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全职·喻黄ONLY...教练我想要手速和脑速…
全部喻黄文列表(持续更新):
http://kamisakana.lofter.com/post/27fc7b_7f80b0e
【一切内容禁止转载】
·部分有年龄限制!
文章分类见↓戳标题可见全文→

【旧文存档用】[喻黄]早安,少爷(2)[迷之执事PARO(…]

02   >>  01


#19世纪末+21世纪的贵族+宅的迷之设定,JUST想写喻黄(……

#因为黄少是少爷所以幼稚一点也没事吧!毕竟是少爷嘛……!(……)


----

02


黄少天把叉子放下,接过喻文州递过来的气泡水,喝了两口,然后舒服地靠在椅背上。

喻文州看他一时半会儿没有离开的意思,动作规矩地将桌上的餐具拾到餐盘上,递给身后的男仆。

“少爷,今天有其他安排吗?”

“我要打《荣耀》。”

黄少天说,眼睛闪亮。

喻文州点头,“今天上午有经济和哲学两堂课,14点夫人会打电话来。游戏时间安排在那之后可以吗?”

“……我,”黄少天看着他,“……我讨厌这两堂课。”

“……?”

喻文州也着看他,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好像不明白他的意思。

“算了。”黄少天叹气,心想我真是个好人,不会第一天就为难人!

“之前说的话不要忘记了。”

“没有忘记,少爷。不过……”

“嗯?”

喻文州微微低头,“我第一天上任,今天可能会比较忙一点。”

黄少天突然说,“你明天就走了?”

喻文州不懂他的意思,愣住了。

黄少天挑眉,“既然你不走,那些事可以明天再忙吧?放一天又不会怎样。”

原来如此。喻文州笑,他仔细回想着今天都要做什么,他应该确认每个人的工作状态,确认房屋和库存……

黄少天站了起来,“算了,不用勉强。”

“少爷,”喻文州说,“我会尽量赶过去的。”

“嗯……好吧。”

黄少天回答得很随便,但走路的步子却轻快了很多。喻文州快走了几步,帮他开门。


“啊啊啊啊无聊啊无聊死了。”黄少天吞了两口茶,继续抱怨,“你不知道那个老冯!太没水平了!就这还是什么什么教授什么什么主席的,我才不信!他讲话一点起伏都没有,还不许人看别的地方。”

黄少天模仿,“‘黄少爷您走神了’,老天!我不是走神我只是不想看到他!求求他让我看看教材吧!还有啊……”

黄少天说得激动,茶水跟着激烈地晃动着,喻文州接了过去。

“还有啊!他今天假发戴歪了!!”手上没了杯子,黄少天的动作比划得更大了,表情丰富,“我就特别想告诉他!特别特别想告诉他!急得我啊!!”

喻文州笑,“您应该告诉他。”

“那可不成,他得气死了!我作业得多三倍!!!”

“如果真的这么无聊,应该考虑换人。”喻文州说。

“就是啊!我跟我爸说他都不信!非说我是我注意力不集中!他才不集中呢他全家都不集中,我可集中了好不好。”

“哲学课倒是挺有意思的,”黄少天把茶接过来喝了两口,交回去以后继续说,“可是我……我好久没上了,而且我没做作业……”他的声音蔫了,“开了好长的书单让我读,唉……”

“需要购买新书吗?”

“我也不知道没仔细看。你去看一下录相的最后吧。”

“好的,少爷。”


黄少天接受的是贵族间比较流行的新式远程教育,使用巨大的高清屏与经过严格筛选的教师进行一对一教育,授课过程需录像,后经检查没有问题以后销毁。

喻文州调出了哲学课录相的最后部分,定格看了一下书单,记录下来。

关闭之前,他突然想起了什么,调出了经济学课程的视频。


“嗯……啊。嗯嗯,好……”

黄少天打了个大哈欠,“啊?你要来?不不不,你还是别来了。”

黄少天母亲午睡结束后经常喜欢给儿子打个电话聊聊天,清醒一下,可是黄少天却每次都要被她说得睡着,他半眯着眼睛躺在沙发上,身上盖着喻文州给他搭上来的薄毯,只有哈欠在与睡意顽强地做斗争。

“嗯?上课,上啦,老冯……老师的假发歪了。哎哟我不是想看他,是让他非让我看他,快给我换个老师吧。嗯……嗯?啊挺好吧,他才刚来啊我怎么知道……”

喻文州这时正巧走了过来,抱着一大堆书。

黄少天受到了启发,强打精神。

“挂了啊我要学习了,再见再见!”

黄少天挂掉电话,放到铺着软垫的托盘上。

他看看时间,“太好了,在半小时内解决掉了,困死我了。那是什么?”

“我把书单上的书找全了,另外,这里是经济学的作业和参考书目。这些我拿到哪里?您的学习室或者书房?”

黄少天站了起来,伸了个懒腰,“无所谓啦,反正我也不看。”


喻文州站在黄少天面前,不知该如何引起他的注意力。

“少爷。”

还是没有回应。

之前没到这个房间来过,第一次看到这些设备,喻文州也觉得有点不知所措。

黄少天坐在特制的扶手椅上,眼睛上戴着某种眼镜形状的设备。这与喻文州所想象的“电脑”的差异稍微有点大。

喻文州把托盘放到茶几上,走得更近了一些。

“少爷。”

椅子应该也是特制的,右扶手前端有个形状不规则的球形,左扶手前端有一块延展出去的板子,看起来是键盘,但小很多。

黄少天舒服地靠在椅子上,脚翘在脚凳上轻轻摇晃,看起来非常惬意。

敲一下门试试?喻文州想。

“哇!你吓死我了,你什么时候来的?”

