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全职·喻黄ONLY...教练我想要手速和脑速…
全部喻黄文列表(持续更新):
http://kamisakana.lofter.com/post/27fc7b_7f80b0e
【一切内容禁止转载】
·部分有年龄限制!
文章分类见↓戳标题可见全文→

[喻黄]愿赌服输【大学生PARO】

#喻队应援无料中的俺的小短文。混更

#…只是!!旧文的!重写版……(蹲墙角←太混了

==============

愿赌服输 


后门开着,黄少天弯着腰悄悄地走了进来。

“哎哎,让一让。”

离门最近是个男生,正在不紧不慢地翻书,黄少天拍了他一下。

那人往里挪了一个位子,黄少天立刻坐上去,原本他还弓着背,但发现老师根本没往后看时,立刻直起了身体,理直气壮的样子像是一开始就坐在那里似的。

黄少天环顾四周,好家伙!坐得这么满!整个大教室里黑压压一片,跟听讲座一样积极,估计全都跟他一样,听说今天有考试才特意跑来的。

“我不是跑错教室了吧?这是毛概考试吗?以前有次我闲着无聊想来听课,结果一看加老师一共才三个人!把我直接吓出来了。”

黄少天话多,感慨一句“人好多”也能说得这么长,他还没说完。

“这充分说明了咱美院根本不需要这种课程,纯属浪费时间。”

旁边的男生有些诧异地看着黄少天,似乎在辨认是不是认识的人,然后笑了起来。

那人眉目清秀,眼角稍稍上挑,一笑起来神情变得更柔和。

黄少天看了他一眼,心想这人怎么没事乱放电。

“……你说是吧?”

男生没说话,继续笑着翻书。


他转头往前看,老师低头坐在讲台中间看报纸。黑板上写着“四道论述题,开卷考试,60分钟,下课点名”。

“下课点名!?怪不得没人走。”黄少天惊讶,“肯定是故意想整咱们吧,不过也难怪了,毕竟放了他一个学期的鸽子……”

边说边四处找文具,因为他全身上下除了衣服以外就只拿了手机。

旁边的人把笔袋给他,又从旁边的空座位上拿了几张A4白纸过来。

“书也借我看看。”黄少天用手肘捅捅他。

“你要看?”

“当然了,开卷考试不就是抄书吗?”

那人把书推了过来,黄少天随便掏出了一根笔,瞄了眼题目,伸头看书。

“……因为公会的仓库制度才是一家公会能维系团结稳定的根本制度……”

……嗯嗯,根本制度。

——不对,公会?!

黄少天立刻翻到封面:《全职高手 8》,○点中文网……

“……我靠,小说啊?”

那人轻声笑了起来。

黄少天又看了看他面前的纸张,上面画着一些不知道什么玩意,一个字没写。

“你已经交了?书呢?”

“还没写呢,来得及。”男生指了指前面,“我借别人了。”

黄少天一看,那里一整排都是女生。

“你这人……”黄少天打量着他,觉得好笑,“为了美色,连考试都不顾了?”

“她们说写完了会还我。”

“所以你就在这看书?”

他理所当然地点头:“今天该还了,我还没看完。”

“……该说你笨呢,还是乐于助人?”

黄少天无奈地摇头,他观察了一会儿前排,说:

“不行,她们传着看呢,都不知道传给谁了,你的书回不来了。”

“还有时间。”他倒不着急。

黄少天看看表,现在离下课还有半个多小时。不少人都写完了,全在打发时间,有低声聊天、玩手机的,有低头画画或者睡觉的,放眼望去,竟然没有一个在做正事的。

“我去借一本。”

黄少天立刻展开行动。

他拍拍前面那排男生,“有书没有?”

那一排都在联机打游戏,头也不抬地说:“没带”,“借出去了”。

靠!这些人还没有学习热情!

黄少天摸出手机,看郑轩在线,立刻敲他。


夜里下雨好烦烦烦烦:在吗在吗??

夜里下雨好烦烦烦烦:在不在在不在?你坐在哪呢?书借来看看?


Q上刷完了微博刷,连着刷了好多条后,郑轩终于回复了。


枪林弹雨:……左边前数第三排,你在哪我传过去?

夜里下雨好烦烦烦烦:别了,我过去拿,你放在左边过道边上。


这么些不靠谱的人,要是传书,还不知道会传到什么地方去,还不如跑一趟。

想到就做,黄少天趁老师放下水杯,再次低头看报时,果断弯下腰,快速向前跑去。

他很快就跑了回来,潜行成功!

“行了,”黄少天把书摆到两人中间,“赶紧抄吧,等会儿我看看在哪页……哦?都折好了?等我一会儿上微博给他点32个赞!”

黄少天马上开始写,他做什么都快,写字也快,很快就写完了一个题目。

他看看旁边,那人还在慢慢悠悠地写。

黄少天探头看他的卷面。

“哎呀,不用写这么好看,老师根本不会看……哦,你人文的?这字念四声的吧?喻文州?”

那人抬起眼睛看了他一下,脸上又带着很淡的笑意。

黄少天这才发现好像离得太近了,有点尴尬地挠挠脸,想往后退退。那人——喻文州却凑得更近,头几乎碰到一起。

“黄少天。”他的眼珠一转,看着黄少天的眼睛,念出名字。

声音压得很低,很柔和。

黄少天眨了眨眼睛,“对,他们都叫我黄少,我设计的。你快点写,我还等着写下一道题呢。”

下一道题目的答案页数比较靠前,喻文州伸出左手帮他压着书。黄少天凑过去看右边的页面,很快又写完了。

喻文州转头看了看他,松开手,把书往后翻。

“你干嘛?”黄少天拽他,“你不是还没写完吗?”

