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全职·喻黄ONLY...教练我想要手速和脑速…
全部喻黄文列表(持续更新):
http://kamisakana.lofter.com/post/27fc7b_7f80b0e
【一切内容禁止转载】
·部分有年龄限制!
文章分类见↓戳标题可见全文→

·BLUE DAYS-- 01眼药 02 广告(出本版v1.5)

#啊啊啊啊因为发了整理然后就好想放出新版,01和04稍微改得比较大所以俺要重放一下…!!02是附赠…(还能假装更新我真是太聪明了!

#出本版是v1.52有小小小细节+改错字(…


======

1  眼药水

 

#第8赛季常规赛训练

 

“嘿嘿,完美!”

黄少天停下敲击键盘的动作,他刚刚完成了今天的例行训练。对于他来说,这些项目与其说是“训练”,不如说是保持状态的热身。接下来由队长喻文州制定的针对性训练才是重点。

他简单地活动了一下肩颈,眨眨眼睛,觉得不太舒服,下意识地揉了揉。

“……。”

揉完才想起这么做不对。

偷偷看看四周,没人注意,喻文州正背对着他指导其他队员训练。

太好了太好了!

黄少天很有些此地无银三百两地清清嗓子,开始寻找起来。

一边找一边嘟囔。

“不对不是你。嗯?这是什么,先不管了……”

桌子上,没有。第一层抽屉里,没有。

喻文州的桌子上?……没有。

“找什么呢?”

坐在对面的一位队员站起来,热情地问。

这是本赛季新加入的队员,名叫李远,是个不令人讨厌的自来熟,刚来没多久就跟所有人热络起来了。

“找眼药水吗?我这有!”

他说着拿起一个红瓶的眼药水。

“不是这个。这种太凉了我不喜欢,你看到一个浅绿色瓶子的吗?正方形的。”

李远摇头,看着黄少天抻长身体,拉开队长的抽屉翻找。

“……副队和队长关系果然很好啊。”

李远坐下,戳戳坐在旁边的郑轩。

郑轩心想这人说什么废话。

喻文州走了过来,李远赶紧装作正在训练。

 

黄少天抬头。

喻文州看到他的样子就知道他在找什么。

“没拿来吧?”

“没拿来?”黄少天想起来了,“对了,放床头柜上了!”

“嗯,滴这个吧。”喻文州拿起桌子上的红瓶,这是蓝雨的赞助商提供的眼药水,可以缓解眼睛疲劳。

“不要!实在太凉了!滴眼睛里好疼!装在红瓶里怎么还这么凉,包装应该跟内容相符嘛,红色这样火热的颜色应该装上同样火热的眼药水。不对,火热不行,温和点就好了,我还是喜欢去年的绿瓶,比较柔和,眼睛多脆弱啊,就应该装温柔一点的药水。”

喻文州坐到椅子上,手指转动着眼药水瓶。

“我帮你滴。”

“……”黄少天看着颠来倒去的小红瓶,“还不是一样?难道你滴就不疼了?”

“嗯,我技术好。”

“滴个眼药水哪需要什么技术?”

喻文州微笑,“试试就知道了。”

“……”黄少天怀疑地看了看他,又看了看修长匀称的手指捏着的红瓶,“好吧……”

喻文州踩了一下地面,熟练地将椅子滑到他旁边。

“仰头。”

黄少天老实地向后靠着,仰起头。

“先试一只眼睛,如果痛了另一只就不滴了。……呃,这样不舒服。”

他扳了一下椅子下方的控制杆,往后靠了靠。

“再低点。”

黄少天又往下沉了沉。喻文州帮他往下按。

“太低了吧?”

“没事。”

喻文州用手指轻轻推了一下他的下巴。

“我、我怎么觉得有点紧张啊!真的不疼?”

“别动。”

喻文州用左手轻轻将黄少天右眼皮拨开,右手轻轻挤药水瓶。

“呃呃呃好凉!!好凉好凉!”

冰凉的刺疼感扎进眼睛里,黄少天连声抗议。

“别动。”喻文州再次推他的下巴,让他的头保持水平,“眼球转一下。”

“不要……疼死了凉死了,谁说不疼的?”

