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全职·喻黄ONLY...教练我想要手速和脑速…
全部喻黄文列表(持续更新):
http://kamisakana.lofter.com/post/27fc7b_7f80b0e
【一切内容禁止转载】
·部分有年龄限制!
文章分类见↓戳标题可见全文→

[喻黄]早安,少爷 13(上)

13(上)>>> 01-03  04-05  06-07  08-09  10-11  12

# 19世纪末UK和21世纪Z国的合体(?)喻管家&黄少爷 


------------

13(上)


黄少天比预定时间回来得晚,喻文州心神不宁地走来走去,不停地看着墙上的警卫系统,反复计算路上需要花费的时间。

按理说,如果少爷在张家出了什么事,那边应该会进行紧急联络,如果家里的车出现事故,系统也会自动传回信息,现在这两种信息都没收到,所以应该是没事的。

但喻文州还是担心,担心黄少天又跑去藏在什么地方,担心跟去的仆人做事不周全,担心黄少天没好几天的感冒复发。

……冷静点,喻文州对自己说,他闭上眼睛,让自己别胡思乱想。


“吡,吡,吡……”警卫系统发出了平缓,有节奏的声响,不是紧急联络,只是报告家里的车快回来了。

喻文州赶忙站起来,把乱七八糟的心情都收拾好,走到外面准备迎接少爷。


外面下着小雨,喻文州和仆人们撑着伞在外面等待。

约十分钟后,轿车在门前缓缓停下,第一男仆先从车上走下来,撑伞开门,黄少天走了下来,面露红光,好像很兴奋。

黄少天一眼就看到了喻文州,小跑两步,冒着雨跑到喻文州的伞下。

“哎怎么下雨了,这边下得还算小呢,刚才下得可急了……”

喻文州闻到了一股酒味。

“少爷,您喝酒了吗?”

黄少天还没到平民合法喝酒的年龄,不过上流社会里的法律不太一样,如果喻文州没记错,应该是从16岁开始就可以饮少量酒,一般来说,只要不酗酒,一般不会有人追究。

喻文州从没见过黄少天喝酒,也不知道他的酒量如何。

“没呀,没喝,我看着他们喝了。”

“真的?”

“真的,”黄少天突然停住了,小声说,“稍,微喝了一点点……”

从他身上的酒味来看,可远远不止“一点点”,隔着潮湿的雨水都能清楚地闻到,被人灌酒了?

“快进去休息吧,头晕吗?”

“……有点……”

喻文州低声说:“您如果站不稳……”

黄少天的手搂住了他的背,喻文州一愣。

他抬起头,对一脸诧异的女仆领班和仆人们说:

“少爷醉了,准备醒酒汤。莉莉,你去看看洗澡水准备得怎么样了。”

然后转头问跟去的仆人。

“少爷喝了多少?”

仆人支支吾吾,“我也不知道,几位少爷在房间里聊天,没让我进去,出来时就这样了……”

喻文州叹气,没说什么。

喻文州扶着黄少天慢慢走进门。

把伞交给女仆后,继续扶着他往房间走,黄少天的脚步还算稳,但情绪没有了之前的兴奋,安静地靠在喻文州身上。

喻文州知道醉酒的人情绪起伏会比较大,而且通常不喜欢吵闹,因此,他压低声音,小声说:

“您难受吗?”

“……有点……”

“想吐吗?去厕所?”

黄少天小幅度地摇头。

“喝点水吗?”

摇头。

黄少天安静得像另一个人,刚开始还说几个字,后来干脆只点头和摇头了。

真有趣,喻文州笑了。

脱掉鞋袜的时候,黄少天向后躺倒在床上。

“想睡觉吗?”

黄少天点头。

“需要更衣吗?”

黄少天点点头。

喻文州弯腰帮他解扣子,外套扣子,马甲扣子,领结……动作轻柔,仔细。

黄少天的视线追着他的手指看,神情有些迷糊,喻文州停下动作,看着他,黄少天也把视线往上移。喻文州垂下视线。

找别人来吧。

“少爷……”

有人推门走了进来,是女仆领班。

她把醒酒汤放在桌子上,走到黄少天身边,关切地问:

“少爷,您还好吗?”

黄少天扭头趴到床上。

领班没有放弃,“少爷,您知道我是谁吗?”

黄少天用余光看看她,点点头。

她一靠近,黄少天马上把头扭了回去,浓烈的酒精味让她皱眉。

“好像是困了。”喻文州说。

领班点点头,“少爷如果难受就让他这样睡吧,你可以找人在旁边守着。”

“我知道了。”

“有些事情是要交给仆人去做的,让他们都忙碌起来也是管家的工作。”

喻文州点头,“您说得对。”

女仆领班走出房间,黄少天转回头,不满意地说:

“她总这样跟你说话?她算老几?”

