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全职·喻黄ONLY...教练我想要手速和脑速…
全部喻黄文列表(持续更新):
http://kamisakana.lofter.com/post/27fc7b_7f80b0e
【一切内容禁止转载】
·部分有年龄限制!
文章分类见↓戳标题可见全文→

[全员|微JZ?]天下太平

#发老文来练习一下……【?】



天下太平

作者:纸鱼


过了好一会儿,杰特才意识到自己正盯着的浅棕色平面是天花板,他艰难地转动了一下脖子,窗口的亮光十分刺眼。想坐起来,却几乎滚到了地上,胸口一阵疼痛,他用力撑起身体,手臂抖个不停。

情况很糟,杰特喘着粗气,他看到手臂、胸口都缠着绷带,内脏也像被放错了位置,没有一处感觉正常。到底发生了什么?

梦里,他被火烈国军队追杀,同伴不相信他的话,明知是自作自受,却跟同伴大打出手。敌人就在眼前,应该死的是他们,为什么要跟同伴打杀,眼前钩尖就要挑破同伴的脖子。“快住手!”他大叫着,就这样醒了过来。

同伴……是谁?杰特努力回想梦中那些影影绰绰的画面,但脑子里像罩着一层东西,总也看不分明。他靠着床角坐起来,打量起房间里的摆设。屋里的摆设很简单,除了杰特靠着的床铺外,屋里还有一张床,再就是柜子,写字桌和一个小圆桌。这些家具占据了房间的大部分空间,窗户有两扇,一扇在杰特床边,一扇在夹角处,写字桌前。房间的颜色的搭配以绿色和土黄色为主,柜子边挂着还挂着一件绿色的外套。

杰特觉得十分亲切。这些是土强国的设计。

土强国……他记起自己似乎是因为什么原因来到了永固城。

记忆突然涌回杰特的脑中。树林中的秘密基地、潜入永固城的火烈国间谍、劳改湖……他把护手钩投向长风。记忆就断在这里了。

阿帕怎么样了?神箭、刺蜂……降世神通他们又怎么样了?这个房间看起来不像是监牢,那也就是说,他们从劳改湖逃了出来,还把自己也救出来了?

身体的状况糟得不能再糟,但现在不是休息的时候,火烈国的人从内部打进永固城,降世神通他们肯定还在作战。这种时候怎么可以一个人休息?曾经利用过他们的罪、被洗脑,跟同伴大打出手的罪,必须要亲手来还。

杰特扶着床铺和床边的小圆桌勉强站了起来,桌子上放着一套茶具,茶杯里还有不知是谁喝了一半的茶。看到水,杰特突然感到嗓子干得难受,他伸手去那杯茶,光是举起茶杯送到嘴边的这一个动作就让他觉得艰难万分。再次认识到自己的虚弱,杰特不由得自嘲地笑了一下。

也不知晕睡了多久,茶水的味道让他觉得十分怀念。补充了些水分后,力气好像回来了一点,四下看了看,没看到自己的上衣,就先披上那件绿色的外套。

杰特就这样摇摇晃晃地走了出去。


宽敞的街道,行人穿着的衣服也比较高级,看来这里并非是自己居住的外环,也许是降世神通把他特意藏到中环来了吧,真是多此一举。想找人打听情报,也不知道要问谁,该死的永固城把战争的消息都封锁了,看看街上这派和平的景像,就知道问也是白问。

杰特突然觉得也许还是等人回来比较明智,或是先设法走到外环。正当他犹豫的时候,眼前商业街的某个餐厅中,走出了几个穿着火烈国服装的人。杰特心里一惊,赶紧闪身躲进小巷。

那几个人穿着火烈国的军装,但是他们手里没有拿武器,也没戴头盔,周围的人看到他们也不觉得惊讶。

难道自己晕睡的时间比想象的还要长?难道……世界上最后的要塞,永固城已经被占领了?

——降世神通失败了?!

想到这里,杰特也顾不得身体的不适,他偷偷跟踪在那几个火烈国士兵身后,想探听出一些线索。好在这几人在街上边逛边走,走走停停,身体虚弱的杰特才得以勉强跟上他们。

“……茶馆……”

“……外城的修理……土宗……”

“休息的时候别说工作啦,你知道吗,孩子他妈说……”

几人基本都是闲谈,偶而能听到几个比较关键的字眼,但都听不完全。后来话题完全转入老婆和孩子的琐事,杰特渐渐失去了耐心。

为什么明明是战争期间,大家还如此平和?永固城难道跟火烈国签下了什么契约?这些人,国家被占领了怎么还能笑得如此开心?!

杰特靠在墙边胡思乱想着,注意力一直没有从身后的火烈国士兵身上移开。

这几个人围在卖女人首饰的小摊前闲聊个不停,远处,地面上突然出现了一个影子,影子移动速度很快,越来越近。杰特眯起眼睛向上看去——

天空中,一个长着白毛的神奇动物飞了过去。

那是——阿帕!


