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全职·喻黄ONLY...教练我想要手速和脑速…
全部喻黄文列表(持续更新):
http://kamisakana.lofter.com/post/27fc7b_7f80b0e
【一切内容禁止转载】
·部分有年龄限制!
文章分类见↓戳标题可见全文→

[喻黄]早安,少爷14~15【END】

14~15 END>>01-03  04-05  06-07  08-09  10-11  12  13(上)  13下 


# 终章,想想既然叫这个名字,还是早晨发吧(?)大家早安!

本子里的版本应该会稍有调节。所以有意入本的姑娘请看得随意一点(?)本周被工作虐死完全没空再重看啊啊OTZ

#7.11根据评论修改了错字!谢谢捉虫的姑娘们!

==============



14


两人一前一后往学习室的方向走。

预感越来越强烈,黄少天努力压抑着它,用随口胡扯的方式排解。

“学习室空间比较小,只有一扇小窗户,虽然平时待在里面有点憋得难受,但是比较有私密感吧。应该很适合谈正事,不过我好像也没有什么正事哈哈,这房子应该还有好几间空房间?我觉得不如改出一间当会议室……”

说话间已经到达了目的地,喻文州一言不发,微微弓着背,把门推开。

黄少天走进漆黑的房间里,喻文州走到窗前,拉上厚厚的窗帘,把冰冷的夜晚隔绝在外。

“太好了,我还想说呢,晚上不拉窗帘就像没关门似的,按理说都有玻璃挡着,外面又不会有什么人来,行了,这样就行了。”

声音扩散在寂静的房间中,显得格外饶舌。

黄少天搓着手,四处看了一圈,没找到第二把椅子。

他干脆也不坐了,倚靠在高高的椅背上。

“你说吧,你怎么这么严肃,害我有点紧张哈哈。”

黄少天自己都觉得笑得很假,说话声音很刺耳,但是他还在说,好像这样就能缓解紧张。

“你会不会说得很长啊?要是长的话,咱们换个地方坐着慢慢聊聊你觉得怎么样?”

“不必了。”喻文州摇了一下头,他终于说话了。

黄少天点点头,终于安静了下来,他慢慢地呼吸着,数着心跳。

他没有等很久。

“少爷。”喻文州的声音听上去有点冷。

他说:“请允许我辞职。”

……果然。

“我……”黄少天觉得眼前黑了一下,他故意轻松地说:“不允许。”

喻文州低着头,沉默。黄少天看着他。

喻文州重新抬起头,看着他,声音清晰地说:

“少爷,请允许我辞职。”

他的表情平静,声音里没有波澜。

他已经决定了,黄少天想。

“哦……”黄少天还是一副很轻松的样子。

“这么说,你终于想当我的贴身男仆了?行啊,没问题,想什么时候开始?”

“少爷。”喻文州再一次说,这次说得更加明确,更加不容置疑。

“请允许我,离开这里。”

果然。

“想离开啊,没问题,这样吧,给你放几天假吧,你可以出去玩玩,要不就回家看看。”

喻文州刚想说什么,黄少天抢着说:

“几天太短了,一周吧,要不两周。”

声音卡在喉咙里,黄少天的喉结动了几下,“你觉得,怎么样?”

“少爷,我……”

“嘎吱——!”

后面的椅子经不住少年全身的力量,猛然向后退了一步,推着后面的木桌,在地板上摩擦出响亮的声响。

黄少天差点闪到,他吓了一大跳,脸色都变了。

他定了定神,把椅子拉开,放到不远处,跳到桌子上坐着。

“你坐下吧。”黄少天偏头示意斜前方的椅子。

喻文州没动,黄少天没有坚持。

沉默。难以忍受的沉默。

又是喻文州先开了口,声音平静,不像是受到沉默逼迫的。

他说:

“少爷……对不起。”

“……”

黄少天闭住眼睛,睁开。

“你是说,你想……你准备离开这里,是吧?”准备离开我。

喻文州点头,“是的。”

“为什么?”别问了。

“你之前还说要一直留在我,我是说,”黄少天捏着自己的手指,“你之前应该说过不会离开这里的。”

“我是说过。”

“怎么这么快就改变主意了?”

别问了!黄少天的心里有个声音在吼:你不是知道答案的吗!

黄少天克制不了。

喻文州略微垂下视线,眉毛皱了一下,没说话。

黄少天顿时觉得五脏六腑挤成一团。


果然,喻文州是知道的。


那天晚上,黄少天迷迷糊糊地倒在床上,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睡着的,早上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醒来的,脑子里只有喻文州。

“少爷,您醉了。”

黄少天确实醉了,他滴酒未沾,醉到魂飞魄散。

他抓着头发,不明白自己为什么突然就做了那件事。

他本来什么都没想,酒会上几个人玩闹起来,酒洒到了他的身上和衣服上,回家时,喻文州误以为他喝醉了,他觉得好玩就趁机瞎闹,洗澡的时候又突发奇想,往喻文州身上泼水玩。

当时,喻文州无奈地笑着,黑发贴在额头上。黄少天看着他把额发往后拨开,看到他眉骨的线条和稍稍上挑的眼角,突然就晕了。

他们抱在一起,互相亲吻——黄少天本来是确认有这件事的,但在反反复复的回放中却变得越来越模糊,他又觉得是自己主动扑上去,用力抱着喻文州的,喻文州只是没有立刻推开他。回忆与梦境搅合成一团,真真假假辨不分明,反而是喻文州最后平静的表情在脑海中无限加强。

