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全职·喻黄ONLY...教练我想要手速和脑速…
全部喻黄文列表(持续更新):
http://kamisakana.lofter.com/post/27fc7b_7f80b0e
【一切内容禁止转载】
·部分有年龄限制!
文章分类见↓戳标题可见全文→

[喻黄]早安,少爷 01-03【修正版】

01~03   >>>   01-03  04-05  06-07  08-09  【更新中】


# 19世纪末UK和21世纪Z国的合体(?)

喻管家&黄少爷   

---------------------------------

#因为执事PARO前面修正了一些细节,因此决定全文重新放出!之前可能有MK的妹子们抱歉!新更内容从下周4更新/_\!可以到时候再看!

#旧版以后会丢出来存文←虽然没什么用但不舍得丢掉的类型……

--------------------------------

喻黄小说本:别处相逢

#如果看到错字!求告知!

---------------------

01


“咚咚咚”,轻重适度,富有节奏感的敲门声。

黄少天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

十秒后。

“咚咚咚。”

黄少天把被子蒙到头上。

有人推开门走了进来。

黄少天不耐烦地拉开被子,嚷嚷道:

“行了行了,都说了多少次了早上不用叫我起来不要给我茶不用帮我穿衣服早饭直接拿进来……”

刷啦——

强烈的亮光涌入。

“啧。”

黄少天伸手去挡刺眼的阳光,看着窗前的人影。

“早安,少爷。”那人说,“听老爷说按照正常的时间表来安排您的起居,如果这令您感到不快,我很抱歉。”

温和而年轻的声音,挺拔的身材。

“你是谁?我不认识你。”

那人走到手推餐车边,他穿着晨礼服,打着半温莎结,相貌英俊,神情跟声音一样柔和。

他端起茶壶,看向黄少天。

“少爷,我再确认一下,您早上不需要红茶吗?”

“……”黄少天看了他一会儿,总算想了起来。

“你是新来的管家!你叫什么来着?”

“我姓喻,少爷。”

“……你是要我叫你喻先生吗?”黄少天的表情立刻变了。

没错,他知道,“先生”,因为是管家,所以要叫“先生”,这是“规矩”。之前他曾开玩笑地叫方管家“老方”,结果呢?——“少爷,这不合规矩。”

“或者叫你‘喻管家’?”黄少天哼笑一声,“我一直很好奇你们管家之间是怎么互相称呼的,也叫‘先生’吗?”

“少爷。”“喻管家”平静地说,“如果您坚持,您可以使用任何称呼。”

他淡淡地笑了一下,“我叫喻文州。”

“不过,”他又说,“我建议在老爷夫人面前还是按规矩来。”

“……”这实在出于意料,黄少天不知如何回应。

“少爷。”在他发愣时,喻文州双手递上一份报纸。

“我不看报纸……等等等等!”

黄少天把报纸抢了回来。

——《电竞周报》!?

“少爷,需要给您更换饮品吗?”

“哦不用不用,就那样吧……”

黄少天根本没听到他在说什么,抓起报纸,迫不及待地读了起来。


“咚咚咚。”

“进来进来!”

黄少天在柔软的床里缩成一团,还在看《电竞周报》。

喻文州走了进来,打开衣橱,帮黄少天挑选衣物。

黄少天偷偷打量他的动作。

喻文州很快走了过来,黄少天赶紧把脸对准《电竞周报》。

“少爷,”喻文州有点犹豫,“您还想再休息一下吗?”

“不不,我起来了现在就起来。”黄少天一骨碌坐了起来,笑嘻嘻地看着他。

“你怎么知道我喜欢这个?”黄少天扬扬手里的报纸。

“少爷,”喻文州没有回答他,“请允许我再确认一下,您是要自己更衣吗?”

“呃,其实,怎样都好。”黄少天说着跳下了床。

喻文州走了过来,帮他除下睡袍,从背后帮他穿上衬衫,然后走到前面系扣子。

他的神情专注,动作非常小心,修长的手指完全没有碰到黄少天。

黄少天抬起头,看着穿衣镜里喻文州微微弯下的后背以及自己赤裸的双腿,心里升起一种莫名的羞耻。

“我还是自己来吧。”

黄少天自己扣上最后一颗扣子,三两下把裤子和袜子穿上。

喻文州单膝跪下,托起黄少天的小腿,小心地帮他把皮鞋穿好。

黄少天坐在椅子上,看着喻文州系鞋带,突然笑了。

“你不太熟练,是吧?”