黄少天突然说道,把“眼镜”拿了下来。

喻文州也吓了一跳,低头道歉,“我不知道是否该打断您。”

黄少天捂着胸口笑了,“没事没事,这东西挺累的,本来我也要一两个小时休息一下的。你以后可以直接敲门,我能听到。方管家,就是之前的那个,他都是拿手杖敲地!你也可以学学他!”

喻文州笑,“我知道了,我会尽量在您休息时进来的。”

“别说那个了,快坐快坐。”黄少天拍旁边的椅子。

喻文州很犹豫,他还不确定这样是不是真的“可以”,跟少爷并排坐在一起,这显然是不合规矩的。

“怎么了?快点啊?”

喻文州又想了想,“少爷,我不会用这个设备。”

黄少天愣了一下,突然激动起来,“对了!!你是用电脑玩的吧!平民的那个!我是说,能联网的那个!!”

“……是的,少爷。”

“真好啊,我也想上网,这样就可以参加比赛了!”黄少天一脸憧憬,“跟不认识的人一起玩一定特别有趣,还能比赛吧?我听说比赛有两种,有一种是联网的,还有一种是要去现场比的。”

黄少天叹气,“可惜这里的只能玩单机或者局域网联机,我一直很想去试试‘联网对战’……对了,你看过电竞比赛吗?”

喻文州抿紧了嘴唇。他错了,因为老爷提出“最好是懂电子游戏的”,所以他擅自订了报纸。

“少爷,我不该订《电竞周报》的。”

“啊?为什么!我想订了好久老方都不同意的!”黄少天开心地笑了起来,“早上看到的时候还以为是做梦呢!虽然基本都不懂,说的人也都不认识……快说呀,你到底有没去看过比赛?”

“我没去现场看过。”

“那你有,”黄少又激动了起来,“你在‘电视’或‘网络’上看过吧!给我讲讲是什么样子的!!”

“……”

“怎么啦?”

喻文州摇摇头,开始给他描绘比赛的情景。

虽然他也只看过几次转播,记得也不是很清楚,黄少天却一直兴奋地听着,眼睛闪闪发亮,好像真的坐在现场的观众席——或者选手席上一样。


黄少天坐在床上,抱着柔软的枕头耍赖。

“我真的一点一点都睡不着,完全不困啊!去玩一下吧,今天还一点都没玩呢!”

“已经快12点了,少爷。”

“真的不困啊,谁让你不早点来找我。”

喻文州苦笑,“抱歉少爷,我真的没抽出时间。”

下午他忙得闲不下来,跟女仆领班讨论事情花了太多时间。晚饭后去找黄少天时,两人却一直在聊天。

“可是我今天太开心了,现在躺下也是看天花板,会无聊地拉铃玩的。”

“那可有点麻烦,”喻文州笑,提议道:“这样吧,我给您念书听好吗?”

“噗……!”黄少天笑得滚到床上,“哈哈哈哈!!念书!?你怎么想到的!我又不是小孩了!”

“少爷,我不是这个意思。”

“不过,好像挺有趣的?你去拿书来吧,我等你。”

黄少天躺到床上,没多久,喻文州就回来了。

他把椅子搬到黄少天床边,坐了下来。

黄少天抱着枕头看着他。哎哟?还挺像那么回事?

喻文州拿起了其中一本,包着书皮的,翻到了有书签的那页,开始朗读,声音柔和:

“……如前所述,在吾人之科学中,一切均取决于对于基本的原理原则的掌握……”

“慢着慢着!!!这是什么?”

“我正在看的书。”喻文州说,“这是这些基本的原理原则,造成了罗马法学家们的伟伦不群……”

“法律!?”黄少天总算找到一个能听懂的词。

“是的,少爷。”

“你……”黄少天不知说什么才好了,“哪有人给人睡前读这个啊!这叫什么睡前读物!”

“我睡前一直读它,效果挺好的。”

“喂喂喂!!”黄少天又笑喷。

“他们科学中的概念和公理,绝非任意妄断的产物,实为真实之存在……”

“啊啊啊不要读了,换一本!!”

“好的,少爷。”喻文州又拿起一本。

“由于我相信,某种东西有助于实现我所怀的意图,即明确无疑地说明一番关于活力的学说,所以,既然我在事先已经……”

“这又是什么?”黄少天一脸恐慌。

“《康德著作全集》第一卷,少爷,您书单上的内容。”

“啊啊啊……”黄少天把头埋到枕头里,“我睡着了,我已经睡着了!”

“既然我在事先已经确定了关于物体的力的一些形而上学的概念……”

“呼,呼……”

“人们说,一个处于运动中的物体有一种力……”

“我知道这个!物理学过!”黄少天见蒙混不过去,干脆插话。

“人们如果看得并不比感官告诉我们的更远,就会把这种力视为某种完全……”

“我发现你特别坏……”黄少天趴在枕头上,难过地说。


-TBC?-


-------------


#觉得电视/网络里有太多“不好的”“无用的”信息,所以贵族们一般都没有这些。

#……这个设定来自于听说的(传说是真的的)真事…,神马某歪国某大户人家不让小孩接触这些,当时听说是=口=!!假的吧都什么年代!!!!(。可能是假的(。

#喻管家的睡前阅读书目:《论立法与法学的当代使命》,《康德著作全集》第一卷。



评论 ( 14 )
热度 ( 43 )

© 纸鱼 | Powered by LOFTER