“我可以最后一起补,你先写吧。”

“那倒是,不用。”

两人看一本书,抄着同一页上的内容,总会不自觉地靠近,不知什么时候,眼看着又要撞到一起去了,黄少天又往旁边坐了一点。

“你快点写,我写得快,肯定能写完。”

喻文州不再客气,低头继续写。

黄少天闲不住,随手在卷子旁边画着花纹,斜着眼睛打量喻文州。

发梢随着动作细微地摇动,笔直的鼻梁和从嘴唇到下巴的线条。

黄少天心想,这个人会不会……

喻文州的动作停了一下,眼睛朝黄少天的方向看过来,黄少天在那之前移开视线,看着前方,他能感觉到喻文州的视线在他的脸上停留了两秒,然后又低了下去。

大教室是阶梯式的,最后一排最高,黄少天看着隔着两排的妹子们,她们似乎都写完了,三个两个的凑在一起边笑边说话,有人回头往后面看。

“里面有你认识的人吗?”

喻文州抬头看了一下,“不认识。”

一个女生似乎在往书上写字。

“她怎么往上面写东西?”

喻文州摇头。

下一道题又是黄少天先写完了,他看到前排几个女生拿着教材不知道在笑什么,还有人回头看看喻文州。

“我明白了!”

黄少天神神秘秘地小声说:

“我猜那个女生是在给你写留言呢,这样还书给你时你不就看到了吗?”

喻文州看了一眼黄少天,眼神里没有肯定也没有否定。

黄少天其实并不在意真假,只是嘴闲不住,随便找个话题说说。

“你猜她们会写什么?难道是联系方式?……你书借得真值,一下就借出艳遇来了!”

喻文州笑了,“可能吧。”

“你书上写名字了?”

“嗯。”

“写哪个系了吗?”

“没有。”

黄少天琢磨了一下,还是觉得自己说的对。写不写系无所谓,这么小的学校,想找个人还不容易?

“你是不是不信?等会儿把书拿回来看看我猜得对不对?”

“如果你猜对了……我是不是该给你一点奖励?”

喻文州停下了笔,看着他,笑容里有点暧昧。

什,什么意思。

黄少天好容易才反应过来,“你是说,打赌?赌什么?”

“午饭?”

“行啊。”


考试结束,黄少天和喻文州等了一会儿。

又等了一会儿。

人群渐渐散去,那些女生全都走入了人群。

“喂喂……!”

手臂被拉住了,黄少天回头,“她们还没还书呢!”

“没事,反正也没用了。”

“这倒也是,不过她们是什么意思,”黄少天想了想,“难道她们想改天再还你?够鬼的。”

喻文州耸了一下肩,不知在说“不知道”还是“无所谓”。


教室不够,这堂课是借了附中的礼堂考试,但他们的饭卡刷不了附中的食堂,几百号人浩浩荡荡地往主校区的方向走,喻文州和黄少天走在最后面。

学生们溜达着从教学楼、宿舍、图书馆走向唯一的食堂。这间灰色的学校只有这个时间热闹,反而有种格格不入的感觉。

黄少天摸了摸身上,“我没拿饭卡,你拿了吗?”

“拿了,不过现在人太多。”

“也是,现在不好找位子,不如等会儿再去。”

黄少天指指刚刚走过的图书馆:

“要不我帮你把书还了吧,你不说今天到期吗?”

“还没看完呢。”

“你怎么看书也慢,这样的书有半小时不就看完了?这书好看吗?好看我也去借。”

“第一本在我们宿舍,”喻文州抬抬下巴,示意了一下宿舍的方向,说,“前几本都在。”

“全在?”黄少天惊讶,“你怎么借出一套的?”

“比较幸运。”喻文州提议,“应该还有几天到期,你如果看得快,可以看完了再去还。”


喻文州的寝室在五楼,黄少天在三楼,喻文州把书拿到他的寝室。

喻文州说:“我先去续借,你要是看完那些还想看,我再借你。你看完以后,”他笑了一下,“可以直接去还,也可以给我,我去还。”

黄少天随手拿起最上面那本,啪啪啪翻动几下:“行吧,我尽快看,估计一天三本没什么问题,以前我看武侠的时候……嗯?”

书里夹着一个纸片。

上面写着:喻文州,139XXXXXXXX,503。

“方便联系。”喻文州说。

“嗯,行,等有事我再联系你。”

黄少天说到这,突然想到了什么,大笑了起来,他笑了好一阵子,笑到在自己座位上吃泡面的郑轩用看神经病的眼神看他。

“走,走饭去。”黄少天看着喻文州,“我觉得……你是不是欠我一顿午饭?”

喻文州笑着点头:“愿赌服输。”


==============


喻队应援无料>>>当时有八个脑洞……但哪个种不出来于是决定写写这段的后续,结果拿起旧文后看着不爽(…)就重写了一次OTZ(搞啥呢……)对不起啊啊啊←各种意义上(跪)


就这样……!本月持续死,8月有其他安排,可能更文时间也比较少。

唔总之希望大家去围观新本!!!!!/_\

啊我的广告植入得太自然了,好佩服自己呀

评论 ( 5 )
热度 ( 122 )

© 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