又过了几秒,喻文州才将鞋带系好。他站起来,面露歉意。

“非常抱歉,少爷,我的确很生疏。”

黄少天再次打量了喻文州,他看上去真的很年轻,比最初黄少天的印象还要年轻。

“你多大?以前在哪家做事?”

“我十八周岁,少爷,您是我第一位主人。”

“十八岁?!”黄少天忍不住叫了起来,“你,你就比我大一岁啊?管家有这么年轻的吗?”

“我可能有很多服务不周,考虑不周全的地方,还请您随时指出。如果您对我有任何不满,也请立刻告诉我。”

黄少天摆摆手,他还有其他想问的。

“早上的报纸是你自己想到的吗?”

“是的,少爷。因为不能确定少爷的喜好,我擅自做了决定,如果您有想订阅的报刊,可以随时告诉我。”

“你怎么知道我会看这个。”黄少天眼睛转了一下,“我爸松口了?”

说到这里,黄少天突然自己想了起来,“难道你知道《荣耀》?”

上次父亲找黄少天谈话,黄少天坚持要换一个会玩《荣耀》的管家,结果被老爷大骂了一顿,结果不了了之,之后过了约两周,方管家说过几天要换新人。

黄少天当时没在意,心里想着再来我也要闹,最好闹到没人管他才好。

喻文州的视线微微向下,恭敬地说:

“是的,少爷。我会玩《荣耀》。”

“真的呀——!”黄少天激动地跳了起来。

“真的吗?你说的是真的吗?”

黄少天抓着他,看他的眼睛,“是真的吗?”

喻文州后退了一步,“是真的,少爷。”

“……”黄少天犹豫了一下,“你可以陪我玩吗?”

“这不合礼数,少爷。”喻文州平静地说,“不过如果您坚持……”

“坚持坚持!我不会告诉老爸的!”

“好的,少爷。”

“好棒!!”黄少天兴奋地四处看,“饿死我了,饭在哪里?对了我还没洗脸刷牙……你不用管我了先把饭端上来吧,我去用餐室!”

他边说着边往盥洗室的方向走。

“少爷,我水平很差的。”喻文州微笑。

“没关系没关系,我很厉害的,我可以教你呀!”黄少天突然转了回来,“对了,你玩什么角色的?”

“术士,少爷。”

“哦!我是剑客!”黄少天开心地笑了。


02


黄少天把叉子放下,接过喻文州递过来的气泡水,喝了两口,然后舒服地靠在椅背上。

喻文州看他一时半会儿没有离开的意思,动作规矩地将桌上的餐具拾到餐盘上,递给身后的男仆。

“少爷,今天有其他安排吗?”

“我要打《荣耀》。”

黄少天说,眼睛闪亮。

喻文州点头,“今天上午有经济和哲学两堂课,14点夫人会打电话来。游戏时间安排在之后可以吗?”

“……我,”黄少天看着他,“……我讨厌这两堂课。”

“……?”

喻文州也着看他,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好像不明白他的意思。

“算了。”黄少天叹气,心想我真是个好人,不会第一天就为难人!

“之前说的话不要忘记了。”

“没有忘记,少爷。不过……”

“嗯?”

喻文州微微低头,“我第一天上任,今天可能会比较忙一点。”

黄少天突然说,“你明天就走了?”

喻文州不懂他的意思。

黄少天挑眉,“既然你不走,那些事可以明天再忙吧?放一天又不会怎样。”

原来如此。喻文州笑,他仔细回想着今天都要做什么,他应该确认每个人的工作状态,确认房屋和库存……

黄少天站了起来,“算了,不用勉强。”

“少爷,”喻文州说,“我会尽量赶过去的。”

“嗯……好吧。”

黄少天回答得很随便,但走路的步子却轻快了很多。喻文州快走了几步,帮他开门。


“啊啊啊啊无聊啊无聊死了。”黄少天吞了两口茶,继续抱怨,“你不知道老冯!他太没水平了!就这还是什么什么教授什么什么主席的,我才不信!他讲话一点起伏都没有,还不许人看别的地方。”

黄少天模仿,“‘黄少爷您走神了’,老天!我不是走神我只是不想看到他!求求他让我看看教材吧!还有……”

黄少天说得激动,茶水跟着激烈地晃动着,喻文州接了过去。

“还有!他今天假发戴歪了!!”手上没了杯子,黄少天的动作比划得更大了,表情丰富,“我就特别想告诉他!特别特别想告诉他!急得我啊!!”

