还有点小心翼翼的。

“好可爱。”此时的喻文州大脑里只剩这三个字,他看着黄少天的嘴唇,故作思考。

黄少天被他盯得有点发毛,又过了几秒,喻文州才说:

“试试看吧。”

这时,黄少天的嘴唇颜色已经基本恢复平常了,喻文州像觉得有点可惜似的用舌尖舔了舔他的嘴唇,然后反复轻轻碰触他的舌尖,轻吮嘴唇,就是不深入。

黄少天似乎真有点在意自己的吻技是不是很差,显得有点拘谨,喻文州再次轻舔他的舌尖后,顺势向舌下滑去。黄少天的身体猛地一颤,呼吸也变得粗重了。

浓烈的亲吻结束后,黄少天边喘着粗气边看着喻文州,喻文州的呼吸也变重了一点,但总的来说变化似乎不是太大。黄少天本以为他就是这种表现得不明显的类型,但今天看到网上的说法,有点担心他是不是不够舒服。

“你没有感觉吗?”

“有啊。”

“什么感觉?”

“很多很多感觉。”

黄少天的目光无意识地往下瞥了一下,看到他裆部鼓了起来,顿时脸上又是一热。

喻文州一直在看着黄少天,这个目光他当然也没有错过,黄少天脸和脖子都稍稍发红,他扭头看平板。

“闭上眼睛感觉更好啊,你闭上试试?”

“有那么好吗?”喻文州说着,眼神移也往黄少天的下半身移,黄少天当然知道自己是什么状态,有些尴尬,他原本只是单纯地想让喻文州闭着眼睛,说出来后重点好像又偏移了。

“说正经事呢!”黄少天用脸挡住他的视线,“上面不是说闭眼睛更容易感受吗,我觉得挺有道理的。你肯定没试过闭眼睛吧,反正你也没跟别人亲过啊!”

正经事……喻文州又笑了,答应了他。

嘴唇快碰到一起的时候,黄少天却突然退回去了。

“你又睁眼睛了。”

“还没到闭的时候啊。”

“也对。”黄少天想了想,“别想作弊,你睁开眼睛的时候我能感觉到!”

“哦?”喻文州很有兴趣,“什么感觉?”

“……第六感!”黄少天瞪他,“快来!”

嘴唇轻轻相碰,柔和地探求着彼此,很快变成了贪求。

在黄少天被热度搅得混沌不清的头脑里,回想起了喻文州的眼神。

喻文州的眼神总是让人琢磨不透,好像对任何事都处之泰然,就连情热之时似乎都是如此,但黄少天知道,在那看似没有剧烈起伏的目光之下,同样隐藏着令人惊讶的热量,他一直不知怎么形容这种感觉,直到有一天他看到有一个词叫做——

低温烫伤。

再合适不过。表面看上去毫无危害,如若接近,只会被烧灼。

正因为如此,当喻文州这样的视线落到他的身上时,他立刻就会察觉。极近距离下的视线经常烧得他大脑短路,变得一片空白。

肯定又睁开了。黄少天想道。但却停不下来。喻文州的舌尖在他的牙龈和上颚游走,低温烫伤从上而下,身体深处的热度从下至上,酥麻感一阵阵地传来,令他欲罢不能。

末了,他把额头靠在喻文州肩上喘息。隔了一会,他才说:

“你……在看什么……”

真的能感觉到啊?其实喻文州多少有点意外,“看你。”

“那么近……能看到什么……”

“很多啊。比如睫毛的抖动,眼球的转动——”

肉麻!黄少天伸手捂住了他的嘴,喻文州随即用舌尖舔他的掌心。

“靠!”黄少天低声道。

“还要试吗?”

“试就试。”黄少天说着,拉着喻文州往床上倒。

“关灯吗?”喻文州指的是房间的大灯。

“关什么关。”黄少天说着,在他的额头印上一个吻,看似淡然的眼神中感情流动。

黄少天看着他的眼睛,一个字一个字地说:“你就烧死我得了。”

 

-END-


============

 

PS:个人非常爱写KISS,好久没写了(//∇//)

·终于写了黄少大型犬嗅嗅嗅……个人很满足┌(┌^o^)┐

 

 


评论 ( 9 )
热度 ( 136 )

© 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