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全职·喻黄ONLY...教练我想要手速和脑速…
全部喻黄文列表(持续更新):
http://kamisakana.lofter.com/post/27fc7b_7f80b0e
【一切内容禁止转载】
·部分有年龄限制!
文章分类见↓戳标题可见全文→

[喻黄]歃血柔情 试阅 [吸血鬼PARO]

#哈哈哈我还是写了!^q^周边的狼人黄少实在太萌受不鸟…

#年龄差警告(? 


#又名,铁链迷情(NOOOOOO

#正篇见:别处相逢(本子)

=====================

01(试阅)


铁链抖动、碰撞,声音在石壁间回荡,中间夹杂着愤怒的吼叫。

许久,吼叫声渐渐低沉,铁链声也几乎消失。这时,走廊上出现了一种新的声音。

嗒、嗒、嗒……

脚步声缓慢而有节奏地由远及近,最终,在发出声响房间前停下。

从外表上看,来者是个正派的好青年,身披宽大的黑斗篷,内里是略带戏剧感的深红色,底下穿的则是正统的黑色西装,像要赶赴某个盛大的晚宴。

如果青年愿意,他可以在移动时不发出任何声音,他有意地选择了发出声响,是为了告知房间里的“客人”——我正在过来,我已经到了。

他在门前等了几秒,然后,轻轻地推开木门。

瞬间,铁链爆发出巨响。

“呜嗷嗷嗷嗷嗷嗷嗷!”

被束缚者发出震耳的吼声,这是极其近似于野蛮的狼族,又混合人类特征的,奇妙的声音。

他的样貌也同样奇妙,人类身体上覆盖着薄薄的灰色狼毛。脸部完全是人类少年的模样,被铁链扣住的手脚看起来完全来自于野兽。

他张开嘴威吓,露出了尖锐的牙齿,甚至让身体猛然探到铁链所允许的最远距离,差一丁点就可以撕破仇敌的皮肉。

西装青年只是平静地观察着。

因为他知道,在这些魔法束具的力量之下,这只“狼人”绝对不可能逃脱。

没错,被束缚的奇妙青年正是刚才结伙偷袭他的狼人团伙之一,他可能是其中最聪明、最敏捷的,因为只有他避开了重重陷阱,钻到了宅子的深处,结果踩中了魔法陷阱,从通道掉落到地下室。

也许在踩中陷阱时,他因为疼痛或想挣脱而想变回人形,却在变形过程中被束缚住,结果定格在了这种奇妙模样上。

“真有趣。”青年这样想着,伸手向狼人的头顶摸去——在那里,竟然翘着两只狼耳。

耳朵因为被碰到而猛然向斜后方倒,口中也发出连串的警告声。

青年笑了,笑着继续摸耳朵。温热,血液的温度,薄薄的皮肤下隐隐透出血液的味道。

他忍不住又摸了摸狼人的头发,光滑细软的发质,隐隐透出头顶皮肤的温暖。他身上的皮毛是灰色和白色的,但头发则是浅棕色,真是奇妙。

狼人少年梗着脖子往后缩,他的脖子上同样系着魔法铁链,每挣扎一次,上面符文便会发出闪光并吸收他的力量。

因为刚才挣动了很久,现在的狼人已经没有太多精力了,然而眼睛里的光芒丝毫未减,仍旧锐利地射向对方。

正装青年还在慢慢地抚摸他的头发,他笑开了,说:

“还没有学会人类的语言吗?虽然我可以用精神对话……”

“靠!!!!”狼人愤怒地骂道,眼中的凶光更重。

“老子懒得跟你讲话居然被误解成这样!!滚滚滚数到三就把你的脏手拿开否则咬死你!!!一二三!!!”