喻文州笑,“您应该告诉他。”

“那可不成,他得气死了!我作业得多三倍!!!”

“如果真的这么无聊,应该考虑换人。”喻文州说。

“就是说嘛!我跟我爸说他都不信!非说我是我注意力不集中!他才不集中呢他全家都不集中,我可集中了好不好。”

“哲学课倒是挺有意思的,”黄少天把茶接过来喝了两口,交回去以后继续说,“可是我……我好久没上了,而且我没做作业……”他的声音蔫了,“老师开了好长的书单让我读,唉……”

“需要购买新书吗?”

“我也不知道没仔细看。你去看一下录像的最后吧。”

“好的,少爷。”


黄少天接受的是贵族间最近比较流行的新式远程教育,使用巨大的高清屏与经过严格筛选的教师进行一对一教育,授课过程需录像,经检查没有问题后销毁。

喻文州调出了哲学课录相的最后部分,定格看了一下书单,记录下来。

关闭之前,他突然想起了什么,调出了经济学课程的视频。


“嗯……啊。嗯嗯,好……”

黄少天打了个大哈欠,“啊?你要来?不不不,你还是别来了。”

黄夫人午睡结束后经常喜欢给儿子打个电话聊聊天,清醒一下,可是黄少天却每次都会听得睡着,他半眯着眼睛躺在沙发上,身上盖着喻文州给他搭上来的薄毯,只有哈欠在与睡意顽强地做斗争。

“嗯?上课,上啦,老冯……老师的假发歪了。哎哟我不是想看他,是让他非让我看他,快给我换个老师吧。嗯……嗯?啊挺好吧,他才刚来啊我怎么知道……”

喻文州正巧走了过来,抱着一大堆书。

黄少天受到启发,强打精神。

“挂了啊我要学习了,再见再见!”

黄少天挂掉电话,放到铺着软垫的托盘上。

他看看时间,“太好了,在半小时内解决掉了,困死我了。那是什么?”

“我把书单上的书找全了,另外,这里是经济学的作业和参考书目。这些我拿到哪里?您的学习室或者书房?”

黄少天站了起来,伸了个懒腰,“无所谓啦,反正我也不看。”

“少爷,冯教授的假发……确实歪了。”

黄少天哈哈大笑,“是吧是吧!!”


喻文州站在黄少天面前,不知该如何引起他的注意。

“少爷。”

还是没有回应。

之前没到这个房间来过,第一次看到这些设备,喻文州觉得有点不知所措。

黄少天坐在特制的扶手椅上,眼睛上戴着某种眼镜形状的设备。这与喻文州所想象的“电脑”的差异稍微有点大。

喻文州把托盘放到茶几上,走得更近了一些。

“少爷。”

椅子应该也是特制的,右扶手前端有个形状不规则的球形,左扶手前端有一块延展出去的板子,看起来是键盘,但小很多。

黄少天舒服地靠在椅子上,脚翘在脚凳上轻轻摇晃,看起来非常惬意。

敲一下门试试?喻文州想。

“哇!吓死我了,你什么时候来的?”

黄少天突然说道,把“眼镜”拿了下来。

喻文州也吓了一跳,低头道歉,“我不知道是否该打断您。”

黄少天捂着胸口笑了,“没事没事,这东西挺累的,本来我也要一两个小时休息一下的。你以后可以直接敲门,我能听到。方管家,就是之前的那个,他都是拿手杖敲地!你也可以学学他!”

喻文州笑,“我知道了,我会尽量在您休息时进来的。”

“别管那些了,快坐快坐。”黄少天拍旁边的椅子。

喻文州很犹豫,他还不确定这样是不是真的“可以”,跟少爷并排坐在一起,这显然是不合适的。

“怎么了?快点啊?”