他努力睁开没滴眼药水的左眼,喻文州轻抚眼皮,阖上他的眼睛。

轻声说:“揉眼睛了吧?”

“没……没有。”

“因为揉了眼睛,所以才会疼的。以后别揉了。”

“……”

“转一下眼睛?”

黄少天只好乖乖听话,慢慢转起了眼球,这样一转,眼药水分布变得更均匀,他又哼唧起来:“好凉好凉……”

喻文州笑,“不疼了吧?”

黄少天有点不情愿地承认,“……还,行。”

喻文州用手指轻轻地将溢出来的眼药水擦掉。

“技术好吧?”

“……唔。……肯定是因为B市太干燥了,回来以后总觉得眼睛干,要不我为什么要揉,我知道对眼睛不好——等等!”

感觉到喻文州拨开了他的左眼皮,黄少天赶紧制止,可惜已经晚了,又一滴冰凉的液体无情地滴到他的眼睛里。

“?!%…#*&~!”

伸向半空中的手抓到了喻文州身上。

 

***

 

郑轩坐在正副两个队长的斜对面,因为日常训练实在很枯燥,他经常偷偷挂着微博刷几下,用来调节情绪。

@蓝雨郑轩-枪淋弹雨:点个眼药水而已,不用这样吧。真是压力山大……,需要眼药是我们才对吧……

写到这里,他看了看放在桌子上的眼药水,觉得它无法治疗“闪瞎”。

他把鼠标挪到“发送”旁边的小三角上,点击了一下。

打水回来的李远在郑轩身边蹲下,压低声音,神神秘秘地说:

“哎,你觉不觉得队长和黄少的关系有那么一点不一般?”

“不觉得。”

郑轩立刻回答。

哪有不一般?实在是太一般了,太正常了。

李远完全没理解郑轩的深层含义,继续说道:

“你看,是不是靠得太近了?队长就差直接趴上去了。感觉就像是……”

他说不下去了。郑轩心想,看来这小子还没那么蠢。

李远又问:“队长给谁滴眼药水都是这动作吗?”

“……没见过队长给别人滴眼药水,要不你试试?”

他猛然站起来,好像真想上去问,但立刻又蹲了回来,低声说道:

“其实不是动作的问题,好像气场上让人没办法靠近,你有没有这种感觉?上次在食堂的时候……”

感觉什么啊感觉,都感觉多少年了。郑轩深深叹了一口气。

他拍了一下李远的肩,语重心长地说:

“有些事情,你总会懂的。给你一个忠告……,为了你的眼睛,最好少往那边看。”

“……哦……”

李远一知半解地点点头,弓着背坐回椅子。

郑轩抬头。某两个人还差不多保持着刚才的姿势,有说有笑的,声音压得很低,听不清楚具体在说什么。

郑轩把耳麦戴好,打开了下一个训练软件。看到微博还没发出去,他习惯性地按了一下“发布”。

 

好不容易挨到了午饭时间,郑轩站起来,边活动手指边往食堂走。徐景熙忧心忡忡地朝他走来。

“你的微博转了快4千条了,没事吧?”

“……哪条?!”

郑轩吓了一跳,赶紧回想自己是不是发了什么不妥的内容。昨晚好像发了一个“今天的晚饭”微博,有那么稀奇吗?

“滴眼药水那条。”

“啥?!”

郑轩震惊,“你们能看到那条??”

他发这种日常吐槽类的微博时,都会选“只有自己可见”的,今天他应该……

……没有!

他正想选的时候,李远跟他说话,之后就忘记了!

糟了!

徐景熙继续说:

“最开始是方锐和林敬言转的。”

“……”

“然后八卦微博也跟着转了。”

“…………”

“好多粉丝和选手都在转,猜你到底在说什么。”

压力超级山大啊!!

看着郑轩一脸惊恐,徐景熙安慰他:

“没事,我已经解释了,告诉他们别乱猜,只是队长给黄少滴眼药水而已……嗯?你不吃饭了?”

没空去拿手机了!郑轩往自己的电脑奔去。

开机速度慢到他想哭。现在删微博还来得及吗!

