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全职·喻黄ONLY...教练我想要手速和脑速…
全部喻黄文列表(持续更新):
http://kamisakana.lofter.com/post/27fc7b_7f80b0e
【一切内容禁止转载】
·部分有年龄限制!
文章分类见↓戳标题可见全文→

【喻黄】仪式(下)-END

#=口=!(←??

#>>>>>()(

#是喻黄,是喻黄,是喻黄……很重要所以说三次(。)



======


在这个时候,所有人都在围观黄少天搞怪呢,没有任何一个人会想到下一秒居然会有闪光弹爆炸,包括黄少天自己都没有任何思想准备,刚做过“热辣表演”,他的脸本来就很红,突然来这么一下,脸红指数直线上升。

现场围观的所有人只有一个感想:

瞎!

有参加过婚礼的人抗议了,这种时候不该是等摄影师和围观群众起哄“亲一个亲一个”了才会扭扭捏捏亲个脸蛋,再多起哄几次外加摄影师威逼之下才会羞涩、快速地碰个嘴唇吗?怎么可以一上来就放个全屏AOE,犯规啊!心脏啊!

“因为有两个弹药专家在,所以才格外闪。”张新杰认真地说。

“……你这个槽竟然完全没吐在重点上……!”方锐震惊。

“不不,重点是张新杰前辈居然在说冷笑话。”乔一帆小声说。

“但是目测那两个弹药专家都受到了暴击。”苏沐橙指了指。


这不但是个全屏AOE,而且还是近距离内必定爆击的AOE,两位新人周围的所有人都受到了加成伤害,其中之一张佳乐夸张地捂着眼睛,郑轩则过度扭头,习惯性地做出我啥也没看到的动作。

因为太过突然,连摄影摄像都没做好准备,而这种带有表演性质仪式,摄影没做好准备的后果就是——

“重来。”铁面无情的摄影师安排好所有人的站位,举起手。

众人无奈地站好,心想反正已经看过一次了,这次有心理准备应该会好些吧。

喻文州给黄少天一个眼色,黄少天笑了,摇了一下头,又一个眼色,黄少天有点无奈地轻轻点头。

摄影师的手放下。

蓝雨的正副队长搂到一起,法式深吻。

……瞎!职业选手们的手指下意识地动起来,按下想象中的键盘,这要是在游戏里,这两人肯定被各种技能轰了个遍。

好在这次大招持续时间也很短,两人分开,众人纷纷松一口气,还是不敢去看他们的脸。这一关总算是结束了吧!

——这回是摄像师无情地举起手。

“重拍一次!”

“为什么!”众人抗议。

摄像还不满呢,“你们不要呆在那边,这样多没有气氛,鼓掌起哄啊!热闹起来啊!”

什么?!

众人都惊了,为什么被闪光致盲还要鼓掌叫好,这是什么规矩?

没办法,毕竟是人家的终身大事,做朋友的豁出去了,上吧!

“开始。”

摄像一声令下,蓝雨副队长向前走,喻文州张开手搭在他的腰上,一只手轻轻扶了扶他的下巴,嘴唇相碰。摄像师挥手。

“……噢,噢噢~~”

 屋里的众人发出了毫无干劲的起哄声。

“不行!”摄像站了起来,“太不热闹了,重来!”

——“不行,还不够热闹,起哄啊!你看那边有人吹口哨,就是这种感觉!”

——“不行,开始先别太大声,亲上去以后再用力起哄,然后新人再亲得厉害点。最后鼓掌就行了。”

——“站太远了,你们跑那么远做什么?”

——“太近了……注意节奏,再来!”

……


也不知道重拍了几次,终于拍成了摄像摄影组两边都满意的效果。俩新人亲得满脸通红,伴郎和屋里帮忙的队员们更加身心疲惫,谁说群众演员好当的!谁说的!

屋外看热闹的众人都看不下去了,只有一小部分精神强大的人全程围观,并表示“导演,盒饭得加鸡腿!”


经历过不费蓝的大招接连洗礼,接下来的新人一起啃苹果,一起吃葡萄之类的中型AOE已经算不了什么,甚至还有人——张佳乐在短暂的磨练中迅速升级,真诚地闹着“拿那个小粒的,最小的那个!!”