喻文州又想了想,“少爷,我不会用这个设备。”

黄少天愣了一下,突然激动起来,“对了!!你是用电脑玩的吧!平民的那个!我是说,能联网的那个!!”

“……是的,少爷。”

“真好啊,我也想上网,这样就可以参加比赛了!”黄少天一脸憧憬,“跟不认识的人一起玩一定特别有趣,还能比赛吧?我听说比赛有两种,有一种是联网的,还有一种是要去现场比的。”

黄少天叹气,“可惜这里的只能玩单机或者局域网联机,我一直很想去试试‘联网对战’……对了,你看过电竞比赛吗?”

喻文州抿紧了嘴唇。他错了,因为老爷提出“最好是懂电子游戏的”,所以他擅自订了报纸。

“少爷,我不该订《电竞周报》的。”

“啊?为什么!我想好久老方都不同意来着!”黄少天开心地笑了起来,“早上看到的时候还以为是做梦呢!虽然基本都不懂,说的人也都不认识……快说呀,你到底有没去看过比赛?”

“我没去现场看过。”

“那你有,”黄少又激动了起来,“你在‘电视’或‘网络’上看过吧!!给我讲讲是什么样的!!”

“……”

“怎么啦?”

喻文州摇摇头,开始给他描绘比赛的情景。

虽然他也只看过几次转播,记得也不是很清楚,黄少天却一直兴奋地听着,眼睛闪闪发亮,好像真的坐在现场的观众席——或者选手席上一样。


黄少天坐在床上,抱着柔软的枕头耍赖。

“我真的一点一点都睡不着,完全不困啊!去玩一下吧,今天还一点都没玩呢!”

“已经快12点了,少爷。”

“真的不困啊,谁让你不早点来找我。”

喻文州苦笑,“抱歉少爷,我真的没抽出时间。”

下午他忙得闲不下来,跟女仆领班讨论事情花了太多时间。晚饭后又去找黄少天时,两人却一直在聊天,大多时间都是黄少天在说。

“可是我今天太开心了,现在躺下也是看天花板发呆,会无聊地摇铃玩的。”

“这可有点麻烦,”喻文州笑,提议道:“这样吧,我给您念书听好吗?”

“噗……!”黄少天笑得滚到床上,“哈哈哈哈!!念书!?你怎么想到的!我又不是小孩了!”

“少爷,我不是这个意思。”

“不过,好像挺有趣的?你去拿书来吧,我等你。”

黄少天躺到床上,没多久,喻文州就回来了。

他把椅子搬到黄少天床边,坐了下来。

黄少天抱着枕头看着他。哎哟?还挺像那么回事?

喻文州拿起了其中一本,包着书皮的,翻到夹了书签的页面,开始朗读,声音柔和:

“……如前所述,在吾人之科学中,一切均取决于对于基本的原理原则的掌握……”

“慢着慢着!!!这是什么?”

“我正在看的书。”喻文州继续读:“这是这些基本的原理原则,造成了罗马法学家们的伟伦不群……”

“法律!?”黄少天总算找到一个能听懂的词。

“是的,少爷。”

“你……”黄少天不知说什么才好了,“哪有人给人睡前读这个啊!这叫什么睡前读物!”

“我睡前一直读它,效果挺好的。”

“喂喂喂!!”黄少天又笑喷。

“他们科学中的概念和公理,绝非任意妄断的产物,实为真实之存在……”

“啊啊啊不要读了,换一本!!”

“好的,少爷。”喻文州又拿起一本,清清嗓子。

“由于我相信,某种东西有助于实现我所怀的意图,即明确无疑地说明一番关于活力的学说,所以,既然我在事先已经……”

“这又是什么?”黄少天一脸恐慌。

“《康德著作全集》第一卷,少爷,您书单上的内容。”

“啊啊啊……”黄少天把头埋到枕头里,“我睡着了,我已经睡着了!!”

