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全职·喻黄ONLY...教练我想要手速和脑速…
全部喻黄文列表(持续更新):
http://kamisakana.lofter.com/post/27fc7b_7f80b0e
【一切内容禁止转载】
·部分有年龄限制!
文章分类见↓戳标题可见全文→

【喻黄】冷弹(COLD SHOT)02(修改版)【变形哨兵向导】

刚才少发一段,重来…!!!

#变形哨兵向导。黄少=哨兵=甲型共感者。喻队=向导=乙型共感者。

其余设定也有修改,具体见文内。   前文>>  01

#伞哥的性格好难抓……

#喻队到底是画神还是画伯,今天的走进科学为您揭开(ry


==============


02


XZ-0392训练基地西部的戒备最为森严,因为这里是研究所的所在地。

每一个共感者训练基地都有研究所,用于观察并分析、研究共感者身体和能量场的多项数据,其中部分研究所配置着更专业的系统,用于开展与共感能力有关的科研项目,而这样的研究机构通常需要借助基地中的共感者进行协助。XZ-0392基地就是其中一处。

实验室的中枢区域位于山体之中,喻文州通过门禁,第二次走进那个写着“研究重地,闲人免进”的大门。

与上次玩笑似的参观不同,这一次,喻文州跟在几个研究员身后,走进了内部的一间研究室。


“来了吗?过来坐。”

转椅转了180度,苏沐秋挥了挥手中的几张纸,说完又从另一边转了180度转了回去。

喻文州在对面的空椅子上坐下。

苏沐秋看起来只有二十出头,不跟叶修调侃时显得沉稳了一些。因为是教官叶修的搭档,喻文州很早就对他有所耳闻,听说他年轻有为,正独自带团队进行某项重要研究,可能会需要训练生们进行协助。而他在成为研究员之前,在十几岁的少年时代就与叶修一起执行过很多重要任务。

在传言中,他们的经历和战果神乎其神,训练生们找同期的教官王杰希询问,回答是“保密内容,无法透露”,而直接问叶修,回答则是“是这么传的?呵呵,当年哥可比这些小道消息还要牛多了,可惜不能告诉你们。”

昨天叶修带着乙组学员一起到研究所时,还有喜欢八卦的人琢磨着能不能从苏沐秋这里打听到什么消息,但还没等尝试就都被苏沐秋赶了出去。

听说共感者搭档之间的关系分为很多种,喻文州不由得想,这两人算是哪一种呢?

“你们的资料我全看过了,觉得你比较合适,”

苏研究员把手中的资料丢到桌子上,椅子又转了90度,正对着喻文州。

“叶修跟你说了需要你做什么吗?”

“他说你会告诉我。”

“靠!”苏沐秋骂了一声,“有段时间不见这货更烦人了。”

喻文州说,“但昨天他给我讲了您的研究的大致情况。”

“昨天?”

“对,昨天来参观之前。”

“……是只告诉你?不是所有人吧?”

喻文州点头,苏沐秋又“靠”了一声。

“这什么人啊!也就是说他早决定让你来了,还非得给我资料让我选一次?”

“也许昨天他是想跟你说的?”

“算了,不提那混蛋,说正事。”

苏沐秋伸手拨开桌上的一堆文件,拿出了一个文件夹,交给喻文州。

“虽然不会让你接触到技术层面的东西,但我们这个项目好歹也算是机密等级。”

这是保密协议,内容不算长,喻文州快速看完,在脑子里又过了一次,签字,交还。

“好了。”苏沐秋站了起来,“过来,测一下你的虚原质特性。”


虚原质——构成所有共感能量的基础物质,肉感不可见,分为甲乙两种大类,每人的虚原质都具有不同的特性。

原则上来说,任何一个人都拥有“虚原质”,但只有在国际通用测试标准——奥尔科测试中,虚原质能量超过三级的人才可以称为“共感者”,其中,五级以上的共感者才能使用虚原质构建出能量场,而这些人仅占共感者的5%,像XZ-0392训练基地中的这些七级以上的共感者训练生数量则更少。