 

***

 

小剧场:

 

刚打开主页面,郑轩就快被吓哭了,转发7721,评论772,赞263。

为什么有这么多人转!你们都不用上班上学训练的吗……

第一个转载的是方锐。

@呼啸_方锐:我抢到郑轩大大第一个压力山大了!好像有情况?[疑惑]

@呼啸_林敬言:方锐大大你的训练完成了吗[疑惑]

@虚空_李迅:哦?有八卦!!!求详细!

经由李迅、@荣耀小报、@荣耀无责任八卦站……等几个热爱八卦的微博的强势转发,这条微博得以迅速扩散。

郑轩粗粗一瞥转发人名,看到了很多职业选手。比如“苏沐澄”、“楚云秀”……“徐景熙”……“喻文州”。

……

啥!?

@蓝雨喻文州-索克萨尔:^_^

“……”

没……没事吧?

……吧……

 

-END-


2 广告

#第十赛季季后赛后。写于蓝雨战结束前。

跟原作发生了冲突>原以为要等赛季全结束后再放假/_\,请当成IF来看吧 

 

 

原本老板是点名要叫喻文州和黄少天两人一起去办公室找他讨论新广告的事,但黄少天嫌麻烦,带着卢瀚文打指导赛去了。

“嗯~反正讨论的都是合同之类模式化的东西,我去不去都一样,有队长在就可以了吧!”

喻文州觉得不会有什么大问题,同意了。看着黄少天搂着卢瀚文的脖子亲昵地凑在一起说话,不由得笑了。

“真像亲兄弟……”

“哦?怎么了小喻?心情不错?”宣传部的经理王海迎面走来,手上拿着一叠资料。

“我看您心情也很好呢。”

王海笑:“黄少怎么不在?走,先进去再说。”

 

喻文州回到训练室的时候,黄少天和卢瀚文刚打完一局,卢瀚文似乎又输了,正缠着黄少天问这问那。现在是休息时间,队员们正在自由放松,有几个人聚在一起研究比赛录像,有人闭着眼睛做手操,还有人忙着收菜、刷微博……。

“比得怎么样啊?”喻文州走到黄少天背后,看着他的显示器。

卢瀚文抢着说道:

“队长!我跟你说!刚才我差一点就赢了!是吧?黄少!我们再打一次吧!这次我肯定能赢!”

“去去别乱说,我那是让着你懂吗?指导赛的意思就是说我在让着你,懂了吗?”

“录像了吧?等会儿给我看看。”

“咳,好……”黄少天缩缩脖子。

队长肯定有事找他,他用力拍了一下卢瀚文的后背,说:“小子,回去写作业吧!要是不会就去找郑轩大哥教你,他肯定会。”

正忙着偷菜的郑轩听到自己的名字,心里顿时一惊。

“今天不打啦?”卢瀚文有点失望。

“先好好学习吧,你是不是该期末考试了?小心不及格比不了赛啊!”

卢瀚文在体校上学,去年因为训练太忙休学了一年,现在正在念初三。

“考及格太容易了!”

“一旦考个倒第几,让蓝雨面子往哪放?”

“……好吧!我先去复习!”卢瀚文立刻又充满活力,一蹦一跳地向郑轩跑去,郑轩大惊,连说:“我可不会英语啊,也不会数学……!”

黄少天低头看着放着自己面前的一大摞资料,真的非常惊讶:

“这些……全是要找蓝雨代言的?”

蓝雨第十赛季的成绩不算很好。因此,黄少天已经做好赞助和广告会减少的心理准备了。

这是什么状况?