黄少天产生了一个可怕的感觉——喻文州当时已经知道他是在假装了。而且,并不喜欢那样。

这个想象让他头皮发麻,第二天早上,他不敢直视喻文州。但喻文州似乎没有特别的表现,一切如常。

而现在,黄少天已经知道了,喻文州只是不想让自己难堪。


“文州。”

黄少天下定决心,一口气说出来。

“前几天,就是我喝醉了的那天,我不知道我是不是做了什么……过分的事。”

黄少天快速地看了一眼喻文州。

“如果是那天发生的事情让你觉得不舒服,我道歉,我保证以后不会再喝酒了,我也不喜欢酒味……”

“少爷,”喻文州打断了他,“您多虑了,那天什么都没发生。”

他不想说。黄少天懂了。

“那么……你……准备什么时候走?”

黄少天想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仍有余裕。

“如果可以,我想今天晚上。”

“这,这么快?”黄少天心慌意乱,“不用这么急吧?现在很晚了。要不改天吧,你还可以再,考虑考虑。”

喻文州不说话。

“你看,你走得这么突然,明天怎么办,老方还在外地吧,不可能突然回来。还有,晚上你住哪?以后的事,你也得考虑考虑吧?”

喻文州第一次显露出近似“痛苦”的表情,他的眉头紧紧地皱起,前发在脸上投下一片阴影。

“方管家已经在邻镇了,随时都可以回来。”

他的声音有点颤抖,但仍然清晰。

“我可以乘夜班火车离开,我会先回老家,然后我……可能会去上学。”

这些安排和决定都不是一两天内能决定好的,黄少天觉得眼前又黑了一下。

“……去学法律?”

“有可能。”

“在这里也可以学。”

喻文州不说话。

“不过,倒也是,进度肯定不一样,去学校的话老师也能照顾到你,总站在角落里算什么事,”黄少天反复拽着左手中指上的戒指,卡得关节一下一下地发白,他的声音异常明快,“而且到学校去每天都是跟好几个同学一起的嘛,大家可以讨论讨论,聊聊天什么的。我也更喜欢学校,现在憋在家里光跟老师大眼瞪小眼的,算什么事啊,我感觉这种学习风潮过一阵就会被淘汰了,到时候又会让我去学校了。”

说着说着,声音变了,黄少天立刻闭上嘴。

隔了两个呼吸,他重新开口。

“学费怎么办?已经够了吗?”

喻文州还保持着同样的站姿,头低成同样的角度。

“我会去打工。”

“打工……?工作?……去谁家?”

“……可能会去学校附近的餐馆。”

“‘餐馆’是指……有很多陌生人在一起吃饭的地方,对吧?”

“是的。”

“……”

喻文州不是不想服侍别人,只是不想再服侍他。

黄少天还能再说什么呢,喻文州已经把一切都考虑到了。

文州早就决定离开我了,黄少天想。

什么时候呢?

生病的时候,去他的房间的时候?

黄少天记得那天刺激得像主演了一部惊险电影,当他听到喻文州说“会永远陪在自己身边”时,他是多么幸福。

但是现在回想起来,喻文州的表情是不是有些为难呢?

如果他不逼问下去,可能会听到不一样的答案吧。

黄少天又闭上眼睛,咬着嘴唇。

他想起灼烧般的亲吻,想起发了疯的心跳,想起湿透的头发,他以为喻文州的眼睛里也有火焰。

他想起数不清的迷梦,梦里的喻文州会温柔地看着他,只看着他一个人,会笑着呼唤他的名字。

喻文州总是这么好,一直容忍他的任性,配合他的耍赖,直到现在也不想伤害他。

可是他却亲手把一切都毁了。

“好吧。”他听到了自己的声音。

那声音说:“我知道了。”


“这样好了,以后你想做什么,去哪里,可以告诉我,我可以给你写推荐信。”听起来够大度吗?

“等你到新住处,你可以写信回来,我……我们会挂念你。这样我也可以给你回信,比如过年,过节的时候可以问候一下之类的……我也不喜欢形式上的东西,不过我们可以顺便说说近况什么的。”他说得轻松吗?

没有回应。

黄少天的声音又提出新的提案。

“你可以跟我妈联系,对对,我差点忘了,我还没成年,我不能给你写推荐信,她,她可以给你写。不过我也快……成年了。”

喻文州还是一言不发。

文州讨厌我,黄少天绝望地想,一切都结束了。

他看到地板上的纹路在视野里上下晃动,知道自己正在点头。

他睁大眼睛,盯着地板的缝隙。

他说:“好吧,你走吧。”

喻文州还是不说话,黄少天觉得再也听不到喻文州说话了。

余光里,喻文州似乎正深深低头,郑重地行了一个礼,黄少天不敢抬头看。

又过了几秒,他听到了脚步声,一步,又一步。

喻文州转身,离开了他。

他听到了门把手的声音,门被拉开了。

“文州!”他失控地叫了一声。

喻文州停下了,可能回头了,也可能没有,黄少天真的不敢看他的表情,而且他的眼前一片模糊,抬了头也看不到。

“假如我,”黄少天听到自己说话了,喻文州讨厌他,所以他不想说话了,可是嗓子里像住着另外一个人,一直在惹人厌地喋喋不休,他听到自己说:

“假如我不再去找你了,你觉得怎么样?”

