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全职·喻黄ONLY...教练我想要手速和脑速…
全部喻黄文列表(持续更新):
http://kamisakana.lofter.com/post/27fc7b_7f80b0e
【一切内容禁止转载】
·部分有年龄限制!
文章分类见↓戳标题可见全文→

《犯人在跳舞》蓝雨队三人局

#然而并没有CP感(

#之前摸鱼产物,买了这盒桌游后试着代入喻、黄、卢三人的感觉玩了一下,第一把就是喻队赢了2333,

因为觉得好玩,决定再来一次,然后把过程写一下~

很久之前想写杀人游戏,嗯~摸了这条鱼就算我写过了吧!(你

#小品游戏开胃菜随便推荐一下(。


------

黄少天拆开外包装,看到了一个方方正正的小盒子,上面印着游戏标题《犯人在跳舞》。

“犯人为什么要跳舞啊?是说他是个舞蹈演员吗,还是说他被抓到的时候正在跳舞?还是说抽中犯人的人一定要跳舞?”

这款桌游是他听别人说好玩也跟着拍下的,某宝页面上没写太多说明,自然也没有回答他的这些关于犯人跳舞的自言自语,所以在收到以后他忍不住又吐槽了一次。

这次也没有人回答他,虽然喻文州就在旁边,但他对于这个游戏也是一无所知,现在打开盒子,拿出里面的说明书对着看。

“最少需要三个人。”喻文州说。

“啊?是吗?那去看看有没有谁闲着?”黄少天抱着游戏盒子,走向休息室。


“这个……好玩吗?”

卢瀚文一脸怀疑地看着说明书,“牌画得倒是挺有趣的。”

他正想去休息室打个游戏,路上遇到正副队长,说要抓他一起玩桌游。

“不知道啊,试试呗!”

喻文州洗好牌分完牌,说:“那就开始吧,持有‘第一发现者’的人先出牌。”

卢瀚文举手,“在我这里!”

他接着把“第一发现者”的牌放到桌子正中心。游戏开始了。


游戏按顺时针方向进行,黄少天看着自己手上的牌,两张“交易”,一张“不在场证明”,一张“谣言”。

“交易”的作用是指定任何一个人,交换自己手中的一张牌,“谣言”则是每人要抽别人一张牌。

黄少天没多想,因为“交易”有两张,所以就把这张牌打了出去。

“队长,咱们来换牌吧~”

喻文州偏着头看着说明书,听到这话,从自己的手牌中很随意地抽了一张,扣在桌子上。

黄少天想了想,从自己的牌中抽出没有用的“不在场证明”——因为他并没有“犯人”牌,所以并不是犯人,这张牌留着也没用。

交换完成,黄少天拿起喻文州换给他的牌……差点没吐血!

是“犯人”!

喻文州居然把犯人换给他了!

然而黄少天现在又没有了“不在场证明”,如果被人发现直接指出,他就输了!

“…………”黄少天愤怒地看着喻文州,喻文州笑了笑,打出了一张牌。

“情报交换”——这张画了三张猫的牌需要每人给左手边的玩家递出一张牌。

喻文州首先从手牌中拿出了一张,扣过去,放到卢瀚文面前。

卢瀚文努力想了一下,也扣下一张,放到黄少天面前,黄少天毫不犹豫地拿出一张放到喻文州面前。

三人一起拿起这张牌,有喜有忧。

卢瀚文经过纠结,把手上的“共犯”交了出去,虽然不是主犯,拿着也难受啊!而他拿到的是喻文州递交出来的……居然是“侦探”这张。

嗯?为什么要给我这张呢?

卢瀚文回想刚才看过的游戏规则,犯人或侦探都有可能胜出。喻文州把侦探牌给他,是因为他是犯人,想以犯人的身份获胜吗?但如果是这样,他为什么要把侦探牌给自己呢?

卢瀚文在这边冥思苦想,黄少天在那边快要吐血。

——刚把犯人牌还给姓喻的那个坏人结果就拿到了共犯卡。

靠,现在自己还成了喻文州的共犯不成!?

喻文州的表情没有什么变化,刚才拿到犯人卡时黄少天气得咬牙,他已经想到了这次黄少天绝对会把犯人卡还给他。

轮到卢瀚文出牌。

卢瀚文现在手上有“侦探”“不在场证明”和“交易”,使用侦探指认队长?不,证据还不明确。因为可以换牌,随意出掉不在场证明也不行。

于是他打出了“交易”,“队长,我要跟你换牌!”

两人交换牌,卢瀚文想了想,拿出了不在场证明,交换过来的是……“目击者”,可以看到任何一人的牌。

“好棒!”卢瀚文很高兴。

轮到黄少天。

黄少天现在手上的是交易,谣言和共犯。

他还不想成为共犯,交易……刚才因为换到了犯人感到心累,他不想出,于是打出“谣言”——从他开始,每人要抽右边的人的一张牌。

每人抽好后,看了看自己这次的换牌成果。

黄少天得意地大笑,他拿到了侦探,被抽走了共犯。

喻文州抽走了共犯,失去了一张不在场证明。

卢瀚文失去了侦探,得到了不在场证明。

轮到喻文州,出牌“共犯”。

哼,别出什么共犯,我知道犯人就是你!你的失败就在眼前啦!

轮到卢瀚文,他叹了口气,打出“目击者”,然后看了看喻文州的手牌——果然,他是有犯人的!

但卢瀚文现在手里只有一张不在场证明,除非是有人换侦探牌给他,不然他就算知道别人的牌也没有用啊!他拼命给黄少天使眼色,但黄少天不知为什么特别高兴,完全没有注意他。

接着是黄少天出牌了。

黄少天丢出“侦探牌”,看着喻文州和卢瀚文,装模作样地说:

“犯人就在我们之中!”

然后对喻文州说,“投降吧?还装什么?”

喻文州微笑,“我不是犯人。”

“啥!?让我看看你的牌,不许耍赖!”

黄少天凑过去看,还真……不是犯人。因为喻文州同时拥有“不在场证明”!有不在场证明的话,犯人可以不用承认!

“啊啊啊对啊我给你的那张不在场证明!!!”

黄少天后悔,因为第一次玩不习惯规则,他居然忘记了不在场证明这事!

“其实我自己原来也有一张。”喻文州安慰他,接着,卢瀚文和黄少天出了最后一张,但已经没有任何用处,本场由犯人喻文州获胜。

而喻文州其实在最初把犯人换给黄少天时,就可以直接用手里的侦探指证他是犯人,并且立刻取得胜利,为了熟悉规则而多玩了一会儿,结果还是赢了。

“这个游戏比起策略来说,还是运气比较重要。”喻文州说。

“赢的人不要讲话!”

“挺好玩的!我再找人过来!”

卢瀚文大概是因为输了而很不服气,起身又跑去外面拉人。


=====

第一把的起始手牌:

喻:情报交换,侦探,犯人,不在场证明

黄:交易,交易,不在场证明,谣言

卢:第一发现者,共犯,交易,不在场证明


其实还记录了一次五人局……看情况来摸鱼((


>>>>>>

纸鱼的喻黄文列表~

·《别处相逢》(加印发售中)天窗见俺  通贩地址

·《Change!!Chance!!》(新刊)详情    通贩


评论 ( 12 )
热度 ( 45 )

© 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