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全职·喻黄ONLY...教练我想要手速和脑速…
全部喻黄文列表(持续更新):
http://kamisakana.lofter.com/post/27fc7b_7f80b0e
【一切内容禁止转载】
·部分有年龄限制!
文章分类见↓戳标题可见全文→

[喻黄]早安,少爷 13(下)【修正版】

13(下) >>> 01-03  04-05  06-07  08-09  10-11  12  13(上)

# 19世纪末UK和21世纪Z国的合体(?)喻管家&黄少爷   

# 倒第二章~

=======================

13(下)


“……”

黄少天看着天花板,等待着第二次敲门声。

“咚,咚,咚”。

门开了,黄少天闭上了眼睛,又稍微睁开。

不是喻文州,进来的人是男仆。

黄少天看着他,刚想问什么,男仆习惯性地解释:

“喻先生在楼下,他吩咐我给您拿醒酒汤过来。”

黄少天愣了一下,“我没说要找他。”

他坐起来,点了一下头。男仆把盛在茶杯里的醒酒汤端过来。

看起来,闻起来也像茶,黄少天喝了一口,稍微有点酸涩的味道,不难喝。

“……您现在感觉好点了吗?”男仆担心地问。

黄少天停了一下,“文州怎么说?”

“他说您可能头疼或者不舒服,问您今天要不要取消预定,休息一天。”

黄少天仰头把醒酒汤喝完,还是没想起来。

“我今天有什么安排来着?”

“少爷,今天上午有一节课,下午预定去叶家参加学会活动。”

叶修的“玩游戏学会”居然真的成立了,昨天晚上几个人讨论的就是这件事,今天要去参加的还是昨天的那几个人。黄少天想了一下:

“学会帮我推掉,上午是什么课?”

“是您之前申请更换的课程,少爷,是法律。”

准确地说,是“法学初级”。

黄少天说:“我去上课,把早饭拿进来。”


黄少天这天第一次见到喻文州,是走进学习室以后。

喻文州站在桌前整理这门新课程的教材、参考书和笔记本,看到黄少天进来,他略微低头,行了一个礼。

“早安,少爷。您感觉好点了吗?”

“哦……嗯,早上的茶挺好喝的,我是说,挺有用的。”

喻文州微笑道,“太好了,我是按书上的步骤准备的,以前从来没听过,有点担心效果。”

说完,他又行了一个礼。走到房间角落的隔板后面,课程很快就要开始了,他需要调试通讯器材。

这些器材一般都不会有人乱动,不过喻文州还是按规定仔细检查信号、显示参数、声音、录像等各个项目。

没有任何问题,喻文州打开仪器,通过隔板上方的横条细缝,看到书桌正对面的墙壁颜色暗了一下,显示文字:“课程尚未开始,请稍等片刻。”

接着,他看到黄少天正在看隔板的方向。

“少爷?”

喻文州从隔板后方走了出来。

黄少天问:“你今天上午有什么工作吗?”

喻文州回想了一下,“没有必须在上午做的,少爷。”

“哦,那,你想不想留在这里听课?”黄少天显得有点不自在,“不过第一堂课肯定没什么重要的,我感觉你以前肯定都学过,而且你也只能站着听听……你考虑一下吧。”

喻文州好像有点意外,他想了想,点点头。

“我就在这里听吧,谢谢。”

他指的是隔间,在那里可以通过一道横缝看到屏幕。

黄少天开心地笑了起来,“没事不用,在那边多别扭啊,你到这里来吧。”


“叮咚——”

屏幕的方向传来了提示上课时间接近的铃声,整个墙面闪动了一下,出现了另一个房间的影像,图像十分清晰自然,就好像这两个房间原本就是对接在一起的,现在只是拉开隔门,显露出房间的另一半而已。

喻文州以前只在电脑显示器上看过录像,没想到现实中的效果竟然这样好,他很惊讶,黄少天转头看到他的样子,又笑了起来。

老师走进了摄影区,喻文州连忙低下视线,目光看着斜下方的空气,仆人的标准动作。

“黄少爷,您好,我姓肖,感谢您选择这门课程。”