黄少天努力瞪大眼睛,他的声带里像塞着一块尖锐的石头,喉头一动就不停地流血,可是他居然还在说,还在说!

“我不会再去你的房间,工作时我也不去打扰你,我不找你说话,摇铃时我也会叫别人……”

黄少天觉得自己的声音听起来特别怪,特别难听。

“你不用帮我做事,……什么事都不用,你不必再见我,”地毯模糊的花纹猛然扩大,黄少天竭力抑制着。

喻文州仍然沉默。

“要不……你可以去老宅,就是我爸妈,住的地方,他们也会需要人手。我,”黄少天的手指相互交缠在一起,狠狠地压制着彼此,他已经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我保证不会去见你,再也不会去找你了……”

所以,别去太远的地方。

“真的,我保证。”黄少天的嘴唇颤抖着。

“梦里……”

我在说什么。

说什么胡话呢,别再说了。

说什么都没用了。

“梦里我也不会去找你,”他咬着嘴唇,好咸,他难过极了,声音自己跑了出来。

“我不会再梦到你了。”

他低着头,看着泪水滴下,视野清明了一瞬,又再次模糊。


***


不能停下。

喻文州对自己说。

不是已经决定了吗。

如果现在不狠下心,就再也无法回头了。

不能停下。

他不敢开口,因为一开口就会把动摇暴露无遗。

所以只能在心里道别。

再见,我的少爷。

他拉开了门。


***


门关上了。“碰”地一声。

黄少天再也无法控制,弓着背低声哭了起来。

喻文州讨厌他,要永远离开他,这令他极其痛苦,但最令他痛苦的是——他发现自己并不后悔。

他想象着时间能重来一次,想象一切从零开始,但是无论他怎么想,他还是想再一次喜欢上喻文州,再一次做梦,再次晕头转向,再次亲吻他,然后,再一次,又一次,无数次地看着喻文州离开。

黄少天觉得自己既自私又无耻,跟某个利用地位欺负女仆的混蛋没什么不同。

这样的人,肯定是不值得别人喜欢的。

他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是这样的人。

眼泪成串地落下。

我不会去找他,黄少天想,也不打听他的消息,如果这样可以得到原谅就好了。

黄少天用手指抹着眼泪,用力吸着鼻涕。

他应该是带着手绢的,但是他现在想不起来放在哪里,也没力气去拿,身体像被抽空一样,撑在桌子边缘的手在不停地发抖。

幸好喻文州已经走了,黄少天想,他可不想让喻文州看到他这么难看的样子。

“……?”

黄少天的视野里出现了不该出现的事物。

——鞋,黑色的男鞋,鞋尖朝向他。

黄少天下意识地抬头,就在同一时间,他被抱住了。

……喻文州回来了,抱住了他。

这是错觉,黄少天立刻明白过来了,真是太蠢了,还没睡就开始做梦。太没用了,刚说了不做梦的,转眼就打破。

他一动也不敢动,不敢改变视线的方向,不敢呼吸,不敢眨眼。

然而很快就撑不住了,哭泣令黄少天痉挛般地喘气,他抬起眼睛,看着关闭的房门。

幻觉没有消失,双臂仍然紧紧地抱着他,头就靠在他的肩膀上,气息靠近他的耳朵。

这不是梦,黄少天想。

因为与梦不同,除却美好的感觉以外,还有温暖,有力量,这是真实的沉重感,是真实的喻文州。

心脏越跳越快,黄少天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安静地等待着。

身后的手臂松开了,温暖离开了黄少天,喻文州的眼睛从很近的距离掠过,越来越远,最后停在他的正前方。

安慰。

黄少天的脑海中跳出了这两个字。

他低头用袖子擦擦脸,喻文州动了一下,黄少天连忙抬起一只手挡着。

“不用,真不用。”

鼻音太重,黄少天很不好意思地笑了,边吸着鼻子边摸兜,喻文州先取出了自己的手帕,递了过来。

黄少天愣了一下,又摇头,笑着说:

“我没事,我也不知道怎么了,突然有点激动,不是因为你啊,真的。”

喻文州不说话。

对了。黄少天想,文州不会再跟我说话了。

“总之你不用担心我啦,”他笑着说,他的嗓子完全哑了,“我明天就好了,跟感冒一样,或者后天……大后天。”

泪水又一次不争气地滚落。

黄少天抬起肩膀,往袖子上蹭。

接着,又被抱住了。

“你干什么,”黄少天笑着挣扎,“我警告你,你要是再这样,我可就反悔了,你就走不成了。”

可喻文州不但不放手,反而搂得更紧。

“唉,没事,我骗你的,”黄少天用力吸了吸鼻子,“不用再安慰我了,小心我把鼻涕都蹭到你身上。”

黄少天觉得好笑,现在怎么反倒像他在安慰喻文州了?