短暂的休息时间结束后,双方的父母进场。

因为是简化版的婚礼仪式,而且也不可能实拍两人的房子或者宿舍,所以直接砍去了“进新房,见对方父母”的环节,两边的亲属一起出场,一起发红包、合影,说些吉利话,虽然亲戚只请来父母出席,因为有一堆朋友围着,也并不显得冷清。

有长辈在场,年轻人们都收敛了不少,大声闹的少了些,多了些小声讨论,有人在笑话谁的表情太夸张,有人在懊恼输了多少顿饭,有人在讨论等下绕城时和谁一起坐哪辆车。

一直没说话的周泽楷突然说了一句:

“怎么没有……”

江波涛没听全,赶紧问:“什么?”

周泽楷疑惑地说:“怎么,没有干果?”

这时,江波涛已经明白他要说什么了,想笑。

周泽楷又嘟囔,“花生,没有?”

“队长,你是想说为什么没有干果盘吧?装着花生瓜子桂圆的那种?对了,还有红枣。”

周泽楷点头。

“噗……你是真不知道吗?”

周泽楷很迷茫,知道什么呢?他只知道自己参加的两三次婚礼都有类似的东西,一次有个亲戚的小孩闹着想吃花生给他留下的深刻的印象,他还以为是仪式里必要的一环呢,好奇怪。

看他确实不知道,副队长好心提示他。

“谐音,想想看?红枣、花生、桂圆、瓜子,连起来是什么?”

“……?”

是什么呢?周泽楷苦思冥想。一直想到车上,还是没想明白。


***


“呼……”

黄少天靠在椅背上,长出了一口气。

“累了?”喻文州问。

“还行吧,就是闹得有点……”

黄少天笑了笑,罕见地没说完。

连续几天的安排和演练,一大清早起来准备,说不紧张不在意是假的,可人一紧张过了头,闹起来反而容易玩脱,黄少天暗暗回想刚才是不是表演技能或者哪个环节表现得太夸张了。

喻文州靠过来,挨着他说:

“没事,挺好的。”

“真的?”

喻文州亲了他一下。

“唉你别……”

有人提出了反对意见:“挺好,就这样,靠近点,保持住啊,亲密点。”

——这个人,是坐在副驾驶位上的摄像师,他正扛着摄像机对着两人,记录下两人在婚车里的表现。

两人笑。

“对视,含情脉脉那种。”

两人对视,又一起笑喷。

摄像又给出新指示:“再说点话吧,有说有笑拍起来好看。”

“说什么都行?”黄少天问。

“嗯,之后反正是要剪短,再配上音乐,听不到我们说什么。”喻文州说。

“那是公开放出的版本吧?我们自己留的那个也要抹掉声音?”

喻文州想了想,对摄像师说:“可以给我们一个不剪辑的版本吗?原始版本。”

“可以是可以,但文件会很大,而且很乱,什么都有。”

“没关系。”

摄像师倒无所谓,反正有人消费,“那就三个版本,公开的,私藏的,还有未剪辑的。”

“对,谢谢。”

“好,那你们自由发挥吧,反正路还有很长。”

两人又笑,说是可以自由发挥,可是又想不出特别要在车里,对着摄像头,对着陌生人能说的话,最后只好拉着手,看着对方傻笑。

笑着笑着,黄少天想到一句特别想说的话,他凑近喻文州,说:

“我觉得你今天特别帅,开门那一下,我好长时间都没反应过来,眼睛移不开。”

“嗯。”

黄少天瞄他,“……这种时候不是该说,‘你也是’吗?!”

喻文州抓紧他的手,“我到现在还没移开呢。”

“……”黄少天又没话说了,想着喻文州今天也是不太正常,过后回过味儿来肯定跟他一样反悔半天。

不过,喻文州确实在看他,摄像机的镜头也正对着他们,黄少天被盯着不自在,只好继续说话。

“你说,到底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我到现在还是不懂。”

“这场仪式?”

“不是,各种事。所有的事。”

所有的事,喻文州笑,看着黄少天,“不是挺好的吗。”

他的样子像在征求黄少天的回答,黄少天想了想,回答:“嗯。”

“所有的事。”

“嗯。”

“今天所有人都会祝福我们。不是挺好的?”

黄少天笑,“嗯。”

现在黄少天觉得特别幸福,有没有人祝福都无所谓,但既然有很多人祝福,自然更加开心。所有的一切究竟是怎么发生的,都不需要在意了。

又不知道说什么了,只好继续拉手傻笑。还好绕的路足够长,他们有的是时间来想很多很多无关紧要的话题。



-END-



评论 ( 31 )
热度 ( 143 )

© 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