女仆领班的年纪大一些,原本是黄夫人的女仆,黄夫人特别让她多指导喻文州,因此,虽然她的地位比喻文州低,还是会像这样提出一些建议。

喻文州笑了,“她说得很对。我会叫小张到门外,让他每隔一会儿进来看看您需不需要帮忙。”

黄少天抓着他的袖子,“……你不用听她的。”

“少爷?”

喻文州观察着黄少天的表情,“您感觉好点了吗?”

“我……我也不知道。”黄少天用手拨弄扣子。

喻文州帮他解开。

“还是换了衣服比较舒服吧。”

黄少天点头。

喻文州扶着他坐起来,帮他把衣服全换下来,发现衣服上的酒味特别重。

他把醒酒汤端到黄少天嘴边,生姜味让黄少天左右摇头,坚决不碰。

“我去拿点水?喝点水再睡吧?”

黄少天想了想,说:“我想洗澡……”


喻文州帮黄少天洗完头发,像往常一样背过身,看着毛巾和浴巾架,注意听着身后的水声。

水声时断时继,听起来并没有认真洗,更像是在拍水玩。

需不需要帮忙呢?喻文州想。

服侍醉酒的主人洗浴应该是工作的一项,但是,喻文州却迟疑了。

他最近时常在想,他的一些行为究竟是出于工作上的需要,还是包含了某些不恰当的意愿?

水声发生了变化,从拍打的声音变成了缓慢的拨水声,像是在往身体上撩水。

不要想,等待指令,喻文州对自己说,你是家具,没有大脑,没有感情的家具……

“文州。”

“少爷,您有什么吩咐?”

“文州~我想出去了。”

“少爷,您先不要动,小心……”喻文州边说边转身。

哗啦——!

热水当头浇下。

“少爷?”

哗啦——!

黄少天哈哈笑着。

水打湿了头发和衣服的前襟,喻文州把头发往后拨,没有擦脸上的水珠。

黄少天已经站了起来,喻文州看到他赤裸的小腿,他还是低着头,伸出手。

“少爷,您扶着我,小心一点。”

蒸汽的气息,混合着浴液的香味,隔着重重衣物,湿而热的手拉住了喻文州手臂。

“您抓紧我了吗?”

黄少天的手在用力向下按,他在借力,想离开浴缸,身体好像不是很稳——

“!”

喻文州的心跳陡然加快,黄少天一下子靠到了他的近前,他的视线不自觉地移了过去。

黄少天在看他。

湿透的头发贴在脸旁,湿润的睫毛和皮肤在闪闪发光,眼睛里充满了直率的,热烈的情感。无法移开视线。

“!”

黄少天猛然贴近,踮起脚把嘴唇往喻文州脸上贴。

“……少爷!”

喻文州的心脏狂跳,黄少天停了下来,近距离看着他,喻文州看着他眼睛里的光。一滴水珠从额头上,顺着脸颊,流到嘴唇上。

在这一瞬间,整个世界都发疯了。


嘴唇狂热地反复碰撞,紧紧贴合着厮磨,没有技巧,没有选择,只是本能地想靠近,靠近!

天花板和地面全被抽走,在这个天地急速旋转的世界里,唯一能站稳的方法是紧紧搂住彼此,唯一能证明自己还未消融的方式就是用力吞下对方所有的呼吸。

黄少天全身都在发抖,他紧紧抓着喻文州背后的衣服,急促地喘息着,偶尔发出甜腻的鼻音。

喻文州用力搂着黄少天光滑的背,追逐着火热的舌尖,忘我地亲吻,亲吻!

他舔进黄少天的口腔,贪婪地品尝着黄少天的味道,黄少天的背部剧烈地发抖,喻文州觉得自己马上就会摔倒。

黄少天的味道……

正在这时,极其唐突地,理智像一道明亮的雷光,无情地穿透喻文州的大脑,他僵住了。

喻文州勒令自己停下来,他看着黄少天。

黄少天缺氧般地喘息着,看着喻文州的嘴唇。

他的气息,他的味道……


喻文州闭上眼睛。

他松开一只手,拿开黄少天抓着背后衣服的手,黄少天的眼中立刻流露出不舍。

喻文州说:“少爷,您醉了。”

他确保黄少天和自己都站得住,转身取出浴袍,像往常一样从背后帮他披上。

黄少天的视线一直看着他。

喻文州从背后帮他系上浴袍的带子,黄少天抓住他的手,扭头看他。

他的嘴唇湿湿的,眼睛里,睫毛上都闪着光。

喻文州松开他的手,再次柔和地说:

“少爷,您醉了。”


-TBC-



喻黄小说本:别处相逢 <新刊

# 喻黄小说本:BLUE DAYS


评论 ( 9 )
热度 ( 96 )

© 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