这么一想,他忽然觉得左耳湿湿的。

“少爷,您不再梦到我了吗?”喻文州的声音从左耳边传来。

又听到他说话了,黄少天有点高兴,他喜欢喻文州的声音。

他点点头,“嗯。”

“可是,我还想再梦到您,可以吗?”

黄少天突然反应过来耳边的“水”是什么,有些慌了。

“当然可以,你随便。”

“但是您不再梦到我了,是吗?”

黄少天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那么,”喻文州说出了奇妙的话,“我们在梦里就见不到了。”

黄少天想了半天,才回答:

“我们做的又不是同一个梦。”

“是同一个。”喻文州很肯定。

黄少天回想起那些荒唐的梦境,摇头。

“肯定不是。”

他突然有点好奇,“你做了什么梦啊?”

喻文州没回答。

“算了算了,不说这个。还是说点好玩的话题吧。”

黄少天突然想到,“不对,你要赶时间的,是吗?车是几点的?我让司机送你吧?”

喻文州松开手,向后退了一步。

“时间还来得及。”他说,“少爷,我刚才说了奇怪的话,您别放在心上。”

黄少天看到他的眼睛很红,“嗯,不会的,我说了更奇怪的,你也别在意。”

喻文州用手抹了一下眼角。

“噗!”黄少天笑喷,“怎么不用手绢!”

喻文州低头,看到自己手里还紧紧攥着手帕,也笑了。不过他还是没用手帕,又用手擦了一下。

“……我挺意外的,没想到你会这样。”

“?”

“容易受别人影响呗!”黄少天笑着说,“看电影时有人哭了就会跟着哭的那种,我知道有这样的,也是男的,就是……哦,我答应他不说出去的。”

喻文州笑了一下,未置可否。

“你看,我现在已经好了,还没到明天呢。”

喻文州点头。

“所以……你不用担心我了,也不要自责,本来就跟你没关系嘛。”

喻文州点头。

“少爷,”他说,“我再陪您说一会儿话吧。”

“可以吗?”

喻文州点头,“我也有话想说。”

他说着,也坐到桌子上,跟黄少天隔着半个人的距离。

黄少天有点意外地看着他。

“你先说吧。”

“您先说吧。”

“你说吧,我都是些废话,没什么重要的事。”

“……我还没想好怎么说……”

黄少天眨眨眼睛,“哦,好吧,不过,我真的没有什么重要的事。”

喻文州点头,看着黄少天。

黄少天的心里又不受控制地小鹿乱撞,他转回头看着喻文州的脚……然后决定还是只看自己的。

说什么好呢?

大概是最后一次这样跟喻文州说话了,黄少天觉得应该说点有意义的事情。可是,他有好多好多话想说,有好多问题都想问,想不出来哪个更有价值。

“对了,你走前会换衣服的吧?”

黄少天懒得想了,干脆想到什么就说,喻文州不太明白。

“我……我想你是不是走的时候会换成自己的衣服?”

“可能会换吧?”

“噢。那我要去送送你。”黄少天有点不好意思地笑了。

“……嗯。”

“你别误会!你现在穿的衣服也可以拿走!因为是给你做的嘛,别人也穿不了。”

“我知道了。”喻文州笑。

黄少天等了一会儿。

“你还没想好怎么说吗?”

喻文州点头,“嗯。”

“……那……我还有一个问题想问,你别生气。”

“我不生气。”

黄少天又下了一次决心,他果然还是想知道。

“你有没有喜欢的人?”

喻文州看着他,回答:“有。”

“……”黄少天顿时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

喻文州是有喜欢的人的。黄少天想起自己的行为,觉得无比羞愧,他舔了舔嘴唇。

“她是个,什么样的人?”

“是个……非常非常可爱的人。”

可爱……。

“我猜她一定很漂亮。”

“是很好看。”

“肯定是个挺好的人!……干嘛?”

喻文州看着黄少天笑,“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你喜欢她嘛。”黄少天理所当然地说。

他又吸吸鼻子,“你回去是对的,可以去见她。”

喻文州沉默了片刻,说:“……见不到的。”

“为什么?”黄少天替他急了起来,“是不是因为太久没见了?你可以买东西送她!裙子之类的怎么样?”

喻文州笑了出来,“他不喜欢裙子……不过,挺喜欢跳舞。”

“嗯?”黄少天完全糊涂了,还有这样的人?难道喻文州喜欢的是新派的男装丽人?

“少爷,您也说说您喜欢的人吧。”

“我……”黄少天慌张地移开视线,低下了头。

“你应该知道的……不用说了吧。”

“我知道吗?”

“……你不知道吗?”

黄少天迅速转头看了一下,喻文州在微笑。

他想,喻文州有可能是不知道的,不然就不会是这种表情了。

“您不说出来,我怎么确认是不是知道呢?”