哗啦,铁链的碰撞声,青年轻轻后退,符文亮光闪烁,狼人猛烈皱眉。

“我艹,”棕发狼人深深喘了几口气,继续骂道:

“你这种下三滥的卑鄙无耻的阴湿手段撑死了也就只有一次有效吧!……我已经,我下次……绝对不会,中到这样的低级……陷阱……,反正中招了,我也认了,你想要杀要剐……随你便……”

说到后来,就只有语气仍然强硬,断断续续的话语和沉重的喘息无一不证明他的体力所剩无几。

按常理来说,这个狼人应该早就虚脱瘫倒,甚至就算因虚弱而死也非常正常,换句话说,他能撑到现在实属不易。

黑发青年终于把手从他的头上拿开,接着,移到了铁链的上方。

他轻声念出了一句无声的话语,捆住狼人的五条铁链同时松懈,散开。

“?!”

狼人的身体反射性地弹跳到一旁,四肢都在发抖,动作仍然灵活。

“还有这样的力量啊。”黑发青年想。

“……”饶舌的狼人无法理解现在的突发状况,狼耳竖起,一边警惕地看着敌人,一边伸出短短的舌头舔着灰色“爪腕”处的皮毛。

敌人微笑着,问:

“你为什么想来杀我呢?”

“为、什么?”

声音很哑,好渴,好饿,头好晕……“为什么”?

为什么要问这种理所当然的问题。

“因为我是吸血鬼,所以要来杀我吗?”青年自己说出了答案,又问,“所以呢,为什么?总有个具体的理由吧。”

狼人皱皱眉,“因为你……抢了我们的土地……”

“因为狩猎场重合?这倒是个好理由。不过,我一直都住在这里,是你们主动跑来的吧?”

“反、反正你们吸血鬼,都,都不是好东西……都是敌人……”

狼人艰难地说着,尖锐的牙齿划破嘴唇。

血的味道。吸血鬼青年不被察觉地舔了舔自己的嘴唇。

狼人全身剧烈地颤抖了一下。

“我那里,”吸血鬼微笑着,轻声说,“有上好的牛肉。如果不吃,就会烂掉。”

他停了一下,继续说:

“这个地下室没有出口,不管你是想跟我一起去吃牛肉,还是想逃走,或者想杀掉我,都只有跟我走。”

狼人的眼神变了,“我不要你的施舍。”

“……真遗憾。”青年确实露出了遗憾的表情。

“我只能吃一点点,多余的只有扔掉了。”他说着,转身走向门外,还在自言自语,“从哪扔呢?好麻烦,从窗户扔掉算了。”

脚步声渐渐远去,没过多久,从遥远的上方传来了沉重的门扉开启声。

少年竖起狼耳等了很久,再也没听到其他声音。——包括,门扉的关闭声。

这是怜悯。

狼人愤恨不已,可是他只能撑着墙壁和地面,拖着沉重的身体外面挪动。

他一点点地爬出了地下室,从后门爬出了宅院。

几乎是同时,灵敏的鼻子嗅到了血肉的诱人香味,生存的意志驱使着他的身体扑向牛肉。

这确实是上好的,入口即化的牛肉。

这确实是施舍。

狼人气得流泪,他何曾受过这等侮辱!

但是他要吞下去,连着敌人的怜悯和施舍,狠命地把血肉吞下去。因为他一定要活下去,绝对要活下去,因为只有活着才能报仇。

绝对要让那个混蛋付出代价。

 

“嗷呜————”

遥远的天边传来了狼族绵长的吼声。

这是复仇的宣告。

黑发的青年微微笑着,移动棋子。

快来玩吧,他心想,一个人实在有点寂寞。


-TBC-


===================


#对啦我就是超级超级超级想摸摸黄少的耳朵!!简直好想舔舔舔!!!!随便丢张图拉等通贩的姑娘们的仇恨(喂!!)

看着这张真是文思泉涌!哈哈哈哈(哈个鬼快填坑好吗)




#看Q版喻队你是不是穿了…长靴啊……!是不是啊!!

#因为太寂寞所以LFT上总是特别罗嗦的我呜呜呜(打滚求理…


评论 ( 21 )
热度 ( 94 )

© 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