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全职·喻黄ONLY...教练我想要手速和脑速…
全部喻黄文列表(持续更新):
http://kamisakana.lofter.com/post/27fc7b_7f80b0e
【一切内容禁止转载】
·部分有年龄限制!
文章分类见↓戳标题可见全文→

[喻黄]早安,少爷 12

12 >>>   01-03  04-05  06-07  08-09  10-11  【终于到新的啦!】

# 19世纪末UK和21世纪Z国的合体(?)喻管家&黄少爷  

=============

12


黄少天病了。

头昏昏沉沉的,全身发冷,还打喷嚏。

他以前最讨厌生病,一生病什么事都做不了。不过这次却不一样,因为有喻文州。


喻文州低头看着黄少天,黄少天刚睡醒没多久,有点迷糊,慢慢地眨着眼睛。

“少爷,到吃药的时间了。”喻文州轻声说。

黄少天点头,活动肩膀,想用手臂把上半身撑起来,但身上太软,一下没使上力气。

“失礼了。”

喻文州说着,突然上前一步,右手绕到黄少天的后背,抱着他的整个肩膀,把他轻轻地扶了起来。他竖起枕头,让黄少天靠得更舒服一点,然后把被子拉到他的腿上。

……?!

黄少天简直太惊讶了,他怎么从来不知道生病居然这么好!


吃完药就发困,黄少天越睡越热,把被子整个踢得不成样子,可没过多久又热了起来,闷得不透气,他无意识地把腿往外伸,光腿接触到凉爽的空气,让他觉得特别舒服,但没过几秒,又有人重新盖住了被子。

黄少天有点恼,他睁开眼睛,看到是喻文州。

气愤的话语凭空变成了委屈。

“……好热……”

喻文州安慰他,“再忍耐一下吧,发了汗才能退烧。”

是吗?黄少天有点怀疑。

“我已经发汗了,一身汗。”他说,有些鼻音。

喻文州走了过来,语气格外柔和,“量一下体温吧,可能有点凉。”

他掀开被子的一角,冰凉的体温计探进腋下,黄少天缩了缩。他低下头,看到喻文州旁边有个小推车,上面扣着一些杯子和碗。

喻文州注意到了他的视线。

“您现在想吃点东西吗?”

黄少天点头,“嗯。”

喻文州打开其中一个碗,蒸腾的热气散发出来,黄少天闻不到味道,猜想可能是粥。

喻文州拿过一个勺子,放进去,慢慢地搅动,更多的热气散发了出来。

就这样搅了一会儿,喻文州走回来,拿出黄少天的体温计,看了一下。

“降了一点,现在不到38度了。”

说完,他弯下腰,右手从黄少天的后背环到腋下,头发几乎碰到他的脸颊。

黄少天害怕心跳声被听到,一动也不敢动。

喻文州观察他的模样。

黄少天的脸颊绯红,可能是因为刚睡醒,眼睛湿漉漉的,里面像有光,闪烁不定。

好像还没好转……

“这样坐着难受吗?”他问。

“没事。”黄少天说,还是有气无力的样子。

“能稍微坚持一会儿吗?”

黄少天点头,看着喻文州从推车上取下木制的矮桌,扣到床上。

他把两手放上去,他记得这个桌子,它很重,不容易翻倒。

接着,喻文州把推车上的杯子和碗都拿到矮桌上,碗里面的确是粥,似乎放了蔬菜和一点肉,热气腾腾的。

黄少天伸手去拿水杯,手没力气,拿起来有点沉,喻文州用手帮他扶着。黄少天喝完,喻文州立刻帮着把水杯收了回去。

接着,他捏着勺柄,又顺时针搅了几下,然后轻轻摸摸碗壁,再搅几下。

他眨着眼睛,一副很拿不准的样子。

“可能有点烫,您小心一点。”

“嗯。”黄少天笑着看他。

喻文州盛起了一勺,想了想,又放下,把勺子转到黄少天右手的方向。

但几乎同时,他又做出想拿勺子的动作,然后又把手收了回去。

黄少天笑了起来。

“不用了,我还没……”

“我还没这么严重吧?勺子还拿得起来。”这句话没说完,黄少天停住了。

不对!这可是超级难得的机会啊,不享受一下怎么行?