这是在学黄少天的话,黄少天笑了一下。

“他是个……算了,”他又低下头,“……我对他做过一些很不好的事,希望他以后能……原谅我。”

喻文州沉默了片刻,说:“有可能他不觉得您需要愧疚,相反,也许他希望能得到您的原谅。”

“……你不知道他。”

“如果是我,就会这样想。”

“……”太危险了,看到喻文州的眼睛,就会想把一切都说出来,黄少天移开视线,继续盯着自己的鞋。

他深吸了一口气:

“还是别说我了,继续说你的事吧,刚才说到回去也见不到?什么意思,她住得很远吗?”

“对,在非常遥远的地方。”

“电话?网络呢?”

喻文州摇头。

“写信?信件肯定能到吧!”

黄少天听说过有些地区没有电话和网络,但没听说过有送信送不到的地方。

然而喻文州还是摇头。

“我怕我看到信……就会想见他。”

黄少天不懂,“既然能见到,为什么不去?”

喻文州摇头,

“还不行,我现在什么都做不到。我什么都没有。”

他看着自己绞在一起的手指。

“我现在还可能陪在他身边,但是我太贪心了,上次贪心了35分钟就已经害他生病了,以后肯定还会出现类似的事情,甚至还会更糟糕。”

喻文州苦笑起来。

黄少天心想,他在说什么?

“而且,”喻文州继续说:“我做了梦,梦见跟他靠在一起聊天,梦见我们一起上课、一起参加舞会……如果我留在这里,梦绝对不会实现,我会连坐在他身边都会胆战心惊,因为我没有资格。”

黄少天静静地听着。

“但是,如果可以去学习,如果我能在某个领域取得某种成就,我可能会拥有与贵族面对面交谈的资格,到那个时候,我做的梦,也许可以实现一部分。”

“少爷。”喻文州看着黄少天说,“也许会花上很长很长的时间,如果我成功了……我可以来见您吗?”


***


发现自己完全失去资格的那天,喻文州就知道未来一定得走。

他努力地克制自己,压抑自己,欺骗自己不需要离开,有一度他真的相信了——听到黄少天询问自己的时候,他太过于希望,以致于真的相信自己可以永远留下。

黄少天生病时,他一直在旁边照顾,一方面是觉得愧疚,而另一方面,只是单纯地想陪在他身边。

人在生病时总会多少有点怕寂寞,可能是因为这样,黄少天有点黏他。喻文州知道黄少天有时会找借口把他留下,他没有揭穿,因为如果黄少天需要有人陪在身边打发时间,他不希望是别人。

可是,就像有惯性一样,在病好以后,黄少天还是一样地黏他,感冒引发的热度降下去了,眼神里的火热反而更加明亮,更直接。

脑海中的警钟敲响,喻文州知道自己错了,该早点离开,该立刻离开。

但是他还是无法做最后的决定,他仍然心存侥幸,以为自己足够冷静,以为自己还可以控制局面,甚至还能将当前的状态永远持续下去。


直到那天晚上,黄少天亲吻了他。

那个笨拙的,火热的,不顾一切的亲吻,轻易地拉开了感情的闸门。

喻文州完全失控,他紧紧地搂着黄少天,一切都忘在脑后,一切都不被考虑。他贪婪地索求着黄少天,并努力给他更多,不够,还是不够,远远不够!

他没有考虑任何事情的时间,只想更多地拥有黄少天。

黄少天的气息,味道……

这时,喻文州突然愣住了,他发现——

少爷的气息里,舌头上,口腔中……都没有酒精的味道。

意识到这一点的瞬间,喻文州的理智总算醒了过来。压倒性的恐惧感碾压着烈火燃烧的身体。


当晚彻夜无眠,喻文州惊恐于自己的失控,又因热烈的回忆而悸动。他不停地想起黄少天,他想要黄少天,……有办法吗?

喻文州绞尽脑汁地想了一夜,想到了很多或者可笑,或者荒唐的念头。然而到最后他发现自己只能离开。

除了当下人以外,还有极少的一部分平民可以与贵族接触,喻文州回想着自己的经历。

他从小曾跟随父亲出席过一些活动,其中不是贵族又不是下人的,基本都是社会上的精英人士,比如学者,专家,行业的佼佼者……他们有的是受邀请参加某场活动,有些是受雇佣,甚至是与贵族从事的活动、事业有合作关系。喻文州记得他们与贵族拥有几乎对等的关系,可以喝酒聊天,参加晚宴。

……这应该是最好的未来了。

离开少爷身边,成为一个出色的人,然后总有一天再回到少爷身边。

那时的少爷可能已经继承了爵位,成为了“老爷”,可能已经有妻有子,生活美满。可能已经忘记了他,也可能——后悔年少无知时的冲动,假装不认识他。

如果那样,喻文州也会假装忘记他,假装没发生过任何事。他们可以再认识一次,这次,他们也许可以成为很接近朋友的关系。


***


“……?”黄少天的眼睛转了转,似乎想到了什么,又立刻否决。

他想了好一会儿,还是不敢确定,他小心地问:

“你……说的,跟我想的,应该不是一个意思吧。”

喻文州点头,“是一个意思。”

黄少天四处看了看,就像空气中写着答案。

“肯定不是。”他笑着掩饰泄气的表情,说:

“你要是想回来……可以随时回来,到时候会让你住客房。我会给你安排一个仆人。”

他的眼睛闪亮亮的,笑容是挤出来的。

喻文州叹了一口气,“……少爷,我好像把您吓到了。”

“?……!”