喻文州走进测量室,这是一间不足三平米的狭小空间,四周密布着多种测量仪器。

他抬起头,看到玻璃窗口中的苏沐秋向他示意,可以开始了。


首先是一滴水。

淡蓝色的水珠滴落在视野的中心,并迅速扩散向四周。

喻文州低下头,他的身体消失了,变成了边缘模糊的半透明体,他能看到自己身体中流淌着颜色,不知是雾白还是淡蓝。

他又抬起头,苏沐秋的形象也消失了,轮廓有些模糊,看不太真切。

那边的屏蔽效果比较差,喻文州立刻做出判断,并收回虚原质,让自己的能量场维持在这个小空间内。


这个以水为媒介铺展开的奇妙世界便是喻文州的“能量场”,正式术语为“乙型共感者感应能力场”,简称“能量场”、“能力场”、“感应场”或“精神力场”等。每个共感者所看到的景像都不同,但都可以借此来推测生物的精神和情感状态。

甲型共感者同样也有“能量场”,当他们解开精神屏障,延展五感时,可以看到一个更“广大”的世界。这时,在他们世界中,芬芳或恶臭会变得更鲜明,洁白会更明亮,漆黑也会更深沉。他们可以分辨细微的声响,也能瞬间看穿远处昆虫的振翅。

根据共感能力的高低,甲型共感者的感知力可以延伸至远方,与此相应,他们拥有超越常人的身体能力。因此,即使在现在战争中,他们也经常作为尖兵,何况在蒙昧的过去。

那时的他们是死神,是英雄。

乙型共感者同样拥有两极的评价,他们曾被当作魔法师或恶魔之子,也曾被尊为神使或灵谕师。直至今日,仍有相当数量的人认为他们能够看透灵魂。

灵魂?

喻文州再次低头,看着自己手臂中变幻不定的颜色。

——根据定义的不同,或许可以将乙型共感者看到的景象称为“灵魂”,但喻文州并不这样认为。

他曾被人问过是否相信灵魂存在,那时他笑着说自己保留意见。

喻文州无法做出结论,但隐约感觉,如果世界上真有“灵魂”,那一定是拥有独特力量的,恒定不变的。

而在乙型共感者的感应场中,任何生物的精神体都在不停地发生着改变,这样不稳定的精神体,喻文州不觉得它可以被称为灵魂。


不仅是观测到的精神体本身,就连“能力场”本身都不是固定不变的。前不久,喻文州就体验过一次能力场状态的改变。


那天喻文州很早便完成了测试,闲来无事时,突然想偷看一下甲组——同期的甲型训练生。

本届Z区“荣耀特别行动小组(GT)”的预备训练生前后相隔一个月进入XZ-0392训练基地做最后的集训和测试,很快便要进行联合训练。作为当事人,自然对彼此都有些好奇,但原则上禁止联合训练前双方的接触,而且平时的训练和生活区域都设有多重屏蔽装置,无法进行感知。

不过,喻文州听说近几天甲组正在室外集训和考试,而那些区域的屏蔽可能不够完全,他尝试着放出了自己的能量场。


喻文州控制虚原质,让能量场呈现出细长的状态,尽可能地向远处延伸。他轻松地越过了屏蔽装置,这也让他少了些顾虑,因为这说明保密级别不高。

通常来说,甲型对于同为甲型共感者的“探知”会比较敏感,对于来自乙型的探知则难以察觉,乙型也是同样。

很快,喻文州发现了目标。

他先是注意到的是一个混沌而强烈的精神体——影兽,而且是一只被束缚起来的影兽,从它身上传来的不适、想挣脱的情绪清楚地传达了这一点。喻文州明白了,甲组的训练生正在进行训练。

那么,他们是什么样的人呢?