他随便翻了几下资料,用夹子分别夹好的资料的第一页上写的都是类似“XXX公司,XXX广告提案A”的标题。

喻文州:“嗯,找蓝雨战队整体代言的也有,不过还是找你个人的比较多。”

黄少天不太相信:

“难道我要超越周泽楷成为广告之王了?哎呀……那些赞助商终于发现我是多么英俊潇洒了吗……”

他嘴上一边说着,一边翻看第一个广告提案,图文并茂,来自蓝雨这几年来的最大赞助商之一,运动用品制造商“ad○das”。

 

>ad○das,B-RUN广告提案A-1(摘要)

夜雨声烦在树林间与敌方进行激烈地战斗(不露正脸)。

敌方逃走,夜雨声烦追逐。

大树倒下。向夜雨声烦砸去。

夜雨声烦即将被大树砸到。

这时,夜雨声烦打开装备栏,从包裹里拿出“B-RUN运动鞋”换上。(商品特写)

夜雨声烦的鞋变成了B-RUN运动鞋(特写),他灵活地躲开了大树,战胜了敌人。

夜雨声烦摆出胜利的POSE。

商品LOGO,夜雨声烦、黄少天全身。

广告语:“更防滑,更有弹力!新一代B-RUN!你无悔的选择!”

字幕:ad○das友情提示:户外运动请注意自身安全,不要伤害花草树木。

 

“喂喂!这是什么情况啊!不是真要拍这个吧!!还无悔的选择呢!”

喻文州笑了笑。

黄少天慌了,忙问:“不会吧!这太扯了!居然让夜雨声烦穿运动鞋!我的一世英名就要毁在这里了!”

“咦?什么什么?”“怎么个情况?”

听到黄少天这么一嚷嚷,队员们纷纷有了兴趣,他们抢走了黄少天挥舞着的广告企划书,传看了起来。

“队长……”剑圣求助。

喻文州指了指:“还有其他的。”

黄少天苦着脸,又拿起一份资料:

 

ad○das,B-RUN广告提案A-2(摘要)

夜雨声烦在树林间与敌方进行激烈地战斗(敌人不露正脸)。

大树向夜雨声烦砸下。

穿着“B-RUN运动鞋”(特写)的黄少天一跃而出,将夜雨声烦推到一边。

大树倒下,敌人被砸倒。

广告语:“新一代B-RUN!我无悔的选择!”

字幕:ad○das友情提示:户外运动请注意自身安全,请不要伤害花草树木。

 

“喂!!”

 

>ad○das,B-RUN广告提案A-5(摘要)

夜雨声烦被大树砸到,血条变红!

突然,倒在地上的夜雨声烦面前出现了一双“ad○das运动鞋”(特写)

(抒情音乐)夜雨声烦看着敌人远去,ad○das运动鞋穿在敌人的脚上。

广告语:如果回到那一天,我一定会选择B-RUN。

字幕(略)

 

“这个该死的ad○das!到底做了多少份企划书!!居然还有B?B-4?啊?还有D??而且每一个……”

黄少天快速地翻看了一下,“每一个都是以大树为主题的!!这么喜欢那棵树吗!”

他觉得又好气又好笑,再一看,其他队员早就全笑倒了。

“你们不要太过分!现在正在笑的人都给我记住!”愤怒地把围观的人挨个瞪了一下,黄少天转向同样在笑的喻文州,“队长,我们不要理这个ad○das了!这纯属拉黑我的形象拉黑战队的形象!!”

“我抢到了!”卢瀚文趁黄少天转头跟队长说话时,一伸手,把桌上的那摞企划书全抢了过去。

“小家伙干得好!”李远马上接过,快速分给每个人。

“你们给我等着!!”黄少愤怒,但没真的追上去,众队员对这个副队长完全没有害怕的感情,没一个人逃走,原地站着传看起来,接着又是一阵阵的哄笑声。

“噢,这个好!”宋晓说:“黄少,这个很好啊!我看这个能把你拍得挺帅的!……呃,不过也有棵大树。”

众人七嘴八舌:“这个也有树!”“我这份也有!”

黄少天怒拍桌子,“告诉我有没有没树的!这么喜欢树怎么不去找微草?!”