喻文州靠近黄少天,在他红肿的眼皮上亲了一下。

“这样,您懂了吗?”

黄少天呆住了,愣了几秒,才说:

“这,只是礼节。”

这是在F等国比较流行的礼仪,贴面或亲吻对方的脸颊。

黄少天觉得嘴唇上一软。

“……这……这,也是礼仪。”黄少天结巴了,“我记得是哪个国来着,咱,咱们虽然不这样。”

“少爷。”喻文州有些无奈地说。

黄少天闭上了嘴,发了一会儿愣,然后突然想到了什么,脸越来越红。

“我还以为,”黄少天小心地看着喻文州,“你讨厌我呢……”

喻文州笑了,“怎么可能。”

黄少天仍然不敢相信,“你的意思是说,你——”

喻文州看着他的眼睛,慢慢摇头,“别说出来,隔墙有耳。”


黄少天乖乖闭上了嘴,黯然的眼睛里渐渐出现了其他神色,是困惑和一点点开心。

他盯着喻文州看,竟然有点担心受怕的样子,他看了好一会儿,才说:

“我还是……不太相信。”

喻文州点头,“您可以不相信。”

“那我相信!”黄少天立刻说,说完还眨眨眼睛,有点防备地看着喻文州,好像怕他立刻反悔。

“你如果说出来,我就信。”还补上了条件。

喻文州跳下桌子,看了一下窗户和门,看到仪器的电源都是关闭状态的,然后用非常非常轻的声音,几乎是在用口型说——“我喜欢您。”

“……我听不见。”黄少天说。

喻文州贴着他的耳边,用非常非常轻的声音,又说了一次,这次说的是三个字的。

靠得这么近,想忍着不碰有点太难,喻文州蹭了蹭黄少天的脸颊。

“……!!”黄少天的脸眼看着就红了。

“你怎么可以说这个呢!这不是,这不是……”他也压低声音说,“求婚的时候才会说的吗?”

“您现在相信了吗?”喻文州微笑。

——看到他的眼睛就会相信了!

黄少天决定不看他,他想了想,突然跳下桌子,扑到喻文州怀里,用力抱住。

他听了一会儿喻文州的心跳,抬头看了看他。

“少爷?”

“好吧,我相信了。”黄少天说,他踮起脚,在喻文州耳边轻轻说话,先是说了四个字的,停了一下,又补上三个字的。

喻文州心里一动,抱紧了黄少天,但又立刻松手。黄少天还紧紧地抱着他。

“这时候如果有仆人进来就麻烦了。”

“把门锁上不就行了。”

喻文州笑了,门只要一锁上,本来不可疑的事情都会变得可疑。他忍不住想捉弄一下黄少天。

“锁上门是想要做什么?”

黄少天看着他,“你觉得呢?”

喻文州立刻回道,“做坏事。”

黄少天立刻伸长脖子,亲了一下喻文州的嘴唇。

“少爷……您知道我想说的是什么。”


黄少天当然是知道的。他也想过许多次,但还是不知道到底为什么“不行”,不明白为什么喜欢一个人会是丢脸的事。

然而流言最无情,一旦被别有用心的人听去了就更是如此,如果在扭曲、变形后传到别人口中……

黄少天想,家族肯定会保护他,舆论同样会站在他旁边。

这样一来……他该怎么保护喻文州呢?


“少爷。”喻文州拍了拍他的背,黄少天没动。

黄少天在回想喻文州刚才说的话,喻文州的做法能行吗?

“文州,你刚才是说,你以后会变得很厉害,然后再回来吗?”

“是的,到时候我们可以坐在一起聊天,出去散散步,有可能还可以一起吃饭。”

“……就这些?”

“就这些。”喻文州说,“但是,是光明正大,不用躲藏的。”

黄少天在脑海中默念这两个词,光明正大,不用躲藏。真是动听!

“需要花多久?”

“可能要……十几年?”

喻文州其实完全不清楚需要多长时间,但是“十几年”这个跨度是他目前想象力的极限。

十几年!黄少天吓了一大跳,太漫长了,像人生一样漫长。

“偶尔还是会回来吧?”

“……最好还是不要。”

“为什么?”

“我怕忍不住想见您,想回来。”

这个答案让黄少天有点高兴,但转念一想,这样就意味着有十几年见不到喻文州了。

“十几年以后……真的能见到吗?”

喻文州特别想给出一个肯定的回答,但是他只能说——

“我不知道。”

他不知道具体要怎么做,不知道都需要做什么。只知道那一定极为困难。除了天生的幸运儿,只有精英中的精英才能成功。

真的能行吗?他不知道。但是他只能选择尝试。

“你的意思是,花十几年时间,最后不知道能不能成功?”