肖老师立刻辨认出喻文州的身份,这样的情况虽然不多,但并不是没有。偶尔会有贵族少爷会叫仆人旁听然后帮他们写作业,有些则是要随时指使仆人拿个水扇个扇子之类的。他并不在意,反正跟他没有关系。

他微笑着说:

“我看到您已经按我的书单准备好了,今天先别管教材了,随意聊聊您对法学的理解以及想达到的目标吧,以便安排后面的课程。”


黄少天对法学的认识就只有两点——喻文州喜欢法律,以及,特别困。

既然肚子里什么都没有,自然说不出来,胡扯了几句就说不上来了,闹了个大红脸。

老师很理解地微笑着,并不介意。黄少天偷偷回头看喻文州,觉得他似乎在笑。


下课以后,喻文州走到隔间后面关掉仪器,黄少天跟了过来。

“你不要笑我啊,我我我就是不知道嘛……”

喻文州笑着说,“我没有笑您呀。”

“你明明就在笑!”


黄少天似乎很在意这件事,接连好几天一直都在埋头苦读,不但大门不出,谁都不见,连游戏都不打了。黄夫人过来看儿子,看到他这个样子又高兴又担心,

但黄少天很快就熬不住了。

“啊啊啊啊好枯燥啊好无聊啊,每个字都认识为什么连在一起就这么烦呢……”

他趴在桌子上抱怨着,看着喻文州把茶杯放到桌子上。

“哎哎,你怎么看得下去法律书的?有没有窍门什么的?或者你告诉我哪里有意思?”

喻文州点头,“少爷,您等一下。”

黄少天一手拿着茶杯,倒骑在椅子上等他回来。没多久,喻文州回来了,手里拿着一本书。

“您还记得这本书吗?”

黄少天一看到它就开始困,“记得!这不就是你给我读的那本吗?我到现在都不知道你在念什么。”

喻文州翻到书签夹着的一页,给黄少天看。

“别别别,我现在条件反射了,看到它就开始打哈欠。”

喻文州笑,“您仔细看看。”

黄少天皱着眉,很勉强地辨识着书上的文字:

“这些基本的原理原则,造成了罗马法学家们的伟伦不群……”

哦?

“这是不是你给我念的地方?”

他经常会找喻文州念书,有时听得高兴了会反而睡不着,每到这时,喻文州总是拿出这本书,念的总是这一页,因为黄少天每次听不完一页就会睡着。

“我现在每天晚上都在看,”喻文州笑着说,“不过,我也一直没翻到下一页。”

“哈哈哈哈你也看不下去吗!”

“是的,少爷,这些书本来就很枯燥,看不下去不是您的问题。”

“是吧,我就觉得!”

黄少天把下巴搁在椅背上,看看喻文州。

“今天不想看书了,陪我打游戏吧!”


走进游戏室,黄少天坐在自己习惯的位子上,很自在地调整姿势,喻文州则走向房间的后方。

“你去哪?”

黄少天回头看,看到喻文州正走向游戏室最后方的角落,那里也有用竖起的厚木板隔开的空间,与学习室一样,用于仆人协助调节,检查设备状况。不过黄少天记得那边的线路一直没弄好,因为当时父亲想通过方管家限制他打游戏,他气得命令方管家不要整修。

“已经修好了。”喻文州站在隔板旁边,“我在这里就好。”

黄少天看看隔板的位置,又看了看自己旁边的座位。

喻文州说:“我在这里比较恰当。”

说完,他走到隔板后面,完全看不到了。

黄少天愣了一会儿,坐回座位。


黄少天进入游戏的时候,游戏已经启动了,喻文州的角色术士“负羽边州”就站在他的对面。

负羽边州的神态与喻文州本人有些相似,微风拂过,吹起银色的头发,角色面无表情地站着,看着他。

黄少天无意识地反复让剑客抽出剑柄,再按回剑鞘,发出“喀喀”的响声。

倒是喻文州先说话了。

“少爷,我的包裹满了,我们去城镇好吗?”