“少爷?”喻文州问,表情里全是担心。

“……我挺累的,”黄少天看向旁边,怕小算盘暴露,“所以,你也许可以,帮我一下?”

“您是说……?”喻文州看了一眼粥。

黄少天小幅度地点头。

喻文州没发现他的心事,他把上午医生坐过的凳子搬到床边,坐在上面,从矮桌上端起粥碗。

——离得太远了。

喻文州把凳子往床边又靠了靠,舀起一勺,他愣了一下,方向不对。

他换成左手,发现身体必须靠得很近,他太没有经验了,只有看着勺子里的东西和角度才能确保既不会烫到少爷,也不会洒出去。

左手本来就不习惯,还离少爷这么近,喻文州心中十分忐忑,他绷紧神经,屏住呼吸,表情也变得严肃了起来。

勺子慢慢接近,因为刚刚喝过水,黄少天的嘴唇湿湿的,还很红。他稍微向前探了探,嘴唇几乎要碰到勺子。

喻文州担心地说:“小心烫。”

黄少天愣了一下,转头看喻文州——好近!

他赶紧又转回头,喻文州认真地看着他,勺子再次接近。

好近,好近好近……

黄少天心脏狂跳,他努力把注意力集中到勺子上。

嘴唇离勺子只有几毫米时,喻文州停住了,黄少天主动往前,试着用嘴唇碰了一下勺子。

“烫吗?”喻文州马上紧张地问。

黄少天又碰了碰,他用余光看了一下喻文州,然后把嘴张开得大了些。喻文州明白了他的意思,把勺子又往前送了一点。

好像碰到了牙齿,喻文州不知道该不该调整勺子的角度,他看着黄少天柔软的嘴唇抿在勺子上,像有柔软的东西擦在心脏上。他慌忙移开视线。


这一口粥吃得无比僵硬。咽进去以后,黄少天笑了起来。

他笑得很厉害,喻文州又困惑又担心。

“少爷?”

黄少天还在笑,笑着看他。喻文州开始担心自己是不是有哪里做错了,或是身上有什么不适当的东西。看到他的样子,黄少天笑得更厉害了。

“……?”喻文州有点窘迫地笑着,低下头。

“我不是在笑你。”

“我知道。”喻文州说,“还要吗?”

“嗯。”黄少天点头。

喻文州深吸了一口气,又舀了一勺。

“我不喜欢那个。”黄少天说。

“哪个?”

“秋葵。”

“这个?”喻文州看着勺子和碗里,里面有切得很小的绿色蔬菜丁。

“邓婶还以为切得小我就不会发现了吗?”

黄少天说得好像是因为自己被小看了所以才不高兴。

“会过敏吗?”

黄少天摇摇头,“就是……不喜欢。”

喻文州想了想,“要不,挑出来吧?”

他把勺子放回碗里,里面的绿色小丁似乎有十几片,他没拿其他餐具过来。

“我去再拿个……”

“不用了!”黄少天说,“你别走。”

他的耳朵红红的,“我可以吃。”

喻文州又盛了一勺,黄少天一口吃了下去。

喻文州忍不住笑了,“少爷,您真是厉害。”

黄少天先是接受了夸奖,紧接着觉得不太对。

“我不挑食,我不是不能吃,就是不喜欢而已。……真的哦?”

喻文州笑着,没说话。


接下来的“用餐”比之前顺利了很多,但喻文州觉得更加紧张,心跳得越来越快,他只能绷紧十二分的精神。

黄少天吃完了所有的粥,看来食欲还可以,喻文州暗暗松了口气,听说病人有食欲恢复得就会快。

“还想用点什么吗?”

黄少天先是摇头,然后说:“我想……喝水……”

喻文州拿着杯子,黄少天伸手扶着杯底,喝了一小口,停下了。

黄少天看了看他,又看看杯子,又看看他,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

黄少天终于下定了决心。

“我想……”

他的声音太小,喻文州没听到。

“您可以再说一次吗?”