喻文州对未来的“战友们”产生了强烈的好奇,自从几年前进入训练营起,除了工作人员和教官外,他一直没有接触过其他的甲型共感者。

他进一步地进行感知,一个个地观察着这些陌生的精神体。

突然,他的感应场发生了变化,原本平稳的雾白色世界闪过了一阵连续的光芒。白雾突然又软化为水,一层层地波动散开,又聚合。

“?”喻文州注意“观察”波动的中心,看到了一个散发着淡金色光芒的影子在跳动着,一个强烈的精神体。

喻文州一向擅长从精神体的状态来推测人物的性格、心理甚至外貌,这一次却完全没有了主意。

这个精神体能量十足,感情强烈,但又很隐忍。

若用动物来比喻,喻文州刚想到这里,脑海中突然跳出了一种形象——豹子,而且是善攀爬、善偷袭的花豹。

这样一想,能量场中的金色影子就变化成了花豹的形象。

真是奇妙,喻文州想。他无法通过精神体准确感知人物具体的动作,却莫名觉得这种动物十分适合他。

他就这样观察了一段时间,注意到“花豹”承受的精神压力越来越大,几乎要被卷入影兽的影响,明亮的金色中回旋着压抑的焦躁,显然正在努力自我调节。

“我能够帮他吗?”

这时,喻文州心里想的只是自己的力量是否能传达过去,而不是“该不该”,或者,“为什么”。

***


“别紧张,我明白你们心中的躁动。第一次嘛,大家都有过,等跨过这道坎就是成年人了。”

“有什么好紧张的?而且又不是第一次。明白了,你的意思是说你当时没经历过这种训练所以到现在还成不了年吧!”

魏琛两手同时敲两人的头,黄少天捂着头“哎哟”一声,叶修躲了过去,旁边的苏沐橙笑了起来。

“你怎么又来了,世界这么和平吗?”

“嗯,托我的福。”

“滚蛋,乙组的人呢?”

“来了,那边等着呢。”叶修伸手,“来根烟。”

靠,原来是来要烟的。魏琛翻白眼,“爷爷好不容易攒的,哪能便宜你!”

“硬红,右边裤兜里,别这么小气。”叶修嘿嘿笑。

……魏琛今天最烦的依然还是甲乙混合偏乙型——叶修!


黄少天奋笔疾书,隔板的另一边坐着陌生人,黄少天不知道他是谁,也无从得知,因为这种隔板是特制的屏蔽板,可以屏蔽甲型共感者有意或无意进行的感知。黄少天听不到,看不到,闻不到,当然无法得知对方的任何状况,但是这不妨碍他可以在5分钟之内写满一页纸。

“这是一个喜欢音乐的人,喜欢摇滚乐,但只是嘴上说说而已,他并不知道摇滚是什么……”

这是甲乙两组训练生进行联合训练之前的一项例行训练。乙型共感者会在隔板的另一边对甲型共感者进行浅层的精神探知,并且投射出自己的一些信息,接着双方要记下对于对方的印象和猜测,画图或文字都可以——这些内容随后都会公开,并成为谈资。比起训练,这更像是一场共感者之间的特殊的打招呼方式。

黄少天是一个普通的甲型,他无法从乙型的一个简单的情感投射中得到更多的信息,但是这并不妨碍他瞎扯。

别人可能只会写,“可能是一个温柔的人”,黄少天则会写这人多高多重,成绩好不好,平时喜欢做什么事,穿什么样的衣服……反正想象无罪,写得多了还能蒙上几个,蒙对了就是胜利。他写字快,花不上5分钟就写满了“卷面”,正打算翻过去写在背面时,笔突然停下了。

因为又一个乙型共感者走了进来。感觉到来者投射过来虚原质时,黄少天的心猛地一跳,差点写下“就是这个”。


黄少天发了会儿呆,直到扫到眼前的计时器才想起应该写点什么,但面对白纸却一个字都写不出来,只觉得心跳声越来越厉害。

等到时间快结束了,他才草草写上两笔。后面的几个黄少天一路狂草写完,心里一直在琢磨刚才的“那个人”。

名为测试的“见面仪式”结束后,有三十分钟的休息时间。黄少天想了想,没去休息室,转个弯,直接拐到了办公室。


办公室里有甲乙两组的老师、教官以及轮休来当辅导员的GT现役队员。所有人都在翻看训练生们刚才写的测试答案,笑声一阵阵地传来。

黄少天走了进去,敬了个礼:“报告……!”