黄少天操纵夜雨声烦走在术士身边,他扭过头,看着术士,术士也转过头看了看他。

文州现在用的是普通的电脑,黄少天想。他们现在看的是同样的景色,但感受肯定不同。

即使如此,走着走着,黄少天的心情还是好了起来。

脸上带着笑,黄少天顺手在表情栏里打上[笑],术士回头看着他,回复了一个[微笑]。


局域网版本的《荣耀》是“精简版”,地图和城镇都缩小了很多,很快,两人就走到了最近的城镇。

这是一个欧洲风格的小镇,街上来来回回的角色都是电脑控制的NPC。

“如果能联网,这些应该都是有真人操作的吧!”黄少天说,“肯定很好玩!”

喻文州随便找到一个在街头叫卖的NPC,把杂物一股脑全卖给它。

NPC做出了[微笑]的表情,喻文州也回应[微笑],从旁边分不出谁是真实的,谁是假的。

“文州……”

术士回过头。

“文州。”黄少天又说。

“少爷?”

“文州文州,你有没有去过萨克尔城?听是按照现代城市设计的,是吗?”

“您想过去吗?”

“嗯!你给我讲讲是不是跟现实中的一样好吗?”

“好的,少爷。”


萨克尔城离目前的城镇比较远,《荣耀》里没有交通工具,传送到附近区域后,两人只能慢慢走过去,一边走,一边聊天。

黄少天曾经做过类似的梦。

梦中的世界里只有他和喻文州两人,没有让人脸红心跳的亲密接触,只是做着一些普通的事情,比如坐在面对面吃饭,坐在一起看书,或者像这样,只是走路。走路时他们有时会说话,记不得说的是什么,只记得转过头时,喻文州恰好也会转头冲他微笑。有时不说话,两人就一路往前走,不知道要去哪里,也不知道要去做什么。

梦里的黄少天非常高兴,醒来的时候也一直在笑,心里装满了幸福,因为他知道喻文州很快就会出现,对他说“早安”。

梦里的喻文州看起来跟他一样快乐,一样幸福。现实中的喻文州是怎样的呢?

黄少天看着术士的脸,什么也看不出来。


缩水后的城镇实在太小了,十几分钟就转了个遍,而且很多商店,大厦都只是摆设,根本进不去。

“切~真不配合。”

柏油路上只有稀稀拉拉的NPC路人,黄少天看着左右高耸的建筑,想象喻文州在人群中的样子。

“对了,时间是不是差不多到了?”

“是的,少爷,很快就到休息时间了。”

“嗯,好吧,休息以后再陪我一会儿呗?”黄少天今天有种怎么也逛不够的感觉,“我记得南边有个牧场吧,我想去看看。”

喻文州没有马上回复,隔了一会儿,他说:

“少爷,我有些话想跟您说。”

严肃的语气让黄少天愣了一下。

“……现在不能说吗?”

“少爷,到下线的时间了。”

说完,术士的身影一晃,消失了。

黄少天看了一会儿空荡荡的街道,按下“退出”键。

取下仪器后,黄少天看到喻文州站在隔板旁,低着头。

心跳声越来越沉重,一下,又一下地敲着。


最近,黄少天一直在小心翼翼地捧着一个珍贵的瓷瓶,担心它摔碎,打破。

他真的很害怕,怕有人告诉它,瓷瓶早就碎了。


不安的预感像强有力的巨手攥着黄少天的心脏。

喻文州还站在隔板旁边,略微低着头,神情严肃。

“好。”黄少天的嗓子发干,声音像硬挤出来的,他说:

“我们换个地方吧。”


-TBC-


喻黄小说本:别处相逢 <新刊

# 喻黄小说本:BLUE DAYS


评论 ( 5 )
热度 ( 83 )

© 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