“既然我在事先已经确定了关于物体的力的一些形而上学的概念……”

“呼,呼……”

“人们说,一个处于运动中的物体有一种力……”

“我知道这个!物理学过!”黄少天见蒙混不过去,干脆插话。

“人们如果看得并不比感官告诉我们的更远,就会把这种力视为某种完全……”

“我发现你特别坏……”黄少天趴在枕头上,难过地说。


03


“早安,少爷。”

黄少天已经醒了,但还滚在床上,不太高兴地抬头看了一眼。

喻文州笑了出来。

他注意到黄少天在看他,板了板脸。

“抱歉,少爷。我会注意的。”

“你说什么?”黄少天没懂。

“在学校的时候,老师总说我不够严肃,没有威严。”

“我倒觉得比一脸欠了谁的钱好。”黄少天坐了起来,“我可还没原谅你呢。”

喻文州伸出手臂,让黄少天更容易从软床边站起来,然后帮他解睡袍。

“效果还挺不错的。”

黄少天从镜子里瞪他。

“谁说的!我睡得一点也不好!我还梦见康德和边沁赛跑,我坐在车上看他们,你在开车,车越开越快,我就回头看他们,我为什么要看他们啊!一点也不想看!”

轻微的气息,喻文州在笑。

“我猜是康德赢了。”他系上了一颗扣子。

“……我想不起来了。”

黄少天不知道眼睛该放哪,好像往哪看都不对。

“今天下午郑轩他们来。”

“预定是14:00左右抵达,晚饭前离开,是这样吧?”

“对,所以下午的社会学……”

“刚才老师发邮件说可以把课程改到上午。”

黄少天边穿裤子边瞪他,“说实话,你是不是老爸派来监督我学习的??”

“不是的,少爷。”

黄少天完全不信!

他刚想说什么,看到喻文州已经半跪在面前,只好转头看窗外。

因为他之前反感死板的方世镜,所以全都是自己动手,把管家大人丢在一边晾着。因此,让人帮忙打理身边这些琐事已经是久违了,总觉得哪里有点奇奇怪怪的。

脚背上传来冰凉的触感,黄少天反射性地缩了一下。

喻文州立刻站了起来,有些慌张地看看四周,走到茶壶边,用两手去捂。

壶身很烫,喻文州忍着捂了几下,然后快速地搓了几下手指。

“你在做什么?”黄少天仰在椅背上,奇妙地看着他。

喻文州这才回过神来,像要掩饰表情似的低头半跪下。

他轻轻抬起黄少天的脚,小心翼翼地把袜子往上提,手指碰到了脚腕。这一次,一点也不凉了。

喻文州起身拿好鞋子,重新跪下。

黄少天说:

“手给我看看。”

喻文州愣了一下,抬起右手。

他的手很好看,不像下人的手。

黄少天偷偷看看自己的手,对比了一下。

等等,我在做什么……

黄少天清了一下嗓子,拉着喻文州有点发红的指尖,把手翻转过来。

手指有点红,没受伤。

喻文州抬起头,脸有点红。目光相对时,两人一起转开视线。

安静了几秒后,黄少天突然笑了起来。

“不烫吗?你是怎么想到用茶壶暖手的?这也是老师教的吗?”

喻文州的动作停下了。

“不是的,是我有时候会那样,刚才不知怎么晕了头。”他的头低得更深“我不知道该怎么弥补,我会换一下茶壶……”

“没关系啊,我只是觉得挺有趣的,你不用自责。”

这是真的,或许是他见识太少,黄少天还从没见过,也没听说过哪家仆人还会在意这个。

“不过你以后还是别这么做了,凉就凉呗,烫到手多不好。”

“少爷,”喻文州静静地说着,系上了鞋带,“您真温柔。”

“……我本来就很温柔大度嘛。”黄少天倒有点不好意思起来了。

喻文州抬起黄少天另一只脚,继续说:“既然这样,少爷一定会去上课的,不然夫人会怪罪我的。”

“原来不是老爸,是老妈派你来的啊!!”

看不到喻文州的表情,不过黄少天觉得他一定又笑了。


“你的新仆人?”叶修问。

“我的新管家,年轻吧,才比我大一岁。”黄少天不知为什么有点得意。

叶修大为惊讶,“那不是才13岁吗?长这么高!?”

“滚蛋!你才12呢!”黄少天怒,“再说你为什么也在?”

“今天的沙龙是我主持的嘛,结束的时候听说两位小姐要过来玩,我就顺路开车送一下而已。”

“你懂什么叫‘开车送一下’的意思吗?再说我也没听说你们要来啊?”黄少天看向两位女士。

苏沐橙俏皮地笑着比划了一下,“我正想买全息视频眼镜,听说你家里有,想来见识一下,应该也可以看电影吧?我拿碟片来了!”