飞行野牛早在一百多年前火烈国进攻气宗时就灭绝了,现存的唯一一只就是跟降世神通在一起的“阿帕”。阿帕如果没事,也许降世神通也没事?

不,还不能确定。但是跟着它走最有可能得知神通一行人的行踪,杰特决定放弃这几个蠢士兵,先追着阿帕走走看。

阿帕虽然目标很明显,飞得也不快,但是追过了两三条街后,杰特还是觉得上气不接下气。

“可恶……”他单手扶着墙,因自己的无力而悔恨。

“嘿,路边那个虚弱的少年。这么着急是要见心上人吗?”

身边传来了一个狂妄的声音。杰特艰难地抬起头。站在那里是一个穿着土强国服饰的少女,少女身材矮小,神色却很高傲,仔细看看,会发现她淡灰色的眼睛虽然漂亮却没有焦点,而且并没有看向杰特的方向。

杰特记得这个盲女孩,她应该是跟降世神通在一起的,是叫——

“哈。你竟然醒了,这真是个大新闻。”

“你……知道我是谁……?”

盲女孩耸耸肩,“感谢老天我的耳朵还好用,要不然还真难认人。……‘妈妈、爸爸’,‘那人是火宗!’,‘请相信我!’”她两手抱胸夸张地模仿了几句,又说“多亏你多彩多姿的梦话,让我对你的声音印象深刻。索卡还能跟睡梦中的你对话呢,哈哈哈。”

杰特靠在墙上调整呼吸,盲少女托芙继续说道:

“说吧,软弱的小绵羊,你是想见见老伙计,还是想先去见美丽的护士小姐?”

没等杰特做出什么反应,又有两个人影跑了过来。

“托芙——!不好了!杰特不见了!——啊。”

“卡塔拉你等等!土豆、圆白菜、母鸡,牛肉……你至少帮我拿一样——啊。”

两个穿着水善国服装的人匆匆跑来,又接连停下,瞪着眼睛张着嘴看着杰特。

他们是降世神通的伙伴,卡塔拉和索卡。以前杰特曾被仇恨冲晕头脑利用过他们。

他有点愧疚地抬了一下手,说:“嘿。卡塔拉,索卡。”

两人还是一副早上醒来突然看到莫莫开口说话,不知是否该回答的样子。

先开口的是卡塔拉。

“托……托芙,你能告诉我我看到的是真的吗?”

“噢,我真希望我能告诉你。”

索卡缩手缩脚地走到杰特跟前,用手去戳他的脸。

“报告长官!是实体不是幻觉!”

下一瞬间,卡塔拉流着泪扑上来拥抱杰特,因为撞击的冲力,杰特发出了呻吟。索卡在旁边大叫:“这种感动的时候不应该是住同一个房间的我登场吗?!”“是谁用宗法辅助治疗的?”“得了吧,你的宗法把我的感冒直接治成风寒,他会醒来当然是因为我坚持陪他聊天!”“哈哈,你要是不跟他聊他早就醒了。”托芙则在一边说风凉话:“太好了小绵羊你不用做选择了,有时间可以想想下次轮回想生在哪个国。”

闹了一阵之后,卡塔拉和索卡架着体力不支的杰特,走向不远处的一处茶馆,说是今天刚好有集会,老面孔都在。


托芙利用宗法直接把几人送进二楼的房间中,进去之后,杰特看到了预料之外的人。

穿着代表火烈国的红色衣服的短发青年,左眼附近有接近肉色的烧伤疤痕。身边还站着一个很眼熟的胖大叔,他也是火宗,杰特曾看到他用宗法加热茶水。

他们现在甚至穿着火烈国的衣服,这些人没看到吗?

杰特指着那两人大吼道:

“这些人是火宗!就是他们害我被抓起来的……!”

众人的反应却很奇怪,他们互相看看,却没有什么反应。反而是疤脸青年站了起来,杰特记得他叫“李”,不过应该是假名。卡塔拉伸手示意“李”停下。

“杰特,我知道。但是……”

“‘但是’?这两个人是潜进永固城里的火宗,他们的目的是什么,不用想就知道吧?”

“呃,比如研究出茶叶的十八种泡法?”

没人搭理索卡不好笑的笑话。

“卡塔拉,这次请一定要相信我!”