“……是的。”喻文州低下了头,沉默包围了两人。

黄少天终于松开了手,他想了很久。

最后,他说:

“我改变主意了,我不同意。”

喻文州抬起头,与黄少天四目相对。

“我不同意你辞职,不同意你去那么远的地方,不同意你去服侍别人,”黄少天撇嘴,“你是我的,怎么可以给别人服务。”

“少爷……”

“外面那么好,你这么好,肯定会被别人抢走的。”

喻文州笑了出来,“少爷,您太高看我了。”

“你怀疑我的眼光吗?”

“……不敢。”

“这还差不多,”黄少天笑了笑,停了一会儿,继续说:“当然,如果你是因为讨厌我,或者不想在这里工作……你可以走。我不会叫人去把你抓回来的。”

他看着喻文州,再次说道:

“明明想留下却一定要离开——这实在太奇怪了,我不接受。”


……这可太难办了,喻文州想,简直比最开始还难办,原本他只是想说清楚,让黄少天别那么难过,结果却成了这样,真是个让人不知如何是好的少爷。

喻文州的心其实已经留下来了,他根本就没想离开。

但他也知道,这样一来,什么都没有解决,如果真出了事,自己再怎么往身上揽都无法解决……


真的没办法了吗……

黄少天努力思考着。他讨厌这种无能为力的感觉,讨厌没有理由地被否定。

现代罗密欧与……罗密欧?

开什么玩笑!

一定会有办法的,又不是死亡,怎么可能没有办法呢?

……?


黄少天突然低下头,笑了起来。

“文州,你平时挺聪明的,怎么有时候就这么笨呢?”

喻文州还沉浸在自己的思考中,反应不过来。

“您是说……”

黄少天不耐烦地打断他。

“以后就我们两个人的时候别说敬语,我不喜欢。”

答应也不是,不答应也不是,喻文州干脆暂时回避开。

“说我笨……是指什么?”

黄少天看着他的样子,又大笑了起来。

“因为你想得太严重了啊!”

“……?”

看他是真的不知道,黄少天很大方地解释。

“这件事你我现在解决不了,所以你想出了一个办法……十几年后可以解决一点点,不对,是根本没解决。”黄少天抓抓头发,“我喜欢你,我不想跟你只做朋友,你也不想的吧。”

喻文州没否认。

“也就是说,按照你我现在的能力,我们‘现在’就是解决不了。”

“再说一次,这件事我们‘现在’解决不了,”黄少天又说了一遍,这次明确地把重音放到“现在”二字上 。

喻文州还是不明白。

黄少天夸张地叹了口气,“所以,‘以后’有可能解决,是吧?”

——“以后会好的。现在觉得‘不可能’的事情,以后也许很容易就能解决。”

喻文州想起来了,他之前对少爷这样说过。

黄少天观察着他的表情,

“你们家当时出过一些事吧。”

“是的,觉得天都塌下来了。”

“但是天没有塌下来。”黄少天说,“我妈帮你们家的事,应该很容易吧?如果是很难解决的事,她肯定会跟所有家人抱怨了,我一次都没听她说过。”

“……确实是。”喻文州说,“但是,这不一样。”

一件特定的事情,和世间普遍的看法、无法改变的身份差距……相差得实在太远了。

黄少天耸耸肩,“我的意思是,为什么非要今天想出一个答案呢?也许我们明天就想出解决方法了,今天就放弃了不是很亏吗?你说,是不是很亏啊!也许你在火车上突然想出来了!”

“这个……确实很亏。”

“是吧!”黄少天对自己的理论相当满意,“我们两个人可以一起想,这样肯定会想得更快。好吧,应该不会几天内就想出来,有可能需要几个月,一两年,甚至,更长的时间……但是,肯定不会花十几年那么久。”

他看着喻文州,脸有点红,“十几年都见不到你……我会难受死了,我绝对不要。”


真奇妙。

刚才像是在黑暗的小路上独自前行,而现在只是多了一个人,道路却变得畅通而光明。

明明道路同样崎岖,明明仍旧看不清前程。

真的有解决的办法吗?

喻文州心里的声音回答:——有,肯定有。

“两个人”,美妙的词汇。

只要两个人在一起,就没有解决不了的事情。

这句话好像一直摆在那里,喻文州只是突然看到了。


“你怎么不说话,”黄少天有点担心地说,“……你不会让我难受死吧。”

喻文州笑着摇头,“绝对不会。”

“哦!”黄少天的眼睛一下子亮了,“所以!?”

“少爷,”喻文州走到他的正前方,郑重地说,“请允许我留下。”

“不许再逃走!”

“绝对不会的,因为现在……”他低下头,有点羞涩地说,“我有少爷了。”

黄少天开心地笑了起来。


15


“少爷,早安。”

喻文州第二次走进房间。

餐车的轮子压着柔软的地毯,没发出一点声音,上面放着熨烫好的《电竞周刊》,传来祁门红茶的清香。

“少爷?”

喻文州看着床上,十五分钟前,当他第一次走进房间的时候,黄少天已经醒了。

又睡着了?还是在装睡?

喻文州观察着,看到被子把黄少天裹得严严实实的,在他第一次进来时,黄少天的手脚都露在外面,睡得都流出了口水。

就算重新睡着,在这种天气里还裹得这么紧……

“少爷,不想见我了?”