“少来这套!”魏琛不耐烦地打断他,“有话快讲。”

全屋所有人都在看他,黄少天迟疑了一下,说:

“今天的训练,我想跟5号一组。”

“5号?……你说第五个人?”魏琛手里正好拿着黄少天写的“作文卷”,翻到第五张,看到寥寥两行。

“卷子”上除了可以自由发挥的空白部分,最上方有几个需要评星的选项,比如“是否想跟他搭档”“觉得是否合得来”之类,5号卷面上黄少天全涂满了。

“嗯,看出来你想找他一组了。”魏琛又翻了翻,前几张差不多都是涂满的,“你想跟好几个人一组啊。”

“不不不。”黄少天说,“前面的是手滑,就是第5个。”

魏琛看了看他,“分组需要考虑到每个人的成绩以及能力的配合,而且并不是……哎老叶,五号是谁啊?”

“五号啊……”坐在另一边的叶修转回头,面色凝重。

怎么?黄少天屏住了呼吸。

叶修在资料夹里翻了翻,抽出了几张,招呼黄少天到一边的桌子旁坐下。把资料摊在黄少天面前。

资料上印着一个年轻男性的,正、背面、侧面照片。

“怎么弄得像囚犯似的。”黄少天嘀咕一声。

“他这个人吧……”叶修欲言又止,“不太适合做搭档。”

喻文州/男/XX年2月10日生……

“那是什么意思?他成绩很差吗?应该不会吧。”

黄少天扫了一眼旁边的简单资料,又接着看照片,仿佛能从上面感应到一些什么似的。

叶修犹豫了片刻,这才说,“他近战能力不强,考试勉强及格。”

“哦……”黄少天想,这有什么关系?“不是每个人都像你这么变态的。”

因为擅长领域不同以及精神契合后的能力提升,甲乙型经常会以固定搭档的形式共同行动,就连叶修这种混合型也曾有固定搭档。

叶修很少见地没跟他贫,继续说,“其实……对了,苏沐秋你知道吧?”

“……知道啊,不是你以前的搭档么,现在搞研究去了。”

叶修叹了一口气,“其实,沐秋点名要他了。”

“啥?!”

黄少天啥点没跳起来,“你你你,他他,他不是你的搭档么?为什么?”

叶修没有回答,过了几秒,说:“所以,你换个人吧,你成绩挺好的,正好找个能一起打的呗。”

黄少天的眼睛始终没离开资料,大脑里很乱。

怎么回事,苏沐秋和老叶解开搭档关系了?

听说找到合得来的搭档以后就不想换别人了,想换的时候除非是找到了……

“行了别看了。”叶修突然用手挡住照片。

“?”黄少天抬头。

叶修突然坏笑,“你要是这么想看,我可以偷偷打印一张送给你。”

四周的辅导员和教官刚才一直努力忍笑,这时一起大笑起来,有人笑得直拍桌子。

黄少天脸有点红,他这才发现自己被捉弄了。

叶修这个混蛋,使用语言和感情投射在耍他!!

感觉到黄少天的愤怒,叶修毫不在意,“放心,沐秋只是找他帮忙研究而已,你的一见钟情对象还没有搭档。”

“滚滚滚!说什么呢!!!我只是……有事要跟他说。”

黄少天气死了,什么话让这人说出来都要变质,他只是想去道谢而已啊!

叶修摇晃着手里的另一张纸,“你不想看他都写了什么?”

黄少天猛然转头,把纸抢了过来,呆住了。

纸上没有字,画的是一张“画”。

画技十分稚拙,中间是个椭圆形,下面四条……可能是腿,状似头部的前方突起了一段。

呃……这是……猫……吗……?

黄少天自认为观察力极好,现在却无法断定。

“把你画成猪了。”叶修笑得肚子疼。

黄少天瞪他,“绝对不是!”


-TBC-


#唔,官方衍生(?)品的那个笔记本里的喻队(?)的图(?)到底能不能算是官方设定呢?

总之,这篇文章里喻队还是跟旧版一样延续了画伯的萌点(喂


#感觉有看不懂的地方可以留言哦~


>>>>>>


纸鱼的喻黄文列表~

·《别处相逢》(加印发售中)天窗见俺  通贩地址

·《Change!!Chance!!》(新刊)详情    通贩

纸鱼的喻黄文列表~



评论 ( 6 )
热度 ( 52 )

© 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