内脏像被从身体内部往外掏一样难受,杰特低下头干呕了几下。

再抬起头时,他看到卡塔拉的表情中充满了同情,她说:

“杰特。战争结束了。”


他不懂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听到杰特醒来的消息以后,神箭和刺蜂也赶了过来,又叫来医生帮忙诊断。医生的意见是,只要注意营养和休息,每天适度复健,不用多久就可以复原。

几人简洁地告诉杰特在他晕睡时都发生了什么。

战争结束了。降世神通赢了。火烈国人也成了英雄。

一切都在自己晕睡时结束了。

杰特的大脑一片空白。

原来漠然地认为会永远持续下去的战争,原来理所当然地坚持的所有一切,在与自己无关的时间中,一切都结束了。

他看着眼前这些人。

降世神通、杰特、卡塔拉、索卡、神箭、刺蜂……疤脸火宗、火宗胖大叔……

所有人都用一种难以捉磨的眼神看着自己。

天下太平,眼前的这些人认为这件事理所当然。火烈国人帮永固城修城墙、水宗喝着火宗泡的茶,今天,四个国家的代表在永固城集会,试图取长补短,商议出共同繁荣发展的路子……一切都显得如此理所当然,只是仿佛发生在另一个世界里。

“哈。”杰特笑了。“你知道,我真希望这是真的。”

“这是真的。”安昂无可奈何地说。

刺蜂看了看长风,说:

“杰特!不用再打架了,你也不用再被过去所束缚了。”

听到这话,杰特心里一阵抽痛。

天下太平。这不是太好了吗。

结果,父母悲惨的死,为了报仇曾经利用朋友的自己,都只是个笑话吗。

这可真是太棒了。

“请给我些时间。”

他知道这些人期待他说什么,或许那么做是对的,但是,他此时只能说出这个回答。


晚宴照预定进行,由于杰特醒来,干事索卡临时将这次庆祝会改名为“四国代表辛苦宴外加小绵羊杰特回归大会”,被所有人嘲笑既土气又冗长。

参加宴会的人除了熟悉的几个面孔外,还有穿着传统服装的各国代表,和“茉莉狂龙”的几个店员。

杰特靠在墙边坐着,众人在远处笑闹。

“噢,真是丢脸,你是否忘记我们为什么要穿水善国的衣服?想想你的身份!”

“他是什么身份?”

“南部水善国搞笑大使。特点是说的笑话都不搞笑。”

“别管我!”

有人走了过来。

“杰特,我知道你很难接受。我听说了你的事。”

“真巧,今天我刚好也知道你的真名。火烈国国王。”

“……我很抱歉。”

祖寇在他身边坐了下来,说:

“我听说你被洗脑的事,其实它的原理来自火宗的一个流派的深层催眠术。我会介绍这派的宗师来帮你解除。”

“太好了,我真希望再被洗脑一次。”

听到这话,祖寇似乎很不是滋味,他隔了一会儿才说:

“我知道你不相信我。”

杰特笑了。

“我当然不相信你,火烈国到底有什么阴谋?”

“那来监视我好了。”

“啊?”

“我说……”祖寇别过头,去看窗外的灿烂灯火,“你既然不相信我,就来监视我好了。”

杰特皱起了眉,猜测这句话的深意。

“这是个好主意不是吗!”

安昂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两人身后,插嘴道。

卡塔拉也走了过来。

“没错,放这个笨蛋一个人的话就会钻牛角尖,所以我们几人都会监视他,定期召开集会也有这个目的。”

祖寇苦笑着,说:“我已经变了。”

“幸好你变了,如果再变回去,我就把你卸成八块丢去喂企鹅。”

“我猜它们会消化不良的。”

“哈哈。太好笑了。索卡。”远处,托芙声音平板地喊道。

“别管我!”

“我需要你们的帮助。”祖寇诚垦地说。

杰特看着他的侧脸,说:

“好吧。这可是你说的,那就让我彻底监视了。”

祖寇回过头,露出了惊讶的表情。杰特继续说道:

“要知道,我从来没有相信过火宗,未来也不会。”

祖寇出了复杂的表情,然后笑了一下,说:

“我知道。”

其他人走回宴会会场中心,留下祖寇和杰特,两人就这样沉默了一会儿,直到永固城皇帝的熊突然把不小心把油灯打翻,烫得乱叫,祖寇跑上前帮着灭火。莫莫被吓得逃来逃去,打翻了更多的油灯,弄得一团乱。另一边,索卡正在发表他猴年最棒的艺术作品,看到以后,有人乐成一团,有人愤怒地要拿笔涂掉。

杰特一口气将杯中已经凉掉的茶水喝了下去。



--------------------


小剧场1:


闹了一阵之后,卡塔拉和索卡架着体力不支的杰特,走向不远处的一处茶馆,说是今天刚好有集会,老面孔都在。

“我会看好你,不会让你对我妹妹出手。”

“索卡!”卡塔拉一副“真受不了你”的样子。

杰特说:“事实上,我想说……你拿着的母鸡一直在啄我……”


小剧场2:

索卡缩手缩脚地走到杰特跟前,举起手里提着的装着母鸡的笼子,母鸡伸长脖子去啄他的脸。

“……”

“报告长官!是实体不是幻觉!


这小剧场真是没有任何意义,我写它做啥我,我到底有多喜欢母鸡,我的笑点到底得有多莫名……OTZ

滚动着退下……||||


评论 ( 2 )
热度 ( 10 )

© 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