黄少天先是没反应,过了几秒后,从被子里露出头,看了喻文州一眼,又立刻缩了回去。

怎么了?

喻文州伸手去拉被子,第一次没拉下来,第二次成功了。

黄少天撇过头不看他,也不动弹,一脸闹别扭的样子。

撒娇吗?

喻文州笑着弯下腰,把手伸到黄少天的肩下,抱住。

今天的黄少天特别不配合,他全身软塌塌的,头也歪在一边,一点力气都没用。

“少爷?”

“……”黄少天还是不看他。

喻文州突然明白过来了,这些天黄少天一直让他做这件事——“只有两个人的时候要叫名字。”

喻文州看了看关闭的房门,有点无奈地靠近黄少天的耳朵,小声说:

“少天。”

黄少天一下子高兴起来,他猛地抱住喻文州,喻文州险些倒进床里,还好伸手撑住了。

“少爷……”

“嗯?”黄少天瞪他。

“……少天。”喻文州笑。

黄少天终于满意了,这还差不多。

“我得惩罚你。”

“我愿意受罚。”

喻文州松开黄少天的手,低着头站了起来,一副准备认错的样子。

他的模样十分诚恳,黄少天一时摸不准他是真心的还是故意的。

他试探着说:

“我不管说什么你都会听吗?”

“是的,少爷。”

黄少天无意识地擦了擦嘴唇,小声说:“……亲我一下。”

“遵命,少爷。”

喻文州走近,嘴唇在他的脸颊上轻轻碰了一下。

就,就这样啊……

黄少天有点失望,确实那也是“亲”。

“您还有什么吩咐?”

“再……,算了算了,”黄少天红着脸从床上爬起来,“不好玩,不玩了。”

“遵命,少爷。”

喻文州的声音却陡然接近,伴随着湿润的,温暖的触感。没有借口的,不带玩笑气息的,着着实实的亲吻。

甜美,令人窒息。

“……”

两人对视着,在对方的眼睛中看到了自己,看到了彼此,看到了世界。

还想再一次亲吻,又一次亲吻,再一次,无数次重复下去。

真是太可怕了,太容易沉迷,忘记理智。

但奇怪的是,喻文州再也看不到悲惨的结局,世界是这么美,这么可爱,而且全都是他的,还有什么是不能解决的?

“文州?”

喻文州笑了,他又轻轻吻了一下。

黄少天慌张地回头看,没人进来。

“你,你太放肆了。”

喻文州笑着解开黄少天睡衣的腰带,黄少天吓得大叫:

“你你你你干什么?”

喻文州一脸疑惑,“不是要更衣吗?”

“哦,对对。”黄少天松开手,睡袍向两边松开,露出年轻的躯体,但他立刻颇有些怀疑地看着喻文州。

“你是不是在捉弄我?”

喻文州笑,“怎么会呢?我是认真的。”

“哦,那就……那好吧。”黄少天的脸又红了。

喻文州停了下来,目光停在一处。

“少爷,您这是——”

黄少天警觉地扯过衣服,推着喻文州往后转。

“去去去,我自己穿!!”

“真的不用帮忙吗?”

“不用啦!!”


THE  END...AND GO ON


================


下面是废话时间(。)

>>>

正篇到此结束啦!!!

感谢最早提出这个梗的妹子=3=!没有你我就不能跟720的展板撞上了!……好吧因为写太慢所以根本没有撞上_0(:3」∠)_,去720的姑娘们你们用力拍照呗俺当天会全力刷微博的QuQ【。】

说起来真的完全不知为什么会写成这样哈哈哈,最早时明明只想写一小段,结果后面完全关不住跑不出来的脑洞(好可怕!)……所以我到底能不能参加十区的活动啊(

之前有姑娘在评论里问是不是HE……这个吧!其实我写东西之前是不会考虑BE还是HE还是什么的…因为我只写TE啊!!(够了你)

但是基本上来说,我写同人就是为了看他们开心幸福!!!所以说除了正剧外就只想写幸福的故事!!原作里很难幸福的人我也想全力让他们幸福!这大概是我写同人的理由(?<明明是戏份不足不足要死要死(......其实俺写同人时自带一定的亲妈属性我还曾经把官方搞死的人写成满血复活所以说ry

反正我就是喜欢傻白甜啦不行吗!!!!(……

>>

说回本篇…,因为是有身份差距的设定,所以两人的相处状态跟原作向产生了差别(性格也稍微有点…),喻队大概是穷人的孩子早当家(虽然不算很穷吧…),黄少爷嘛……反正是少爷(诶!?)。里面的身高差设定…是因为黄少还会再长高啊!!啊设定成少年真是好

希望大家可以接受这种程度的(我流)偏差设定/_\,也希望各位阅读快乐。

特别是提出梗的姑娘希望你喜欢不喜欢也不要咬我就好了(逃逃逃


糟糕之后就只有本子的小广告了…


=============

>>>广告TIME…

喻黄小说本:别处相逢 <新刊

# 喻黄小说本:BLUE DAYS


评论 ( 46 )
热度 ( 227 )

© 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