喻文州接过楚云秀的外套和帽子,楚云秀上下打量着他,说:

“以后如果不想在这里了,可以到我家来。”

喻文州得体地微笑了一下,“谢谢,暂时还没有这个打算。”

“喂喂,不要一上来就抢人!”

“别这么小气,”楚云秀说,“我哥的贴身男仆长得太难看了,我总想给他换一个。”

“……某男爵的三儿子……”黄少天转头看郑轩。

原来说好的李轩、吴羽策两人没来,换成这三人,“罪魁祸首”肯定是他没跑了。

“哈哈哈……”郑轩干笑,压力好大,这三位说要来,他没可能拦得住的吧。

“放心。我拿了你一直吵着要看的东西,你不吃亏。”叶修吐出最后一口烟,按到男仆递过来的烟灰缸里。


喻文州走进游戏室的时候,里面的人都没在“游戏”。

几位男士用投影仪看着什么,边看边讨论,十分热闹,喻文州留神看了一眼,发现竟然是《荣耀》比赛视频。

“所以这个‘一叶之秋’果然是你了?”黄少天问。

“当然,哥这么专一的人,只有一张帐号卡。”叶修说。

黄少天没跟他贫,继续看视频,过了一会儿又说:

“你是怎么混进去的?你不是继承人吗?”

“有个长得一样的弟弟就是好啊~!”叶修端起茶杯,“敬亲爱的弟弟。”


房间另一边,两位女士刚刚看完全息电影,正在交流感想。

喻文州为她们送上红茶和茶点,等待了一个恰当的时机,对苏沐橙说:

“苏小姐,刚才接到苏少爷的通知,说五点左右会开车来接您。我会提前半小时再来通知。”


最终,说“有事找沐秋”的叶修,“搭顺路车”的楚云秀,以及“司机”郑轩都要一起回去。

热闹的人群一走,房间里显得格外安静。

晚饭过去,黄少天独自坐在游戏室的椅子上发呆,喻文州推门走了进来。

“少爷?”他把放在电灯开关上的手拿了下来。

“有事找我?”借着屏幕和门外的灯光,黄少天看到他手里拿着一张卡片状的东西,“帐号卡?”

“是的,少爷。我想借用游戏室练习一下。昨天我看了一下说明书,不过还是不太懂。”

“说明书?什么东西的说明书?”黄少天惊讶地举起手里的球状控制器,“这个的?”

喻文州点头。

“它……有说明书吗?”

“我在仓库找到的。”

黄少天觉得好笑,“这不就是形状变化的鼠标吗?以前都用鼠标的,后来出了这种的……来来,我告诉你,你把灯打开。”

灯光很亮,黄少天举起手里的球,边动手指边说,“这两个就相当于左右键,中间的就相当于滚轮。移动的时候这样转手腕就行,下面的三个键可以自定义,然后左边这里有个红色的开关,这是与左手联动的键,按下以后其他键可以临时辅助主键盘,还有,用力捏球的时候……”

他看到喻文州的表情越来越迷茫,笑道:“过来,实际试试你就会了。”

走到椅子跟前,喻文州犹豫了一下,然后坐了下来。他看到前方的大屏幕上还停留在比赛视频最后的“荣耀”二字上。

“我想想,你先别用这个。”黄少天把“眼镜”拿到一边,快速按了几个键以后,比赛视频光碟退了出来,投影幕布上换成了《荣耀》登陆界面。

“这机器可以支持两种模式,先用普通的版本让你熟悉一下操作……”

黄少天帮他讲解着,表情渐渐恢复成平常的状态,喻文州也暗暗放下心来,他刚才是因为看到黄少天的样子不太对劲,才回房间拿帐卡号过来的。

“你听没听懂?怎么一点都不认真,跟我上课似的。”黄少天说完以后,自己笑了起来,“其实你也是听老妈的命令才玩的吧,我跟你说,后悔也晚了,你都答应我了,不玩也得玩。对了,帐号卡给我看看……”

黄少天接了过去,按了一下卡片中间。

电子卡片上显示:

【负羽边州 男 术士 lv60】

“我自己练的,以前在学校的时候就满级了,不过当时最高是50级。”

“……好吧,算你合格了。”

黄少天搓搓鼻尖,脸上带有难以掩饰的开心,“账号卡是要插在左边这里的,然后按这里。”

屏幕上显示:正在读取角色数据。

很快,披着黑袍的银发的术士角色出现,喻文州点击“进入游戏”。

“我以前也去过学校,那时候对网络禁止的还没这么严格,但我们也不能联网玩,只能在宿舍里偷偷联机,结果后来连学校也……我去!你干嘛!”