黄少天整个脸都红了,“我想……”

声音还是特别小,喻文州注意听。

“……去……厕所……”

喻文州眨眨眼睛,思考自己该做什么。

“……我拿尿壶过来?”

“!?”

尿尿尿尿……尿壶!?

也,也就是说,要在这里,要在这里,要当着喻文州的面……?!

黄少天用力摇头,脸更红了。

他的烧还没完全退,有点头疼,一摇头就更疼了。

“少爷?”喻文州扶了他一下。

“要不……我扶着您过去?”他说着伸出手。

黄少天点点头。

喻文州把桌子收到一边,说着“失礼”,掀开被子的一角。

……刚才因为很热,黄少天身上的睡袍拧得乱七八糟,两条腿整个都在外面。

“!”喻文州的动作停了一瞬。

黄少天把脚伸到床下,喻文州先站起来,弯下腰,把黄少天的手放到自己的背后。

“靠着我。”

他说着,手往下移,搂住黄少天的腰。

黄少天站了起来,睡袍的腰带都开了,他用手拽了拽,喻文州帮他系好。

“可以走吗?别逞强。”

黄少天低头嘟囔,“……我又不严重。”


他确实没有多严重,但是走得很慢,他决定珍惜这次机会,几乎是一小步一小步地挪着。

可惜屋子再大,离厕所的距离又能有多远。喻文州打开厕所门,又扶住黄少天。

“……你就不用进去了。”

“没关系吗?”

“嗯,你别进来。真的。”

“我等在外面,有事叫我。”喻文州说。

能有什么事!黄少天刚要说出口,想起自己正在扮演比现在更虚弱的样子,连忙把话忍回去,只是点点头。

回去的路也被黄少天尽量拖长,喻文州把他扶到床上,替他盖好被子。

黄少天的心里已经唱起歌来了,生病真是——太好了!生病万岁!

他躺了一会儿,没睡着,抬头四处看看,喻文州立刻走近。

“少爷?”

“……你没走?”黄少天在被子里看他。

“我想等您睡着以后。”

“睡着以后你就走了?”

喻文州愣了一下,“我可以不走。”

黄少天挺高兴的,不过还是说:“我没事,你去休息吧,有事再找你。”

“我还是等您睡着再走。”喻文州坚持。

“你就在这边。”

喻文州看看床边的椅子,选择站在墙边,眼睛直视前方,看着房间另一端的墙壁。

黄少天这时才注意到他脸上的神情,这神情似乎从今天早上就出现在喻文州的脸上,黄少天因为太高兴了,所以一直没发现。

“你不高兴吗?是不是很无聊?你有别的工作吗?”

“……您生病了,少爷。”喻文州犹豫了一下,说,“是我的责任。”

“嗯?为什么这么说?”

喻文州好像不太想说。

“只是感冒啊,而且又不是你让我感冒的。”

黄少天一副想刨根问底的架式,喻文州只好说了出来。

“昨天我该早点把您叫起来的。”

昨天没有第一时间把黄少天叫醒,喻文州总觉得是他丑陋的私心害黄少天生病了。

“……是我自己跑去的吧?再说你住都没事,肯定跟你房间无关。”

这样的说法不能减轻喻文州的负罪感。

“我估计是李轩李迅他俩传染给我的,绝对是,我就跟他们俩说话说得多。”

“他们感冒了吗?”

“谁知道。”黄少天毫不在意地说,“再说,这种小感冒,等明天早上就会好了。”


***


第二天早上,黄少天发现自己真的好了。

他从床上坐了起来,发现身体十分轻松,虽然还流一点鼻水,但已经能闻到气味了。

他自己测量了体温:36.8℃,然后自己去厕所走了一圈,轻轻松松。

……这下文州就不会担心了。

但是……是不是好得有点太彻底了?

两种想法同时出现在黄少天脑内,他的内心很纠结。病好了当然是好事,但是这样一来,他的私心不就……


喻文州走进来以后,首先拿起了体温计,看到了上面的数字,接着看到了一脸“糟糕!”表情的黄少天。

“这是您自己测量的?”