“黄少,A○er出的新机型,肯定没树。”徐景熙说着把手上的那份资料递给黄少天。

A○er在年初推出了“蓝雨”,“索克萨尔”两款笔记本,这次似乎轮到黄少天了。

“嗯?已经都做好了?”李远伸脖子看。

本季度A○er同样推出了两款新机型,跟其他广告文案的简单文字和图画不同,这一份平面广告已经设计得差不多了。

喻文州回答:“对,这个很快就会公开了,是我要来当筹码的。”

“筹码?”李远听不懂。

 

A○er-冰雨

超级本,幽蓝色为主色,配以黑色和少许金色,黑暗环境里可以设定键盘发亮,显得十分华丽。银武冰雨刻印制作得十分精致。

 

这个真的很帅!众选手们纷纷羡慕起来。但大家更在意下一个。

 

A○er-夜雨

 

“少印了两个字!”黄少天指出。他接着往下看。

 

A○er-夜雨

游戏本,高端配置,超级静音(加粗)

 

“……”

 

下一页是“冰雨”、“夜雨”两款笔记本摆在一起,前面是溪流,后面是树林。

广告语:“超快、超稳定、超静音——A○er-夜雨·冰雨”。

 

“……这个是不是欺负人……?这个肯定是欺负人吧!!给我个全名啊!!刚才谁说没树的!谁说的!直接来了个树林!够狠!”

黄少天怒吼。周围一圈蓝雨选手全笑傻了。

站在外围的宋晓因为没看到那张图,所以没笑得那么夸张,他提出了比较质朴的疑惑。

“队长……这些广告都是要拍的?如果都要拍……那蓝雨可以改名叫蓝树了!”

喻文州笑道:“肯定不会全拍。”

黄少天回头看看站在自己身后的喻文州,他就知道队长肯定会帮他!

喻文州继续说道:

“如果只是像A○er这样用来当背景的问题不大。但现在很多家都想以‘大树’为主体元素,最终肯定会导致广告效应减弱,还会令战队的形象固化。所以,不如找到几家比较有实力、有诚意的赞助方,然后……”

喻文州微笑,

“综合一下他们的出价以及广告内容来决定。不过,在现阶段,内容是可以改变的。因此,结论是——出价最高的广告商拥有大树的独家使用权,其他广告需要改变内容。”

“不,不愧是队长……”蓝雨众佩服,居然想到“拍卖大树”这招出来。……但是,黄少会不会有意见?

“那只是一个不可重复的失误,刻意回避反而会沦为话柄,不如由我们这边主动出击,拿来多赚点赞助费。”

喻文州停了一下,看着黄少天。

“……刚才只是我的想法。这件事还是要少天自己来决定。”

“……”

你都想得这么周到了,我还能有什么意见?

黄少天把各种利弊快速在心里过了一次,发现无法提出更好的建议。

他叹气:

“听你的!我这么大度的人怎么会介意这些事?”

……虽然还是有1%在意……

全怪那个忍者!他开始在脑内模拟把某忍者揍到吐血的过程。

众人又看着企划书笑了一阵儿,然后各自散去了。

“生气了?”喻文州弯腰看着他。

“没有!”黄少天咬牙,“我只是想顺网线爬过去把那小子揍一顿!”

“会有机会的。”

会有机会的,当然机会是肯定有的,只要他们都还追逐荣耀。但到底会在什么时候碰面就无从得知了,下个赛季能不能快点来啊……

黄少天正在默默郁闷呢,听到有人喊他。

“大树,啊不对,黄少!不去吃饭吗?”

他“腾”地从椅子上跳起来,“李远你小子是故意的吧!你给我等着!!幻影无形剑!!!”

“救命啊!剑圣欺负人啦!!”李远狂奔。

 

***

 

小剧场:

 

看着两人闹成一团的身影,郑轩语重心长地对卢瀚文说:

“小卢啊……你可不要向黄少学啊。”

“嗯嗯,我记住了!”

“另外,我真的不会英语……以前学的早忘了……”

“我们老师说了!身为职业运动员得掌握一定的基本知识!我们以后一起学吧!”

“啥……?”

 

-END-


===================


>回想起来最初写01的时候原作还没看完,因为强烈喻黄不足所以忍不住写了起来…


发完感觉有点羞耻…((((((((((


>>>>>>

纸鱼的喻黄文列表~

·《别处相逢》(加印发售中)天窗见俺  通贩地址

·《Change!!Chance!!》(新刊)详情    通贩

评论 ( 6 )
热度 ( 49 )

© 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