负羽边州摔到了地上。

负羽边州爬了起来。

喻文州听说过这件事。

“因为道德委员会势力加强了吗?”

“是啊,那些烦人的老头罗里罗嗦什么网上信息污染了上层社会,觉得现代化冲击了值得骄傲的传统什么,然后那谁谁谁,叫什么来着,不是出了个丑闻吗?开了个什么秘密网站结果被记者给爆出来……你到底行不行?”

负羽边州又摔到了地上。

负羽边州被小怪踩到了头。

喻文州打开了设定,艰难地用不熟悉的“球形鼠标”进行调整。

负羽边州持续被小怪踩着,血条在慢慢下降。

“呃……”黄少天看到术士终于爬了起来,用法杖敲小怪,“你就是这么升到满级的吗?你的升级方式很有个性啊!!”

喻文州笑。负羽边州侧身,手中聚起一团暗影,立刻向小怪飞去。

“这还差不多……后来又有校园暴力事件,抗议游行什么的,再后来又有流感,”黄少天继续说,“我家原来还挺开明的,这些事情一来,家里就把我带回这个鸟不生蛋的地方……你还真不是一般菜!让开让开我来!嗯?我的卡呢?!”

黄少天很快找到了自己的卡,操作自己的剑客角色“夜雨声烦”跑去救场。

“少爷,您很厉害呢。”

“是吧!”黄少天得意,“今天来的叶修你知道吧?他就是‘一叶之秋’!《电竞周报》我不知道你看没看,刚才的比赛视频里也有他。然后我吧,比他……”

黄少天想了想,“跟他差不多吧!”

喻文州很惊讶,“真的太厉害了。”

……他,他信了。

黄少天想了想,他跟叶修水平差得不太多,应该不算吹嘘吧!

“你跑来这么闭塞又偏僻的地方,会不会后悔?”

“不会的,少爷,我很喜欢这里。”

“哦……那就好。”

“幸亏你遇到我这么一个开明又善良的人。”黄少天大言不惭。

喻文州微微地笑了一下,“是的,我很幸运。”

也不知怎么,黄少天发现喻文州这个人总是和和气气的,说话的时候总是很平静,但是,他说的话里面总像有一种力量,让人觉得他说的都是真心话,让人觉得——他的动作、表情都是发自内心,没有虚假的。

“如果您坚持,您可以使用任何称呼”,他曾这样说过。

对了,黄少天至今还没有使用过任何一种称呼。

他脱口而出:

“文州。”

喻文州转头,眼神里有些惊讶,但很快就恢复成平时的神情。

黄少天也愣了一下。

“少爷?”

“哦,没事。我就是叫叫试试。”

“好的,少爷。”

喻文州又微微笑了起来。

他的笑容里面,黄少天觉得,没有一丝一毫的敷衍。


***


黄少天全身浸在薰衣草香味的泡沫里,向后仰着头。

喻文州的手指在轻轻揉着他的头发——不得不说,实在是太舒服了。

人一舒服,就忍不住想讲真话。

“文州,呃,其实吧,我比叶修还是差一点的。”

“嗯?我不觉得,少爷。”

“我是说玩《荣耀》的时候。”

喻文州在按揉他的头皮,黄少天舒服得哼哼起来,他享受了一会儿,又说:

“不过,只有一点点而已!基本上还是差不多的。”

“我知道了,少爷。”

“所以我也没怎么羡慕他……好吧,其实还是有一点的。”

黄少天马上放弃了,“说实话我超羡慕他啊!!”

喻文州笑着帮他把流到耳边的泡沫擦掉。

并且,尽量不去注意他从下巴,到喉结,到胸口的线条。


TBC


评论 ( 11 )
热度 ( 238 )

© 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