黄少天不情愿地点头。

“再测一次吧。”喻文州把体温计交到他的手上。

黄少天先是没动,过了几秒后才慢慢抓紧体温计,夹到腋下。

五分钟后,喻文州从黄少天手里接过体温计。

“36.6℃。您已经退烧了。”喻文州有些高兴地说,“刚才看您的样子好像就很有精神。”

黄少天还是没吭声,喻文州担心地问:

“少爷,您还有哪里不舒服?”

“……不,没有。但也不是完全没有。”黄少天皱着眉,声音不大,但明显比昨天清亮了很多,“我觉得还有点难受,感冒没有好得这么快的吧?我肯定还没好,不过已经没事了,我昨天说了今天就没事的吧,所以你别担心。”

这段话说得有些混乱,喻文州想了一下。

“您的确应该再休息一两天,还可能会再发烧的。”

黄少天的表情明亮了一点,“是吧,我就觉得是这样的。”

喻文州笑了,真的很有精神,应该没什么问题了。这样一样,可能性就是……

“您是不想上课吗?”他问。

这个问题令黄少天很意外,他摇摇头,“不啊,为什么这么问?”

接着他明白过来了。

“不是……”他小声说,“我是……怕你不会再陪我了……”

喻文州愣住了,然后笑了起来。

“怎么会呢。”

“你还能陪我吗?”

“当然。”

“今天一直……?”

“是的,当然可以。”

“真的?但是,你就不会……”黄少天的嘴唇线条瘪了一下,没说下去。

“您需要我做什么吗?”喻文州微笑着,语气跟昨天一样柔和。

“……我想,”黄少天的眼神躲闪着,他有点含糊地说,“我想坐起来……”

喻文州弯腰,像昨天一样搂住他的肩,把他扶了起来。

“……”黄少天特别高兴,完全控制不住表情。

喻文州也忍不住笑了,但是立刻转了一下头,掩饰有点复杂的表情。

黄少天突然说:

“我在想,如果我是女的该有多好。”

喻文州有点吓到了。

“然后你也是女的。”

“我也是?”

“对呀!你可以做我的女伴(*陪伴小姐聊天解闷的仆人)”黄少天有点不好意思,“这样你就可以一直陪我了。”

喻文州想象了一下,笑了。

“你笑什么?有什么意见吗?”

“不敢。”喻文州还在笑,“我只是想……如果变成了小姐,您就要化妆打扮、穿裙子,参加舞会时还要跟其他少爷们跳舞。”

“我才不要穿裙子,也不要跟他们跳舞!!算了算了,女人太麻烦了,还是男人好。”

喻文州笑。

“你会不会跳舞?”

“我?我跳得不好。”喻文州还在开玩笑,“幸好我不需要跟少爷跳舞。”

“我可以跟你跳啊。”黄少天的眼睛亮了,“我跳得好,我可以教你!”

“……您会跳女步吗?”

“女步!?”黄少天思索,“女步……?对哦好像不太一样。应该就是相反的吧?左右脚相反,前后相反?”

喻文州摇头,他不太清楚这件事,“还是别了,舞会上跳错了就糟了。”

黄少天点头,“唉,谁设计的舞步,应该考虑到这种情况嘛。”


这一天喻文州真的一直都在陪他,他们像朋友一样聊天,说的只是类似“跳舞”的胡话。黄少天总是厚脸皮赖着让喻文州扶起来,喻文州并没有表现出反感,有时他还是笑着的。好像他们本来就该如此亲近。

这让黄少天觉得超级开心,特别幸福,烧虽然退了,但是头却晕了,整个人轻飘飘的,世界特别不真实。

他产生了一种感觉,喻文州也是喜欢他的,对喻文州来说他是特别的。


他实在是希望这件事是真的。


所以,才会犯错。



-TBC-


---------------

小广告:

喻黄小说本:别处相逢 <新刊

# 喻黄小说本:BLUE DAYS


评论 ( 10 )
热度 ( 101 )

© 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